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一十章 血战保塞(上)

第六百一十章 血战保塞(上)

    中午时分,五万步骑辽军终于浩浩荡荡杀到了保塞城,保塞城是前往河间府的必经之道,一条宽大的官道直接穿过县城,两边都是旷野,骑兵可以从旷野直接奔驰而过,步兵也勉强可以,但辎重大车就不行了,辎重大车必须走平坦的官道。

    这也是宋军死守大城的主要原因,边境大城都是各个战略通道的必经之地,辽军如果只是骑兵南下,那它们可以不用考虑官道,但那样又无法攻城,也很难得到补给,但如果带步兵辎重,那么横亘在官道上的大城它们就必须面对了。

    辽军西路军主将耶律昆平骑在马上远远眺望着保塞城,他眉头皱了起来,攻下这座城池,他恐怕要付出伤亡几千人的代价,耶律昆平也感到一阵头大,以前宋军都是和他们两军对垒,进行激战,输了他们可以迅速撤退,赢了则趁胜追杀,现在宋军用龟缩战法,看起来似乎窝囊了一点,却让他们无从下嘴,只得一块块硬骨头去啃。

    “传令大军就地驻营!”

    耶律昆平一声令下,五万辽军在距离县城十里外驻扎下大营。

    辽军士兵搭建营帐,埋锅造饭,但他们连做饭的柴禾也找不到,树林都被一扫而光,只得找一些灌木枝条,或者将树根挖掘出来,劈碎了烧柴。

    辽军也没有带营栅,那玩意太笨重,没法携带,也没有用长矛,占地千亩的大营围拢一圈,至少需要二十万根长矛,辽国国力下降,已经没有那么多兵器储备。

    辽军便简单地挖了一道壕沟,派出大量的游骑探哨,布满了大营四周,以人力防御来防止宋军靠近辽军大营。

    整整一夜,辽军大营内灯火通明,上千名随军工匠在连夜安装拼接攻城武器,辽国的攻城武器师从大宋,但精密度比较粗糙,远远不如大宋,他们最重要的攻城武器有三类,一是攻城梯,包括云梯和普通攻城梯以及反式攻城梯,另一种是攻城槌和投石机,再一种就是巢车和桥车,这一次辽军没有携带攻城槌和投石机,巢车也没有携带,实在太不方便。

    他们携带了大量的攻城梯和八部桥车,桥车就是用来对付护城河,每部桥车上装载着十几架排桥,用七八丈长的松木并排钉成,重达上千斤,在作战时直接将排桥往护城河上一放,护城河的作用就作废了。

    桥车就是运载这种排桥的大车,每架桥车运载着十几架这样的排桥,由四头健牛拉拽,跟随在辎重队伍中。

    次日上午,低沉的战鼓声开始咚咚地敲响,一万名辽军步兵出战了,五千骑兵配合他们,骑兵负责用弩箭压制城头,辽国在夺取幽云十六州后,由于得到大量汉人工匠,他们的冶金和制造兵甲的水平也突飞猛进,造出的盔甲和兵器不亚于宋军,加上他们强大的骑兵,辽军的战斗力还是远远强于宋军,否则宋朝不会屈辱地签订檀渊之盟和后续的追加岁币。

    否则范宁也不会放弃一直以来推行的大规模会战,转而提出国力战的思路。

    这次辽军带来的步兵以汉人和渤海人为主,骑兵则是契丹人和奚人,第一天攻城,自然就轮到了汉人军队。

    一万汉人辽兵在东城三里外集结完毕,在他们身后,五千奚人骑射军已准备就绪,随着惊天动地的战鼓声轰隆隆敲响,一万辽军率先向保塞县西城发动了进攻。

    城头上八千宋军和一万民兵也已备战就绪,军队由四千弓兵和四千长矛军组成,另外,西城头上还安装了五百架床弩,可同时发射三支大箭,每支大箭长达三尺,射程为五百步,是宋军射程最远的兵器。

    在士兵身后还安装四十架大型投石机,可将五十斤重的巨石抛射到两百步外,但随着火器的发展,宋军已经不投掷石头,而是投掷纸壳火雷、木壳火雷以及瓷壳火雷。

    在铁壳火雷问世之前,瓷瓶火雷威力最大,一只瓷瓶重约三十斤,爆炸后,靠瓷片飞溅伤人,但这种瓷火雷的杀伤范围很小,周围最多五米,而且爆炸晚了会落地摔碎。

    在宋仁宗年间对西夏的战役中,这种瓷火雷又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宋军在瓷瓶中装了几百枚淬毒铁钉,铁钉飞射伤人和马匹,杀伤范围已提高到十几米。

