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年大宴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年大宴

    鼓乐齐鸣,只见一队队侍卫走了过来,分列两边,紧接着,近百名宦官和宫女打着黄罗盖,打着羽扇,簇拥着太后和太子缓缓走来。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祝太皇太后宏福安康,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曹太后在一旁坐下,天子赵顼走上前道:“各位大臣免礼!”

    “谢陛下!”

    赵顼端起一杯酒道:“去年新年朝会,我们欢庆灭亡了西夏宿敌,而今年朝会,我们又再次欢庆收复幽燕,燕山府重新回归中原王朝,在此举国欢庆的时刻,我们同缅去年的壮举,同时期待新的一年,大宋军队再立新功,这第一杯酒,我们献给去年为国捐躯的将士。”

    赵顼将酒缓缓洒在台阶前,众人也将酒洒在地上。

    随即又斟了第二杯酒,赵顼举杯朗声道:“这二杯酒,我们敬太皇太后,她是我们大宋的定国基石,祝她老人家健康长寿,福恩永泽!”

    众人一起向曹太后举杯,曹太后端起酒杯笑着柔声道:“感谢官家,感谢各位大臣,我们一起饮了此杯。”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赵顼这时又斟满了第三杯,高声道:“来!为了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们干杯!”

    “干杯!”

    数千官员举起酒杯高喊,一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赵顼举着空杯笑道:“各位爱卿请尽情享受珍馐玉液,一醉方休!”

    新年宴会开始了,天子赵顼和曹太后只稍微饮两杯,便匆匆离去了,没有了天子和太后在,大臣们谈笑风声,尽情喝酒,每年的新年大宴,不少大臣贪杯,都喝得酩酊大醉,被宦官们扶着送回去。

    ........

    朱佩和家人们也吃过了午饭,在坐在暖阁里闲聊,这时,一名丫鬟慌慌张张跑来,“夫人,老爷被送回来了,好像喝多了几杯。”

    朱佩叹口气,又和去年一样,喝得烂醉回来,她连忙和家人向府外赶去,只见两名宦官架着醉醺醺的丈夫进来,朱佩上前埋怨道:“怎么会喝成这样子?”

    宦官苦笑道:“启禀王妃,敬小范相公酒的大臣太多了,他实在招架不住!”

    “谢谢两位公公,给我吧!”

    朱佩和欧阳倩一左一右接过丈夫,朱佩又吩咐大管家给宦官和车夫每人十两银子,宦官千恩万谢走了。

    “我们扶他去哪里?”欧阳倩问道。

    “去书房吧!暖阁香味太重,估计他会吐。”

    朱佩又让阿雅去准备醒酒汤,两人扶着丈夫去了书房。

    “不必这样夸张,我就稍微多喝了几杯,我自己能走。”

    “你还没有醉,话都说不清楚了。”朱佩恨恨道。

    “我头脑很清楚,就是.....就是腿上不听使唤。”

    范宁话有点多,又搂住欧阳倩道:“倩姐,和岳父说好了,明天去他府上吃晚饭,你准备点礼物,我就不想操心了。”

    “也没让你操这些闲心,你少喝几杯倒是正经。”

    “我心中高兴知道吗?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从前。”

    “你去年喝多了,还说自己是从一千年后过来的,估计你今年又会说自己从汉朝过来的,我们都替你想好了。”

    范宁被扶进了书房,直接靠坐在椅子上,书房里已经点了炭盆,格外温暖。

    范宁忽然站起身,捂嘴向门外冲过去,冲到院子,蹲在墙角大吐,朱佩和欧阳倩扶着他轻轻捶背,阿雅端着醒酒汤过来,朱佩将醒酒汤一分为二,一杯给范宁漱口,范宁漱了口,又将另一杯醒酒酸汤一口喝干,这才舒服了很多,扶着两个妻子进房了,几名丫鬟过来把院子清理干净。

    范宁又喝了一盏热茶,摇摇头道:“曹诗那个龟儿子带着几十个将军来灌我酒,今年开战,我一定要让这个混蛋第一个冲城头。”

    “夫君昨晚大半夜都没睡,要不先睡一会儿吧!”

    范宁点点头,他确实有点困倦了。

    书房里面就有一张床,两人迅速给他铺了床,扶他躺下,盖好了被褥,这才关上门离去了,临走时,朱佩心细如发,特地把窗子开了一半,让空气流通,否则房间里烧着炭火,很危险的。

    ........

