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良民 > 第138章 “内鬼”(第二更求月票)

第138章 “内鬼”(第二更求月票)

    半夜里关秋接到周彤电话,告诉他一个消息,张四海跑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关秋,先还没反应过来,等意识到她在说什么后,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张四海跑了?你开什么玩笑啊?洪国升信誓旦旦的跟我讲,说什么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合着都是吹牛逼的啊?”

    周彤说:“你激动什么啊……”

    关秋都被气笑了,“我激动?你们那么多人精心策划围捕,还动用了特警,居然还能让他给跑了,我应该说张四海太厉害,还是说你们太无能?”

    周彤也提高了声调:“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在那里瞎嚷嚷什么啊。局里虽然猜到他随身带了武器,但谁能料到他带了那么多半自动武器,而且还……”

    “而且什么?”

    周彤压低声音说:“他带了手-雷,现场引爆了一颗。”

    “真tm凶残。”

    关秋听了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张四海逍遥了这么多年还能安然无恙,果然是一个真正的亡命之徒,那些一般的黑涩会份子连给张四海提鞋都不配。

    “那现在怎么办?这种人一旦放虎归山,以后再想抓到的话就难了。”

    周彤说:“这我们当然知道。现在那边所有的出口全部封死了,他跑不远的,现在只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另外市里也调了大批警力过来,抓住他是早晚的事情。”

    关秋蹙眉道:“但愿吧~”

    挂断电话,关秋也睡不着了,点了支烟默默的吸着。

    天亮后,张四海那边还没有消息。

    打电话给小三郎,线人那边也是音讯全无。

    不得已,只好先放下了这件事。

    上午他先去了一趟常老头家,把他孙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老两口听说自己孙子从受害者变成了传销头目,差点没气出心脏病,捶胸顿足,老泪纵横的说着“造孽啊”。

    关秋也是无奈。

    关于传销,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永远没有那种切肤之痛。

    做传销的人是既可怜又可恨,他们本身是受害者,而一旦被洗脑后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而且还把所有劝说的人视作仇寇,让你气的咬牙切齿。

    等被骗光家产幡然悔悟之时,同样也不会对当初劝说的人抱有感激之情,甚至还把责任归咎到那些没有及时制止自己的人身上。

    而这个常小超……

    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琴川市南郊的一栋回迁楼里,此时正隐隐传出抽泣声。

    幽暗的窗台边站了个人影,隐约间可以看到,这个人正是张四海,此时正透过窗帘的边缘警惕的观察着楼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会,张四海放下窗帘,转身低喝道:“都给我闭嘴,谁再发出一点声音,我就让他永远的闭嘴。”

    瘫坐在地板上的两个男女的抽泣声立刻戛然而止。

    张四海拎着手枪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抿了几口,说:“你们两人结婚多久了?”

    男的带着鼻音说:“我们结婚才2个月。”

    张四海嘴角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说:“怪不得门上还贴着囍字。你们是当地人吗?”

    男的说:“我跟我老婆都是外地的,在服装厂上班。”

    “挺好的,小两口安安逸逸过日子!不像我们,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有今天没明天的。”

    顿了下,张四海又问:“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我老婆已经怀孕了,上个礼拜刚体检出来,现在就是在家里养胎……”说着说着男的泪水下来了。

    张四海示意了一下说:“把你老婆扶起来吧,地砖上湿气重。”

    “谢……谢谢您!”男的抹了把眼泪,起来后把他老婆扶到沙发上。

    等两个人坐定后,张四海像是倾诉、又像是自言自语,说:“我一直想要个女儿,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但我怕她将来碰到坏小子,那样我会忍不住杀人的。

    而生儿子我又担心他学坏,我这个人脾气比较暴躁,把我惹急了我真得会把他腿打断。

    这点我随我父亲。我小时候不听话,我父亲就会把我吊起来用棍子抽,抽得皮开肉绽。

    可惜,到现在我都没有孩子。

    其实她们都愿意为我生,主要还是我自己不想要,

    你说我天天这样刀口舔血,也没个安生日子,将来孩子生出来了,人家问她爸爸是做什么的,她怎么说?别人又该怎么看她?

    她爸爸是黑涩会,是劳改犯?

    小孩子不要脸啊?

    她也要面子的对不对?

    那就不要吧,现在这样无牵无挂挺好的……”

    张四海絮絮叨叨的说着。

    站在那里的男的,嗫嚅道:“那……您现在……”

    张四海伸手摸了摸脸颊颧骨,那里被迸溅的石子划伤了,伤口有些深,到现在还在渗血,叹息了一声说:“这就是我的命!

