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的大陆

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的大陆

    三艘两万石桨船沿着爪哇岛向东航行,航线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岛屿,每座岛屿上都布满了热带雨林,偶然也会看到一些黑皮肤的赤身土人手执长矛从密林里跑出来,冲着宋朝船只怒声大喊,抗议他们的到来。

    三艘大船带着足够的粮食和淡水,有着众多的专业航海人员,他们能够熟练运用罗盘,能够在夜间辨识星辰,熟悉南洋海面上气候变化,能准确判断暴风雨。

    “前面有暴风雨,会有惊涛骇浪,立刻寻找避风处!”一名中年水手长大喊起来。

    在第一艘大船二楼的船首,范宁注视着远方,现在才是下午时分,但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深黄色。

    “这就是暴雨的先兆吗?”

    范宁自言自语,他立刻回头问道:“附近可有避风之处?”

    “刚才我们路过一处海峡,但您不同意进入海峡。”船长恭恭敬敬道。

    “但刚才没有暴风雨!”范宁冷冷回了他一句。

    “卑职明白了!”

    船长快步走出去,大声令道:“通知船队掉头!”

    三艘大船开始迅速掉头,这时,天色已经变了,刚才东边天空还是深黄色,现在已变得漆黑如墨,在漆黑的云团中,不断有闪电划过。

    黑色迅速向西蔓延,海水也大幅起伏,很快,大雨倾盆,一排排惊涛骇浪从东面扑来,船只开始剧烈颠簸,范宁一把抓住了船板上的扶手,没有让自己甩出去。

    “海峡到了没有?”他终于怒吼起来。

    “看见海峡了,快进海峡!”船长嘶声竭力大喊。

    他们终于赶到了黑漆漆的海峡石壁,不顾一切地向海峡中冲去。

    海峡内也是一片漆黑,但海面还算平静,他们总算在最后一刻摆脱了惊涛骇浪,海峡坚固的岬角将风浪挡在了身后。

    这座海峡大约有十里宽,应该说很狭窄,海面上分布着不少巨大的礁石,大得就像一座座小岛,但它们确实是礁石,石头上没有一棵树木。

    水手和船长们经验都很丰富,这种地形往往会有暗礁,撞上去,船只就完了,船只躲过暴风雨后便不再航行,静静地等候着天明。

    暴风雨肆虐了一夜,当清晨的阳光照在海平面上,巨浪已经消失了,海面平静得像一块玻璃,两边巨石矗立,就像一闪开启了千万年的古门,等候着它的主人过去。

    范宁望着海峡南面,这里和他绘制的草图对不号,“这究竟是哪里?”他自言自语问道。

    这时,船长出现在门口,沉声道:“使君,等候你的命令,是不是要离开海峡,继续东行?”

    “不!”

    范宁摇了摇头,“我改主意了,船队继续南下,穿过海峡!”

    “遵命!”船长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去了。

    没有人知道范宁究竟在寻找什么?三艘大船数百名海员,十几个经验丰富的水手长,他们都没有来过这里,对他们而言,这里的岛屿太普通了,在南洋随处可见,岛上全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生活着野蛮残暴的土人,据说有的土人还会吃人。

    范宁想找的是伊里安岛,那座外形像恐龙一样的岛屿,太平洋第一大岛,找到伊里安岛后,船队就会掉头北上,前往吕宋府,这里距离吕宋府南部的棉兰老岛其实并不算太远。

    船队只用了一个时辰便驶出了海峡,又航行了两个时辰,前面一片蔚蓝的大海,空气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视野非常好,远处依稀可以看见一条黑线,那应该是一座大岛,位于南面的百里之外,大岛东面再次出现一座海峡,只不过这座海峡要宽得多,足有一百余里。

