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128章:风起邯郸(二)

第128章:风起邯郸(二)

    六月初五,就在乐毅向蒙仲禀告「赵贲试图收买信卫军士卒」的同时,阳文君赵豹带着副将赵贲,请见了赵相肥义。

    肥义亲自出迎,将赵豹、赵贲二人请到府内,又吩咐府上的家仆奉上了酒水与些许下酒的果脯。

    待家仆退下后,他问赵豹道:“阳文君,不知结果如何?”

    赵豹摇了摇头,说道:“那小子没有答应。”

    他口中的“小子”,指的显然就是蒙仲。

    听闻此言,肥义亦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这整件事的起因,就在于赵主父命令五百名信卫进驻了王宫,虽然对待宣称是保护他,但不得不说,这五百名信卫让不少赵王何一党的臣子大为忧虑。

    寻常的五百名士卒倒也罢了,然而那却是信卫军,是效仿魏武卒训练的,曾在祝柯一战后夜袭数万齐军而全军得以凯旋的精锐之士,留这五百人在邯郸王宫内,这在赵成、李兑,乃至肥义、赵豹看来,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说不定什么时候,赵主父就会命令这五百名锐士挟持了赵王何。

    因此,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都认为,应当采取一些措施。

    比如说“策反”蒙仲、乐毅等人,或者收买信卫军士卒。

    这件事,最终托付给了阳文君赵豹,毕竟那五百名信卫军士卒,曾经都是阳文君赵豹麾下的士卒。

    可没想到……

    “昨日,我派心腹与信卫军的几名屯长联系了一番。”

    在肥义聚精会神的神色下,赵贲压低声音正色说道:“那两名屯长,皆是我此前故意安插在信卫当中的悍卒,一个叫做郑勇、一个叫做卫荐。最初,我是为了让他们故意惹事,给那小子制造点麻烦,没想到,那小子手段高明,震慑住了那五百人……后来那小子与君侯和解,我就没有再与那两人联系。”

    在旁,阳文君赵豹见肥义的目光看向自己,遂轻笑着说道:“没有必要得罪一个有才能的年轻人,不是么?”

    肥义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再次将目光投向赵贲,却见赵贲说道:“昨日,我派心腹联系那郑勇、卫荐二人,据我心腹所言,那二人当时神色暧昧,既不接受作为内应一事,也不敢手下我相赠的钱财,没说几句便借故告辞……我怀疑,他二人多半是将此事禀报了蒙仲、乐毅二人。”

    听闻此言,肥义脸上露出几许不可思议之色。

    要知道在几个月前,郑勇、卫荐等信卫军士卒,还都是阳文君赵豹麾下的士卒,只不过几个月的工夫,这些士卒就对蒙仲、乐毅那几名少年忠诚到这种地步?

    “这不奇怪。”

    阳文君赵豹摇了摇头说道:“信卫,乃赵主父的近卫,地位颇高;其司马蒙仲、佐司马乐毅那几个小子,既有才能,又不贪财,每每将赵主父赏赐的财物分给士卒,长此以往,士卒对其自然忠心耿耿,更别说那几个小子还领着信卫军夜袭了数万齐营……既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军将又体恤士卒,有几人会选择背叛?”

    “唔……”

    肥义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倒也有些头疼。

    此刻的他,有些后悔于当初给蒙仲提供帮助,以至于后者训练出来的五百名信卫军,如今竟成了一个麻烦。

    “阳文君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肥义皱着眉头问道。

    听闻此言,阳文君赵豹摊摊手笑道:“我最年幼的女儿,比那小子大七岁,况且也早已成婚出嫁,我还有什么办法?”

    “阳文君莫要玩笑。”肥义皱着眉头说道。

    “恕罪恕罪。”赵豹笑了两声,旋即正色说道:“据我观察,那小子很重情义,财帛之物恐怕不能让他动心……”

    听到赵豹的话,肥义的心逐渐沉了下来。

    说实话,肥义从一开始就很看好蒙仲,当初蒙仲跟着宋国的使者李史前来赵国时,肥义就跟蒙仲相处地还算不错。

    只是没想到,后来蒙仲被赵主父任命为近卫,继而又担任近卫司马。

    倘若没有这件事,肥义倒是希望让此子辅佐赵王何,毕竟蒙仲背后的人脉颇广,庄子、惠盎、惠施、孟轲、匡章,相当不得了的能量。

    不夸张地说,就凭蒙仲与惠施、惠盎叔侄俩的关系,他就可以在魏国被奉为宾客,因为魏国现如今的权臣「田需」,曾经就跟惠施关系极好;而凭着与孟轲、匡章的关系,蒙仲就算到了齐国也大有作为。

    这可都是一般人做梦都无法得到的人脉关系。

    更别说此子有才能,年纪又与赵王何相仿。

    『……唔?』

    微微一愣,肥义忽然有了一个主意:我何不将此子举荐给君上呢?

