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五十章 上京内乱

第七百五十章 上京内乱

    一队队辽阳城内的百姓扶老携幼从城内出来,那些被强行抓丁的士兵早已脱去皮甲,又恢复百姓装束。

    宋军也并不追究,把他们视为平民,城内原本二十几万百姓,现在只剩下十四万余人,绝大部分死去的百姓都丧身于火海或者爆炸。

    每个人惶恐万分,在两旁宋军士兵冷冷地注视下,一个个瑟瑟发抖,十天的恐怖经历让他彻们底吓破了胆,此时他们就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又激动,又害怕。

    辽阳府的百姓大部分都是契丹人,也有一部分奚人和渤海人,但并不是生番,而是市井化的百姓,其实也就是汉化了。

    而城内汉人很少,绝大部分汉人都被抓去采矿,被宋军救走,城内剩下的汉人不足千人。

    范宁也没有训话之类,按照朝廷的计划,辽东契丹人会被安置在京东路,然后再从京东路招募破产农民安置在辽东,也就是原住民互换,彻底摧毁契丹人和奚人的根基。

    所有百姓都被送去南面的耀州暂住,然后用船送去京东路,这些都是后话,朝廷会安排好。

    十万宋军士兵开始入城,清理尸体,收集物资,在这一切完成后,整个辽阳城就被宋军彻底夷为平地。

    除了南京幽州和西京云州外,辽国的上京、中京和东京都会遭到同样的命运,彻底摧毁,然后夷为平地,将象征辽国皇权的几大都城都彻底消除。

    上京,耶律洪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魏王耶律寿假传天子被宋军包围的消息,在一众皇族的支持下,立年仅一岁的皇太孙耶律延禧为帝,他自立为摄政王。统管朝政。

    虽然没有自立为帝,但这种擅立天子,实为夺权的行为还是让耶律洪基异常愤怒。

    就算立皇孙为天子,至少也要由自己来决定,什么时候轮到魏王耶律寿做主。

    耶律洪基率领六万大军停驻在上京城以东三十里处,这里有一座大军营,可驻扎二十万人,正好给他驻兵。

    耶律洪基同时派人去朝廷问责,要求朝廷说清楚擅自立孙子为帝一事。

    他同时令心腹侍卫带自己金牌进入上京,找到了掌握军权的四名都指挥使,要求他们立刻率军出城,来军营与自己汇合。

    真正让耶律洪基关心的是留守上京的四万精锐之军,如果四万军队效忠了耶律寿,那就意味着要爆发内战,如果四万军队依然效忠自己,那耶律寿就是案板上的肉。

    耶律洪基心中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结果,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心中焦虑之极。

    这时,耶律洪泰快步走进来,沉声道:“皇兄,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耶律洪基心中一沉,“那四个都指挥使不肯过来吗?”

    耶律洪泰叹口气,“不是他们四人的问题,他们四人已经被耶律寿秘密处决了,现在掌握军队的大将是耶律寿之子耶律平光,我也是刚刚才得到这个消息。”

    耶律洪基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无可奈何道:“朕应该想到的,他若不掌握军队,怎么敢擅立自己为摄政王。”

    “兄长,我们怎么办?”耶律洪泰问道。

    “传我的命令,军队集结,随朕去声讨逆贼!”

    ..........

    上京城外已是一片狼藉,被烈山部肆虐蹂躏过的土地到处是鲜红刺目的血迹,仿佛在哭诉着那一晚草原狼群对他们无情地杀戮。

    耶律洪基脸色铁青地走过这片被鲜血染透的土地,远处还有烧掉一半的树林,只剩下黑漆漆的树干,乌鸦在天空嘎嘎地盘旋,在土地中寻找来不及掩埋的残肢。

    六万大军在东城门外列队就绪,耶律洪基催马上前,高声喊道:“城上主将何人?给朕出来搭话!”

    片刻,一名战战惶惶的大将出现城头,抱拳施礼道:“卑职参见陛下!”

    “你还认我这个天子吗?”

    大将犹豫一下,他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你就说认。”

    大将连忙道:“卑职怎么敢不认?”

    “那好,你现在给朕开启城门!”

    大将又犹豫,他身后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正是魏王耶律寿,他就像个傀儡戏子,在牵线指挥大将回答。

    “你就说有两个条件!”