    在铁火雷问世之前,宋军队火器的评价就是鸡肋,花架子,好看不中用,还不如投掷滚石,能直接砸翻十几人。

    但直到铁火雷问世后,火器才有了革命性的变化,一雷击发,声震数十里,百步内皆为齑粉,宋军就是靠数十枚铁火雷将三佛齐国吓破了胆,举旗投降。

    而今天,铁火雷将第一次投入宋辽战场,也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

    一万辽军列着长长的方阵向城池方向靠拢,越来越近,进了五百步线,曹文静厉声喝道:“床弩发射!”

    五百部床弩同时发射,一千五百支大箭飞射而起,向密集的辽军射去。

    尽管第一支万人辽军都是幽州汉人,但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宋军绝不会因为对方是汉人就手下留情。

    一千五百支大箭如雨点般射进敌军队伍之中,辽军士兵纷纷巨盾相迎,但盾牌和盔甲都挡不住力量强大的床弩,辽军士兵纷纷中箭倒下,一轮便伤亡了五百余人。

    宋军的床弩开启了战争序幕,辽军战鼓声陡然间加急,‘咚!咚!咚!咚!'急促的鼓声催促着辽军冲锋的步伐。

    辽军也加快速度,呐喊着向城墙奔去,在他们中间夹杂着数百架攻城梯以及排桥。

    辽军士兵渐渐进入了三百步内,一名将领低声对曹文静道:“将军,使用铁火雷吧!”

    曹文静见敌军队伍比较稀疏,聚集程度还不够密集,他摇摇头道:“铁火雷等会儿再用,投射瓷瓶火雷!”

    瓷瓶火雷大小如鱼缸,圆肚细颈,重三四十斤,纷纷被装上四十架投石机,每架投石机由三十人操纵,采用绞轮式投掷方式,火绳被点燃,燃烧至凭口时,投石机嘭嘭地发射,四十颗瓷火雷向辽军头顶射去,征战多年,辽军早已对付宋军火器的办法,他们举盾护住自己要害,蹲在地上,任凭‘砰!砰!’爆炸声在身边响起,噼噼啪啪的铁钉打在盾牌上。

    一轮爆炸结束,辽军士兵纷纷站起身,继续铺天盖地向城墙奔去,一轮瓷瓶火雷爆炸,伤亡者不到三百人,还远远不如床弩,所以宋军将它们视为鸡肋。

    辽军士兵已经冲到百步内。

    “弓箭手发射!”

    曹文静一声令下,鼓声响起,城上城下万箭齐发。

    宋军一共部署了一万两千弓兵,除了城头上的四千弓兵外,还有城内八千民兵,他们站在城内,举弓放箭向城外射去,箭矢飞过城头,铺天盖地地射向城外。

    守城弓射程都不远,关键是兵箭本身很重,箭头呈流线型,异常锋利,由抛物线射向空中,俨如十几层楼落下,头重脚轻,箭尖朝下,杀伤力极强,就算有盾牌和皮甲也难以抵挡,这也是宋军最强大的守城武器。

    城下顿时惨叫声、哀嚎声一片,一片片辽军如麦子般中箭倒下,就在这时,五千名弓骑兵如一片乌云般飞来,他们从城墙外疾驰而过,骑在马上向城头放箭,箭法精准,不断有士兵中箭从城头栽落。

    令人不得不叹服契丹人和奚人的骑射素质极高,宋军虽然从鲲州得到的战马装备了十万骑兵,但这十万骑兵有近八成都不会骑射,和辽国骑兵的实力差距很大,骑兵不是几年就能练成,而需要长期不断的训练磨练。

    但同样是鲲州战马装备,三万西北军骑兵却强大得多,他们走得是重装骑兵之路,训练了一万重装骑兵,以重装骑兵来对付轻骑兵,以集团式的冲击来对付散乱的敌人,还是很有效果。

    城墙边上的宋军纷纷蹲下,躲避城下的射箭,这时,数十家排桥架在护城河上,两头的铁钉打入泥土中,一队队辽军士兵飞奔而上,在城头上架起了数十架攻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