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辞而别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辞而别

    众人纷纷入席,范宁的位子是主客位,紧靠主位,而另一边是柴靖,他笑容可鞠,不时给范宁介绍两边的宾客。

    赵谦端起酒杯笑道:“今天是一次迟到的接风洗尘,我们父母官范府君上任已经一个月了,才迎来第一次接风宴,是我的失职,也是我的疏忽,等会儿我会罚酒三倍表达歉意,现在请大家把酒杯端起来,祝他为官造福一方,自己早日高升!”

    赵谦高高举起酒杯,“我们干杯!”

    “干杯!”

    众人皆将酒一饮而尽,众人又将酒满上,下面是范宁致辞,等大家都端起酒杯,范宁这才不慌不忙道:“应天府是我在大宋海内第一次出任地方官,以前在鲲州时,我一直觉得在大宋内地为官比较容易,可真的当上应天知府,才发现事情也不简单,因为人口多啊!你得操心一百多万人口的吃喝拉撒,你要在意百姓是怎么评价你的,也是关注朝廷是怎么评价你的,甚至还要担心自己在读书人中的口碑如何?马上要夏收夏种,基本上要睡到田里去了。”

    范宁说得很慢,众人也听得十分专注,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发言,而变成了一种上任感言,

    范宁笑了笑又继续道:“韩相公在我上任之初就曾问我,想做一个什么样的知府,我说我会努力,当为调任时争取得到万民伞和脱靴的待遇,韩相公却说,你这样想境界还不够,你不仅要让自己获得万民伞,也要让下一任知府甚至再下一任知府也能获得万民伞,这就需要长远目光,要学会栽树,今天栽下的树,在以后会成为后代乘凉的大树荫,所以我要建立一些规矩,建立一些长远的制度,还要加强教育,修路修桥,让后来的年轻人和后来的知府都能享受到我今天留下的成,谢谢各位,这杯酒敬大家!”

    范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即高高举起,大堂内响起一片热烈的鼓掌声。

    下面就是自由吃饭喝酒的时间,柴靖给范宁夹一筷子菜,笑问道:“范知府在新宅住得还习惯吧!”

    范宁也笑道:“住得确实很满意,那么好的宅子,感谢大官人的慷慨。”

    “哪里!那座宅子其实是我祖屋,房宅内的小山百余年前就有了,倒是房子重建了几次,虽然我也很喜欢,但家族有规定,那座宅子必须由长房继承,但柴氏长房又住在京城,所以宅子几十年来一直空关着,隔几年修葺一次。

    后来家族一致同意出租出去,聚一聚人气,但又怕租给身份不符的人,坏了祖屋的风水,所以不少大商人也曾求租,我都不同意,直到听亲家说是范知府想租房,我便立刻答应了,说起来还是我们沾一沾范知府的官气。”

    范宁的脸抽搐了两下,原来是柴宗训住过的宅子,早知道是亡国之君的旧宅,自己怎么也不会住,太不吉利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脸上依然笑呵呵道:“大官人太客气,是我沾了柴家的贵气才对!”

    就在这时,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人,在赵谦耳边说了几句,赵谦眉头一皱,迅速瞥了一眼范宁,便起身出去了。

    范宁看得明白,他迅速给身后的朱豹使了个眼色,朱豹会意,不露声色地跟了出去。

    赵谦走到楼下,只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瘦高男子负手站在窗前,脸色铁青,赵谦连忙上前行礼道:“五衙内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名男子名叫张行,是张尧佐三弟张尧承的儿子,在他们这一辈中排行第五,曾在宫中做过几年侍卫,本来是放到军中为官,但他不想当官,张尧佐便让他做产业巡查,负责各地张家产业的巡查。

    今天张行来应天府,是来了解一下应天府粮铺和茶铺的生意受到多大的影响,不料正好遇到了应天府官衙查封张氏粮铺,张行又气又急,跑去找赵谦,不料却得知赵谦居然在宋州酒楼宴请知府范宁,张行心中疑虑顿生,难道赵谦要改投赵宗实了?

    张行冷冷道:“如果我伯父有什么对不起赵使君的地方,赵使君最好能当面提出来,我们张家也好补救。”

    赵谦吓了一跳,连忙道:“五衙内何出此言?”

    张行回头瞪了他一眼,“范宁在城内围剿我张家的粮铺,你却在这里和范宁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你让我怎么想?你让我伯父怎么想?”

    赵谦额头上见汗了,事情就是这么不巧,自己昨天和范宁约好,范宁今天就向张家发难,偏偏这种事情又说不清楚。

    赵谦连忙解释道:“我也是想摸一摸范宁的底细,所以今天才设宴请他,不料范宁今天上午忽然发难,我也打算劝他不要把事情做绝,也算是先礼后兵。”

    “哼!你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哪里!我对太师一向忠心,绝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首鼠两端,请衙内放心。”

    “既然如此,那我等你的消息!”

    说完,张行一甩袖子,转身便离开酒楼走了,赵谦只觉一阵头大,张家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小心眼呢?

    范宁还在楼上喝酒,这时朱豹走上前,在桌上蘸水写了‘张家五衙内’几个字,范宁立刻明白了,是张尧佐的子侄来了,想必是为张家粮铺而来。

    范宁在这个时候打击张家的粮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挑起张尧佐对赵谦的不满,或者是不信任,等谏官弹劾赵谦时,张尧佐就不会那么卖力死保赵谦,可以说,张家的子侄来得恰到好处。

    旁边柴靖看见了桌上的字,他意味深长对范宁道:“府君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赵谦等会儿必然要为张家求请,我送府君一个字!”

    他也蘸酒在桌上写了一个‘走’字。

    范宁顿时醒悟,笑道:“大官人的建议正合我意!”

    柴靖看了一眼旁边的雅室走廊,低声对范宁道:“雅室那边走到底便是红梅堂,里面有一条紧急通道,直通酒楼东侧大街。”

    范宁点点头,“以后我请柴大官人喝酒!”

    他起身嘱咐朱豹几句,朱豹立刻下楼去通知其他三人,范宁则快步向雅室那边走去,走进最里面的红梅堂,在套间里面果然找到了一条窄窄的楼梯。

    范宁摸黑向楼梯下快步走去,最下面是一扇从里面反锁的小门,打开小门,一片刺眼的光亮扑面而来,外面竟然是宋城县的东大街,他到了酒楼的侧面。

    他随手拦了一辆牛车,上车吩咐车夫道:“去府衙!”

    牛车缓缓向府衙驶去,不多时,朱龙四人也从酒楼里出来,催马向府衙方向奔去。

    ........

    赵谦上了二楼,心事重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却发现坐在旁边的范宁不见了,他心中一怔,连忙问柴靖道:“范知府呢?”

    柴靖微微笑道:“范知府刚才也下去了,使君没有遇到吗?”

    赵谦有点奇怪,范宁什么时候下楼的,自己就在一楼大门旁边,并没有看见他,莫非他是去了后院茅厕?

    想想应该是这样,他便没有继续问下去,举杯对柴靖笑道:“我先敬柴大官人一杯,等会儿烦请大官人帮我劝一劝范知府。”

    “一定!一定!”

    柴靖举杯与赵谦喝了一杯。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却始终不见范宁的身影,赵谦心中有点感觉不妙,他起身向楼下奔去,却发现原本坐在一楼吃饭的几个范宁手下都不见了踪影。

    赵谦顿时明白了,范宁不辞而别,竟然将自己耍了。

    他恨得一跺脚,咬牙切齿道:“好你一个范宁,既然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我们就走着瞧,等你落在我赵谦手中,就别我怪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