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兵碎

第八百二十四章 神兵碎

    雪岭大长老更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死的盯着项央,满目的不解,满心的疑问,他怎么可能毫发无损,还功行大进?莫非真是天生神人?

    “心魔,心魔,自我脱逆心魔经练就种魔诀,便再也不受内外心魔之扰,连却邪刀中积蓄的浩瀚无垠之魔性尚且为我所用,区区心魔小咒,不过提升的资粮罢了。”

    项央一生武道之成就,在天蚕九变,在先天嫁衣,在万刀归流,化繁为简的刀道之境,也在自创的种魔元神之道。

    可以说,此门武功脱胎于心魔一脉,而又克制心魔一脉,旁人眼中不可思议,实则在项央自身则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

    “来而不往非礼也,魔者,你也接我一刀山崩。”

    项央已经不再视对方为楚沧澜,直接称呼魔者,手中却邪挥舞缤纷刀式,刹那间,重重山峦虚影迭起,掷去,掀起台风,气劲之猛烈,更在前一刀之上。

    七大限之山崩,刀劲刚猛无尽,锐烈凌厉,蕴含崩山断狱、斩岩削壑之威,项央以此为基础之上,更是以刀劲凝山,以山破山,威力无穷。

    山影乃是刀气凝聚,山岩乃是刀劲堆成,这一刀,敢叫地府阎罗也断魂。

    “退,只能退。”

    楚沧澜面色空前的凝重,自觉对方境界大增,武功临战而升,硬碰硬不是对方的敌手,因此下盘生出无数只腿影,天涯咫尺,一退再退。

    在退避的同时,负着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经被一个闪耀着蓝金之色的兽爪所套住,挥手间烈风如剑,灵气喷薄,不停碰撞消减迎面而来的重重刀山之劲。

    “完颜博的蓝金鹏爪?果然落到你的手里。”

    项央一眼之间已经认出楚沧澜手中所套着的正是神兵蓝金鹏爪,此人非金鹏王族嫡系血脉,却能将一族神兵鹏爪威力发挥完全,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厉害与强大。

    然而,再强大,也要看对手为谁,刀气刀劲凝聚的庞然巨山遭遇暴风阻隔,呼的爆碎开来,瞬间化作数不尽的气刃飞旋外射,又好似千万快巨大的石头砸出,密如骤雨,击成天灾降世。

    前一刀是山之力,内中却蕴含风暴之势,更有冰雹之威,融三大式为一刀,威力岂是楚沧澜轻易就能抵挡。

    脸色骇然间变成铁青,奋勇之间,鼓足周身之力抵挡,一阵绵密的撞击声响后,楚沧澜以蓝金鹏爪所发的招法尽数被破,护体气罩也被打的四分五裂,身体倒飞百丈之外,一路浑身鲜血喷溅,染遍雪岭,一身紫袍在此招之后,赫然鲜红。

    更令他惊骇的是手中的蓝金鹏爪忽的闪过一道黑光,在他肉眼之间渐渐脱落,四分五裂,自久远流传下的神兵,竟然被一刀之力生生震碎,这是何等的修为与伟力?

    此世的兵器自低至高分为凡兵,宝兵,神兵,以及绝世神兵,刨除旷世难寻的绝世神兵,神兵已经是兵刃中的顶峰,就是无坚不摧,不物不破的代名词。

    现在神兵被打破,也就是跌落神坛之际,不能无坚不摧,不能无物不破,反而被人打破,又有什么资格称得上一声神?

    “啐,草尼玛的,怪物。”

    楚沧澜紫袍染红,血腥气浓重,面色青又白,虽脚踏虚空悬浮如仙人之子,看起来却是心神不定,一副惶惶丧家犬的模样。

    他呆呆的看着坠下散落的蓝金鹏爪消失无踪,感受着自己身上沉重的伤势几乎半死,忽的吐出一口血痰,骂了一声,掉头就跑。

    他已经打定主意,除非修成天人,不然今后遇到此人一定退避三舍。

    老子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项央见状,双眸一眯,狭长的光芒迸射,哈哈大笑一声,声传数里,心里前所未有的畅快,开怀,喜悦。

    能战胜这样的强者,魔头,他应该开心,应该高兴,然而决不可给对方喘息之机,宜将剩勇追穷寇,趁他病,要他命。

    右手一抡大刀,却邪刀光闪烁,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刀背正落在肩头,刀刃对天,豪霸之气冲天。

    项央再运步法身形,如闲庭信步,踩踏平地如蜻蜓点水,悠然之间瞬息追逐,留下道道残影。

    沿路脚下刀风折金断铁,淌出一条有始点,却无终点的长长刀痕,追风逐月,刹那之间追着楚沧澜的血色身影离去……

    大雪岭,幸存的大长老等人终于敢露头,几个老家伙相互搀扶着,哆哆嗦嗦的站起身子,放眼四望,只见原本代表大雪岭正统与至高地位的紫云烽,已经是满目疮痍。

    一个又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弥漫着陨石天降之威,一条又一条绵延百十米的巨大裂痕,刀意留驻,朦胧幻影,断人神魂于无形。

    而且这强绝的刀意竟然能自发吸摄天灵之气,地脉之气衍生壮大,形成一条又一条呼啸的刀龙,令人胆战心惊。

    此时此刻,紫云烽已经成了一处绝地,非得同级高手出手,才能将项央的刀意抹去,不然年深日久,大雪岭怕都会除名天地间。

    除此之外,之前项央境界狂飙,气势外泄下,更是直接将偌大的紫云烽一分为二,天堑一般隔离开来,完全看不到过去的风貌。

    “天啊,我大雪岭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三长老噗的一声口吐鲜血,目眦欲裂,恨得长发倒竖,怒欲发狂。

    他的生命力倒是极为顽强,先被项央斩断一臂,又经历吞神大法的袭击,再接二连三的承受项央与楚沧澜两人交手余波,竟然还幸存活了下来。

    不得不说一句,运气不错。

    然而有的时候,活下来未必是一件好的事情,只因此情此景,带给他的伤痛,愤怒,实在是太大。

    更令人头痛的是,此役雪岭一众高手,中坚,死伤惨重,原定的山主也成了邪魔叛徒,打击之大,百年未有。

    “够了,当务之急不是作无用的哀叹,而是善后,以及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先统计一下此次的损失吧……”

    大长老强忍住伤势以及心中的悲痛沉声道,姜不愧是老的辣,既然损失已经造成,下面要做的就是如何应对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