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兵围盐州

第六百五十二章 兵围盐州

    西夏的战役打得如火如荼,宋军在怀州全歼了五万西夏军后,便彻底在西夏腹地站稳了脚跟,狄青随即出兵南击,打西夏边军一个措手不及,一鼓作气,荡平了三十六座军寨,打通了陕西路宋军北上的道路。

    三十万大军在主帅韩绛和副帅种谔的率领下,分兵两路杀进西夏,并将西夏六万残军包围在盐州城内。

    与此同时,发现战机的吐蕃首领暂停前往大宋,率十二万吐蕃进攻驻扎在河西的西夏五万大军,防御会兰一线的宦官李宪和大将燕达率三万骑兵北上凉州,配合吐蕃军攻打西夏驻军。

    兴庆府城外并没有宋军,但城池依旧紧闭城门,怀州陷阱给都罗马尾留下了极其惨痛的教训,他虽然有被梁太后免职,但也被严厉痛斥,不准他再冒险出击。

    虽然兴庆府城外看不见宋军,但并不代表宋军会远去,相反,所有西夏士兵都知道,宋军就像一头老虎,在虎视眈眈窥视着兴庆府,只要军队出城,必然会被猛虎吞噬。

    梁太后之所以没有将都罗马尾革职,实在是因为她无人可用,兄弟梁乙埋去了大宋谈判,音信全无,辽国也丝毫没有准备出兵攻打宋军的迹象,而城内那些反对她的皇族始终在对她虎视眈眈,皇族们支持的是摄政王制度,而不是太后临朝。

    内忧外患困扰着梁太后,外患或许还有办法解救,但城内那些皇族,恐怕一旦得到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向她露出狰狞的面容。

    也正是这个原因,梁太后尽管深恨都罗马尾不争气,却顶住了无数人的压力,始终不肯将他解职。

    皇宫内,梁太后正和都罗马尾商议盐州军队问题,盐州被困住六万士兵,统军大将李朝仑发鹰信过来,希望能突围来兴庆府。

    都罗马尾虽然贪婪自私,但他毕竟是老资格的大将,在军事上要比梁太后懂得多,他沉默片刻道:“也盐州过来首先要经过三百里的戈壁,他们怎么逃得过三十万宋军的追击,其次还要渡过黄河,一下黄河就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坚守盐州,盐州城墙高大坚固,如果粮食充足的话,死守一年都没有问题。”

    “好像他们的粮食只能坚持三个月。”梁太后道。

    “三个月也好的多,先坚持下去,总会有希望的。”

    梁太后负手走了几步问道:“城内募兵情况如何?”

    “回禀太后,兵源不少,至少可以募到十万军队,但城内兵甲不足,最多武装三万人,其余七万人只能用作战备民夫了。”

    梁太后眉头一皱,“为什么兵甲会不足,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兵器?官仓里没有,难道你不能去民间征集?城内一百多万人口,我就不信凑不出几把刀来?”

    “卑职明白,卑职尽量去民间收集兵器。”

    “还有,我们的粮食能坚持多久?”

    “如果坚持严格的配给制,大概能坚守两个月,不过实在不行了,还可以宰杀牲畜,那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梁太后想到皇族都纷纷反对自己推行的配给制,便是一阵心烦意乱。

    .........

    盐州位于西夏南部防御线的中部,是最外围的一座城池,背靠柳泊岭,后面是莽莽大山,城池周长约三十里,曾在去年翻新,十分高大宽阔,苦水河穿城而过,形成了南北两座水门。

    盐州城内百姓约十余万,基本上都是党项人,原本只有守军一万人,现在却挤入六万大军,使城内变得有些混乱不堪。

    统军大将名叫李朝仑,也是皇族,他原计划并不想守盐州城,而是打算先退到西平府,再从西平府渡过黄河去兴庆府。

    不过大军在过铁门关是被宋军阻击,伤亡了数千人,攻不下铁门关,只得又撤回来,而三十万大军已追到,他们只得退守盐州城。

    盐州城外,宋军修建起板墙式大营,三座大营分布在东南西三个方向,而北面是柳泊岭,岭上也有宋军驻守,几乎将盐州团团包围。

    李朝仑站在城头,眺望着远方的京城方向,他只略有耳闻宋军已经控制了黄河,但究竟控制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他现在只希望接到太后的旨意,让自己北归,他便率军突围,他宁可战死在沙场上,也不想被困死在城内。

    这时,他忽然看见几只鹰从北方飞来,一看便是训练过的信鹰,北方的消息来了,他心中大喜,连忙向鹰塔走去。

    几只鹰落在鹰塔上,鹰奴已经取下腿上的信件,交给士兵,士兵刚跑下鹰塔,便遇到了李朝仑,连忙行礼道:“将军,是兴庆府的信。”

    “我知道,把信给我!”

    李朝仑接过信筒,里面抽出一只纸卷,是梁太后亲笔手书,用汉文写成,李朝仑看完信件,脸上顿时难看起来,居然是让他死守盐州城,他心中恼恨不已,重重哼了一声,极为不满地转身下城去了。

    ........

    就在李朝仑受到兴庆府来信的同一时刻,在城外西大营内的中军大帐内,韩绛、狄青和种谔在商议最后的破城之策。

    范宁希望南路大军能在一个月内解决盐州城守城,然后两家合兵一处,共围兴庆府。

    他们包围盐州城已经快十天了,但西夏军始终没有突围出城,攻打城池就不可避免了。

    根据斥候的情报,他们已经整理出来盐州城的各种数据,种谔给众人介绍道:“城墙高两丈五尺,周长三十里,和西夏的其他城墙一样,用泥土夯制而成,去年重新翻新,城门一共两座,西城和东城,没有护城河,所有西夏城池都没有护城河,我们可以用重型攻城槌撞开城门,也可以用投石机将城墙砸垮,至于用攻城梯全面攻城,说实话,我不太赞成,那样伤亡太大。”

    “西夏军的巷战实力怎么样?”韩绛问道。

    “这六万军是山地军,擅长山地作战,城内巷战应该还比较强,不过我们选择夜战。”

    “西夏军不善于夜战?”韩绛有些不解。

    种谔微微笑道:“不是他们是否擅长,而是我特地训练过五万军队的夜战,训练了整整一年,所以夜战我们一定会占优势。”

    韩绛微微叹息一声,“一旦爆发残酷巷战,城内的百姓就要被连累了。”

    “相公,这没有办法,战争就是这样,卷入战争的百姓很难幸存,如果我们怜惜百姓,那就要付出惨重的伤亡。”

    “我知道,只是感慨而已。”

    韩绛见狄青一直沉思不语,便笑问道:“狄枢密的高见呢?”

    狄青指着地图的苦水河道:“既然这条河穿城而过,难道没有水门吗?”

    种谔道:“他们没有修建水门,而是在南北城墙下方开了一个丈许宽的豁口,外形就像一个月牙反扣在地上,河水就从这两个豁口流入流出。”

    狄青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可以从水底潜入城内?”

    “不可能!”

    种谔摇摇头道:“西夏军在豁口里面装了一道铁栅网,都是大拇指粗的铁条,一直插到底部,斥候去探过,人肯定潜不进去。”

    狄青点点头,“那攻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种将军就准备夜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