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零六章 朱雀岛

第三百零六章 朱雀岛

    黄昏时分,一名士兵在船头吹响了号角,明仁和明礼才恋恋不舍上了岸,带着沉甸甸的收获上了船。

    船只解了缆绳,缓缓离开了临时码头,继续向北方驶去。

    船舱主堂内格外热闹,众人坐在一起吃晚饭,这次北上,范宁除了带着明仁明礼以及朱佩主仆外,还有数十名士兵。

    宋朝人已经可以坐在一张大桌上吃饭,但本质上还是分餐制,每人用木盘取自己的一份饭食,各种菜肴都分成小份,盛放在小碟里,喜欢就自己取一份。

    士兵们坐在另外几张大桌前吃饭,可以喝一点淡酒,范宁和朱佩、剑梅子、阿雅以及明仁、明礼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桌前,至于徐庆,他和士兵们坐在一起,他是士兵们极为崇拜的武学教头,所有士兵都想从他这里学到一两招。

    朱佩就坐在范宁身边,当然,她一向坐在范宁身边,只是今天有点特别,她和范宁挨坐得很近,两人几乎是肩并着肩,很自然地给范宁斟酒,俨如一个小主妇的姿态。

    明仁和明礼还沉浸在淘金的喜悦之中,这时,明仁忽然发现了异常,朱佩和范宁坐在太近了,身体都快挨在一起了,他眼睛顿时瞪圆了,不对!这两人有奸情。

    他轻轻在下面踢了明礼一脚,不露声色地向对方努一下嘴,明礼抬起头,看了看范宁和朱佩,正好看见范宁情意绵绵地给朱佩倒酒,朱佩嫣然一笑,在范宁手背上掐了一把,公开打情骂俏。

    明礼顿时愕然,这是怎么回事?

    明礼刚要开口嘲笑二人,一块小骨头‘嗖!’的射来,正中他的额头,打得他脑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他这才发现剑梅子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他心中一阵发虚,连忙轻轻踢了明仁一脚,低头吃饭,明仁也看见了剑梅子眼中的杀机,他也连忙低头喝汤。

    两人低头挤眉弄眼,手指在对方手背上写字交流,别人看不懂他俩的鬼画符,他们自己却很清楚,这是他们读书时练出来的作弊绝技。

    “几时搞在一起的?”

    “不清楚啊!会不会是上午?他们一起骑马去畜牧基地。”

    “有可能,昨天吃饭他们还隔着一尺宽,今天就只剩半寸了。”

    “是不是阿宁把朱佩拿下了?”

    “我感觉像,回去向大娘报喜拿大红包去。”

    “还有朱老爷子那边,不敲下一千贯钱,对不起这个消息啊!”

    两人越写越得意,开始描绘喝喜酒的情形了。

    “你们两个!”

    范宁这时发现两人的异常,笑道:“还在为金砂的事情兴奋吗?”

    “听徐庆说,你们淘到不少金砂,还不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朱佩又笑着补充道。

    明仁嘿嘿一笑,财不露白,大堂里这么多人吃饭,他怎么可能把黄金拿出来。

    “金砂在房间呢!我这里有一颗最大的金砂,给你看看。”

    明仁从怀中摸出一颗蚕豆大小的金砂,递给朱佩。

    朱佩接过金砂看了看,忍不住惊叹道:“阿宁,你看这颗金砂,居然这么大。”

    范宁也接过金砂细看,他笑了笑道:“纯度还不错,不过这应该不是你们淘到最大的金砂吧?”

    明礼肯定地说道:“我们敢向上天发誓,这就是最大的金砂!”

    范宁把金砂扔还给他们,摇摇头道:“凭我对你们二人的了解,你们就算富可敌国,也整天会喊穷得没饭吃。”

    他对朱佩笑道:“你不要问金砂,你问他们今天淘到最大的金块,看他们怎么回答?”

    明仁和明礼脸一红,明礼小声嘟囔道:“你们只问金砂,我当然就回答金砂。”

    朱佩气得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居然对我玩这种小心思,那好,我们就走着瞧!”

    明仁和明礼顿时后悔了,得罪了朱佩,以后他们日子就难过了。

    明仁连忙解释道:“阿佩,不是我们不拿出来,而是后面人太多,黄金这种东西容易让人心生邪念,万一.......”

