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三百零五章 收获

第三百零五章 收获

    第三百零五章

    看着岩浆,一道灵光闪现,风辰确信自己找到了原因。

    “阴阳对立,这岩浆中,蕴藏着极阳之力,是绝阴水脉的天然对头。而显然,绝阴之泪为了阻挡这熔岩落下来,保护这个绝阴水脉的核心区域,才运用自己的力量形成了这道黑气,将其顶住。”

    “这意味着,绝阴之泪不是不想跑,而是它顶着一座千斤闸,根本没法跑!正因为如此,才给了我这样一个千载良机!”

    不过……风辰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岩浆,还有那阴寒逼人的水潭,一时也有些头大。

    自己面临的问题,不光是闯过这二十米,还有如何捕捉到绝阴之泪,以及在抓住它后,黑气消散的情况下,如何快速回到山壁缝隙中,躲开岩浆。

    “棉花糖……”风辰将棉花糖叫到身边,问道:“我要怎么才能抓到它?”

    这绝阴之泪可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东西。在没有将其收服的情况下,风辰相信,只要自己敢用手直接触碰,不用它主动攻击,其蕴藏的庞大阴寒之力就能把自己变成冰雕。

    棉花糖啾啾地叫着,旋即身体变成一道水膜,覆盖在了风辰的右手上。

    风辰立刻就明白了。

    当下,他先取出一个嫩芽,合着一颗解毒丹吞了下去,随后又塞了一颗青灵丹入口,拥有补充飞速下降的源力。同时,眼睛四下观察,在脑海中规划了一条路线,并反复计算和演练。

    “可行!”

    当这个念头在风辰的脑海中出现的那一刻,风辰动了。

    他全力催动灵台,施展御风术,脚下猛地一蹬地,身体如同箭一般向前射去。

    一步,两步……

    顶着越来越狂暴的阴寒,风辰一瞬间就掠过了十几米的距离,在只剩下最后五米的时候,他伸出了手。

    发现风辰的动作之后,绝阴之泪分出了至少三道黑气向风辰抽过来。

    这些黑气,就如同鞭子一般,还没触及风辰的身体,风辰就感觉自己体内的阳气直线下降,整个人不光动作,就连思维都仿佛慢了半拍。

    不过,风辰对此早有准备,当下左手迅速将两颗解毒丹和两个嫩芽塞入口中,同时,身形在空中一个转折!

    他从一开始,就没奢望过自己能这么简单的接近绝阴之泪。

    因为要对抗阴寒之气的原因,因此,风辰知道,自己的御风术,不可能像平常那么灵便,最多也只能在空中完成一次转折,而这个转折的时机选择,就非常重要。

    风辰选的就是现在。

    一道黑气形成的长鞭,从他身边掠过。

    虽然没抽中风辰,但相差只是毫厘之间,使得风辰感觉自己半边身体几乎都麻木了。他不敢想象,如果被如有实质的鞭子抽中,会是怎样的后果。

    而身形一折之后,风辰一脚就点中了这道长鞭卷其的鞭风,身形骤然从接踵而至的两条黑鞭之间险之又险地穿过,手一伸,一把抓住了绝阴之泪。

    在棉花糖的包裹下,绝阴之泪的阴寒之力一点都没伤害到风辰,甚至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

    “抓到了!”

    星神殿里,围在水晶球旁的人们爆发出一阵惊呼。

    而这个时候,风辰已然在空中一个倒翻,脚一蹬,借着另外两条长鞭抽过时卷起的风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山壁缝隙入口飞射而去。

    在绝阴之泪被抓住之后,天空中的黑气,只凭借着那潭绝阴池水维持了不到两息的功夫便烟消云散。而同时,黑色的潭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黑变清。

    失去了黑气的支撑,天空中的光幕随之消散,大量火红滚烫的岩浆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当风辰躲开一块跌落的岩浆,冲进洞口的时候,身后已经骤然化作一道火红的瀑布。猛烈而炙热的气流轰然冲入洞中,让风辰只觉得自己如同身处于熔炉之中一般。

