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监察到来

第三百七十五章 监察到来

    范宁让朱佩带着朱元丰父女乘船前往唐县,他则带着随从上了鲲州,众人骑马向群牧司方向疾奔而去。

    群牧司驻地位于鲲州正北面,由数十座大木屋和十座马厩大棚组成,目前有官员近二十人,牧子五百人,群牧司不受鲲州官府以及海外经略府管辖,直辖于朝廷群牧司。

    “目前我们的马匹已从最初的三千多匹增加到七千余匹,还有两千多匹孕马,估计明年初能破万匹.......”

    都监杨云侃侃而谈,走到他身旁的韩琦连连点头,韩琦在西夏带过兵,深知战马的重要性,所以他来唐县没有遇到范宁,随即便北上来到群牧司,视察这里的养马情况。

    “那种马有多少?”韩琦又问道。

    “大概三百七十余匹!去年春天我们两次在鲸州捕获了三百余匹野马,获得一百三十余匹上好种马,这些种马今年生出了一千多匹二代马,体型明显高大强健,极大地改良了我们战马的血统,我们准备延续这种血统,五年内培养三万匹高质量的战马。”

    韩琦兴趣浓厚,问道:“给我看看这些种马的后代?”

    杨云一招手,一名牧子立刻牵来五六匹小马,这些马匹都只有几个月,看起来还很幼稚,但韩琦能识别战马,只见这些马匹虽然还小,但体格均匀,腿长头小,毛色光滑,马尾茂密,他又在其中一匹小马的马背上用劲摁了摁,小马纹丝不动。

    “好马!”

    韩琦由衷赞叹道:“这些马匹长大后都是一流的战马啊!”

    这时,又有一名牧子牵了两名高大健壮的马匹出来,杨云接过缰绳对韩琦笑道:“韩琦再看看这两匹马?”

    韩琦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一下这两匹高大强壮、四蹄有力,迟疑着问道:“这也是那些野马的后代?”

    “那些野马的后代怒目前都还是小马,这两匹马是朱大官人献给朝廷种马的后代,少见的好马,这两匹就送给韩相公了,算是相公来鲲州的纪念!”

    韩琦心中有点不太舒服,竟然公开向自己行贿,这怎么行!

    韩琦摆了摆手笑道:“杨都监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年事已高,已经很少骑马,这些马匹就留着做种吧!”

    杨云再三相劝,韩琦只是不收,最后韩琦脸色阴沉下来,“杨都监,难道非我明着说,你才肯善罢甘休?”

    杨云额头流汗,躬身道:“卑职知错,请韩相公见谅!”

    “把马牵回去!”

    韩琦挥了挥手,杨云无奈,只得悻悻地把马匹牵回去了。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大喊:“范知州来了!”

    韩琦大喜,连忙迎了上去,只见一队骑兵从远处疾奔而至,为首之人正是范宁。

    范宁奔至近前,翻身下马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韩相公,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韩琦眯起眼睛道:“你这个臭小子居然不经朝廷允许,就擅自进攻他国,你犯了大忌,我可是来救你的,浑小子懂不懂?”

    范宁挠挠头道:“韩相公可是一向刚正不阿,不徇私情,我让韩相公相救,岂不是违背了韩相公的做人原则?”

    “难道你以为我在骗你?”

    “韩相公当然不会骗我,但救我的应该是那些几百万两黄金白银才对吧!”范宁笑嘻嘻道。

    韩琦无奈,只得指了指范宁道:“让我怎么说你,你不能每次都靠侥幸,虽然这次官家看在黄金、白银的份上饶过你一次,但更重要你是初犯,如果你再犯类似的错误,不知多少人会来抓你的把柄,那时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明白吗?”

    说到最后,韩琦的神情变得十分严肃,他可不希望范宁这样的栋梁之才最后栽在任性上。

    范宁也收起的嬉笑,躬身行一礼,“多谢韩相公对晚辈的爱护!”

    韩琦脸色稍霁,点点头道:“牧场这边我已经视察完成,我想去看看汉县,你陪我去吧!”

    “卑职遵令!”

    停一下范宁又问道:“韩相公是怎么从唐县过来的?”

