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良民 > 第135章 藏宝(求月票)

第135章 藏宝(求月票)

    河东商业街,67同城总店。

    算上今天,朴若和秦岚已经三天没来了,吴香君也没好意思打电话给她们,结果把她忙的晕头转向。

    67同城现在有30多名员工,每天平均到各大工厂面试人员有200人上下,各种繁琐的事情一箩筐,关秋又是个甩手掌柜,现在店里大部分事情都压在她身上,这两天把她累的够呛。

    头晕脑胀的忙了一上午,下午新港村那边的分店店长又打来电话说,华皓光电的单子谈到一半被人给挖走了。

    吴香君顿时一阵头大。

    那个思伟人力资源,最近开始跟他们抢起生意来,已经有七八笔快签合同的单子,都给他们半路截胡了,把她肺都给气炸了。

    可是人家背景深厚,她也没招,至于关秋……

    想到那个小混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想着怎么解决啊,他可倒好,这都三天了,一直躲着她,既不到店里来,也不去她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看着桌上堆着的一摞材料,吴香君又是一阵头大,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秦岚打个电话,让她回来?

    纤指一点,号码拨通了,然后吴香君又迅速的挂断。

    就算要认错道歉,那也是关秋的事情,她帮着道歉算怎么回事?那样不仅于事无补,说不定秦岚还会连她也记恨上。

    “气死我了~”

    吴香君把手机狠狠甩到桌上,端起茶杯灌了口,酥胸起伏。

    起身走到窗口看了会风景,想了会又走到电脑桌前,找到关秋号码拨打了出去。

    很快,电话接通,吴香君对着电话大发雷霆,“关秋你到底想干嘛啊……”

    王庄镇东街的一条小巷子里,关秋看着面前破旧的青砖瓦房,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

    正好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吴香君,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等那边发泄了一通后,关秋挠挠头皮尴尬道:“你放心,我会对你们负责的。”

    吴香君几乎是咆哮着说道:“负责你个大头鬼,谁要你负责啊?想得倒美!我告诉你,你现在首先要端正态度,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然后明天下午我把她们都约出来,你跟她们好好道歉,争取获得她们的原谅。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也待不下去了。”

    本来心情很开心的关秋,被吴香君的口吻弄的有些生气,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她话里透露出来的重要信息,说:“香君姐,事情搞成这样我也不想的……”

    “我不想听你的狡辩。”

    “那你想我怎么样?本来也是酒喝多了,难道我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嘛。”

    吴香君也生气了,“那你就是不想道歉喽?”

    “我没那个意思。”

    吴香君哽咽道:“那你一直躲着我什么意思?我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电话没有一个,短信没有一条,也不来跟我当面说清楚,你到底想干嘛啊!”

    关秋叹息了一声,郁闷道:“对不起香君姐,那天晚上我真得酒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倒不是后悔什么的,他这个人从来不会为做过的事情去懊恼。

    何况他是个尝过肉味的人,重生后禁欲了3个月,偶尔释放一下生理需要怎么啦?

    他郁闷的地方在于,自己的“初男”之身丢失也就罢了,可他什么滋味都没尝到,还要无端端背负个渣男的名声。更可气的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哪两个女人“中枪”了,他冤不冤啊~

    吴香君说:“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更要说清楚!”

    “好吧,麻烦香君姐你帮我约一下她们,时间你们定。”

    吴香君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嘘——”

    关秋拿着电话轻轻吁了声,本来挺好的心情,现在却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抬头看看面前的老房子,心里因为即将到手的财富而异常兴奋的心情慢慢平息了下去。

    这件事说来话长。

    早年鹿城有相当一部分老人,因为不会存钱,也记不住密码,放在家里又怕贼偷鼠噬,怎么办呢?他们用塑料袋把钱包起来,放进腌咸菜的坛子里,然后在家的床底下挖个坑埋了。

    这在私底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一直到2006年下半年,王庄镇东街一栋老房子拆迁,挖土机一爪子刨出个大坛子,里面塞了满满一坛子现金,引得无数人过去围观。

    然后鹿城老人喜欢把钱埋在地底下的事迹才慢慢流传开来。

    撇开这件事不谈,让王庄镇居民奇怪的地方在于,这家拆迁户的户主是五保户,在街上出了名的贫困,02年去世前一直靠低保金以及街坊邻居的接济度日,平时吃穿用度也是非常节俭,镇上居民想不通,他哪来这么多私房钱的?

