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一十章 宽言解惑

第二百一十章 宽言解惑

    有了这幅上联,朱佩的心情变得大好,亲自给范宁斟了一杯酒。

    朱佩笑道:“这次平江府考得非常不错,五个贡举士居然考中了三人,前所未有。”

    “我们平江府还有谁考上了?”范宁好奇地问道。

    朱佩犹豫一下道:“还有一人是我们吴江县的。”

    “难道是柳然!”范宁瞪大了眼睛。

    朱佩点点头,脸上带着愠色,柳家父子从前门进来,她就从后门离开来找范宁。

    “他父亲昨晚就知道了,今天一早带着他来我家报喜。”

    “呵呵!这次长洲县全军覆灭了,回去后看他们怎么解释?”

    苏亮痛快地一拍桌子,长洲县在解试时那么嚣张,现在终于被打脸了。

    程圆圆却很敏感,她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柳家要来给你们报喜?”

    朱佩看了一眼范宁,不说话了。

    范宁也不想提这件事,只淡淡笑了笑,“两家是世交,当然要分享喜悦。”

    程圆圆看见朱佩不安的目光,又见范宁有些悻悻的神情,她忽然醒悟到什么,便立刻闭上嘴,不再问这件事。

    这时,范宁瞥了明仁一眼,他早就发现明仁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现在正好用明仁来岔开话题。

    “明仁,你有话就直说,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了?”

    明仁看了看朱佩,“回头再告诉你吧!”

    朱佩心中本来就为柳然的事情不高兴,她知道范明仁是想避开自己。

    便冷笑着哼了一声道:“是不是我在这里,有什么话不好说,要不,我先下楼?”

    话已经说到这一步,明仁只得挠挠头道:“我刚才来之前又去富贵桥关扑店了。”

    旁边程泽顿时精神一振,仿佛发现了知己,他连忙笑道:“明仁也喜欢赌上几把?”

    “也不常去,这次是押科举,随便玩玩,前些天我和范宁、苏亮都去押了一把。”

    范宁心念一动,笑道:“莫非有变化了?”

    明仁点点头,“冯京现在变成了两纯,而你变成了一纯!”

    苏亮瞪大眼睛道:“上次冯京是五纯,范宁是六纯啊!”

    “是这样的,听说是昨天下午调整的,我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了。”

    朱佩哼了一声道;“应该是省试的名次流出来了,阿宁的得分排在童子试第一,我昨天就知道了。”

    “童子试第一!”苏亮一声惊呼。

    范宁眉头一皱,不解地问道:“不是说省试不排名次吗?”

    “省试内部排有名次,只是暂时不对外公布,要不然怎么会有连中三元之说,昨天名单报送礼部后,审卷院的看守便松懈了,开始有人进进出出,估计是有人把内幕泄露给了关扑店,所以关扑店紧急调整。”

    苏亮急得直拍桌子,“早知道我就下注五十两银子了。”

    范宁笑道:“最后开奖是看殿试成绩,再说十赌九输,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这时,明仁又道:“还有一件蹊跷之事!”

    范宁正要喝酒,杯到唇边又停住了。

    “什么蹊跷之事?”

    明仁一脸困惑道:“这两天有不少人来书苑街问田黄石,昨天珍宝馆的罗大掌柜找到我,他愿意出两块钱一贯收购田黄石,有多少他收多少?”

    范宁想到了范仲淹进宫献石之事,春江水暖鸭先知,难道已经有人嗅到味了?

    “珍宝馆是谁开的店?”范宁追问道。

    “好像是一个宫里的大宦官,具体是谁不知道。”

    朱佩接口道:“是皇宫大内副总管田珍开的店,他们应该是得到消息了。”

    “什么消息?”范宁和明仁异口同声问道。

    朱佩犹豫一下道:“我只是听说,不敢肯定,听说田黄石已经被列为贡品了。”

    范宁和明仁对望一眼,眼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惊喜,如果田黄石被列为贡品,那他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任何物品只要列为贡品,那就会身价百倍,既然大内副总管的店愿意用两贯钱一块的价格大量进货,那就说明这个消息不会是空穴来风。

    范宁还想再问,朱佩却瞪了他一眼,不高兴道:“对你来说,现在究竟什么事情最重要,是田黄石重要,还是殿试重要?”

