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步步杀机

第三百一十一章 步步杀机

    众人七嘴八舌,越说越确定,也越说越心惊。

    通常来说,要逮住一支暗营的行踪很难,要将其困住更是难如登天。因为暗营不是明处的军队。在茫茫人海中,你根本不知道谁是暗营的人。

    因此,要抓住对方,你必须具备两个前提条件。

    首先,你要提前知道对方的动向,并且确实抓住了他们的尾巴!

    这可不是光凭猜测就能办到的。就拿风家暗营来说,哪怕你猜到他们会袭击洪家,在没有揭开他们的面纱,抓住他们的尾巴之前,你也不可能布下这样的陷阱。

    一个你不知道面目的对手,和山里的云雾没有区别。

    他们可以融入人群中,也可以化整为零,遁入山野。无论那一种,都意味着你想抓住他们,都不是用抽掉小棍的簸箕罩住麻雀那么简单。

    他们更像是一条鱼,吃掉了你的诱饵,然后从容脱钩!

    除非你跟住他们,盯住他们,知道他们在那一刻咬钩,并且就在那一刻提杆!

    时机要做到分毫不差!

    而其次,你的鱼竿必须足够结实才行。或者说,你的渔网必须足够大,也足够密才行。

    可大家知道的是,如果说风家的所有兵力都被钉死了的话,那么,燕弘手中的棋子也没有几颗。确切的说,只有两颗。一颗是洪家,一颗是申家。

    如今,如果说风家暗营在洪家青木城以北,翠屏峡谷以南的某个地方被困住的话,那么,左右两边又是谁呢?

    单靠申家和洪家,显然没有这样的实力。

    况且,风家暗营向洪家动手的时候,申行云还在樊阳城东面的樊东镇,而洪天凯也不过刚回来而已。从时间来算,他们根本不可能跟住风家暗营,掌控他们的动向。

    除非……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只见大厅入口光幕处人影一闪,李万均的那位随从快步而来。

    之前为李万均传递千机楼的情报时,他的脚步也很快,但再快也是用走的。而这一次,大家赫然发现,他竟是一路小跑而来。

    “大人!”随从将情报递到李万均手里,脸上神情是难以掩饰地震惊。

    李万均飞快地展开情报看了一眼,怔了片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叹道:“环环相扣,步步杀机……燕弘果然厉害。”

    “李先生……”尚却愚站起身来。

    “风家暗营被包围了,”在众人的注视下,李万均道:“地点是青木城北的三水镇。而且更重要的是……”

    寂静中,他缓缓道:“围困他们的人除了申家和洪家之外……还有周家和罗家的武者!就在刚才,他们已经正式宣布参战了!”

    周家?罗家?

    在场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个消息,就像耳边炸响的一个巨雷,让他们的思维一时间只剩下一个念头。

    “风家完了!”

    这四个字,从一开始就是所有人的共识。只不过,大家没想到风家能挣扎到现在。

    而如今,他们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

    棋局就这么明明白白地摆在棋盘上,如果说,之前大家认为风家还有一线生机的话,那么,随着周家和罗家的参战,所有的悬念都被杀死了!

    身为四大家族之一,这两个家族的强大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而他们能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说明这早有预谋。也说明,这一切都在燕弘的控制之下。

    当所有人都还在猜测的时候,都还在计算这个战区那个战团的优劣得失的时候,那个安静地坐在松树下的青年,已经轻轻将棋子拍在了棋盘上。

    一击致命!

    “燕弘。”尚却愚咀嚼着这个名字,不禁涌现一种无力感。

    虽然燕弘的对手是风家,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风家的倒台,对尚家来说还有好处。可身为中游家族,再没有人比尚却愚更能感同身受了。

    和上游家族比起来,中游世家,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啊。

    他转头把目光投向了水晶球。

    水晶球里,风辰正在飞快的奔跑着。他从一处山林穿出来,跑过一个农庄的草坪,翻过栅栏,顺着两侧栽满竹子的碎石路一直跑到了前方的一个小山丘。

    小山丘上,是一个岔路口,立着简陋的指路牌。牌子用很普通的木头钉成,上面的毛笔字倒是颇见功底。

    右边的路顺着小山丘向上,沿着山坡而行,路牌指向小禾城。而左边的路则顺着小山丘往下,穿过种满了油菜的田野,向南方延伸。

    路牌标识——三水镇。

    风辰毫不犹豫地选择往左,下了山坡,向三水镇方向飞驰而去。

    尚却愚听到人群中,有人讥笑,有人叹息。

    ……

    ……

    樊阳城外,巨松苍翠欲滴。

    燕弘坐在松下,注视着樊阳城高大而厚重的城墙。

    樊阳城原本只是一座小城,虽然是要塞,城墙很厚实,但没有这么大。是风家来了之后,在这二十多年的经营中,渐渐将这座城变成如今的模样。

    不光坚固,宏伟,而且繁华。

    和燕然不一样,燕弘从来都不会看不起这些中游家族。

    很多很多年前,燕家同样是从中游走出来的。而相较于当年的燕家,现在的风家,能在区区二十多年里做到如今的地步已经很了不起了。

    比当年的燕家厉害,自然比很多中游家族都厉害。

    所以,燕然看不起风家,看不起这些中游家族,是因为他从小生活在燕家,锦衣玉食,看惯了上游风物,眼界太高。

    而燕弘不同,他也生活在燕家,同样锦衣玉食,同样看惯了上游风物。但或许年龄大一些,做的事情多一些,所以,他的眼界不光高,而且要远一些。

    因此,他能看到很多燕然这个年龄还看不到的东西。

    这就是他从那位平王麾下诸多打手中,选中风家的原因。风辰只是恰好,主因还是风家。若是没有风辰这个纨绔,他自然会选另外一个败家子,这种事情,想做总是能做的,现造一个都能造出来。

    欲望这种东西,原本就存在于人心里。只是有些人藏得深,有些人藏得浅,有些人克制得住,有些人喜欢放纵而已。

    而一旦将欲望的恶魔勾引出来,任何一个风家子弟,都会成为燕家向风家开刀的理由。

    不过燕弘有些后悔。

    他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终究还是做得差了。燕家沉默多年,如今之强势崛起,原本早就落在很多人的眼睛里。有没有风家,这些人都清楚。

    所以,既然要立威,一开始应该选一个更好宰的才对。

    一刀下去,干净利落。

    不用多说什么,多做什么。该懂得自然就懂了。不懂的,未来有的是时间让他们明白。燕家只是发出一个声音而已,原本不应该希望在一个中游家族身上立多大的威。

    而偏偏,自己选中了风家。

    这个看似没有任何底蕴的中游家族,像是一滩泥沼。自己的刀还没举起来,先一脚陷了进去。

    回想着和大司马的那番话,想着父亲那双高高在上,冷漠而深邃的眼睛,燕弘就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很蠢!

    因为不管现在这一刀自己砍得有多么漂亮,人们总不会忘记弄脏鞋子时的狼狈。

    一个棋盘,静静地摆在燕弘身前的石台上。

    纵横交错的棋线上,已经摆上了一颗颗黑白分明的棋子。

    燕弘喜欢下棋。喜欢那种将棋子控制在手中,让它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愿落在棋盘上的感觉,喜欢听棋子和棋盘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只是,一个人下棋,终究没有什么味道。

    他在等。

    棋局已经摆开了。他很想知道,风商雪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会如何落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