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百船汇聚

第六百七十四章 百船汇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平夏二年三月,宋辽之战的战争气息也越来越浓。

    小规模的冲突已经接连不断,但大多是数百人的小冲突,但雁门关的一场激战却超过了万人。

    这引起了朝廷的强烈关注,范宁也为此来到了太原府。

    在过年前,太原府便开始动员,过年后,太原府的百姓全面南撤,朝廷责令晋南各地官府将官田交给移民无偿租种。

    还有一小部分百姓不愿南迁,则全部迁入太原城,使太原城的人数接近五十万。

    太原城城池高大宽阔,周长近五十里,是太行山以西仅次于京兆城的第二大城,城墙十分厚重,城高达四丈,周围有宽阔的护城河,和汾水连为一体。

    范宁在一群将领的陪同在城头上视察,太原城防御使正是都统制杨文广,他一直驻守河套,没有能参加灭西夏的战役,心中十分憋屈,找了范宁几次,最终如愿以偿,范宁以枢密使的身份封他为太原四壁防御使,率五万军严守太原城。

    当然,杨文广守城经验丰富,在军队中威信很高,他手下军队士气高昂,这才是范宁命他守太原城的根本原因。

    “我们得到消息,大同府的辽军兵力已达十五万,说明我们的意料没有错,辽军放弃了河北的传统路线,准备从河东进攻大宋了,那么太原城就是他们绕不过的坎,辽军必须要夺取太原城,让太原城成为他们南下的跳板,死守住太原城,给东线宋军争取时间,就是这次战胜辽军的关键,各位,朝廷在关注你们,天下百姓都在关注你们。”

    众将一起躬身施礼,“死守太原,绝不辽贼进城一步!”

    “很好!大家都去忙吧!我和杨老将军再探讨一下军情。”

    众人施礼离去了,范宁走到城墙边,扶着城垛,目光望想远处波光粼粼的汾水,对杨文广道:“汾水上会有一支水军从外围协助你们,至少不会让你们觉得在孤身抗敌。”

    杨文广很赞同范宁的话,“确实如此,外面有一支自己的军队,对鼓舞士气有很大好处。”

    “现在还有什么欠缺?”范宁笑问道。

    杨文广沉思一下,“我觉得粮食还是不够,希望能再送三十万石,另外火油和铁火雷还需要一些。”

    范宁点点头笑道:“太原水运很方便,我会安排,过些天就有船队送来。”

    船队通过汾水驶入护城河,再从水门直接进城,在运输上确实很方便。

    范宁想了想又道:“等粮食物资进了城,雁门关的部分守军也可以撤回太原了。”

    “为什么?”

    范宁微微一笑,“辽军大举南下,是否攻打雁门关对辽军就没有意义了,辽军必然会从雁门关撤军去幽州,辽国可是要防止我们从水路进攻幽州。”

    杨文广哑然失笑,听小范相公的意思,他又想在幽州插进一根钉子了。

    范宁随即又在杨文广的陪同下巡视城防和太原城内情况。

    城头上,工匠们正忙碌地安装重型投石机以及去年刚研制成功的弩炮,不仅如此,在东西南北四座城墙内侧,还各修建了一座超级投石机,这种超级投石机高达五丈,抛竿达二十丈,利用蒸汽机动力卷动绞轮,一次可将百斤重的巨石射到两里之外。

    这种超级投石机是第一次投入战场,威慑力极大,更具有重大意义的是,这是蒸汽机第一次直接用在军事上,以前最多是用蒸汽船运输货物。

    城内的气氛也比较紧张,不过井然有序,店铺依旧照常营业,街上行人不断,一队队维护秩序的士兵在大街上随处可见。

    范宁忽然停住战马问道:“城内可曾搜捕过辽国细作?”

    杨文广点点头,“一直在搜捕,我们动员百姓举报,搜查了二十余家契丹人和辽国汉人开了店铺,其中三家有奸细嫌疑,已经抓人封店,其他暂时没有嫌疑的店铺也被重点监视,另外,全城已严禁民间鸽信和鹰信,设有专门的观察哨,只要城内出现鸽子,就立刻会有士兵搜捕,即使城内还有奸细,也确保情报送不出去。”

    杨文广的面面俱到令范宁深感欣慰,他马鞭一指水城门,笑道:“水门也是一个隐患,老将军有没有考虑如何防范?”

