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零七章 鲸州野马

第三百零七章 鲸州野马

    对于明仁和明礼而言,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淘金,按照鲲族人给他们的地图,范宁很快找到了那条盛产金砂的河流。

    河流位于鲲州西北角,长达两三百里,深只有两尺,清澈见底,河底布满了厚厚的沙砾,只是这里十分偏僻,距离养马基地约四百余里,除了茫茫草地外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马场的马匹也不会奔跑来这里,属于完全没有开发之地。

    范宁在养马基地雇了二十名鲲族人,又把徐庆留给他们,又留下三顶大帐和十天的粮食补给,并约好五天后来接他们。

    安排好众人,船只随即北上鲸州。

    鲸州就是库页岛,范宁原本给它起名北鲲州,但朝廷否决了这个名字,考虑到他位于鲸海北部,便起名为鲸州。

    虽然鲸州的开发力度远远比不上鲲州,但范宁已经开始着手实施开发计划。

    范宁并没有考虑把鲸州变成第二个养马地,他更多是从军事角度来考虑鲸州,他考虑用十年时间在鲸州建成两座可容纳数万大军的军城。

    一座军城位于鲸州岛最南端,和鲲州只隔一条数十里的海峡,可以从鲲州及时得到补给,另一座军城则位于黑水入海口对面,在于鲸州的中北部。

    有了这两座军城,就为将来从北面进攻辽国打下了基础。

    目前宋军在鲸州的最南端建立了一座小军营,已有五十名士兵成功在军营内渡过了一个冬天。

    军营已经扩大,从容纳五十人变成容纳三百人,既然大宋已经将鲸州划为疆域,那么常年驻军就是必要条件了。

    范宁身为筹备鲸州军政事,鲸州的大小事务都是由他全权负责。

    范宁当然也在着手铺开鲸州事务,之前,他已派出一支由三名官员、五名工匠、三十名士兵和几名鲲族向导组成的勘探队,对鲸州实施为期半年的全面考察,这支勘探队已经进入鲸州半个月,目前还没有消息。

    这次范宁来鲸州的另一件事,就是了解一百多匹野马的情况。

    这些野马肯定是来自大陆,两晋南北朝时代北方草原进入冰期,库页岛和大陆之间的海峡在冬天也结冰封冻,大量躲避寒冷的马匹和动物以及一些部落应该就是那时候穿过海峡进入库页岛。

    现在的海峡虽然在冬天时也结冰,但主要以浮冰为主,已经无法直接从陆地抵达库页岛。

    这一百多匹野马引起了鲲州群牧司的极大重视,都监杨云亲自率领数十名手下和两百名鲲族人来鲸州捕捉这些马匹。

    范宁的船只在最南端的海湾内靠岸,这里是天然深水良港,也是不冻港,军营就位于岸上。

    范宁带着朱佩以及十几名士兵上岸前往军营。

    军营占地约三十亩,由四十余座木屋组成,周围有高大密集的栅栏,还有高高的岗哨塔,这里的敌人主要是狼,去年冬天军营三次遭到狼群袭击,士兵们射杀数十头狼,但也阵亡了七名士兵。

    目前的军营驻军约两百人,由一名指挥使率领,范宁刚到营门前,指挥使吴璘便快步迎出来,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吴璘参见范御史!”

    “吴将军请起!”

    范宁连忙扶起他,笑道:“听吴将军口音,好像我们是同乡?”

    吴璘连忙道:“卑职是平江府吴江县人!”

    “那就对了,我是吴县人,不过我同伴是吴江县人。”

    他指了指身后朱佩,“这位是盛泽朱大官人的孙女,这次代表朱家来考察鲲州。”

    吴璘听说是盛泽朱家的人,他暗暗咋舌,连忙上前行礼,用乡音道:“参见小官人!”

    朱佩听到乡音,心中欢喜,连忙问道:“吴将军是吴江哪里的?”

    “我是松陵人。”

    “那真是同乡了。”

    乡音使双方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吴璘请范宁和朱佩进了军营,军营内人不多,吴璘笑道:“士兵们都去协助抓捕野马了,只剩下十几人留守。”

    朱佩见所有木屋都是架空的,下面搭建着木桩,便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房屋要架建在空中?”

    “这是鲲族人的经验,冬天大雪足有一人高,如果房屋不架在空中,连门窗都开不了。”

    “那岂不是很寒冷?”

