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零八章

第四百零八章

    很快,谢九龄便结束了勘察,回去绘制草图了,宋朝造园造屋同样需要很精准的工程图,要实地丈量,不过谢九龄只是回去绘制效果图,具体造园的工程丈量,那是签署了协议后才着手实施。

    范宁也跟随范铁戈去了奇石馆,明仁昨天从福州过来,范宁需要和他见一见。

    “二叔,奇石馆的生意怎么样?”

    范铁戈笑道:“最赚钱的还是田黄石,其次是太湖石,再就是寿山冻石,灵璧石也开始火了,只有独山玉,做的人太多,一直就不太好,最近我开始做西域和玉田玉的生意,等会儿我送你一块罕见的羊脂美玉,你可以让朱哲雕个镇纸之类。”

    “那就谢谢二叔了!”

    “不用客气,你是大东主,好东西当然留给你。”

    停一下,范铁戈又问道:“我听明仁说,你打算联合他们兄弟开一家海外贸易商行?”

    范宁沉吟一下道:“开贸易商行只是第一步,事实上,我是想寻找新陆地,这是以后的计划了。”

    “你们几兄弟有抱负是好事情,你在朝廷为官,看得比他们远,看得比他们深透,希望你时常指点他们,说实话,这兄弟二人从来没让我停止操心。”

    “二叔放心吧!这次是我们一起做,我们会用鸽信联系,我会一直关注此事。”

    正说着,牛车到了奇石馆门口,范宁从奇石馆下来,一眼便看见明仁坐在店铺内的一块太湖石上,正和一名伙计聊天。

    “你这个小兔崽子,那块石头不能坐,快给我滚下来!”

    范铁戈气得火冒三丈,冲了过去,明仁吓得从石头上跳下来,他嘟囔道:“一块破石头,这么大声叫嚷什么?”

    “破石头?这块石头价值三千贯,坐坏了你赔!”

    范铁戈又骂周围几个伙计,“你们也不拦住他,随便让他乱坐!”

    几名伙计低下头不敢吭声,明仁不高兴,“拿了我几千根琥珀木,一文钱都不给我,还不让我坐块破石头。”

    “我会赖你的帐吗?问题是你要钱干什么?你娶了娘子,我就把钱给你娘子,你说吧!什么时候去相亲?”

    “二叔,明仁要去相亲吗?”范宁走进来笑问道。

    “就是你今天看见的,谢九龄的女儿,年方二八,长得美貌端庄,我和他母亲都看中了,就等这小子去相亲,他就不肯!”范铁戈瞪了一眼儿子恨恨道。

    “爹,我不是不肯去,主要是没时间。”

    “什么叫没时间,你现在就去,那小娘子就在京城,我现在就带你去,阿宁也和我们一起去。”

    范宁连忙将二叔拉到一边,低声道:“谢家可以让明礼去相亲,明仁这边,好像朱老爷子有意把朱佩的妹妹许给明仁。”

    范铁戈摆摆手,“那件事别提了,朱老爷子心意是好的,我很感激,但女方父亲瞧不起我儿子,我高攀不上!”

    范宁一怔,“是怎么回事?”

    “朱老爷子最初是想把兄弟的三孙女说给明仁,但那小娘子体弱多病,就是个药罐子,也不是旺夫之相,所以我不太满意,后来老爷子又说把老三朱孝疆的长女说给明仁,不久前我和朱孝疆见了一面,他问明仁是不是进士,我说不是,又问是不是举人,我也说不是,他就立刻给我摆脸色了,说他女儿至少要嫁个举人,这不是打我脸吗?所以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

    范宁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朱孝疆这不光是打二叔的脸,也是不给自己面子,他刚要再说,范铁戈摆摆手,“阿宁,这件事二叔心如明镜,门当户对很重要,朱家女儿真不适合明仁,谢九龄是我老友,他女儿我和你二婶都很喜欢,这件事就让二叔做主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范宁也不好再坚持了,只得点点头,“好吧!我支持二叔,就谢家了。”

    明仁在旁边直翻白眼,什么叫就谢家了,到底是谁娶娘子?自己居然被无视了。

    范宁却不给他机会,对他道:“我估计就算是公主你也会看不上,那就听二叔的,先去相亲,成不成再说。”

    明仁虽然极不情愿被套上笼头,但他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再逃了,否则真伤了父母的心,他也承受不起。

    明仁只得不情愿地嘟囔道:“那就明天去吧!”

