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28章 爸,我是你儿子啊!(万更求订阅!)

第128章 爸,我是你儿子啊!(万更求订阅!)

    天色将黑。

    祠堂里。

    “好了,天黑了。”王大帅看了下怀表,又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吩咐道:“卫兵,你们都出去吧!不过我告诉你们,今天晚上如果我先走出这扇门,那么就天下太平。但是……”

    王大帅指了指九叔和文才秋生三人,继续说道:“但是,如果是他们三个家伙先出来,就通通格杀勿论!听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

    十几名手持长枪的卫兵齐齐敬礼回答。

    九叔三人闻言,脸上表情都变了变。

    文才和秋生有些害怕,九叔则是很不爽地看了王大帅一眼,心里嘀咕这个混蛋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般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大帅这道命令的意思很明显。

    他就是害怕在祠堂里,关上门后九叔等人要害他。

    到时候如果他不能活着出去,那么就要九叔师徒三人为他陪葬!

    当然,就算九叔他们不想害他,但是如果对他保护不力,让他出现了意外,九叔师徒三人也要为他陪葬!

    反正就是要逼着九叔好好保证他安全,就对了。

    至于王大帅为何要让手下士兵出去,不留在祠堂直接保护他,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他其实还是有些相信九叔所说的话,他老爹已经变成了僵尸。

    而变成僵尸这种灵异事件,王大帅觉得还是不让自己手下知道的好,否则容易引起骚乱。

    所以说。

    虽然在九叔心里,王大帅就是一个草包,只会哄女孩子欢心,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但其实这就是九叔对情敌的污蔑。

    王大龙,岂能真的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

    要是真的这样,他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种地位,成为掌权一方的大帅!

    此人,显然是有些真本事,脑瓜子也很聪明的。

    王大帅摆了摆手,对卫兵说道:“好了!你们出去吧!”

    很快。

    十几名卫兵纷纷退出祠堂,把门关上。

    但哪知道刚关上门,九叔忽然肚子疼了起来,因为中午第一次吃日料刺身,胃不习惯,要拉肚子了。

    九叔捂着肚子,双腿紧紧夹着屁股,问王大帅:“厕所在哪里啊?”

    王大龙指了指一边的门口,笑眯眯地说道:“外面……”

    九叔连忙打开门,朝着外面跑出去。

    结果刚跑出去,外面士兵看见是他,而不是王大帅,毫不犹豫的就执行命令,开始开枪警告,一圈子弹打在九叔脚下,吓得九叔差点没能忍住拉了裤……

    文才和秋生听到枪声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过来,关心的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王大帅则是笑得很开心,哈哈道:“你出去呀!”

    九叔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指着王大帅,咬牙切齿地道:“好小子,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话还没说完,肚子的疼痛让他没办法多说话,眼神一转看见旁边竟然有一个夜壶,当即顾不得形象,脱下裤子就开始噼里啪啦起来。

    等拉了一会儿后,才有空顾及脸面,把旁边一张桌子上的面板取了下来,挡在自己前面。

    “豆豉英……哈哈哈……豆豉英,你要笑死我啊!”王大帅笑得极其开心。

    两人当年作为情敌斗了好久,九叔对王大帅耿耿于怀,王大帅对九叔也不会有好感。

    现在有机会,自然得要好好捉弄报复一下。

    “豆豉……英?”

    秋生和文才听见这个称呼,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家师傅。

    王大帅闻言嘿嘿贱笑一声,主动解释说道:“你师父当年跟人家抢女人。结果本事不行,抢不到,就跑去当道士了。他之前的那些兄弟呢,就道士英、道士英的叫他。叫着叫着,就变成了豆豉英!哈哈哈哈!”

    说起当年的往事,王大帅不由得开心笑起来。

    文才和秋生也是第一次听到他们师傅的这些八卦,也是乐不可支,笑得不行。

    原来,师傅当道士竟然是抢女人失败,才当的啊!

    豆豉英,这外号也太搞笑了!

    九叔此时肚子拉得稀里哗啦,也没工夫去管两个徒弟。

    不过也不用他管,报应很快就来了。

    中午也吃了日料的文才和秋生,很快也扛不住,肚子开始唏哩呼噜的叫了起来,疼痛不已,要拉稀了。

    于是出现了很无语的一幕,文才和秋生各自找了个花瓶,师傅三人,并排着蹲在木板后面,开始蹲大号。

    场面一度非常糟心。

    偏偏这时候,棺材内忽然发出一声响动,棺材盖当即冲天而起。

    一道穿着寿衣的人影,缓缓从棺材内立了起来。

    正是王大帅那失去的老爹。

    虽然早已经有准备,自己老爹可能已经变成了僵尸,可是第一次见这种物体的王大帅,仍然还是被吓得不轻,也顾不得嘲笑九叔了,连忙颤声道:“豆豉英,豆豉英!快,我爸活过来了!怎么办!”

