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九十章、自从你走后,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第一百九十章、自从你走后,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汤大海上了天台,孔溪就离开了。

    抬腕看了下表,距离下一场活动还有两小时三十四分钟,就算掐掉路上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她也至少能够空余半个小时出来。

    于是,她给陈述打了通电话确定他在酒店的小会议室之后,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陈述说的没错,医院果然是最方便大家约会的地方,陈述病好了之后,他们俩再想见面就要这般的「争分夺秒」。

    看到孔溪推门而入,陈述笑着问道:“雨洁没事吧?”

    “要看大海的表现了。”孔溪对着李如意点头致意,径直走到陈述身边坐下,说道:“雨洁说要回法国。那边有一个画展邀请,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也想找个地方休息一段时间。”

    “回法国?”陈述皱眉,很快眉毛又舒展开来,说道:“她走不了。”

    “嗯?”孔溪一脸疑惑的看向陈述,问道:“你对大海这么有信心?”

    “我对自己有信心。”陈述说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交的朋友人品都不会差。”陈述说道。腆着脸侧身看向李如意,说道:“如意,你说是不是?”

    “你们聊,我有事先走了。”李如意起身说道。

    “你去哪里?不是说好了等大海回来一起吃饭吗?”

    “不知道。”李如意想了想,看了陈述和孔溪几乎要粘到一起的身体,说道:“不过我知道我应该要走。”

    “……”

    孔溪很是自责,说道:“是不是因为我来打扰到你们?”

    “不,是如意担心打扰到我们,所以才主动离开的。”陈述安慰着说道:“兄弟之间,就应该有舍已为人的品德。我们读大学的时候,宿舍老大有条burberry的风衣,不管谁出去和女朋友约会都会借走穿一天。后来有一次寝室几个兄弟一起带女朋友去爬山,老大自己穿上了那条风衣。于是老四的女朋友就问,你这条风衣不是老四的吗?老大只得咬牙点头,说是的,我借来穿一天。”

    “男人间的义气真是令人羡慕。”

    “其实还好了,和你们女人彼此借卫生巾一个道理。”

    “……”

    看到孔溪俏脸微红,陈述也知道这句话实在太过直白,便赶紧转移话题,说道:“等到如意找到女朋友,我们也给他们多制造一下单独相处的空间就好了。”

    “嗯。”孔溪点了点头,问道:“如意和江虞怎么样了?”

    “你也看出来了?”陈述笑着问道。

    “如意什么时候正眼看过别的女人了?只有看到江虞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才会格外的多起来,平时都几乎看不到他笑……以前我都以为他不会笑呢……”

    陈述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如意和江虞怕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反而是大海和雨洁这边会容易一些吧。”

    “你对大海这么有信心?我感觉雨洁都已经准备要放弃了。”孔溪出声说道。她双眼放光,满脸好奇的问道:“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快给我讲讲。”

    虽然出卖兄弟是不对的,但是,辜负佳人就是犯罪了。

    再说,那可是一个能够把自己失恋的故事拿到电台节目上去和百万听众分享的家伙。所以,陈述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

    “我是不是和你讲过我和大海如意我们三个如何认识的事情?”

    孔溪点了点头,说道:“你说有一天晚上正在江边散步,看到不远处有一辆车直直的冲进了江水里,于是你便飞快的朝着那辆车跑了过去,李如意从另外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是的。当时我正陪着凌晨……”陈述看了一眼孔溪,见到她的脸上并无异样,只是满脸期待的看着他,等着他讲出后续故事,陈述这才放心,说道:“当时正陪着前女友在黄浦江边散步,看到前面有一辆车轰隆隆的一头载进了黄浦江里,我一边喊救命一边朝着出事的地方跑了过去……”

    “当时已经是深夜,天气寒冷,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在。为了救人,我也跟着跳进了江水里。黄埔江水冰凉刺骨,我一进去就感觉到自己呼吸急促,整个身体都快要冻僵住了。那个时候我有些后悔了,心想万一我要是来个小腿抽筋或者身体不受控制,不得跟着这辆车一起沉到江底嘛,那时候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过,既然已经跳下来了,那就想着赶紧救人吧,早一些把人给救出来,他活命的机会多一些,我活命的机会也多一些。于是我就沉下去拼命的想要拉开车门,结果拉不动……正在这时,又听到身边「扑通」一声,我还以为凌晨也跟着跳水了,把我给吓坏了,凌晨不会游泳,这么冷的天气,我都扛不住,她怎么能扛得住?”