    说完,他回头对儿子耶律平光道:“瞄准了吗?”

    耶律平光只有二十岁,武艺高强,尤其擅长骑射,他拉开神臂弓,瞄准了城下的耶律洪基。

    “陛下,微臣.....微臣有两个小小条件。”

    耶律洪基精神一振,不由催马上前,高声问道:“你说,两个什么条件?”

    他话音刚落,一支强弩箭‘嗖!’地射出,快如闪电,耶律洪基大吃一惊,急闪身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噗!’这一箭正中坐胸,射穿了他身上的黄金甲。

    耶律洪基惨叫一声,翻身落马,后面侍卫惊得魂飞魄散,他急奔上前,抱起耶律洪基的身体便向后面狂奔而去。

    六万大军随即后撤,耶律寿急声问道:“我儿射中了吗?”

    耶律平光点点,“孩儿看得清楚,正中左胸,这个距离最多百步,神臂弩能射透他的黄金甲。”

    旁边守城大将也道:“卑职也看得清楚,射中了要害!”

    耶律寿顿时大喜,立刻令道:“速派斥候去打探消息!”

    .........

    魏王耶律寿今年约四十岁出头,身材中等,皮肤很白,一张脸尤其苍白,在十几年前的重元之乱中,耶律寿是从龙派,跟随耶律洪基平叛楚王之乱。

    但这并不代表耶律寿就没有野心,耶律寿的野心是隐藏在心中,当机会出现时,它就突然冒头。

    当锦州失守,天子耶律洪基即将被五十万宋军包围在辽阳府的消息传到上京,耶律寿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他说服了朝臣,以天子处于危境为理由,立年仅一岁的皇太孙耶律延禧为帝,他自立为摄政王,实际上就把辽国的军国大权抓到了手中,同时,他铲除了忠于耶律洪基的将领,把军权牢牢掌握住。

    耶律寿激动不安地大堂上负手回来踱步,他在等探子的消息。

    这时,次子耶律平光奔上大堂激动道:“父亲,耶律洪基死了!”

    “啊!怎么知道?”

    “探子说,东大营挂上了白狼旗,四周插满招魂幡,士兵头上都裹素,全军皆恸哭。”

    挂上白狼旗意味着天子驾崩,招魂幡和三军缟素则是旁证,全军恸哭更加说明了问题。

    耶律大喜过望,立刻令道:“传令大军,今晚夜袭东大营。”

    耶律平光不解道:“父亲,既然耶律洪基已经死了,我们直接要求他的军队效忠天子便可,为什么还要夜袭?”

    耶律寿解释道:“你不懂这里面的道道,耶律洪基死了,军队必然掌握在耶律洪泰手上,他可以效忠天子耶律延禧,但他一定会杀了我们,以皇叔祖身份摄政,我们不要指望军队会自动效忠我们,只有彻底击溃,然后收拢败兵,才能归我们所用,不光耶律洪基要死,耶律洪泰一样要死!”

    “孩儿明白了,孩儿立刻去点兵,准备夜间出击!”

    .........

    两更时分,四万辽军无声无息摸到了东大营,只见大营内灯火明通,有人影晃动,隐隐听见恸哭声传来,大营四周营栅上插满了招魂幡。

    耶律平光战剑一指,喝令道:“杀进军营去!”

    数十士兵举起号角吹响,“呜——”

    四万大军呐喊着,如潮水般杀向军营,守军营大门的十几名士兵吓得四散奔逃。

    片刻,耶律平光一马当先,率领大军冲进东大营内。

    东大营内到处是站立的士兵,当耶律平光狠狠一枪戳到一名士兵后,他忽然发现了不对,这竟然是一只穿着军服的稻草人。

    “上当了!”

    他心中冒出一个念头,顿时大惊失色,回头大喊道:“快撤退!”

    这时,周围喊杀声震天,耶律洪泰率领六万大军从四面八方杀来,耶律平光统领的军队大败。

    耶律平光拼死杀出重围,一名士兵奔来禀报:“启禀小王爷,皇宫侍卫造反,老王爷被侍卫抓住,耶律洪基进城了。”

    耶律平光知道自己若被抓住,必死无疑,他只得带着数百名亲兵向东面仓惶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