    范铁戈心中大喜,嘴上却不饶儿子,“让你去相亲是给你面子,否则我们就直接把你的婚事定下来。”

    他哼了一声,到店里去了,明仁给范宁使个眼色,两人来到二楼,范宁问道:“不是去泉州吗?你怎么去了福州?”

    “是去泉州,只是又去田黄石矿田走了一圈。”

    “田黄石矿田现在如何了?”

    范宁已经很久没有关注田黄石的矿田情况,目前坐镇田黄石矿田的大管事是他舅舅张平。

    他舅舅张平也不是从前那个种田为生的小农民了,他负责坐镇田黄石矿田和寿山石矿区,每月薪俸一百五十贯钱,早已在木渎镇上买了一座大宅,父母妻儿都搬进去了,儿子在县学读书,一家人生活过得很滋润,这就叫一人得道,全家沾光。

    明仁道:“现在田黄石比从前稍微放宽一点,以前是采获的石头全部由矿监收购,现在留三成给我们,这样精品都可以留下来,当然,以前挖到了极品田黄石也是被私藏下来,只是有点风险,这次我顺便将一批极品田黄石押运回木渎,有三千多块。”

    “说说泉州的事情。”

    “商行我已经成立了,我用四万五千贯钱买下了一座码头和三座仓库,是泉州港的第三大码头,原本是一个波斯商人所有,他要回国养老,就把码头卖给我了,目前朱三爷送的二十艘万石海船就停泊在那里。”

    “下一步的计划呢?”范宁又问道。

    “下一步就是招募船员,我打算第一次出海去南洋采办香料,最好能拿到一批三万担的香引,我就能把香药运到京城来,利润能翻一倍。”

    香料目前也是被朝廷垄断,由香药局主管,各地生产的香料必须卖给香药局,当然,香药局的收购价很低,实际使用香料的店铺都必须向香药局购买香引,再到香药局指定的仓库提货,利润都被香药局拿走。

    如果是海外运来的香料条件会稍微好一点,但朝廷同样要分一杯羹,你可以直接卖给香药局,但也可以向香药局购买香引,这种香引不是提货劵,而是一种已纳税证明,拿到香引后便可以直接贩卖,当然香引的价格也不便宜,但利润还是要比直接卖给香药局翻一番。

    所以大部分海外香料进口商都愿意拿香引,而不愿卖给香药局。

    范宁沉吟一下问道:“需要我来帮忙拿香引吗?”

    明仁摇摇头,“我和他们打交道多了,只要交钱,香引很容易拿到,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货源呢?”

    范宁又问道:“你第一票想做香料生意,考虑到货源了吗?”

    “我打算去爪哇国,我以前在福州时,认识东爪哇国王子,我极力邀请我去他的国度,我也调查过,那里不仅香药出名,同时也盛产紫檀和黑檀,有汉人在那里经商,我想试一试。”

    范宁笑道:“我给你提个建议,泉州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小商人,他们很熟悉货源,但没有船只,你可以和他们合作。”

    明仁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自己居然没有想到。

    “好!我到时去找一找。”

    范宁见他颇为老气横秋,可惜没有烟,否则这小子一定是个大烟枪。

    想到烟,范宁就想到了吕宋雪茄,说起来,烟叶、番茄、红薯之类的美洲物种一直认为是欧洲人大航海时才带到南洋,但实际上也不尽然,有不少物种其实是太平洋诸岛的土著带来,利尼西亚人的独木舟已经横跨太平洋,从萨摩亚群岛到复活节岛,他们路上携带的食物是什么?

    范宁相信已经有一些美洲的东西在南洋出现了,只不过没有引起重视罢了。

    范宁想了想笑道:“你去南洋替我收集一些宋朝见不到的农作物,数量不要多,但品种要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