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一十二章 率性金丹

第九百一十二章 率性金丹

    季不胜身为天心台负责监察的真人,除了暗中保护弟子之外,也有查证弊情之类的职责。

    还有就是了解修仙界局面,像打听天才地宝、查找杰出人才,也是份内的事情。

    今天白天,天心台去天通调查了解情况,基本上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天通也是正经的修仙势力,盘子还不算小,应该没人不开眼。

    所以季不胜才会在秋辰坊市乱逛,却是正好路过此处,闻到了相思入梦的香气。

    除了闻到了香气,他还看到了明晃晃的所谓“电灯”,知道这群人的身家应该不差。

    对于电灯,不胜真人其实是看不上的,因为修仙界出现的灯泡,大多是使用锅驼机,不但有烟气,声音也大,普通人觉得很方便,他却嫌其聒噪。

    身为金丹真人,他暗中视物的能力很强,不过他也知道,这东西对于低阶修者很有用。

    他对发电机没有太大的偏见,正经是知道他们有相思入梦,就想过来蹭两杯,不成想在接近的过程中,居然听到了两人在争论对于神魂的治疗。

    听了一阵之后,他对这个“冯道友”就有了一些好感,能治好紫金雕身上的混毒,不简单啊。

    没错,他拉拢冯君,主要是看上了他在医疗和炼丹方面的能力。

    不过对方只是出尘一层,他最多也就只能拿出个客卿的位置来,吸引对方加入天心。

    当然,他并不认为对方会拒绝,这可是来自五台的招揽。

    事实上,他会在对方答应之后,向其指出:我有推荐的权力,但是具体能不能被天心台吸纳,还要看你个人的实力。

    哪曾想,冯君听了这话之后,先是怔了一怔,然后端起了酒杯,笑着发话,“多谢真人赏识,真的是非常感激……我先干为敬。”

    他的话说得客气,季不胜却是听出了门道,“怎么,还有点不乐意?”

    冯君一口干掉了杯中酒,才笑着回答,“我的修为有点低微,也喜欢这闲云野鹤的生活,等修为再高一点,见识够多了……也许会考虑收一收心。”

    季不胜直接被怼得没话了,要知道,他本来还要说——不过我天心台的客卿,也不是那么好做的,你还需要接受一些考核!

    然而,终究是金丹真人,他还是相当洒脱的,人各有志,区区一个出尘一层,招揽不到也就算了——莫非还要为此生气不成?

    然后大家接着饮酒,相思入梦这酒还是很厉害的,季平安和梁易思喝了半斤多,也不敢再喝了,只能用普通的灵酒来充数。

    冯君倒是能陪着季不胜一直喝。

    不胜真人喝了三四斤的时候,脸上有些微醺之意,他很随意地发话,“这相思三分酿制的时间不长,相思爵是在你身上吧?”

    冯君提防对方生出别的念头,就笑着回答,“我已经答应了天通,相思爵会由他们拍卖。”

    不胜真人侧头看他一眼,“那你酿制得有真正的相思入梦吗?”

    他是好酒之人,通过酒香就能判断出是相思三分,更能品尝出这酒是新近优化出来的。

    “酿不出来,”冯君摇摇头,非常干脆地回答,“我没有相思入梦的配方。”

    季不胜无奈地摇摇头,“这才是的,我帮你问问看吧……对了,你用灵酒酿制的时候,多花费几天……”

    原来灵酒转化为相思入梦,三天时间是最低的要求,转化出来的是相思三分,九天的话,转化出来的是相思六分,如果用十八天时间,转化出来的是相思九分。

    只有得了真正的配方,酿制七七四十九天,才能酿出真的相思入梦。

    不愧是金丹真人,他说的这些内容,连冯君都不是很清楚。

    不胜真人喝了差不多五斤相思三分,又拿出一个小瓶来,让冯君灌一点酒进去。

    冯君也不是个小气的,但是灌了二十斤,小瓶还没有满,负责灌酒的米芸珊急了,跑到冯君身边,悄悄告诉他这个情况。

    “哈哈,二十斤就够了,”季不胜听到了她的话,轻笑一声,一抬手就将小瓶招了回来,接着站起身来,“好了,今天喝得很开心,就到这里。”

    一边说,他一边就转身离开,然后一抖手,丢给冯君一块白色的牌子,“我也不白吃你的,送你一个小玩意。”