    九叔这时候肚子已经拉得差不多了,其实可以擦屁股去帮忙。

    但是想着王大龙刚才混蛋的样子,还一直揭自己短嘲笑自己,九叔就不想马上去帮忙了。

    “我肚子疼,帮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九叔悠然说道。

    王大帅看着自己父亲完全站起来,伸着长长的指甲,嘴里露出獠牙,朝着他跳了过来,他吓得脸色都白了,说道:“豆豉英,别开玩笑了!我能怎么办啊?”

    “暂时不要呼气就行了。只要你不呼吸,僵尸就看不见你!”九叔说道。

    王大帅闻言,赶紧捏紧了鼻子,不再呼吸。

    果真他老爹跳出来后,就在他身边转了两圈,始终没有发现他。

    但是王大帅作为一个普通人,憋气哪里憋得过去九叔三人,没过一会儿就沉不住气,忍不住开口大喊:“豆豉英,别拉屎了!赶紧救我!要是我死了,你们师徒三人也得给我陪葬!”

    但是他不开口还好。

    一开口,立即就被他死去的老爹发现了气息,朝着他扑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

    “放开我……放开……”

    “爸,我是你儿子啊!快放我!不要亲我呀!我叫你爸爸了!”

    王大帅真的快要被吓死,双手死死的抵住僵尸的脑袋,不让它亲吻自己。

    可惜他爸根本听不进去,一心要亲吻他的脖子。

    两人很快纠缠着滚到了地上。

    王大帅倒也不是个迂腐之人,知道自己求饶已经没用了,现在要亲吻自己的人已经不能算是自己父亲。正好他看见旁边地上有几块板砖,于是抓起一块就猛地往僵尸的脑袋上狂砸。

    “放开,放开,放开!给我放开!”

    王大帅父亲就是一个普通僵尸,刚好进化到可以吸食人血的阶段,其实并没有多厉害,但是僵尸肉身还是比较坚硬的。

    好几板砖下去,板砖都敲碎了,把僵尸脑袋敲得有些变形,可是这却没有伤到僵尸的要害部位,对僵尸影响不大。

    僵尸反而趁着这个机会,脑袋更加接近他脖子。

    这一幕,吓得王大帅魂不附体。

    九叔看见差不多了,仇差不多算是报回来了,才慢腾腾拉裤子,心中暗自冷哼道:

    “王大龙,你这个草包!让你抢走我的莲妹!让你让手下开枪打我!”

    出了口气,九叔才准备动手救下王大龙。

    忽然。

    祠堂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两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正是张敬和米念英!

    要是张敬一个人,外面那些卫兵肯定会把他拦住,不会放他进来。但是米念英是王大龙小姨子,这些士兵都是认识的。

    米念英要进来,他们自然得乖乖放行。

    “嗯?”

    张敬见祠堂内的场景有些诧异,也不知道九叔他们是在玩哪一出。

    不过看见有僵尸,张敬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手中的七星剑当即一挥,踩着三步丁罡,快如闪电的冲了过去,一剑轻而易举就将其斩杀。

    “叮,杀死黑僵一只,获得功德值150点!”

    功德值到手,美滋滋。

    米念英看见这一幕,则是吓得不轻,都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被张敬杀死的僵尸,她认出了是谁。

    这不是姐夫的爸爸吗?怎么……怎么活了?

    而且,还要杀姐夫!

    拉完肚子的九叔正准备出手消灭僵尸的,结果看见张敬突然出现,诧异地问道:“张敬,你怎么来了?”

    “我昨天就从腾腾镇回到任家镇了。听婷婷说师叔你们来平安县了,所以就跟过来看看情况。”张敬解释了句,尔后看了眼后面还躲在木板后面拉稀的文才和秋生,面色古怪地道:“师叔,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九叔咳嗽了一声,道:“中午吃坏了肚子。”

    这时候王大帅缓了半响后才从地上爬起来,但依然脸红筋涨,有点喘不过气,不断打干呕,指着九叔说道:“豆豉英,你刚才是不是故意见死不救……”

    九叔摊了摊手,很无辜地道:“你是看见了的,我拉肚子,没办法救你。”

    “你……”王大帅恶狠狠地瞪了九叔一眼,最终还是没多计较,压下怒气说道:“算你狠!”

    随即又看了一眼张敬,一副高傲眼神睥睨地样子问道:“喂,你是谁啊?”