    说给你可能不相信,我在国外的几个户头上有上亿美金,足够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可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是赚够了,可是那些冒着杀头风险跟着我的兄弟,他们还没有衣食无忧,我怎么能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去潇洒快活呢。

    所以啊,这就是命!

    出来混,早晚有一天要还的。”

    说到这里张四海起身道:“行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会离开。另外别试图逃跑,那样后果可能不是你们想要的。”

    说完也没理会两人,抬腿朝卫生间走去。

    推开铝合金门,里面画面有些吓人,地面、水池、墙壁、马桶上到处都是血迹,而淋浴间里,一个赤着上半身的大汉正用塑料布紧紧勒着一个看不清面部的“血人”脑袋,挥拳猛击。

    张四海冷冰冰道:“还不肯说吗?”

    大汉面色狰狞道:“这小子嘴硬的很。”

    张四海走到淋浴间门口蹲下来,说:“把他放开。”

    大汉扯开塑料布,血人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张四海拽过莲蓬头,调到最高温度后对着地上的血人冲。

    凉水把血人脸上的污渍冲干净了,露出一张完全变形的脸蛋,隐约间能辨认出,正是吕博峰。

    就在这时,莲蓬头里喷出了热水,昏死过去的吕博峰被活生生给烫醒了,发出一声如同野兽的悲鸣声,整个身体跟着往后缩去。

    高高肿起的眼睛使劲睁开一条缝隙,等看清面前的人影后,压抑着嗓音嚎哭道:“海…海哥……你……你看在我哥的份上饶了我吧……唔唔唔……”

    “我饶你mlgb~”张四海抓着吕博峰的头发狠狠在地板砖上撞击着,“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什么人吗?就是像你这样的二五仔!

    我tm活的已经够艰难了,要堤防条子,要堤防敌对势力,还要睁大眼睛提防着身边人半夜偷偷把我干了,你知道我有多累吗?

    你个王八蛋居然还敢来试探我的耐心,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张四海说一句撞一下,说到后面吕博峰脸上再次被血糊满。

    松开手,张四海略微喘息了一下,道:“说吧,谁让你出卖我的,是梁金龙吗?”

    “海哥我……我没有……”吕博峰气若游丝的呢喃道。

    张四海伸手接了个沙发靠垫过来、盖在吕博峰脑袋上,然后抓起地上的手枪顶在靠垫上,冷冰冰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

    原本以为坚持着不说就能逃过一劫的吕博峰,眼看到了鬼门关,最终还是哽咽道:“是……是……是关秋~呜呜呜呜……”

    ……

    ……

    海川路上新开的一家西式甜饼屋里,三个女人相顾无言。

    吴香君用汤勺搅拌着甜汤,好几次都欲言又止,然后又一脸无奈的低下头,一副犯错后的可怜模样。

    面朝西的秦岚最终还是于心不忍的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另外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吴香君说:“当然是他的意思!之所以请我来转告,也是怕你们不接他的电话。”

    秦岚问:“没了?”

    吴香君眨巴了一下,想耍赖,但是秦岚幽幽的目光让她又无法回避,只好苦恼道:“你们别逼我了好嘛,我真得不知道该怎么选。

    而且……而且你们不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嘛,大家一块工作,闲暇时再一块出来逛逛街啊、购购物啊什么的。至于以后,想那么多干嘛呢,你们说对不对?”

    秦岚不说话了。

    朴若蹙眉说:“你真这么觉得?”

    吴香君道:“对啊~”

    朴若愤怒道:“那他对我造成的伤害呢,难道你想让我就这样算了?”

    吴香君说:“那他不是说了要过来道歉嘛。”

    朴若说:“道歉道歉,这都几天了,他人在哪里啊?我看不是他想道歉,而是你在帮他掩饰。”

    吴香君去抓她的手,被朴若避开了,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其实主要是我比较享受现在的生活。

    你知道的,以前我一直跟那些不学好的同学混在一起,天天不是飙车就是泡吧蹦迪,要不是他把我叫到67同城,以后的我会是什么样,真得很难想象。

    我也是出于感激才这么帮他的。”

    听到她的解释,朴若心里好受了点,然后说:“你跟他说,道歉就不必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另外三和证券那边的offer已经过来,我将出任中国区首席执行官。”

    吴香君对什么证券一窍不通,听到朴若要走,苦着脸说:“若若,真得不能留下来嘛。”

    朴若摇摇头,然后又说:“你放心,总部就在沪市,以后我每个礼拜天都会回来。”

    吴香君说:“要不今天晚上聚一下,就当是为你践行的。”

    朴若稍稍考虑一下道:“好吧。不过不许让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