    看起来,他这块牌子丢得很随意,但是首当其冲的冯君才能感受到,白色的牌子上,有一股庞大的气势,一触即发。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冯君的嘴角微微上翘,他可是听人说过,天心台的人行事都相当乖张,我行我素习惯了——我心即天心。

    他今天的接待还算客气,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不过很显然,不管是他推辞对方的延揽,还是打算跟对方扳手腕,多少都有点冒犯的嫌疑。

    所以这位临走的时候,留了点好处,却也存了试探的心思。

    冯君站起身来,双手接住了那块白色的牌子,身子晃了两晃,脸色顿时涨得通红,然后嘴巴一张,“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季不胜头也不回,迈开大步似缓实急,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没人能看到,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狡猾的小子……看来还真的是有底牌。”

    他一直对“扳手腕”一事不能释怀,总觉得对方有可能坑了自己,但是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古怪,所以临走之际,出手试对方一下。

    没办法,天心台的人,没几个心胸特别宽广的——我既然有些不爽,为什么要假装大度?

    季不胜知道自己出手的份量——大约可以让对方受一点小伤,多也不会有。

    不过,对方虽然是喷了一口血,却不是他想要的,因为他心里明白,那厮就没有受伤。

    那块牌子上面,蕴含的是他的力道,他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吗?

    他能感应到,在对方借住牌子的一瞬间,有一股极其细微的波动,也许是时间,也许是空间,也有可能是大道或者气运什么的。

    关键是一股波动过后,他的力道陡然消失不见了,然后那厮晃了两晃,吐了一口血。

    他非常确定,对方肯定是装出来的,至于说为什么要装,无非就是那两个目的。

    一个是掩饰自家的底牌,一个就是让自己这个真人消消气……

    隐约中,他又听到有一个女声在嘀咕,虽然声音压得极低,但是他依旧听得清楚,“这就是真人的回报?早知道这样,不如不请他。”

    “呵呵,”他无声地笑一笑,心说一个炼气期都没进的小女仆,也敢聒噪?

    不过他一点计较的心思都没有,天心台讲究随心所欲,所以他可以跟出尘一层的冯君小小计较一下,但是蜕凡四层……堂堂真人,真的丢不起那人。

    他倒是有一点好奇,冯君有让他吃亏的底牌,也不知道那底牌是什么……

    冯君使用了跨位面的力量,才化掉了对方的力道,之所以这么冒险,是因为他不能准确地判断,白曜石牌子上的力量,能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受点轻伤的话,他能承受得起,但是重伤……他就不想接受了。

    因为接下来,很可能要开战的,原本修为就是天差地别,他再受了重伤,还有得打吗?

    所以他直接退到了地球位面,化解了这股力量,然后很快回来,借着对方的气息激荡,他假巴意思地吐口血——这是最后一次给你面子,你好自为之!

    季不胜离开了差不多五分钟,季平安才冲着冯君一拱手,苦笑着发话,“对不住了。”

    冯君正要低头看白曜石牌子,闻言眉头一扬,“什么意思?”

    季平安沉吟一下,正考虑怎么说,梁易思冷哼一声,“得了,你也姓季又怎么样?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两人不是一天的交情了,相互的秉性都了解得很清楚。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好了,人家肯坐在一起聊天,也是咱们的荣幸,怎么说也是见过真人了,活的……对了,这牌子什么意思呀?”

    白色的牌子上,就是一个大大的“引”字,下面是两个篆字“不胜”,背面有天心标志。

    “这是……”梁易思拿过来,仔细看一看,然后摇摇头,“没见过。”

    季平安也看一看,思索一阵,试探着发话,“是接引牌吗?”

    接引牌就是看好了修仙苗子,将来把人接引到来的证据。

    冯君看一眼米芸珊,米芸珊摇摇头,低声发话,“我没有见过接引牌……好像我就没有。”

    季平安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心里暗暗吃惊,此女的资质,好到要被人接引吗?

    心里这么想的,他的嘴上还是说了一句,“只有大势力才有接引牌,小势力……不需要的。”

    不远处的墨儿叫了起来,“接引牌细黑黑的,不细白白的……我的大锅说的。”

    米芸珊伸手摸一下她的头,笑着发话,“你大哥可不是天心台的,接引牌未必通用。”

    第二天,冯君还是在这里待着,对外说是要养伤,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回到小院。

    小院门口,出现了新的情况,居然有几十个人围着,观看一张告示。

    冯君心里惊讶,走过去看一眼,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是……“安装电话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