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苏亮进京

第四百九十九章 苏亮进京

    苏亮也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历程,他忽然接到了调他出任东宫左庶子的通知,他当时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呆住了,虽然是升了一级,但那是东宫啊!号称官员养老院的东宫。

    苏亮第一个反应就是范宁倒台,所有和他有关的官员都被牵连,当然也包括自己,但他又有点想不通,就算被贬黜,也应该是降级才对,怎么还升了一级?

    整个夜里,苏亮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第二天他收到了范宁的快信,这才如梦方醒,自己被调入东宫成为新储君的第一批班底啊!

    苏亮惊喜万分,准备向知府交职后便北上京城,林欲静而风不止,苏亮尽管想低调离去,但他高升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平江府,上门贺喜者络绎不绝,让苏亮十分苦恼,他只得再缓行两天,把这些人情世故交代完再走。

    范铁牛赶到长洲县时,正好遇到苏亮在码头上准备上船进京,数十名乡绅和官员赶到码头上送行,范铁牛倒有点踌躇,自己要不要上去?

    这时,苏亮忽然看见了范铁牛,他顿时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交代,范宁可是把范家托付给自己,自己忙糊涂了,居然没有安排一下就离去。

    苏亮暗骂自己糊涂,他立刻对新上任的县丞杨旭道:“杨县丞,有件事我忘记交代你了。”

    杨旭是嘉佑四年的进士,先做了两年节度府掌书记,后来丈人花钱打点,托了人情,改任长洲县丞,虽然还没有转为京官,但至少有了实权,而且容易出政绩,使他转正为京官有了希望。

    杨旭连忙道:“县君还有什么交代?”

    “你跟我来!”

    苏亮带着杨旭来到范铁牛面前,苏亮笑道:“范三叔,你怎么也来了?”

    范铁牛有些不好意思道:“听刘院主说,小苏高升了,我特来祝贺一二。”

    杨旭嘴角抽了一下,这位农民大叔居然叫县君小苏,他是谁呀?不过听说姓范,杨旭倒不敢大意,现在范氏可是平江府第一大族,先有范仲淹,又有范宁。

    苏亮满脸堆笑,“三叔还专门跑来,我来介绍一下,三叔,这是我们长洲县新任杨县丞,以后有什么难办麻烦的事情,尽管找杨县丞。”

    范铁牛吓一跳,原来是县丞,他连忙要跪下,苏亮一把拉住他,“三叔,你是长辈,可千万别行大礼。”

    杨旭心中有点醒悟,这位老农民似乎有背景,“县君,这位员外是......”

    苏亮给他介绍,“这便是范詹事的三叔,是木渎镇的大员外,范家有什么事情,还请杨县丞多多关照。”

    苏亮又把范铁牛拉到一边,小声道:“这位杨县丞的丈人是京城潘家,潘家和阿宁关系不错,以后三叔有什么难事,尽管找他帮忙,其他人暂时不要找。”

    范铁牛点点头,“我知道了!”

    杨旭已经恍然大悟,原来这位中年农民大叔是范宁的三叔,看样子是亲三叔,这个关系自己得拉住啊!自己能否转正,很可能就落在范宁身上了。

    他连忙笑道:“原来是范员外,过两天我正好要去木渎镇办点事,到时要打扰一下范员外。”

    “欢迎杨县丞随时到寒舍做客!”

    苏亮见杨旭很上路,已经领会自己的意思,一桩心事也了结了,他便对范铁牛歉然道:“三叔,真不好意思,我必须要走了,要不就误事了。”

    “那你赶紧去吧!别管我了,以后有时间进京,我再去探望。”

    “那我走了!”

    苏亮上了船,和众人挥手告别,在一片码头上众人的一片祝福声中,苏亮也进京了。

    ..........

    这两天范宁几乎忙得脚不沾地,文彦博还在从洛阳进京的途中,范宁和韩绛这几天都在与知事堂商议流程问题,大部分流程都已经敲定了,但一些关键问题却略有分歧,知事堂认可梁王的批复,但东宫议事的权力又怎么界定,双方还在探讨。

    傍晚时分,范宁和韩绛走出了东宫,范宁缓缓道:“我觉得还是等文公回来再和知政堂谈,这件事还是应该由文公牵头,我们压不住知政堂。”

    韩绛微微笑道:“一个东宫詹事,一个太子宾客,在知政堂那帮老狐狸的眼里,我们确实比较嫩,对付老刀,还是需要老磨石,那就等文相公回来吧!”

    “另外,皇嗣说这些天功课太重,老韩能不能给韩大学士说说,现在皇嗣主要学习处理政务,经文上就稍微放松一下吧!”

    韩绛呵呵一笑,“那个老爷子我可惹不起,既古板又固执,我若去劝他,非被他骂得狗血喷头不可,除非不让他再教授梁王,否则谁也劝不了他,我也劝你不要去自讨苦吃!”

    范宁摇摇头,这件事他确实也没有办法,天子既然想让梁王主政,但又想让他学习,这两者间的平衡很难把握,作为教授,当然是想尽可能多地教授皇嗣学识,他才不会管你是否有时间处理政务,看来,也只能梁王自己想办法克服了。

    两人离开了皇宫,各自上了马车,返回自己府中去了。

    距离天子宣布成立东宫议事已经过去三天了,范宁还没有从千头万绪中理清思路,这毕竟是第一次发生,所有人都没有经验,赵祯只是宣布,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管了,而知政堂又不愿意被东宫议事削权,所以在这件事上都有点抵触,包括韩琦在内也不太满意这个安排。

    大宋的权力包括君权和相权,天子把一部分君权下放给东宫,但梁王还少年,主要还是东宫议事来做决定,那么这个东宫议事到底属于君权还是相权?

    知政堂显然不承认它是君权,他们一致认为这是对相权的一种削弱。

    正常情况下,应该设立一名监国来代行君权,而不是设立一个新的权力机构。

    这就是双方矛盾的焦点所在,知政堂认为没有必要成立东宫议事,由知政堂直接向皇嗣汇报就是了。

    要化解这个矛盾,双方都需要让步,很显然,光凭他范宁和韩绛两个人,还不足以让知政堂让步,也只有等文彦博来接手此事。

    范宁的马车停在飞虹桥府宅前,他下车快步走进府中,府中显得有点冷清,他一直走到后院,始终没有见女儿跑来迎接自己,自己每天回来,第一个见到的总是她,她奔跑和欢笑使府宅充满了生机,但今天.......

    这孩子是睡着了吗?

    这时,范宁迎面看见阿雅走来,阿雅吓一跳,“官人回来了?”

    “今天怎么很冷清?”范宁问道。

    “二夫人带着真儿回娘家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回娘家?”

    范宁愣住了,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倩姐回娘家?

    阿雅见官人一脸惊愕,捂嘴轻笑道:“今天下午二夫人的一个小妹妹上门,说父亲生病了,恳请二夫人回去看看,还带来她父亲的一封信,二夫人看完信后,便带着真儿出门了。”

    “夫人呢?”

    “夫人也陪同二夫人一起去了,小官人在家,乳母陪他睡觉呢!”

    听说朱佩也陪同欧阳倩一起去了欧阳府,范宁一颗心稍稍放下。

    虽然官家表态愿意帮他一次,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结果了,范宁倒有点好奇,官家拿出了什么招数?

    “官人要不先吃饭吧!”

    “等她们一起吃饭,我先去书房。”

    范宁迅速瞥了她一眼,“你给我端一盏茶来。”

    阿雅脸一红,小声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