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一十五章 金丹又现

第九百一十五章 金丹又现

    苏老头有孙子在四大派里修行不假,但对方是上人,他必须小心谨慎。

    ——其实就算他孙子在场,炼气期修者,对出尘期上人也应该恭敬。

    许上人听到他的话,眉头就是一皱,“价格高一点无妨,但是……也得差不多才行。”

    苏老头思索一下,开出了一个价格,“您看……二十万灵石如何?”

    “什么?”许上人听得就是脸一黑,“我知道你有孙子在四大派里修行,但是你再这么对我不敬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二十万灵石,你当是上古三大神丹的丹方?”

    苏老头这么算计,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他看一眼冯君,才苦笑着回答,“许上人,这个丹方是我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穷二十年之力,投入了无数,才弄出这么一个丹方来。”

    “这个我当然知道,”许上人点点头,“如果不是这样,你敢报出二十万灵石,我一掌就打杀你了……但是做人得实际一点,你可知道,断续丹的丹方价值几何?”

    苏老头又悄悄瞥冯君一眼,才壮起胆子回答,“许上人,断续丹的丹方,满大街都是,我这可是绝版丹方,独一份儿,怎么好比较?”

    许上人闻言,冷哼一声,“你说独一份就是独一份吗?咦……竟敢绕圈子使小手段,你好大的胆子!”

    苏老头冲着冯君一拱手,“还请冯上人做主。”

    皇甫无瑕正津津有味地看热闹呢,闻言就是一怔,“嗯?你出尘啦?”

    “运气好而已,”冯君笑着回答,然后释放出一丝出尘期的气息,很快又收敛了起来,“我说,你们来我这院子里,是为了当着我面强买强卖吗?”、

    这句话,问得许上人和皇甫无瑕真有点尴尬,他俩倒不是想强买强卖,不过买下独家丹方的意图也很明显,当着冯君的面进行,也有“明人不做暗事”的意思。

    但是两人都没有想到,冯君竟然是出尘期了,这就有点尴尬了……你提前打个招呼会死吗?

    许上人愣了一阵,逐渐地认清了现实,于是冲着冯君一拱手,笑眯眯地发话,“恭喜冯道友,贺喜冯道友,此番来得仓促……”

    他在储物袋里搜索一番,翻出了一块拳大的石头,笑着发话,“无以为贺,一点小心意……不要嫌寒碜。”

    “许上人!”皇甫无瑕急眼了,直接叫出了声,“你说好优先转让给我的!”

    冯君也傻眼了:这尼玛……凝练中的灵石?

    许上人很无奈地看一眼皇甫无瑕——你当我想送人呀?还不是被你害的?

    你说你明明有鉴宝眼,此前怎么能看不出,人家是出尘期修者了呢?

    许上人已经知道了,冯君被天心台的某真人看上眼了,并不想得罪他,而正好天通有意收购通慧丹的丹方,所以专门派人在冯君门口盯着,知道苏老头来,才特意赶过来。

    本来是想做得敞亮一点,结果才知道冯君进入了出尘期……这不是坑人吗?

    许上人原本就没有因为冯君出身散修,而看低了此人,不仅仅是因为,此人身后可能有大背景,也不说此人身上有巨大的利益,只说人家这气运,强大到不可思议,他就不会小觑。

    再加上金丹真人的赏识,眼下又进入了出尘期……

    为了避免被此人记恨上,他也只能咬牙拿出凝练中的灵石。

    他正自怨自艾呢,冯君已经回过神来,笑着发话,“我这也是侥幸,生死之间破关成功……此物既然如此贵重,许上人还是收回去吧。”

    许上人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回答,“你可以称我为许道友了,此物是凝练之中的灵石,可以感知天机大道,道友刚入出尘期,可以借助此小天机石稳定境界。”

    这就是小天机石?冯君心里总算明白,书册里偶尔看到的小天机石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转念想一想,凝练中的灵石,确实也是跟天地大道变化有关,怪不得人家这么称呼。

    眼看对方如此看重,他笑着摆一下手,“无须这么客气,以我们的规矩,遇到什么喜事,随便送点灵石就是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还是收好吧。”

    许上人当然知道,送点灵石做贺礼,也不算过分,但那就是泛泛之交的意思了,而他更清楚自己刚才的行为,对冯君是真的有点不敬。

    如果想化解误会,有诚意的礼物是必须的,他笑着发话,“道友气运惊人,怎么会缺灵石?我也是正好手边有这么一件物事,看来此物与道友有缘。”

