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是余庆阳(一更)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是余庆阳(一更)

    余庆阳靠近李村长,冷笑道:“想闹事,好啊!我奉陪到底!就怕你玩不起!

    淹了几座房子,几亩地,就敢要上千万的赔偿,你这够得上敲诈勒索了,现在再加一条,聚众闹事,一会要是闹起来,死上个把人,够你把牢底坐穿了!”

    “你不用吓唬我,我李爱民也不是吓大的!

    有本事你就让警察开枪,看谁去坐牢!”

    “那就试试!

    乔书记,你既然不着急算账,那我可先安排挖掘机上拖盘了!”余庆阳看到那边指挥部的人带着警察往这边赶,冲乔书记一笑,大声喊道。

    “余老弟,别冲动,有话好说!

    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

    李老弟,你也别再激火了!这事和余老弟没有关系,就算是让余老弟留下,咱们也可以慢慢商量!”乔书记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他可是领教过余庆阳的脾气,那是枪顶到脑袋上都不肯服软的主。

    乔书记可比李村长更加油滑,在外面闯荡过,知道轻重。

    就像今天这事,他根本就没想闹这么大,要赔偿,也要抻量着来,不能一下子把人砸死。

    像李村长他们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把羊杀了剃羊毛。

    一下子把人家吓跑了,这下别说一千万,一百万也没门。

    乔书记心里非常清楚,事情已经闹大,不受他们控制,留下余庆阳的挖掘机,无非就是争取一点主动。

    “好商量,老乔,你看看人家这是打算商量的架势吗?

    带着警察来拖车,好威风啊!

    吓死我们了!”李村长嘲讽的看着余庆阳。

    赵所长和杨所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板着脸盯着村民,由着余庆阳和他们交涉。

    本来,他们现在属于跨界执法,能拿到桌面上的理由很牵强。

    他们更多的作用就是震慑,避免爆发更激烈的冲突,当然更重要的是保证余庆阳不吃亏。

    “乔书记,我这挖掘机耽误一天损失可是六万多块钱!

    你们想让我留下也行,这损失你们承担?”

    “一天六万?你讹人啊?”李村长不假思索的叫道。

    “哈哈……哈……哈!”余庆阳笑了起来。

    “余老弟,你要损失也应该找水总的那帮兔崽子!是他们把你扔到这里的!

    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才对!”乔书记给余庆阳供油,和项目部打交道比较多,倒是多少知道一点挖掘机的价格。

    “呵呵,乔书记,你这话说的,现在是你们扣我的车,我凭什么找人家水总?

    你们说的赔偿款,我的挖掘机是挖你们的房子了?还是挖你们家地了?

    你们问我要的着吗?”

    “干什么呢?刚才谁开的枪?”终于指挥部带着乡镇领导和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

    老百姓不怕外来的警察,可是对当地的警察和乡镇领导还是心存畏惧的。

    一看到他们来了,纷纷给他们让路,并且往后退了不少。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来这里办案?我们怎么没有接到通知?”一位中年民警上前询问赵所长和杨所长的身份。

    “我开的枪,我是湖西县清水湖派出所所长,我接到辖区内企业报警,称自己的挖掘机被人无辜扣留,过来了解情况!

    受到以这位李村长为首的恶势力冲击,被迫鸣枪示警!”赵所长啪一个敬礼,然后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并且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我是湖西县蔡岗乡派出所所长,我所接到辖区内施工企业报案,他们的工程机械被人无辜扣押,我们和清水湖乡派出所联合办案!过来了解情况!

    刚刚受到恶势力的冲击,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冲突,造成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赵所长这才鸣枪示警!”杨大宝也啪的敬了一个礼,然后掏出工作证。

    顺手还给李村长扣上一个恶势力头领的帽子。

    “谁是挖掘机车主?”

    “我是,我要把挖掘机拖走,这些人无辜扣押我的车辆!”

    “这位老板,你先不要着急,你是跟着省水利总公司干活的吧?”

    “是!”

    “我们真正和省水总沟通协商,你也看到了,这里还有很多活没有干完!

    你安心等几天,等我们协调好,你还可以继续干活!”

    “你是?”余庆阳看着对方问道。

    “这是我们指挥部的总指挥!牡丹市水利局褚局长!”

    “褚局长,我是余庆阳!我的挖掘机要拖到清水湖项目上去!

    再一个,你让我留下,我这六台挖掘机,在这里停留一天就要损失六万多块钱,这个损失,你们牡丹市水利局愿意承担?”余庆阳自报家门,然后质问道。

    “余庆阳?你就是余庆阳?”褚局长皱了皱眉头。

    “呵呵,是我!”余庆阳笑道。

    “褚局长,你能承诺赔偿我的损失吗?

    只要你敢承诺,让我在这里停留一年都没有问题。”余庆阳笑着追问道。

    “余经理,你稍微等一下!我向领导汇报一下!”

    把余庆阳的挖掘机扣下,开玩笑,这些村民无知无畏,他可是知道情况的。

    别说他,就算是杜局来了,也不敢说无缘无故的扣押余庆阳的挖掘机。

    可是给余庆阳补偿损失,他又做不了主。

    红卫河搞成这个样子,他现在不敢说功劳,能不背处分就偷着乐了。

    “褚局长请便!”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褚局长一边往外走,一边把红桥乡乡长叫到身边,小声说道:“里面那位千万不能出事,不然我们都跑不了!

    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市委领导的怒火吧!”

    “那位什么来头?能调动两个派出所的民警!”

    “省里来的!市委领导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说道市委领导的时候,褚局长伸出大拇指,冲红桥乡长晃了晃。

    意思是市委领导指的是市委老大,一把手。

    “嘶!”红桥乡乡长吸了一口冷气,“怪不得人家不跑,原来是有底气!”

    “你看着点,我去向领导汇报!”褚局长拍了拍红桥乡乡长的肩膀。

    他们两个现在是难兄难弟。

    出了省水总跑路这件事,两个人都跑不了,最少一个不作为是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