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634章 每栋房子里都有一个怪谈

第634章 每栋房子里都有一个怪谈

    厨房不算大,最显眼的就是橱柜,上面摆着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只不过那些东西全被保鲜膜包裹,还有很大一部分已经放坏了。

    “有冰箱不用,为什么要用橱柜来存放食物?”

    情况危急,醉汉也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他冲到煤气灶旁边,看着安装在墙壁上的排风扇。

    “这个出口……”

    不知道是对方故意设计的,还是这家人的习惯比较特殊,厨房里安装的排风扇要比正常排风扇大一些,那个通风口正好能容纳一个小孩爬进爬出。

    “厨房没有窗户,所以装了一个大功率的排风扇?”醉汉踩在椅子上,他将排风扇暴力拆下,看着那个通风口,脸色阴晴不定。

    这出口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太小了,一旦被卡住,那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办?”醉汉正纠结的时候,他看见了案板上摆放的剁骨刀,刀刃上还残留有骨头渣和血丝。

    仰头看着通风口,低头看着剁骨刀,醉汉心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这一切就好像是有人安排好的一样。

    通风口对成年人来说显得很窄,可如果断掉肩胛骨、砸碎胯骨,那应该可以很轻易的爬出去。

    伸手抓住剁骨刀,手柄上黏黏的,这让醉汉感觉非常恶心。

    似乎是为了催促他,在他犹豫的时候,走廊上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一间一间房间查看。

    “从这出去,后面还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恐怖的东西,真要是砍了自己,那才是傻子。”醉汉单手抓着剁骨刀,他狠狠咬着嘴唇,想到了一个方法。

    “伪装成从通风管道逃走,然后躲在某个地方,在屋主人查看的时候,顺势逃走。”醉汉左右看了看,最后走向冰箱。

    这个厨房不算大,但是却有一个很大的双层冰箱。

    醉汉打开冰箱上层,里面塞满了各种除臭剂和空气清新剂,有没开封的,也有一些是用过的。

    “这也太多了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冰箱来装除臭剂的。

    弯腰打开冰箱下面那层,里面是好几个黑色塑料袋。

    “不会是尸体吧?”醉汉也是没办法了,厨房里只有冰箱能藏人。

    他将黑色袋子取出塞进冰箱上层,在拿的过程中,有个袋子被划开,一个狗头掉了出来。

    “这里面装的是狗肉?”为了不暴露,醉汉捡起地上的狗头,可就在他把狗头塞进冰箱上层时,他无意间看到了那狗的脸。

    眼珠子里满是害怕,他越看越觉得这狗的脸长得跟人很像,他也说不出来原因,就觉得这不是一个狗头,而是一张被冻僵的人脸。

    “真是邪门了!”不敢再跟狗头对视,醉汉把所有黑色袋子全部塞进冰箱上层。

    “砰!”

    他这边刚弄完,厨房的门锁就被人扭动,对方试了几次发现无法打开后,动作幅度开始变大。

    门板晃动,后面的桌子也跟着震了一下。

    “被发现了!”醉汉把椅子放在通风口正下面,然后提着刀钻进冰箱下层,关上了冰箱门。

    厨房的木门被连续撞了几下,依旧没有打开,门外的怪物似乎放弃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醉汉冻的直打颤,他也不敢出来,担心这是对方给他下的套。

    大概半分钟后,脚步声再次出现,紧接着是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厨房从里面反锁的房门被打开,桌子被推到了一边。

    “它进来了!”

    醉汉不知道小楼的主人到底长什么样,他只要一想到对方拍的那些照片就会心慌。

    厨房里响起了脚步声,很快椅子被推倒,屋主人似乎正在查看。

    “希望能骗过他……”醉汉的想法很好,可就在他心里浮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耳边传来冰箱门被打开的声音。

    冰箱上层的门被打开,被他胡乱塞在里面一大堆黑色袋子全部滚落出来。

    醉汉的脸瞬间变成了惨白色,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离开这里!”

    可能是剁骨刀给了他勇气,醉汉撞开冰箱门。

    一地的狗肉映入眼中,那个面部表情和活人一样的狗头就摆在醉汉身前。

    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看到这东西的时候醉汉还是被吓了一跳。

    目光移动,醉汉又看向了是狗头旁边,在一地狗肉中间站在一个看不出年纪的人。

    他披着一张狗皮,脸上的表情让醉汉觉得熟悉。

    “这张脸好像是照片里那个会笑的狗!”他浑身冰凉,用尽全身力气从冰箱下层钻出,二话不说夺门而逃。

    “死掉的狗表情和人差不多,活着的人却露出照片里狗的笑脸。”醉汉脑中浮现出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是死掉的狗占据了活人的身体吗?还是狗和人互换了身体?或者是一种诅咒?笑脸狗的诅咒?”

    醉汉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玩了命的朝着最开始进入的那个房间跑去。

    在更害怕的东西面前,以前害怕的东西似乎不是那么恐怖了,醉汉跑进房间,拐弯的时候他往后看了一眼。

    那个怪人四肢着地,仿佛一条疯狗般追来。

    他脸上的皮肤皱在一起,露出和照片中那狗完全一样的笑容。

    甩手关上房门,醉汉跳窗离开,他头也不敢回,直接跑出了这栋二层小楼。

    似乎是因为太过害怕,醉汉跑出小楼后依旧没有停下脚步,他沿着马路继续往前跑了十几米远,确定没人追来后才停下。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怎么感觉每个房子都藏有怪物?”

    血雾弥漫,醉汉站在马路交叉口,他左右看了看,忽然发现原本停在马路中间的公交车不见了。

    “是我跑错方向了?车子在上个路口?”醉汉站在路边,他不敢离那些建筑太近:“相比较建筑,还是马路更安全一些。我就先沿着马路往前走,做好标记,公交车应该就在这附近。”

    醉汉弯下腰,顺着马路往前,可还没走出多远,他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在冲他招手。

    血雾之中能见度很低,他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