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欧阳之托

第七百二十八章 欧阳之托

    范宁知道绕不过太后这一关,太后宣召,他只得硬着头皮来到慈宁宫。

    范宁在竹帘前跪下行大礼道:“微臣范宁参见太后!”

    “起来吧!”

    “谢太后!”范宁起身站在一旁。

    曹太后冷冷问道:“你知道哀家为何找你?”

    “微臣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为何不和哀家商议?”

    范宁沉吟片刻道:“微臣不希望在太后和天子之间制造矛盾。”

    曹太后何等精明,一下子便明白了范宁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辞职并不是你的本意?”

    范宁摇摇头,“启禀太后,是微臣主动辞职,微臣这两年南征北战,着实有点疲惫了,也没有好好陪伴家人,臣颇为愧疚,辞去军职,无论对天子还是对微臣,都是一个解脱。”

    “那为什么要辞去相位?”

    “这是知政堂的规定,请假三个月以上,需要暂时停职,微臣想去北岛探望祖母,恐怕要半年以后才能回来。”

    曹太后摇摇头,“你们都把哀家当做傻瓜,停职和辞职是一回事吗?官家也这样说,哀家没有揭穿他,但哀家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范宁沉默良久道:“太后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

    曹太后冷冷哼了一声,“”看来报纸的评论还真说对了,你立功殊伟,威胁到了天子的地位,哀家就不明白,堂堂的大宋天子,连这点心胸都没有?”

    “太后,站在天子的立场,他并没有过错,大宋不能只靠一个人来包打天下,不仅是大宋,任何朝代都一样,若只能靠一个人,那就危险了,臣完全能理解天子的担忧。”

    “那你为什么要辞去相位,你给哀家说实话,你是不是想隐退北岛?”

    “太后,诗云,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是所有臣子的想法,也是微臣的梦想,一个大臣在朝廷做了多久的官并不重要,关键是他做了多少事!”

    曹太后沉默良久问道:“你应该还会回来,对吧!”

    范宁犹豫片刻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回来可能性应该比较大,但我不能肯定。”

    “那你去吧!自己保重。”

    “也请太后保重,微臣告退!”

    范宁慢慢退出了慈宁宫,曹太后忽然觉得很疲惫,她想到了高滔滔,不知道范宁的离去对自己究竟是好事,还是一种损失?

    …………

    范宁刚回到府上,次妻欧阳倩便迎上来,焦急道:“夫君,我爹爹来了!”

    范宁心中暗暗叹口气,自己去职影响太大,连一向淡泊的欧阳修都惊动了。

    “岳丈在哪里?”

    “在翠云楼贵客房,已经来了一会儿了。”

    范宁点点头,“我去见见他。”

    范宁快步向翠云楼走去,欧阳倩连忙跟上几步道:“父亲是问夫君辞职之事。”

    “我能想到,他还问什么?”

    “然后就是问我们去北岛了,他问我,是不是全家一起去北岛。”

    “那你怎么回答?”

    “我没有瞒他,实话告诉他,全家确实打算一起去北岛。”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父亲没有表态,就在等夫君回来,夫君,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范宁笑道:“当然没有说错,这件事本来就不应该瞒他。”

    “可是……我有点担心父亲会反对。”

    “不会,你放心吧!你父亲是明白人,他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个决定。”

    夫妻二人说着,便来到了翠云楼,范宁远远便看见岳父欧阳修正负手站在翠云峰前观赏这座京城第一名石。

    范宁走上前歉然道:“让岳父久等了!”

    欧阳修指着翠云峰捋须笑道:“每次看到这块奇石,都有一种新意,令人眼前一亮,不愧是京城第一奇石。”

    “如果岳父喜欢,就送给岳父了!”

    欧阳修摇摇头,“你送给我做什么,我还能看几年,你自己带走吧!”

    范宁默然,欧阳修话中有话,看来他心中已经明了。

    后面欧阳倩连忙道:“夫君,请爹爹进去坐吧!”

    范宁点点头,连忙摆手,“岳父,请进房大堂里细谈。”

    欧阳修捋须一笑,转身向大堂内走去。

    翁婿二人在大堂上落座,欧阳倩连忙安排使女上茶,欧阳修笑道:“倩儿,你去忙吧!我和阿宁聊一聊。”

    欧阳倩看了看丈夫,范宁点点头,欧阳倩便只得离去了。

    欧阳修摇摇头笑道:“还是得听丈夫的,我这个当爹的,说话已经不管用了。”

    范宁连忙解释道:“阿倩一直很关心尊重岳父大人。”

    “不用解释,这很正常,我一点不介意。”

    停一下,欧阳修又问道:“倩儿说你被太后召见,太后挽留你了吗?”

    范宁沉吟一下道:“她有这个意思,但最终还是没有勉强我。”

    欧阳修点点头,“我想也这样,太后终归要顾及天子的颜面。”

    “打算什么时候去北岛?”欧阳修又笑问道。

    “收拾一下,大概半个月后吧!船队刚到泉州,它们还要转来扬州,船员需要休整几天,半个月后出发差不多。”

    范宁有点奇怪,他笑问道:“我以为岳父也要劝我留下。”

    欧阳修摇摇头,“有什么好劝的,再说,你肯定还得回来,哪里可能像这样说走就走。”

    “小婿辞去相位前也没有和岳父大人商量,小婿心中实在惭愧。”

    “这倒没什么。”

    欧阳修温和地笑了笑道:“其实你辞职离去,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见女婿一脸不解,欧阳修喝了口茶,才缓缓道:“这些年你的家族和朱氏家族有计划、有步骤地离开大宋,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也很清楚,只是大家不说罢了,我就知道,你迟早也会离开,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范宁一时无语,其实他也知道这种事情难以瞒过有心人的眼睛,他原本打算用十年的时间逐步撤退,但现在天子对他有了猜忌,对他而言就是离去的最好机会了。

    欧阳修又笑道:“以你的才华,不会久居人之下,你离去对天子、对你都是好事,所以我今天不是为了劝阻你。”

    范宁默默点点头,欧阳修看了范宁一眼又道:“贤婿,今天我上门,其实是有事相求!”

    范宁连忙道:“岳父严重了,有话尽管吩咐小婿!”

    欧阳修叹息一声道:“我一生有六个子女,其中长子和长女是前妻所生,我现在的妻子又比较强势,更是偏心,家里的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年事已高,估计也不会太长寿。”

    “岳父千万别这样说,好好保养,再活二三十年不会有问题。”

    “你不用劝我,我并不惧死,况且我一生功成名就,死也无憾,但我唯一放心不下长子,他不是科班出身,加上我得罪的人很多,几次有升迁的机会都被打压下来,他在从六品这个坎上已经徘徊多年,估计也升不上去了,更不用说五品,我从不指望,他自己心里也明白,贤婿,我恳请你把他也带去北岛。”

    范宁一惊,原来岳父是想把长子欧阳华跟自己去北岛,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欧阳修确实身体糟糕,不是长寿之相,估计没有几年了。

    一旦他去世,长子欧阳华几乎一无所有,加上欧阳修得罪的人太多,欧阳华的日子就难过了,他才会想让长子跟自己走。

    范宁沉吟一下问道:“我很愿意为岳父解忧,把大哥带走,只是他自己愿意弃官去北岛吗?”

    “我和他谈过了,他很愿意,妻儿也愿意。”

    范宁点点头,“好吧!我答应岳父,带大哥一家去北岛,他现在就该收拾了,半个月后我们会正式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