    风辰当下不敢有丝毫迟疑,飞快地向山缝出口跑去。

    而这时候,随着绝阴之泪被风辰收走,整片黑林子山的绝阴水脉都彻底崩溃了。

    漆黑的山石,泥土,岩壁和树木,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了那原本仿佛永恒的黑色,等到风辰跑出山缝时,赫然发现,丛林里已经比之前亮堂了很多。世界恢复了色彩。同时,林中的阴寒之气和毒瘴,也化作一道黑雾飞速地上升,最终消失在树冠之上。

    而骤逢巨变的林中妖兽,则惊恐不安,乱作一团。各种各样的嚎叫声此起彼伏,许多妖兽在惊惶的奔逃中彼此遭遇,当即就撕咬起来。

    风辰有些傻眼。

    虽然知道绝阴之泪是黑林子山这片绝阴水脉的核心,但他没想到,在自己取走了绝阴之泪后,这里的变化如此剧烈。

    这个时候再回自己的树洞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当下干脆辨明方向,直接往南方跑去。

    一路上,风辰感受到了四周至少七八个极为强大的气息。这里是绝阴之泪的核心所在,因此,这些受到绝阴水脉影响的妖兽,都会本能地聚集在这里。

    它们的存在,形成了绝阴之泪的外围保护圈。

    不过,当绝阴之泪的气息消失,而整片绝阴水脉又被狂暴炽热的岩浆彻底摧毁的时候,这些妖兽也就陷入了狂乱之中,彼此互相厮杀。

    风辰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这些妖兽所在的区域。

    一个小时之后,他过了一条小河,在河边山壁上找了一个山洞,一头钻了进去。

    “呼。”

    一进洞,风辰就瘫倒在地,整个人靠在洞壁上坐着,汗如雨下,脸色发白。

    白天一天的追逐和战斗,他基本就没怎么休息过。而晚上刚准备休息,又经历了这么一出。无论是体力,源力还是精神,都在高强度的消耗中近乎枯竭。

    风辰毫不怀疑,如果这时候那四个追猎者随便来一个的话,自己最好的结局,就是束手就擒。

    赶紧在口中塞了一颗补充源力的青灵丹,风辰盘膝打坐,运转天衍诀。足足一个小时过去,随着青灵丹的灵力转化为源力,他几近干涸的气海才充盈起来。

    风辰松了口气,旋即眼睛一亮,兴奋地从芥子袋里,将棉花糖和绝阴之泪取了出来。

    棉花糖依然如同一张透明的布一般,包裹着绝阴之泪。

    当风辰将其取出来的时候,发现情况显得有些怪异……棉花糖正兴奋地裹着绝阴之泪,身体一张一缩,就仿佛一只抓住了猎物的八爪鱼一般,仿佛在吸取着什么。

    而内里的绝阴之泪,原本只是像一颗眼泪,而如今,风辰却感觉它分明就是一滴眼泪,散发着一种生无可恋的气息。

    “小王八蛋……”风辰扯了扯棉花糖,“你在干什么?”

    让风辰没想到的是,他一扯,棉花糖就啪地一下变回了原来的形态,神清气爽地绕着他乱飞。而失去了棉花糖包裹的绝阴之泪,就这么毫无障碍地落到了他的手中。

    风辰吓了一跳。

    要知道,绝阴之泪可不是随便就能用手直接触碰的,而且,现在没有了熔岩的束缚,以它的本事,想逃的话,瞬间就能逃走。

    这小王八蛋!风辰一时手忙脚乱,整个人都跳起来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惊异地“咦”了一声,发现绝阴之泪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手心中,非但没有逃跑或释放阴寒之力伤害自己,反倒隐隐约约传递来一种小心翼翼的臣服意念。

    棉花糖落在了风辰的肩膀上,在他脸上蹭了蹭,啾啾地叫了几声。

    风辰明白了过来,长出一口气,一时哭笑不得,没好气地骂道:“你个小混球倒是学得快。可你这跟我能一样么?”