    “当然是坐船过来,从唐县到这里好像没路吧!”

    范宁有些不好意思,从唐县也可以骑马过来,只是要烧着海边走,太远了。

    范宁和韩琦上马,在数十名随从的簇拥下,一边走一边给韩琦介绍,“卑职打算修建一条从汉县到群牧司的官道,唐县也修建一条,这样,鲲州初步就形成了道路网。”

    “那你打算从什么时候开始修路?”韩琦问道。

    “事实上已经开始了,汉县城池和码头都基本上修建完成,筑城的一万余名日本劳工已经从汉县开始向群牧司方向伐木筑路,中间会修筑一条分支官道,通往西北的晋县......”

    “但晋县还没有批下来,你又想先斩后奏?”韩琦不满瞪了范宁一眼,他发现范宁在尊重朝廷方面做得很不够,需要时时刻刻敲打他。

    范宁连忙道:“这次不会先斩后奏,卑职只是预留了晋县的位子,最多....最多.....”

    “最多先修一座小镇对不对?”韩琦冷冷道。

    范宁额头出现三根黑线,“韩相公怎么会猜到?”

    韩琦哼了一声,“这种把戏已经老掉牙了,我怎么会不懂?一个个都自以为精明,只要不修城墙,那就没有违规,明明就是县城,非要说是小镇,以为朝廷不懂?这种人自作聪明,朝廷评价官员时,诚信上就丢分了,最多给一个中上,上等评价就别想了。”

    范宁一时无言以对,他想得很周到的计划居然漏洞百出,这可怎么办?

    韩琦迅速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样吧!趁我这几天在鲲州,你赶紧写一份报告,说说急着建镇的理由,如果我感觉理由充分,我作为枢密使会批准你的报告。”

    范宁心中感动,这才是真正提携后辈的前辈风范啊!

    “卑职会尽快写出报告!”

    .........

    范宁陪同着韩琦上了官船,大船向西而去,次日上午,范宁来到韩琦主舱,将连夜写成一份报告交给了韩琦。

    “这么快就写好了?”韩琦接过报告笑道。

    “确实是有充分理由,而且船只正好路过晋县的预留地。”

    “哦?我们去看看。”

    韩琦快步走出船舱,来到船头,官船正好经过海峡,范宁指着北面隐隐可见的陆地道:“那里就是鲸州,鲸州很狭长,南面的地形就像一把剑,宽只有三十里,长近千里,我们在最南端驻扎了一座军营,约有三百士兵,但这座军营需要后勤支援,而鲸州至今没有大宋百姓定居,所以.......”

    韩琦脸上的笑容已经忍不住绽露出来,这家伙还真有借口,光面堂皇,让人无法拒绝,而且支援军营后勤还正好就是枢密院管辖的事情,为了让自己批准,这家伙没少费心思啊!

    “所以你就打算建一座小镇作为对岸鲸州军营的后勤支援?”

    “正是!”

    范宁又一指南面道:“海峡斜对面约十里处正好有一处天然良港,也是鲲州少有的不冻港,我准备把小镇放在那里,等朝廷批准晋县后,再把小镇升级为县,这个方案韩相公能接受吧!”

    “如果属实的话,勉强可以接受!”

    “当然属实,要不我陪韩相公去鲸州军营看看吧!”

    韩琦摇摇头,“这次没有时间去了,这次巡视鲲州时间很紧,然后还要秋田城!”

    范宁心中一凉,“韩相公还是要去秋田城?”

    韩琦点点头,“我索性对你说实话,这次我来鲲州,主要是审查你出兵日本一事,我要调查实际情况,然后向天子和知政堂汇报,如果我发现你对朝廷有隐瞒之处,那我也必须要如实汇报!”

    范宁沉默片刻问道:“韩相公所指的隐瞒之处,具体是什么?”

    “都有,主要是三点,你出兵的动机,究竟是不是为了扩大防御纵深?其次你出兵的本质有没有造成对日本国的入侵?还是就像你自己说的,你只是歼灭地方势力,并没有和日本朝廷直接交手;最后第三点就是,这次缴获大量财富,你有没有中饱私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