    谜底在半年后才揭开。

    据说施工队在原来藏钱的坛子下面挖出个更大的坛子,里面装了很多金银珠宝,古董玉器,然后镇上的人才恍然记起,这个五保户的父亲,当年是个地主老财,富甲一方。

    后来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家产全部被充公了,到了嗡嗡嗡的时候又被拉出来当阶级份子批斗,最终死在了牛棚里。

    现在看来,这个五保户的父亲当年还留了一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儿子因为担心事情暴露走上他父亲的老路,守着那么大笔财富清贫度日,到最后还是充了公。

    当然,这一世关秋来了,那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再发生。

    在破旧的老宅子外面站了会,关秋开车去镇西找那个老光棍。

    老光棍姓许,单名一个章字,不过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鬼”。

    因为喜欢p,又怕别人背后说闲话,所以他经常深更半夜往镇南的小巷子里钻,那边有很多鸡店。慢慢传开后,就被叫“老鬼”了。

    镇西,离着村头水泥路不远的田间地头,孤零零矗立着一栋破旧的老瓦房,这栋老瓦房就是村委会借给他住的,目前还没有买下来。

    顺着水泥路一直开到路口,前面路开不进去了,关秋就徒步走了过去。

    老鬼正在屋西头喂鸡食呢,看到关秋过来,拿着半拉葫芦瓢问道:“你找谁啊?”

    关秋仔细一看,忍不住乐了。

    老头还那德性,地中海发型,身上穿着常年不变的蓝色中山装褂子,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关秋笑道:“没什么,过来玩的~”

    老鬼狐疑道:“这里光秃秃的,有什么好玩的?”

    关秋走过来笑了笑说:“其实我是想在镇上买栋房子,转悠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不知道你这房子卖不卖?”

    老鬼最近正在琢磨着把房子买下来呢,听到关秋居然是来“抢房子”的,立刻摆手道:“不卖不卖,你到别家去问。”

    “要不这样,你帮我去买吧,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笔劳务费。”

    老鬼立刻心动道:“真得啊?我要是帮你买好,你给多少钱?”

    关秋竖了两根指头说:“2000。”

    “好~”老鬼一口便答应下来,拿着瓢往屋里边走边笑问:“那小伙子你有没有什么要求,或者相中的地方?”

    关秋也没再绕圈子了,把自己的来意说明了一下,跟道:“我想把那家那块宅基地买下来重新盖房子,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老鬼帮关秋倒了杯茶,说:“五保户倒不麻烦,麻烦的是改建,外地人一般拿不到审批手续,因为这个不归村里管。”

    关秋抿了口茶道:“改建的事回头再说,你先想办法把房子给我买下来。”

    老鬼想了想说:“虽然是破房子,但是在东街后巷那边,价格恐怕不便宜,你如果想买的话最少要5万块。”

    “行,5万就5万,你尽量帮我争取一下。如果低于5万的话,少多少我给你一半。”

    听到关秋的话,老鬼跟打了鸡血似得,“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给你去问。”

    关秋便起身道:“行~”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数了1000块的订金给他,另外把小灵通号码留给了他。

    老鬼把钱装好,锁上门后瞪着破二八去了镇里,而关秋则开车回了安淋镇。

    ……

    ……

    方秀在关秋面前显得很迷糊,那是因为她只在乎她在乎的人和事,有了他,她整个天空都是挂满了彩虹,其他任何事都不用放在心上。

    所以当关秋情绪出现变化后,她也是第一个发现。

    自从那天夜不归宿后,再见到他时,无论是说话还是笑容,都变得勉强了好多。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去问姐姐,只能一个人黯然伤神。

    晚上下班回到房间后,工作的同时耳朵一直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8点10分,门外传来关秋的声音。

    方秀停下手头工作,走到房门口。

    关秋看到她后,放下手包走了过来,笑了笑说:“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方秀就忍不住想笑,摇摇头说:“没有啊,我开心着呢~”

    “太假了~”关秋伸手捏住她的脸蛋拉了拉,笑道:“还说没有,你瞧瞧你,脑门上清清楚楚写着我不开心四个字。”

    方秀双手覆盖在他大手上,抗议道:“别再捏啦,最近已经胖了很多,金蓉都说我脸变大了。”

    关秋一阵哈哈大笑,跟着调笑道:“别听她的,女孩子胖一点好,那样摸起来才舒服。”

    方秀哪是关秋对手,两句话就被弄的耳热心跳,挣脱开关秋的大手,蹦跳着去了厨房。

    关秋目光一直盯着方秀的屁股,摸着下巴寻思着,吃什么才能让那里长肉?

    晚饭大姨子烧了菠菜鸡蛋,蒜叶炒肉丝,杂烩汤。

    吃饭时方秀一直主动逗关秋开心,这是非常少见的事情,让关秋一阵诧异,然后心里隐约知道是为什么了。

    这几天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心里一直有些郁闷。但是却没顾忌到秀丫头的感受,这个对他毫无保留的女孩,其实很敏感的,他身上的任何变化她总是能第一时间感受到。

    想到这里,他觉得今晚有必要跟秀丫头好好聊聊。

    吃过饭秀丫头去洗澡,然后是大姨子,关秋最后一个。

    当他抱着衣服到浴室时,大姨子正撅着屁股在淋浴间里洗衣服,旁边的塑料盆里分开放着贴身衣物以及外套,其中就有那件蓝色bra。

    “咳咳咳——”

    关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方巧见他来了说:“马上就好,你先脱衣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