    片刻后,待阳文君赵豹与赵贲告辞之后,肥义独自在屋内反复思考着这个主意,越想越觉得可行。

    他觉得,只要让蒙仲与赵王何关系亲近,所有的问题不就都可以解决了么?

    至于凶险,反正蒙仲如今凭着赵主父身边近卫司马的身份,本来就能自由出入王宫,就算将他推荐到赵王何身边,又能增加多少威胁呢?

    想到这里,肥义立刻前往王宫,请见赵王何。

    此时,赵王何正在宫殿内观阅臣子的奏书。

    作为已继位三年余的赵国新君,赵王何现如今已经开始批阅臣子的奏疏,但不是全部——赵相肥义会挑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奏书让这位新君尝试批阅,然后他再加以指导。

    而更多的时候,赵王何则是观阅其他国家的政令,思考其中的利弊。

    这也是肥义留给赵王何的功课。

    而今日,正当赵王何在两名宫内学士的辅导下批阅奏书时,就瞧见赵相肥义来到了殿内。

    见此,赵王何立即起身相迎,惊地肥义连忙紧走几步,抢先向这位君上行礼。

    “君上,君臣有别,您起身相迎在下,会让旁人笑话的……”

    肥义再一次劝说赵王何。

    赵王何闻言微笑着说道:“寡人起身相迎,只因为肥相是寡人敬重的老臣,您不止是寡人的臣子,也是寡人的老师……学生向老师行礼,旁人怎么会笑话呢?”

    听到赵王何这番诚恳的话,肥义心中很是感动。

    不得不说,这正是他不惜违抗曾经效忠的赵主父,也要竭尽一切支持赵王何的原因。

    在动容地点了点头后,肥义对在旁的两位学士说道:“两位且先退下歇息吧,我与君上有些要事要谈。”

    两位学士拱手而退。

    见此,赵王何好奇地看向肥义,却听肥义笑着问道:“君上,您可还记得那名叫做蒙仲的少年?”

    “记得。”赵王何点点头。

    的确,他对蒙仲可谓是印象深刻,因为蒙仲与他年纪相仿,但当初在宫筵时,蒙仲却有资格入席,这让赵王何对蒙仲印象很深。

    见此,肥义笑着问道:“假如臣让此子来陪伴君上几日,君上意下如何?”

    听闻此言,赵王何脸上露出几许惊诧之色。

    说实话,此前肥义不是没有向他推荐人才,但未满弱冠的少年,那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想了想,赵王何问道:“此人……很有才华么?”

    肥义点了点头说道:“蒙仲,乃是庄子与惠子的弟子,集道名两家学术,不过前几日,据齐国的匡章所言,此子不知怎么,又与儒家有了些干系,似乎亦被孟子收为了弟子……至于才能,君上相信也有所耳闻,此人为赵主父训练了一支五百人的新军,称为‘信卫’。”

    “听说过。”赵王何点点头。

    见此,肥义继续说道:“正是率领着这支仅仅五百人的信卫,此人在此番攻伐齐国时,夜袭数万齐军的营寨,一举击溃齐军……在赵主父派人送上的战功薄上,此人位居第二。”

    一想到那本战功薄,肥义心下便暗自叹了口气。

    在他看来,蒙仲的功劳位居第二,这毫无问题,问题在于位居第一那位,安阳君赵章。

    蒙仲以五百人击溃数万人,这等壮举仅位列第二,而安阳君赵章,只因为攻占了平原邑与祝柯县,就位列第一——没有蒙仲夜袭齐营,安阳君赵章何来机会顺势夺取祝柯县?

    肥义一看就知道,赵主父这是在为安阳君赵章造势。

    再联想到某些事,肥义忧心忡忡。

    “五百人,击破数万齐军?”赵王何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也难怪他如此震惊,毕竟以寡破众这种事,自古以来还是不多的。

    见赵王何起了兴趣,肥义笑着说道:“君上不妨召此人前来,亲自问问夜袭的经过。”

    赵王何颇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

    大约半个时辰后,蒙仲就收到了来自赵王何的召令,命他前往正殿参见。

    这让蒙仲感到颇有些意外,便询问前来传令的宫卫道:“不知君上召在下有何事?”

    然而传令的宫卫哪里晓得什么,摇头只说不知。

    想了想,蒙仲便对那几名宫卫道:“容我禀过赵主父。”

    “那我等就在这里等候蒙司马,不过,还请莫要让君上久等。”

    也不晓得是不是提前被叮嘱过,亦或是蒙仲「以五百信卫破数万齐军」的壮举已被这些宫卫所知,总之这几名宫卫还是很客气的。

    “好。”

    蒙仲点点头,便进殿向赵主父禀报了这件事。

    此时赵主父正在殿内与鹖冠子谈聊,听蒙仲这么一说,表情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

    待蒙仲离开后,鹖冠子对赵主父道:“看来,那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有些事,在下以为还是当断则断。”

    “唔。”

    仿佛是猜到了鹖冠子的心思,赵主父面沉似水地点了点头。

    “先生说的是,就在这几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