    杨文广微微笑道:“除了里外两层铁栅外,我打算用巨石把水城门封死,这样就一了百了,没有后顾之忧了。”

    范宁本想说可以用火油来防御水门,但杨文广提出用巨石封死水门,似乎比火油防范更有效果,他也不提了。

    巡视完城内,范宁又再三嘱咐杨文广道:“西夏的教训要吸取,被长时间围城,一定要当心疫病,我会给太原城再加派一千名军医和大量药材,但这不够,一定要养成很多好的卫生习惯,牲畜的尸首要及时焚烧隔离,茅厕要定期用生石灰清理,还有腹泻呕吐的病人注意隔离,要动员全城百姓参与防范,这是大事,一点不能掉以轻心。”

    “卑职遵令!”

    ........

    就在范宁巡视太原的同一时刻,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同样在巡视鸭绿江内的水军基地,他们用生铁换回的一百二十艘五千石战船提前一年交付,船只不敢进入黄海,而是从高丽国东面的图们江口利用拉纤的方式送到了距离出海口约两百里处的辽国水军基地。

    一百二十艘体格庞大的战船静静停泊在江面上,耶律洪基眼中格外兴奋,他之所以提前撕毁了停战协议,就和战船提前到来有密切关系。

    当然,战船只是他攻打宋朝的武器,真正让他下决心和宋朝开战,还是内政问题,年初南京路的税赋暴减九成,东京路的税赋也锐减一半,这两地是辽东最重要的税赋来源地,结果税赋枯竭,使辽国军费支撑出了大问题,好在去年底灭了女真,降服了克烈部,夺得大量财富。

    辽国就是靠这点存量财富进行支撑,官员们已经半年没有发俸,各大寺院的供奉也减半,科举取消,地方各县所有存粮和财物全部调回上京。

    可就算是这样,数十万大军的军俸和各种开支也只能按照最低一等进行支付,军队将士怨声载道,百姓民不聊生,整个辽国的经济都处于一种停顿状态,为了维持生存,辽国不得不用一部分冶炼的生铁换取高丽的粮食。

    但这样还是支持不了多久,内外交困之下,耶律洪基便将目光投向大宋,要维持辽国生存,除了洗掠大宋外,没有第二条路了,而且对外发动战争也是转移国内舆论的最好办法。

    耶律洪基也是准备东西两线并进,西线攻打太原,东线他还在犹豫,是出兵河北,还是利用水路进攻大宋的京东路,也就是山东半岛。

    陪同陪同耶律洪基视察战船的怀化军节度使高元纪在一旁道:“陛下,既然我们已经拥有战船,为何不直接出兵灭了鸭绿江外海岛上的宋军基地?以解心腹之患?”

    “不可!”

    北院宰相耶律乙辛立刻反对道:“一百二十艘战船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不可轻易暴露,一定要用在最重大的战略上,岛上基地不过数千人,不足为患,因小失大才是兵家大忌。”

    辽国从宋朝京城得到的绝密情报,宋朝在鸭绿江外海岛上的基地因为岛屿太小,驻军只有三千人,这些情报得到了高丽国的证实,那些小岛方圆不过数里,岩石密布,淡水缺乏,无法大量驻兵,这让辽国的压力小了很多。

    南院宰相耶律蕊奴也道:“陛下,乙辛相国说得有道理,论水军作战,我们不如宋朝,但用大船运输,我们和宋朝是一样的,这九十艘大船我们得之不易,要用在最重要之处,不可轻易暴露。”

    高元纪见两名相国都反对,他连忙改口道:“微臣并不是说现在就去灭掉宋军基地,可以在实施重大战略后,我们再掉头灭掉宋军基地也不迟!”

    耶律洪基缓缓点头,又问道:“东线军队集结到哪一步了?”

    耶律蕊奴连忙道:“奚人两万军队已经抵达辽阳府,渤海人的两万军队过两天就会抵达,四万契丹军正从黄龙府赶往辽阳府,最迟十天后,八万大军将集结完毕。”

    目前辽国有四十余万大军,除了常驻上京的十万近卫军外,西京大同府已调集十五万大军,辽阳府再调集十万大军,另外还有八万军队驻守燕山府。”

    这次攻打大宋,就是以西京大同府十五万大军和东京辽阳府的十万大军为主力。

    这是耶律乙辛提出的方案,河北被宋军坚壁清野,各大河道都被宋军水军封锁,很难深入进去,那么掠夺富庶的山东半岛,便是辽国最快补充财力的机会。

    按照耶律乙辛的方案,以辽国犀利的骑兵,甚至可以一路杀到汴梁,逼迫宋朝签订城下之盟。

    这个方案十分大胆,极具吸引力,关键在于渡海,这是耶律洪基迟迟拿不定主意的地方。

    但经不住耶律乙辛的反复劝说,以及越来越严峻的财政危机,辽国财力已处于崩溃边缘,巨大的压力下,耶律洪基终于下定了决心冒险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