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不太愉快的晚餐(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八章不太愉快的晚餐(求月票)

    “好了,你们爷俩别在哪里聊了,过来吃饭了!”老妈站在厨房门口喊两个人吃饭,顺便化解了老爸的尴尬。

    “清蒸老鼠斑!还有澳洲大龙虾?妈,今天啥日子?

    还有,泉水也有卖高档海鲜的?”余庆阳看着餐桌,惊讶的问道。

    “没有,这是老三送来的,说是去魔都办事,给带回来的!”老妈笑着说道。

    “老三?”

    “没大没小,老三是你叫的?”老妈拿着筷子在余庆阳头上敲了一下。

    “哦!我小舅送的?他怎么想起来送这东西?”余庆阳摸摸头,连忙改口。

    “怎么?你小舅给我送点海鲜不行啊?”

    “行,当弟弟的给姐姐送海鲜天经地义!”余庆阳脸上笑着,心里却是一阵腻歪。

    本来挺好的胃口,一点都没有了。

    有些事情,哪怕重生回来,也无非原谅。

    那就是亲人带来的伤害。

    小舅以前也跟着老爸干二包。

    小舅这人,余庆阳提起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说最近几年,一个劲的在后面挖老爸的墙角。

    说他没脑子吧?

    这人还挺会来事。

    老爸的那些关系,他没少偷着送礼,借着老爸的名义去揽活。

    说他有脑子吧!

    他居然跑去余庆阳二哥那里,去撬老爸的行市。

    这些都是小事,老爸不和他计较,余庆阳也只当笑话。

    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上一世老爸落难后,小舅为了讨要工程款,堵着门,跳着脚,提着老爸的名字骂街。

    当时老爸老妈气的吐血,余庆阳拿刀要砍死小舅,和他同归于尽的场面。

    后来被二舅和几个表弟拦了下来。

    老爸的病,有一半是小舅气的。

    从哪之后,余庆阳再也没去过姥姥家。

    哪怕余庆阳知道,这和姥姥姥爷,二舅他们没有关系。

    可是,余庆阳从哪之后,再也不愿意和姥姥家的人有任何联系。

    上一世,哪怕结婚,两次结婚,生孩子,都没有给姥姥那边的人发一张请帖。

    这一世回来,中秋节,余庆阳也借口忙,没有去姥姥家送礼。

    按照礼节,余庆阳过年没在家,回来元宵节之前也应该去姥姥家走亲戚。

    可是,余庆阳依然是借口公司忙,死活没去。

    有个词叫做迁怒,是的,余庆阳就是因为小舅的事迁怒姥姥家。

    没办法,余庆阳不是圣人,做不到以德报怨。

    看着小舅送的海鲜,余庆阳一点胃口都没有。

    作为被姥姥姥爷惯坏的小舅,会这么好心送海鲜?

    肯定是求老妈给他办事。

    办什么事,还用问吗?

    无非就是从公司接工程。

    最让余庆阳郁闷的是,碍于老妈的面子,他没办法把小舅赶出去。

    小舅和杨二狗那一伙人不一样。

    小舅只要没和老爸老妈撕破脸,余庆阳就不能把他赶走。

    见面还得陪笑脸。

    不然人家就要说他,当了官不认舅舅了。

    不用别人,老妈那一关就过不去。

    老妈很宠他,从小到大,衣服都是名牌,没自己买过衣服。

    甚至,一直到结婚,有了孩子,重生之前,余庆阳都没自己洗过衣服。

    可见有多宠他。

    可是,老妈对他的教育可是从来没有放松过。

    这一点,从他考上海河大学可以看得出来。

    这可不是扩招后的大学生。

    老妈宠他,但是从来不会惯他坏毛病。

    所以,为了不让老妈伤心,哪怕对小舅再反感,也不能表现出来。

    当然,他努力至今,也不是没有成果的,最起码,这辈子,给小舅十个胆子,也不敢堵门骂老爸了。

    没有胃口吃饭,余庆阳干脆旧事重提。

    “爸,您要是真打算发展农业,我倒是有个主意!

    咱们成立一个农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

    华禹投资这边占百分之五十一,控股,你占百分之四十九,经营权归你!