    吴璘笑了笑道:“其实倒不是很冷,冬天基本都呆在屋里,点着木柴烧火取暖,和鲲州一样,只要不出门,基本就没有事情,只是岗哨必须穿熊皮才能抵御寒冷。”

    范宁带着朱佩在主屋坐下,范宁又问道:“现在驻扎鲸州有什么困难?”

    “回禀御史,补给物品很充足,就是马匹太少,只有十匹马,我们平时不能去很远的地方巡视,还有就是士兵们用野果酿酒,但军规不允许在军营中喝酒,大家就偷偷喝,卑职很为难。”

    范宁点点头,“马匹可以增加到五十匹,回头我给杨都监说,至于酒,我特许鲸州驻军在非战时可以饮酒。”

    吴璘大喜过望,连忙躬身施礼,“卑职感谢御史体谅!”

    范宁摆摆手,又问道:“半个月前有支勘探队上岛,吴将军应该知道吧!”

    “卑职知道,卑职还担心他们人数太少,无力应对狼群,又给他们配了三十名弩手。”

    范宁也有点担心起来,他安排这支勘探队时,并没有考虑到狼群的威胁。

    “现在他们有消息吗?”

    吴璘摇摇头,“鲸州很狭长,至少有两千多里,他们北上后就没有消息,或许可以问道杨都监,他们在北面捕马,有补给地,或者问问鲲族人,他们应该也知道。”

    范宁一怔,“鲲族人没有全部南迁鲲州吗?”

    “应该没有吧!至少我知道还有一部分鲲族人不愿南下鲲州,留在了鲸州,他们在北面,据我们约四五百里的路程,上个月,他们几个猎人遭遇狼群袭击受伤,来我们这里寻求救援。”

    范宁随即又询问了一下其他情况,便准备启程北上了。

    吴璘趁朱佩不注意,找了一个空子,小声对范宁道:“弟兄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寂寞,御史能不能安排几个营妓过来,哎!没有女人,日子实在是难熬。”

    范宁笑着点点头,“应该可以,我回头安排一下。”

    吴璘感激不尽,亲自送范宁和朱佩上了大船,船只随即启航,沿着陆地向北面而去。

    .........

    群牧司捕捉野马的基地就在从前鲲族人部落附近,他们搭建了数十顶大帐,范宁带着手下赶到时,正好遇到了督监杨云,杨云连忙上前抱拳行礼,“没想到知事来也来!”

    “捕捉野马的进度如何?”范宁关切地问道。

    “还不错,我们分成十个队,在方圆三百里内分头抓捕野马,用设网的方式捕捉,已经先后抓到了一百三十四匹。”

    “那一共有多少匹?”

    “之前我们只发现一个马群,后来又陆续发现了两个马群,大概有三百多匹,现在我们时间很紧!”

    “此话怎么说?”

    “鲸州北方现在还是冰天雪地,到四月中旬冰雪就融化了,那时马群逃去北方,我们就难抓了。”

    “原来如此!”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便来到营地,牧子用树木造了数十只大木笼,每只笼子大多放着两匹马。

    “野马的公马偏多,性子凶狠暴躁,踢伤了不少人,我们就运一些母马过来,安排一公一母,它们就安静下来了!”杨云指着笼子笑道。

    范宁走上前仔细察看这些野马,它们体格很大,肩高都在一米六左右,而突厥马普遍在一米五上下,而且野马体长八尺到一丈,身体以及四肢的肌肉强健,鬃毛尤其长,充满了野性气息。

    杨云走上前道:“我们种马的数量太少,对战马长期繁殖不利,有了这些野马,非常有利于我们培养出优质战马。”

    说到这里,杨云又遗憾道:“可惜没有抓到马王,如果抓到马王,其他两百多匹野马就不用费什么力气,很容易引导回来。”

    “马王是什么样子?”范宁好奇地问道。

    “一匹白色的公马,长得十分雄壮,也异常聪明,我们几次围捕都被它逃脱。”

    “确实很遗憾,但也让人期待。”

    这时,杨云又笑道:“还有一件喜事没有告诉范知事,我们第一批小马驹出生了,一共四百三十二匹!”

    范宁大喜,“有这么快吗?”

    “差不多吧!我们去年三月来的,现在一年已经过了,以后每个月都会有小马驹出生,范知事,这可是大喜事,要好好庆祝一番啊!”

    这对范宁当然是大喜事,有成批的小马驹出生,就意味着牧场成功了。

    “是!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两人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大喊:“马王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