    “我拼命的摆手示意她赶紧上去,结果她却朝着我这边游了过来。她的手里还抱着一块石头,然后冲过去一下又一下的去砸车窗玻璃……我这才知道认错人了,这人不是凌晨。于是跑过去和她一起用石头砸玻璃,好不容易把玻璃砸开一个窟窿,伸手进去按下了车门的开锁键,却又发现江水阻碍根本就拉不开车门。”

    “没有办法,只得把整个车窗玻璃砸掉,然后拉着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车主从车窗钻了出来……我们俩一起把人给拉上江滩,然后整个人脱力的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幸好凌晨已经打电话报警,在附近巡逻的警车很快就开了过来,把我们三个快要冻僵的人一起送进了医院。”

    “所以,开车跳江的人是汤大海?”孔溪眯着眼睛,漂亮的眸子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出声问道。

    “是的。”陈述点头。“开车的人是汤大海,他喝了酒,神志不清,所以直接开车钻进了江水里。我一直以为跳进去和我一起救人的是个女人,没想到第二天见面才知道竟然是个男人……那个时候的李如意在酒吧驻唱,长发飘飘,模样又好看,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误会。”

    “酒后驾车,实在是太危险了。”孔溪轻声说道。

    “通过这次事情,我们三人就算是认识了。汤大海经历了这次「自杀未遂」事故,也算是想开了一些。大家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与情有关?”

    “与情有关,更与生死有关。”陈述沉声说道:“汤大海在大学的时候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俩个人感情很好,那个女孩子还是他的初恋。女孩子想要留在学校考研,大海也留下来一边工作一边陪伴。女孩子的母亲生病了,回老家探病。汤大海想要给她一个惊喜,便买好了戒指约好了朋友,准备等到她一下火车就在车站向她求婚……”

    “结果大海没能等到女朋友下火车,却等到了她的一条信息,信息上面只有三个字「我愿意」。汤大海拼命的打女朋友的电话,电话打通了却无人接听。很快的,他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女朋友老家发生地震,女朋友正坐在前往火车站的大巴车上,大巴车被翻滚的山石掩埋……”

    “汤大海后来去了震区,和救灾人员一起找到了那辆被埋在石头下面的大巴车。大巴车已经挤压变形,车上的人无一生还。汤大海抱着女朋友的尸体痛哭……他也从女朋友的手里找到了她的手机,手机还是好好的,就是电量微弱,上面还显示着他打过去的无数电话,以及她用最后时间发出去的那三个字「我愿意」……”

    孔溪眼眶泛红,说道:“好难过。大海和那个女孩子好可怜。”

    “是啊。”陈述沉沉叹息,说道:“大海留在当地处理完女朋友的丧事,带着那个手机回来了。他辞掉了工作,拒绝和朋友见面,更不愿意回花城,嗜酒如命,每天烂醉如泥回家……大海说那一天他喝完酒后开车回家,总感觉女朋友在前面对着他招手,于是他就一直开着车跟上去,直直的就冲进了江水里面……”

    “……”

    “经历了这次落水事件之后,汤大海的父母很害怕,一起赶到上海硬生生把儿子给拉回花城和他们一起住。可是,那个时候的汤大海虽然并不想死了,却也没想过要好好活,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月都难得出门一趟。正好那个时候我已经毕业到了花城工作……汤伯伯和伯母就不停的给我打电话,因为只有我过来时,汤大海才会同意跟我出去走走。”

    “可是,时间久了,汤伯伯和伯母更加着急了。他们给汤大海介绍了好多姑娘,汤大海都是不屑一顾,只有我来时,他才会跟着出门。等到李如意也签约了一家总部位于花城的文化公司,出现在汤家的大宅后,汤大海的父母就更加担心了……”

    孔溪想像了一下三个人一起出入形影不离的场景,以及汤父汤母心里焦虑面上却还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淡然模样,也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

    陈述看到孔溪笑了,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说道:“是的,他们怀疑汤大海搞基。汤大海有一天晚上约我和如意喝酒,气呼呼的说他妈和他谈过了,问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如果是的话,也要勇敢的告诉她,她愿意接受儿子的所有选择,只有儿子开心就好……”

    “与时俱进的好妈妈。”孔溪笑得更加开心了。

    “汤大海的母亲有心脏病,汤大海也不敢总是让母亲这般的忧心忡忡。于是就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姑娘,频繁的更换女朋友……”

    “我明白了。”孔溪点了点头:“他并不是喜欢那些姑娘,他只是想让母亲安心。”

    “嗯。”陈述点了点头,说道:“而且,我和如意都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无论汤大海更换女友多么频繁,但是这些女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

    “她们都和汤大海的初恋女友很相似。”

    孔溪沉吟良久,轻声说道:“自从你走后,我爱的每一个人都像你。大海也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