    次日下午,范宁带着欧阳倩以及欧阳倩生的两个孩子范真儿和范楚来到了欧阳府。

    明天还要去曹家,后天还要去几个相国府上坐坐,这个新年,注定他是没有多少休息时间。

    马车在欧阳府前缓缓停下,欧阳修的长子欧阳华带着妻子吴氏在门口迎候范宁和妹妹到来。

    欧阳华不是科班出身,受父荫得了官职,所以升职比较缓慢,十几年才从正八品升为从六品,现在是礼部司员外郎,主管各地发解试,手中也颇有实权。

    比如他每年负责核定各州发解试名额,在掌握尺度方面,只要稍微松一松,某个州就会多几个解试名额。

    范宁从马车上下来,看见了欧阳华夫妻,便笑道:“阿倩,大哥在呢!”

    欧阳倩连忙笑吟吟出来道:“大哥,大嫂,好久不见了!”

    吴氏上前挽住欧阳倩的手臂笑道:“快半年没见你了,上次请你来,你又说有事,封了偏王妃,我请不动你了?”

    “大嫂说什么话,上次是真的有事。”

    欧阳倩在大嫂耳边说两句,吴氏笑道:“看来是我误会你了,真儿呢?”

    范真儿上前行礼,“舅母!”

    “哟!又长高一截,快要和舅母一样高了,明年就要找婆家了吧!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人?给舅母说说,舅母替你做主!”

    “舅母,你在胡说什么?”范真儿羞得满脸通红,拉着母亲的手不依。

    欧阳倩叹口气,“我家这个女儿是个空心萝卜,白长这么高的个子,其实还是个小孩子,这么大了,还整天和松鼠刺猬打交道。”

    “娘,爹爹都同意的。”

    欧阳倩瞪了她一眼道:“你爹爹什么事情不同意过?等你五十岁了,你爹爹还是会同意。”

    “谁五十岁了?”范宁在旁边插口笑问道。

    欧阳倩娇嗔道:“你快点进去吧,女人说话,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欧阳华牵着外甥范楚的手问长问短,范楚今年八岁,也是一个文静知礼的孩子,举手投足都显得很有教养。

    这时,范宁发现府门外的拴马桩上拴着十几匹马,便问道:“今天还有客人吗?”

    欧阳华歉然道:“本来是没有的,但父亲的一批学生忽然上门来拜年,也不好推迟,妹婿,今天很抱歉了。”

    “这倒无妨,过年热闹一点是好事,大家都记着恩师,是他们的心意嘛!”

    范宁笑了笑,又问道:“扬州增加的发解试名额批了吗?”

    欧阳华点点头,“已经批下来了,年前就发给扬州,他们原本是三十五个名额,现在增加到五十个解试名额,和平江府一样了,让好多地方都不服气,说朝廷偏心。”

    “这是扬州州学和县学长期帮助朝廷安置移民,应该给的奖励,有什么不服气的?”

    “我也这样解释过,可就是不服气。”

    欧阳华摇摇头苦笑道:“这是没办法的,你就算告诉他们一万个理由,也没有用!”

    众人走进府内,吴氏带着欧阳倩和孩子去了内宅,

    欧阳华则带着范宁来到大堂上,大堂上坐了三十几个年轻人,都是欧阳修的学生,有的已经中举的学生,目前出任地方官,特来看完恩师,有的是现在的学生,准备后年参加科举,众人坐满了大堂,谈论得热火朝天。

    欧阳华快步走进大堂,给父亲低声说了两句,欧阳修笑道:“你们的观点和我谈没用,小范相公来了,你们向小范相公请教!”

    众人听说范宁来了,连忙起身出来行礼,“参见范相公!”

    范宁微微笑道:“各位才俊都是我恩师的高徒,都是大宋的栋梁之才,大家不必客气,请坐下吧!”

    众人纷纷就坐,欧阳修兴致盎然对范宁道:“刚才我们在谈论变法,你来得正好,给大家传授一些经验,我的头脑有点迟钝,跟不上年轻人了。”

    范宁也不客气,欧阳修身旁坐了下来,这个位子一直空着,显然就是留给他的。

    范宁微微笑道:“变法的范围很广,大家重点针对哪一方面?”

    这时,一人高声道:“请问小范相公,青苗法还会再实施吗?”

    范宁看了看这名问话者,见他年约二十三四岁,长一张长脸,便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官任何职?”

    年轻人躬身道:“学生蔡京,官任钱塘县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