    “这是哪里?”范宁自言自语,他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了。

    船队慢慢靠近大岛,二号船淡水不足,需要一号船均匀,或者在大岛上寻找到湖泊或者溪流。

    这时,范宁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到一层,对指挥使秦刚道:“你率百名士兵上岸,寻找水源,如果能发现土人,也尽量抓两人回来。”

    “遵令!”秦刚去集结队伍去了。

    范宁刚刚想起,这一带很多地名都是根据土人的发音来取的,看看这些土人的发音有没有自己熟悉的名字。

    这里的水很深,大船可以直接靠岸,搭上了船板,一号船和二号船各派出一支队伍,上岸去搜寻淡水。

    一个时辰后,二号艘的队伍回来了,他们发现了一条河流,就在东面二十里处,一号船的队伍已经向河流过去了。

    船队再度起航,向前方驶去,航行约二十里,只见一条瀑布出现在他们眼前,一条河流从十几丈高的悬崖坠下,直入大海。

    范宁仰头望着瀑布,要是有一根皮管子,就直接可以把河水引到船上。

    二号大船在悬崖下停住,悬崖顶上的士兵用长索将装满了淡水的大水罐缓缓放到船上,水罐放在木笼里,一次可以放十二罐,水罐倒入淡水池,又开始吊装第二次。

    直到傍晚时分,三艘大船才装满了淡水,这时,指挥使秦刚抓了三名岛上的土人回来了。

    三名土人很年轻,两个少年男子和一个少女,看起来也不过十几岁,却十分健壮,皮肤黝黑,赤裸着身体,他们双手被反绑,目光皆十分恐慌。

    范宁走到三名土人面前,指着岛问道:“这里是哪里?”

    三人茫然地望着范宁,范宁又指瀑布问道:“这叫什么?”

    “阿蒙!”一名少年脱口而出。

    范宁点点头,指着岛画一个圈问道:“岛叫什么名字?”

    那名少女好像明白范宁的意思了,怯生生道:“萨乌!”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了,范宁指着东方问道:“那边陆地叫什么?”

    少女犹豫良久道:“帝文!”

    范宁猛地明白了,是帝汶岛,那前面就是东帝汶,对了,这片海就叫萨武海,这座有瀑布大岛应该不是萨武岛,而是松巴岛,这个海峡不就是松巴海峡吗?

    范宁豁然开朗,心中顿时欣喜万分,对秦刚道:“放他们回去,每人送一把....砍柴刀!”

    “遵命!”

    秦刚一摆手,士兵们把三人押回岸上,范宁匆匆赶回自己船舱,在他事先绘制的地图上标识了帝汶岛和松巴岛。

    帝汶岛的南面是帝汶海,那帝汶海的另一边就是......范宁有点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澳洲离他已经不远了。

    范宁缓缓走出船舱,走到船舷边,望着远方的海洋,这时,他看见悬崖上站着数十名男女,手执木制长矛,注视着船队,那三名少年男女也在其中,每人手中拿着一把砍柴刀。

    片刻,一群人转身离去了,消失在密林之中。

    船队继续东进,两天后绕过帝汶岛,向帝汶海驶去。

    一路上,范宁看到了太多的无人岛和无数土地,他内心早已没有了当年第一次看到耽州时的激动,甚至有点麻木了。

    当然,这里是热带雨林,开发起来太难,吕宋岛便是最好的粮食基地了,将来宝州也是。

    船队穿过帝汶海比预料的时间要长,足足用了三天时间,天刚亮,范宁便被外面的拍门声惊醒了。

    “使君!你快来看。”

    范宁连忙起身,披上一件外衣便向外面走去,走出船舷边,士兵一直前方,“快看,那一片陆地!”

    范宁一下子呆住了,远处出现了一条漫长的海岸线,那是一片大陆,他鼻子一酸,眼睛有点红了,他们发现了澳洲。

    “是哪个方向?”

    “东南方向,稍偏正南一点!”

    范宁点点头,那就对了,真的是澳洲,他们看到的可能不是梅尔维尔岛,而是西面的金伯利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