    冯君本来还想着半推半就地收下呢,一听“此物与你有缘”,他非常果断地一摆手,“真的不用了,我倒是很好奇,今天怎么是你来谈购买丹方?”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皇甫无瑕站了出来,“主要是……这位苏道友是坊市之人,以前也是秋辰的天通在接洽,我可以跟你谈一些业务,但是本地业务,还是要尊重本地分会。”

    说白了就是业务范围的问题,皇甫无瑕知道了冯君在为苏老头补全丹方,不过此事她不合适出面,许上人虽然只是客卿,却也是此地分会的人,跟着她一起来,双方各得其所。

    冯君听了之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想了一想,又侧头看一眼苏老头,“这样,你既然要我为你做主,那我就问你一句……你的丹方,到底是想卖还是不想卖?”

    如果能卖二十万,那我当然卖啦,苏老头心说你问的这叫什么问题。

    他沉吟一下,还是果断地回答,“如果能够不卖,是最好的,也算给家里留一份基业。”

    没错,拆二代就是比较任性,有个独门丹方在手里,也确实算得上是家族底蕴。

    事实上,苏老头还有一个不便明说的想法,如果他的孙子到了晋阶上人的关键时刻,将手里的丹方奉献给门派的话,很有可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支持。

    许上人听他这么说,也没了脾气,天通是很强势,但是也不可能公然强买强卖,否则就成了修仙界的公敌,“我天通最高可以开到一万灵石,阁下考虑一下吧。”

    天通的收购价格,真的不算太高,不过这也正常了,店大欺客客大欺店,生意做到这种规模,坏规矩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你炼制出的那些个丸药,拿出来我看看。”

    却是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中年人,面容清癯,一袭洗得发白的青衫,看上去是炼气高阶的修为。

    许上人本来情绪就不太好,乍见一个炼气期也敢插嘴,忍不住大怒,蓦地释放了些气势出去,狠狠地瞪此人一眼,“聒噪!”

    然而他那些气势还没靠近那人,就不知不觉地消散了,眼睛更是蓦地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皇甫无瑕眼睛一眨,才要使出鉴宝眼来,看到那些气势陡然消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不约而同地,两人齐齐后退两步,对着中年人一躬身,毕恭毕敬地发话,“晚辈见过真人。”

    这才是觐见真人的正确姿势,冯君那天晚上没这个礼节不说,还想跟金丹真人扳手腕,怪不得季不胜很不开心,临走还给了他一下。

    天心台的人就是率性,虽然对方一个释放了气势,一个使出了一半的鉴宝眼,不胜真人还是一摆手,大喇喇地发话,“算了,不知者不罪,不过也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

    话说完之后,许上人的眼睛奇迹一般地恢复了光明,然而,他还是觉得头有一点胀胀的难受——搁在地球位面,这叫眼压过高。

    冯君和苏老头等人要慢半拍,冯君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施礼,而苏老头等人则是根本不知道,对方是金丹真人,听到皇甫无瑕和许上人的话,才恍然大悟。

    不过大家见礼的路数都是一样的,学着那二位一样,毕恭毕敬地行礼,口称见过真人。

    不胜真人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皇甫无瑕,好奇地发问,“看你的护符,你姓皇甫?”

    皇甫无瑕在天通老大名气了,更是发现了天心酬恩令的中间人,但是她还真没资格进入季不胜的耳中——天心台另一名带队的真人,倒是知道她。

    但是皇甫无瑕使出了鉴宝眼,这种行为对真人来说,不啻赤guo裸的挑衅,总算她见识不凡,发现不对马上中止,所以也才招致了不多的反击。

    季不胜的反击,根本就是自动的,要多快有多快,总算是对方识趣,而且身上带着护符,所以并没有受到伤害,不过他却是由护符的气息里,感受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皇甫无瑕毕恭毕敬地回答,“老祖垂爱,赏下了护符,无瑕年纪小不懂事,不小心冒犯了永年叔祖,还请叔祖见谅。”

    皇甫家的老祖,跟季不胜小有交情,两人都是出尘期的时候,曾经在海上偶遇,然后结伴跟荒兽作战,入了金丹之后,也见过两次。

    季永年才是季不胜的真名,只不过晋阶金丹之后,他自号“不胜真人”,别人也这么称呼他,够资格称呼他“永年真人”的,还真的不多。

    (已到上海参加年会,定时更新,风笑这么敬业,召唤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