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子决心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子决心

    “微臣告退!”

    范宁施一礼,缓缓向御书房外走去。

    “去吧!好好散一散心,这两年爱卿着实辛苦了。”

    赵顼含笑望着范宁告退,就在范宁刚退出御书房,赵顼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他坐回位子,发呆地望着桌上的辞职书,眼中多少有些懊恼之意,自己同意范宁辞职,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忽然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齿道:“大丈夫做就做了,何悔之有?”

    一个时辰后,赵顼颁布了圣旨,同意范宁辞去征北大元帅、枢密使之职,改任范宁为龙图阁大学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是保留了他的相国资格,另封他为太师。

    这是赵顼一个月前从太后手中得到三品以上官员任免权后,第一次行使这项人事权。

    消息传出,朝野一片哗然,范宁辞去领兵主帅之职固然让人吃惊,但范宁辞相也同样令人震惊。

    官职改革后,朝廷讲究职权事统一,虽然这个改革有个过程,但至少在相国这个级别已经明确了。

    大宋的宰相是左右仆射兼中书令或者门下侍中,而大宋的副相则是中书侍郎、门下侍郎以及尚书省左右丞,再加一个枢密使,一共七个相国,包括左右两个宰相和四个副相以及一枢密使副相。

    范宁由龙图阁大学士任中书门下平章事,虽然还保留了相国的资格,但只相当于后世的享受副国级待遇,他已经不能参加知政堂投票,也不能参加相国议事,太师更是一种荣誉职务,在某种程度上,范宁已经辞去了朝中的一切权职。

    如果范宁六七十岁倒也罢了,偏偏他还这么年轻,这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也不得不让人遐想无限。

    富弼在枢密院大门前堵住了范宁,他把范宁拉到一边,急声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范宁微微笑道:“富相公来得正好,我还不知道我的新官房在哪里?相公能不能指点一下去处。”

    “少给我嬉皮笑脸,我在说正经的。”

    范宁抬头看看天色,笑道:“要不一起去喝一杯吧!”

    富弼见两边有人,知道这里确实不是说话之地,便一挥手,“去朱楼!”

    范宁和富弼来到了朱楼的特别包间,两人在桌前坐下,酒保给他们先上了葡萄酒。

    范宁给富弼斟满一杯酒道:“我祖母今年以来身体一直不好,她已年过八旬,我想去见见她。”

    “她老人家在北岛?”

    范宁点点头,“她已经无法再坐船回家乡,只能我过去了。”

    富弼注视范宁半晌道:“这只是借口!”

    “这确实只是借口,但天子却批准了,你怎么说呢?”

    富弼听懂了范宁的言外之意,“你是说,其实是天子要罢免你的职务?”

    范宁笑了笑,“我可没有这样说,是富相公自己在想。”

    “好吧!就算我自己在想,但我想知道为什么?”

    “富相公难道还想不到?”

    富弼瞪大了眼睛,半晌憋出四个字:“功高震主!”

    范宁凝视着杯中葡萄酒笑道:“这葡萄酒的口感真不错,以前居然不知道,我得多带几瓶去北岛。”

    富弼呆了片刻,叹息一声道:“这又是何苦?”

    范宁将葡萄酒一饮而尽,微微笑道:“与其被猜忌,不如去之,这对我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可大宋怎么办?”

    范宁摇摇头,“富相公多虑了,大宋人才济济,不会因为缺谁就不成不了事,我不在,会有别的主帅,况且辽国大势已去,只要出兵谨慎,不会有什么问题,富相何必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

    富弼着实无奈,他知道事已至此,难以挽回,只得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北岛?”

    “准备一下,半个月后吧!”

    范宁见富弼忧思难展,便笑道:“现在北岛和大宋之间也建了鸽哨站,若有急事,可以通过鸽信联系。”

    富弼默默点了点头,他原以为范宁只是因为什么原因辞职,可以劝劝他,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因为功高震主,这就没法劝了。

    富弼是个老官僚,他知道有些底线是不能触碰的,功高震主就是天子的底线,一旦天子有这种意识,那就赶紧离开,范宁的离去无疑是明智之举。

    “好吧!这件事我会给各个报馆打招呼,让它们不要报道了,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非议。”

    范宁有些惊讶地笑问道:“官府还能控制舆论?