    明仁还想再憧憬一下田黄石的美好未来,但朱佩这句话让他也知趣地闭嘴了。

    ........

    苏亮的兴奋足足延续了三天,第四天,当他的兴奋终于渐渐冷却后,他心中顿时有点发慌了。

    殿试考对策文,他该怎么准备?

    其实苏亮心里明白,他之所以能考中省试,根本原因还在于范宁将对策文的题目提前告诉了自己,并逼自己反复背诵《宋刑统》。

    想到即将举行的殿试,万一自己的殿试上丢丑,被朝廷剥夺了进士资格怎么办?

    他越想越害怕,几乎一夜无眠,天不亮他又跑去敲范宁的门。

    范宁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听苏亮的诉苦。

    “我真是服了你,为这点小事情你居然一夜没睡?”

    “这是小事情吗?殿试啊!天子亲自考试,交了白卷岂不是欺君之罪,范宁,你觉得殿试会考什么?”苏亮眼巴巴地望着范宁。

    范宁翻了个白眼,“我怎么会知道殿试考什么?你当我是神仙?”

    “那怎么办?万一我紧张起来,什么都不会做怎么办?”

    范宁见他快哭出来了,只得安慰他道:“虽然我不知道殿试考什么,但你可以了解一下以前的科举呀!以前殿试都考什么?如果知道了,你就不会象现在这样紧张。”

    “考什么你知道吗?”

    “大概知道一点,基本上都和民生有关,上一届考的内容和劝农有关,上上届考的是盐茶税,再上一届好像是考如何安置孤寡,只有康定二年考的是陕西防御,是因为前一年,元昊大举攻宋。”

    “万一今年又考什么备战怎么办?”

    范宁笑道:“殿试的对策文和省试的对策文不一样,不是大题,都是小题目,一共三道题,每题六七百字,都是贴近生活的题目,就算你什么都不会,胡乱写一通,那也能获得最后一等,也就是第五等评分,叫做文理疏浅,退落无疑。”

    “退落无疑是什么意思?”

    苏亮顿时紧张起来了,“是不是要把我退回去,剥夺考上省试的资格?”

    范宁摇摇头,“退落无疑是指你的学业水平还不行,不能为正式进士,所以和第四等一起上乙榜,赐同进士出身。”

    苏亮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有没有押一押题目?”

    范宁确实不知道殿试会考什么?他脑海中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不过他可以从历届的殿试题目中寻找到一些规律。

    历史上的宋仁宗是一个很勤政,关心民间疾苦的皇帝,宋朝经济正是在他手中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他更关心民生,他也希望自己的大臣也关心百姓疾苦,这些想法往往就会体现在科举上,尤其是殿试。

    一般而言,社会发生一些重大事件,殿试中就会有体现。

    范宁沉思一下道:“去年秋天河北大旱,十几万流民跑到开封府乞食,朝廷调太仓五十万石粮食救济河北大旱,我估计今年殿试题中会出现安置流民,或者赈灾方面的内容。”

    苏亮眼睛一亮,这方面内容他还真准备过。

    “还有没有别的方面?”

    范宁想了想又道:“我堂祖父范仲淹被调入京城,恐怕天子又要提到改革,但他会很谨慎,在这次科举中或许稍微试探一下,如果题目中考到纾农之困苦,你可以用王安石在鄞州的青苗法来应答,主考官是欧阳修,他很认可王安石的改革。”

    “还有吗?”

    范宁摇摇头笑道:“别的方面我就想不到了,其实你曾深入农村近两个月调查,很了解农民疾苦,这是你的优势,你要尽量利用起来,不管哪一年殿试,都会考到一点和农民相关的内容,只要你发挥得好,考第四等肯定没有问题了。”

    苏亮被范宁一席话鼓励,他渐渐有了信心,一下子放松下来,他只觉自己疲惫不堪,困意一下子袭来,打了哈欠道:“我得回去睡一会儿,实在困得受不了,晚上请你吃饭!”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去了。

    范宁本来很瞌睡,说完一通以后,他现在倒变得异常清醒,他觉得自己需要再整理一下思路,他坐在书桌前,开始陷入了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