    范宁笑着打圆场道:“你把你们手中的金砂送给朱佩,作为赔礼道歉,朱佩就不会生气了。”

    明礼舍不得,明仁却踢了他一脚,明礼只得把金砂放回桌上。

    范宁笑着把金砂递给朱佩,“别生气了,他们若不小心点,两条小命早就被人谋算了,回头我让他们把金块给你看看。”

    有范宁说情,朱佩这才哼了一声,把金砂又扔给他们,“以为我真稀罕你们的金子,我就是看看而已,还给你们!”

    明礼眉开眼笑地接过金砂,他悄悄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朱佩,“就是这个。”

    朱佩打开盒子,里面竟是一颗核桃大小的金块,足有二两重,被长年溪水打磨得十分光滑。

    “这块还不错!”

    朱佩把盒子递给范宁,笑问道:“也是从河里淘到的?”

    “最后才发现的!”

    明仁怅然叹了口气,如果他们还有时间,说不定收获更大。

    范宁却对这块黄金很感兴趣,居然有这么大的金块,这说明这条河上游的山中,一定极易开采的黄金富矿。

    ........

    船只在两天抵达鲲州外群岛,鲲州外群岛就是南千岛群岛,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方四岛,实际上是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岛屿组成,最大的捉择岛有三千多平方公里,比耽州还要大。

    受黑潮影响,这里有很多不冻港,而且天然深水港众多,可以直接停靠万石商船,战略价值极高,范宁将北部的一系列群岛命名为鲲北群岛,其中四座大岛命名为玄武岛,狻猊岛、朱雀岛和熊罴岛。

    这次天子赵祯赐给朱元丰的土地,可以是鲲州的一块地,也可以是一座岛,范宁和上次朱林达成的共识是,最好取一座岛。

    当然赏赐的土地也有面积限制,不可超方圆二十里,大概就是不能超过三百平方公里。

    范宁盘算一下,也只能朱雀岛最适合。

    朱雀岛就是后来的色丹岛,面积约两百五十平方公里,岛上有两处天然深水良港,而且是不冻港。

    范宁的船只抵达了朱雀岛,众人站在船边向岛上望去,岛的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没有沙滩,岛上森林密布,远远望去,森林上栖息着一片片白色的海鸟。

    或许是火山影响,海岛上海湾众多,船只几乎可以驶入,并能够直接靠岸停泊,不过在范宁的记忆中,朱雀岛只有两座冬天不冻港。

    “阿宁,你好像对这座海岛很有兴趣,为什么?”朱佩不解地问道。

    范宁微微一笑,“以后这就是你三祖父的海岛了,也算是你们朱家的海岛。”

    朱佩眼睛一亮,“真的吗?”

    范宁点点头,“你三祖父让我替他选一处合适的海岛,看来看去,只有这里最好。”

    “那岛上能不能养马?”朱佩又追问道。

    “我记得前方就有一片草地,我们过去看看。”

    船只沿着海岛向东北方向而行,大约走出七八里,一片原野豁然出现了。

    这里不是平坦的草原,而属于丘陵原野,地势起伏,时高时低,原来的嶙峋的火山岩都经过千万的风化,都变成了火山土,厚厚的覆盖在低缓的丘陵上。

    由于没有生长森林,便成了约七八里宽,近三十里长的丘陵草原,这种丘陵草原和鲲州北部的草原完全一样,但比起鲲州北部数百里的丘陵草原,这里只能是一处迷你草原。

    “我觉得养上万只羊和千余匹马不成问题,北面还有一处小牧场,是它的一半。”

    “那冬天过冬怎么办?”朱佩担心地问道。

    “这座岛南北各有一处港湾冬天不结冰,岸边也不下雪,尤其北面的小牧场,就靠近不冻港,那边可以搭建过冬的牲畜棚。”

    连明仁和明礼都深深吸引住了,他们一左一右拉住范宁道:“阿宁,我们可不可以买岛啊?”

    范宁揽着他们肩膀笑道:“我们范家怎么能没有自己的海外土地,你们放心好了,我有长远的计划,总有一天,我们的子孙也能在海外建立自己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