    富弼摇摇头,“只能说尽量,它们若能顾大局当然最好,如果它们一定要报道,我们也没有办法。”

    ………….

    事实证明,富弼的努力没有一点作用,次日中午,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报道,范宁罢相,并辞去了征北大元帅之职。

    一时间,朝野舆论哗然,这件事成为整个京城的谈论焦点,各家报纸都写出了连篇评论,分析范宁辞职的原因,尽管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家庭原因,但很多评论都犀利地指出,范宁连立奇功,他的官职已封无可封,已经到了功高震主的地步。

    这些评论也成了京城茶馆、酒楼谈论此事的依据,更多有识之士却忧心忡忡,一旦范宁去职,会不会影响到大宋对辽国的战争。

    下午时分,天子赵顼正在和王安石商议征北主帅人选,赵顼考虑的是富弼,但王安石却大力推荐副相韩绛为征北主帅。

    “陛下,灭夏之战虽然是范宁为主导,但韩相公却是副帅,担任了从南面进攻西夏的重任,事实证明他有统帅数十万大军的经验,虽然富相公也有经验,但他毕竟年事已高,恐怕精力和体力都不能让他再次统军出征。”

    赵顼点点头,富弼确实有点太老了。

    这时,有宦官在门口高声喊道:“太皇太后驾到!”

    赵顼一惊,皇祖母来了,他心念一转,便知道一定是为范宁之事而来,这可怎么办?

    不等他想好应对之策,只见曹太后怒气冲冲地走进御书房。

    赵顼连忙施礼陪笑道:“皇祖母只要吩咐一声,孙儿自会去慈宁宫问候,皇祖母何必亲自劳累过来?”

    曹太后寒着脸把报纸往桌上一拍,“哀家问你,这件事可是真的?”

    赵顼一眼看见了头版头条报道,他心中一叹,果然是这件事。

    赵顼连忙道:“事实确实是真,范相公是昨天向朕辞去了军职和相位。”

    “你要给哀家一个理由,无能者受重用,功高者却被免职,哀家想不通这是什么原因?”说完,曹太后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安石。

    王安石心中暗暗苦笑,在太后心中,自己就是无能者吗?

    赵顼连忙找出范宁的辞职书,双手呈给太后,“皇祖母请息怒,这是范相公的辞职书,上面有他辞职的理由,孙儿也是无奈才批准,绝非外面传言的那么不堪。”

    赵顼当然也看了各家的报纸评论,那些犀利的评论都说是范宁功高震主才被免职,这让赵顼十分恼火,这些报纸分明在败坏自己的名誉。

    恼火归恼火,赵顼也没有办法,就算他贵为天子,也不能随意干涉舆论。

    曹太后已经看完了范宁的辞职书,她心中的怒气也慢慢平息下来,眉头一皱问道:“他祖母远在海外吧!怎么会知道祖母病重的消息?”

    旁边王安石道:“启禀太后,北岛和南大陆都有鸽信站和大宋联系,一般十天就能将消息传到京城。”

    赵顼也及时道:“孙儿也不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候换帅,但考虑到以孝为先,孙儿也只能批准了。”

    “你免他军职也就罢了,为何连同相位也一起免去?”

    王安石在一旁道:“太后有所不知,知政堂有条例,若相国请私假超过三个月,会影响到知政堂的运转,这种情况一般是去实职而保留相国资格,而范相公去一趟北岛,少则四五个月,多则半年甚至更长,所以陛下免去范相公相位并没有做错。”

    曹太后也一时无语了,半响她冷冷道:“既然官家理由充足,哀家也无话可说,但哀家要提醒官家,大宋攻灭辽国,机遇百年难遇,如果官家因为个人情绪而自毁长城,相信官家也无法向列祖列宗交代,虽然此话有点刺耳,但也别怪哀家言之不预。”

    说完,曹太后转身扬长而去。

    赵顼的心情忽然坏了起来,难道自己真做蠢事了吗?

    王安石安抚他道:“陛下,宋辽之战是国力拼斗,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能力而改变,辽国国力衰败,大势已去,微臣相信,就算没有范宁,宋军也一定会高奏凯歌。”

    赵顼点点头,“愿你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