    我们不过问。

    另外,公司给你托底,你生产的农作物,公司包销。

    当然你也可以拿出去自己销售!

    但是,首先要保证公司正常的福利需求。”

    “合资搞农业开发?”老爸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拒绝。

    接受控股,说是自主经营,可依然要受到一定的制约。

    就像现在的华禹投资,虽然经营权在余庆阳手里,可是依然要受水利厅的制约。

    这种制约,平时不显,可是一旦显露出来,就会让人很难受。

    可是,同样,接受控股,也有好处。

    而且好处很大。

    接受控股,意味着进入华禹投资这个内循环的生态圈。

    生产出来的东西,不用担心销售。

    再比如说华禹投资,看上去,在余庆阳的经营下,资产翻了百倍。

    好像是国家占了余庆阳的便宜。

    其实不然。

    如果不是国有资产控股,不是有水利厅在后面给托底。

    张华的背景再大,哪怕是当朝太子,银行也不敢贷款八十亿给他。

    能贷款给他一个亿就是天大的面子了。

    而且,张华,作为一个一心想在仕途上成就一番抱负的人,也绝对不会开口让银行贷款几十亿给他。

    没有这八十亿,华禹投资绝对不可能有今天。

    所以说起来,是余庆阳占了国家的光。

    国有资产增值上百倍的同时,他家的资产也跟着增值上百倍。

    扯远了……

    “真的不干涉我如果经营?”

    “爸,只要你不去新疆,不出省去搞投资就行。”

    “什么?新疆?老余,你还想去新疆?”老妈的声音高了八度,瞪着眼睛问道。

    也就是夏雪在,如果夏雪不在,就不是高八度的问题了。

    余福根狠狠的瞪了余庆阳一眼,如果再过几年,余福根一定大骂余庆阳坑爹。

    去新疆只是一个想法,你当着你妈的面提出来,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吗?

    “哦,妈,我这不是担心我爸身体受不了吗?

    先给他画个圈圈,省的我爸,搞事业的劲头上来,感觉在泉水空间不够大,跑去新疆,跑去国外搞什么农业开发。”余庆阳笑着替老爸解释了一句。

    “不是我说你,老余,你都五十岁的人了,就不能享几天福?

    有现在这个庄园忙活着,有点事干就行了!”老妈也是坚决反对老爸去搞什么农业发展项目的。

    自己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还受那个罪干嘛?

    今天当着夏雪的面,老妈还能耐心劝解一下,要是没有夏雪,早就暴力镇压了。

    原来是没办法,家庭要生活,要给儿子攒钱娶媳妇。

    现在用不着了,老妈现在想的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一块吃饭,看电视。

    当然,找点事情打发时间也是可以的,但是像老爸想要在农业上搞出一番事业来。

    老妈是坚决不同意的。

    “我不去新疆,就是打算多弄几个农庄,好安置我那些个老兄弟!”

    “一个农庄还不够?”

    “农庄也就是一开始忙活一阵子,后面那用得了那么多人?

    平时一个农庄安排四五个人就够了!”老爸把一切归咎到自己那些老班底身上。

    跟着老爸起家干活的有很多,有杨二狗这样自己领队伍单干的,也有一直跟着老爸干零工的。

    老爸是个念旧的人。

    不想那些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老班底,就这么散伙。

    毕竟他们年龄也都不小了,也都四五十岁的人了,正是负担重的时候。

    “那行,你开农庄安排老兄弟我不反对,可是去什么新疆,趁早给我断了这个念头!”老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老爸。

    “你还不相信我吗?都怪这小子,非要搞什么自动化!

    结果现在弄的,一个一千多亩的农庄,居然只要四五个人管理……”老爸直接把锅扣到余庆阳头上。

    “你多安排几个人,也没问题啊!

    一个人的活两个人干也无所谓!”余庆阳耸耸肩,笑道。

    “胡说八道,那能行吗?

    知道什么叫升米恩斗米仇吗?

    我可以给他们比外面稍高一点的工资,但是绝对让他们两个人干一个人的活!

    那样到最后,可能出力不讨好!”老爸瞪着眼睛教训道:“你也是,别觉得你公司大,养几个闲人无所谓。

    管理公司和带施工队一样,绝对不能养闲人。

    可以开高工资,但是要让他们感觉到,这份高工资是通过他们自己努力干活得到的!”