    原来,这跟风辰以前收服棉花糖有关。

    若是由普通炼魂师来驯服棉花糖的话,要用术法或法阵,将魂力凝炼成绳,捆住棉花糖,不断收缩,使其析出体内的境灵魂力,转而融入炼魂师自己的魂力。

    千百次后,魂力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形成灵魂之印。

    印成,则隐灵臣服。

    而偏偏,风辰的魂力强大无匹,能化虚为实,他驯服棉花糖时,是直接用手抓着,就这么捏捏捏,捏到系统面板提示驯服度百分之百时,就形成了魂印,收服了棉花糖。

    而让风辰没想到的是,棉花糖这小混蛋竟然也把自己学了个十足。

    抓到绝阴之泪后,棉花糖直接将其包裹住,只不过,它不需要跟绝阴之泪形成什么魂印,而是跟啃灵笋一般,霸道地从绝阴之泪身上抽吸灵力。

    这一路过来,这家伙就一直在芥子袋里对绝阴之泪干这种事。

    因此,等到风辰恢复了源力,将它和绝阴之泪取出来的时候,可怜的绝阴之泪早已经选择了臣服。

    “所以……我这就算成功了?”风辰注视着静静躺在手掌中的白色小泪滴,如在梦中。

    他试着将魂力探入绝阴之泪的体内,片刻之后,一个魂印已然成型,识海中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和绝阴之泪之间,建立起了某种联系。

    而就在魂印成型的一瞬间,绝阴之泪似乎也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才是老大,刚才对自己干那种事情的家伙,地位跟自己一样。

    嗖地一声,绝阴之泪从风辰的掌心中跳了起来,如同一颗子弹,笔直地射向棉花糖。庞大的阴寒之力陡然散发开来,沿着绝阴之泪的轨迹形成了一道黑气,使得整个洞穴的气温仿佛瞬间下降了几十度。

    风辰有些惊喜地发现,现在的阴寒之力非但没有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反倒使自己感觉很舒服。

    而坐在他肩膀上的棉花糖见绝阴之泪袭来,当下故技重施,身体陡然化作一张透明的布,猛地将射来的绝阴之泪包裹了起来,任其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巍然不动。

    “滋滋……”绝阴之泪显然不是棉花糖的对手,左冲右突,将棉花糖的身体顶得东凸一块,西凸一块,就是冲不出来,急的直叫,向风辰求救。

    风辰忍不住哈哈大笑,敲了敲棉花糖的脑袋,让它把绝阴之泪放出来。

    “从今天起,你就叫奶糖了!”

    就当风辰毫不负责地为绝阴之泪取了名的时候,星神殿里,已经是鸦雀无声。

    詹歌悄悄地扭头扫视四周。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张呆滞的脸。那目光中,充满了嫉妒。就连燕然也不例外。而且相较于其他人,他还多了几分难堪。

    “咱们看的是赌斗?”詹歌耳边传来了秦风细微的声音。

    他扭头看去,只见这位和自己一样的内奸,正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好像……”詹歌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有点跑偏了。”

    赌斗当然还是赌斗,可从风辰当众向燕弘下战书的那一刻起,星神殿大厅的气氛就已经变了味道。

    就在燕然奚落风辰癞蛤蟆打哈欠过后,风辰先是亮出了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嫉妒发狂的隐灵,然后,又在大家的亲眼目睹下,获得了一颗绝阴之泪。从而将这场赌斗演变成了一场炫富秀!

    此刻,水晶球里,绝阴之泪和隐灵正围着风辰追逐打闹。

    这画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燕然以及他身边的世家子弟们的极尽嘲讽。包括晴家也不例外。

    皇室很了不起么?

    能给侍卫配备秘器手笔就很大么?

    嘿,睁大眼睛看看!

    。

    。

    。

    。在宜昌,老猫说因为我的原因请假,真鄙视他。看看我更新多少,他好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