    这是老爸二十年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

    “知道了!我们公司没有吃闲饭的!”余庆阳点头笑道:“也不是没有,我那有个垃圾处理中心,里面全都是吃闲饭的。

    不过,至今还没人愿意去。”

    肯定没人愿意去,去垃圾处理中心当垃圾。

    不是白拿工资那么简单,一旦去了,整个人在水利系统都抬不起头来。

    孩子在学校里都会被人看不起。

    是人多少都会有点自尊心,这种赤裸裸带有侮辱性质的工作岗位。

    死都不能去。

    余庆阳见话题成功转移,冲夏雪使了个眼色。

    “爸,妈,我们不吃了!快来不及了!”

    “干嘛不吃了?”

    “什么来不及了?”

    “看电影啊?我们去看电影,时间快到了!

    你们慢慢吃吧!

    我们先走了!”说完,余庆阳拉起夏雪就跑。

    “这孩子,你们吃完再走啊!”老妈在身后喊道。

    “不吃了,你们慢慢吃!明天晚上我们再回来吃!”

    “那我给你们留着?”

    “不用,海鲜不能过夜,你们吃就行,明天我从索菲亚带海鲜回来。”余庆阳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雪一脸呆呆的模样,任由余庆阳拉着离开家。

    好在夏雪还是很聪明的,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没有插话。

    一直到出了门,上了汽车,夏雪才开口说话。

    “你买电影票了?”夏雪有些期待的问道。

    “呃,没有……

    咱们去看看,有什么好电影!

    你还没吃饱吧?咱们先去芙蓉街,吃完饭,再去看电影怎么样?”

    “什么叫没吃饱?”夏雪白了余庆阳一眼,“我根本就没吃好吧?”

    “没吃最好,那些海鲜,我怕吃了会拉肚子!”

    “怎么回事?海鲜不新鲜?我看挺好的啊?

    要是不新鲜你怎么不和赵姨他们说?”夏雪满脸疑惑的看着余庆阳。

    “海鲜很好很新鲜,主要是送海鲜的人,让我恶心,没有食欲!”余庆阳摇摇头说道。

    不出意外,将来他是要和夏雪生活一辈子的。

    所以,夏雪有权利知道自己的喜恶。

    “海鲜不是你小舅送的吗?你和你小舅有矛盾?”

    “嗯,我……”余庆阳捡能说的说了出来。

    虽然堵门骂人这种极度恶劣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可是,像撬墙角,私下诋毁老爸这样的事情可是不少。

    只不过老妈不知道。

    老爸怕老妈夹在中间为难,所以一直瞒着老妈。

    “啊!还有这样的人?”夏雪惊讶的看着余庆阳,然后心疼摸摸余庆阳的头,“阳子,你好可怜啊!

    憋在心里,不敢对赵姨说……”

    “和你说出来,现在舒服多了!”余庆阳拿着夏雪的手,在嘴上亲了一下笑道。

    这句话是实话,说出来,余庆阳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

    晚上,两个人先去芙蓉街品尝美食,接着又去看电影。

    然后送夏雪回家。

    第二天,余庆阳刚走进办公室。

    陈永发,关家硕,尚涛三个人就一块来到余庆阳的办公室。

    “哦,你们三个凑一块了?有事?”余庆阳笑着把三个人让进办公室。

    “余总,这是我们昨天讨论出来的,关于工地临建的实施方案!”陈永发把昨天形成的实施方案交给余庆阳。

    余庆阳接过来翻了一下,“嗯,可以!”

    标准在那里放着,你怎么达到标准,那是你们自己的问题。

    至于改革分包模式,从现在的整体分包,改成专业,专项分包。

    工人宿舍收费,这些都不是余庆阳关心的问题。

    他只看结果。

    做到了,奖金按比例发放,做不到,扣奖金。

    再严重一点,撤职,开除。

    就这么简单。

    “余总,我们昨天讨论,想要成立两家分公司。

    华禹一建成立一家集装箱板房厂,我们淮海成立一个建筑设备租赁公司。

    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陈永发又接着汇报道。

    “嗯……”余庆阳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可以搞,这两家公司,可以拿出一部分股份出来,让公司职工来认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