    九叔闻言皱了皱眉,挡在了张敬面前,说道:“他叫张敬,是我师侄。他刚才杀你父亲,可是为了救你。王大龙,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在这个时代,就算长辈死了之后,也依然是长辈,封建观念很严重。

    就比如当初任发就是这样,哪怕知道他父亲会变僵尸也不同意火化,就是不愿意糟蹋长辈尸首。

    可现在张敬却是直接一剑斩杀了王大龙父亲,九叔有点担心这家伙会找张敬麻烦。

    王大龙瞪了九叔一眼,说道:“用得着你豆豉英多说废话?我还分不清是非吗?”说完,才看向张敬说道:“张敬是吧?刚才你救了我一命,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就尽管提。只要我王某人能做到,就绝对不会推辞。”

    张敬闻言哑然失笑。

    本来他也和九叔担心的一样,生怕这个中年胖子大帅,是个糊涂蛋,自己救了他,他还要反过来找自己麻烦。

    没想到这人却是挺明辨是非。

    “不用了。大帅你不是我师叔的朋友吗,救你是应该的。”张敬笑着道。

    王大龙又瞥了一眼九叔,道:“我和他可不是朋友!我们是敌人!”

    九叔也瞪了张敬一眼,说道:“谁跟你说我跟他是朋友的?”

    张敬讪讪地笑了笑,不说话了。

    也是哦。

    这两人可是老情敌来着,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怎么会是朋友。

    接下来。

    就是把僵尸的獠牙给锯下来,磨成粉,用来给王大帅服用,把他的怪病治好。

    做完这一切,众人才回到了大帅府。

    回去的路上,九叔拉着张敬,详细问了一番腾腾镇发生的情况。

    张敬没有隐瞒,不管是斩杀千年僵尸,还是自己修为、法诀突破的事情,都告诉了九叔。

    九叔听完,顿时就震惊了。

    本以为腾腾镇问题不是很大,谁能想到,腾腾镇竟然有上百头僵尸之多,而且还有一只被封印百年的千年飞僵!

    要是早知道如此,他可不会让张敬和四目道长等人去,他肯定也是要亲自跟过去的。

    相比起来,张敬将真阳功提升到第五层,五雷咒提升到第四层,也不是那么让他心惊了。

    一来张敬的天赋凛然,让他对张敬的妖孽表现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二来修为实力增长,终究是好事,不用太惊讶。

    “幸好是有惊无险,幸好这只千年飞僵被封印了百年,又耗费代价破开封印。要不然,你们遇到这种级别飞僵,就算你五雷咒提升到了第四层,也休想灭掉它!”九叔长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道。

    张敬点了点头。

    他与千年飞僵交手的时候,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在将其斩杀后,系统不会只给出2800点功德值。

    “真正千年飞僵,不但实力要强大很多倍,而且它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当年殷家那位前辈高人,能够镇压封印千年飞僵,他的修为就算不是天师境界,也相差不远了。至少是法师境!而你能用五雷咒轰杀这只千年飞僵,应该是它为了破封而出,耗费了极大的代价,连修为都倒退了,所以才无法维持不死不灭。”

    九叔感叹道。

    张敬斩杀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千年飞僵。只是它曾经是千年飞僵而已。

    如果是真正的千年飞僵,就算九叔也跟了过去,恐怕也没什么作用。

    师境,一共分为炼师、法师、天师三个层次。

    每一个层次,都是一个巨大的鸿沟,实力有着天壤之别。

    大部分修为跨入师境者,其实都是停留在炼师境界。

    就像千鹤道长、四目道长以及九叔,三人都是。

    三人中修为最强的九叔,跨入炼师境已经有不少年。但是想要更少一层楼,达到法师境,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茅山弟子中,如果修为能达到法师境,就不用这样出来驻守一方,磨砺自身。而是可以回到茅山派,专心修炼,非大事不轻易出山!

    因为法师境,便是一个门派真正顶尖的高手,脊梁一般的人物了。

    以期将来有朝一日,能够跨入天师境。

    聊完腾腾镇的事情,张敬才开始聊关于大帅府的正事。

    “对了,师叔,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老……额。”

    张敬心直口快,下意识的就差点说出老情人三个字,不过还好及时止住了。

    “发现什么?”九叔问道。

    “咳咳……”张敬咳嗽了一声,问道:“有没有发现大帅夫人不正常啊?”

    “莲妹不正常?没有啊。”九叔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发现莲妹身边那位下人,感觉有点不正常,应该是学过一点旁门左道的东西。不过我听念英说,她是来帮莲妹稳胎的,每次莲妹肚子疼,她都会帮忙,所以我就没找她麻烦。”

    邪修虽然一般都不会做好事。

    但是为了钱财,为了攀附于军阀大帅手下,倒是也可以做点好事。

    所以九叔还以为那位魔仆是王大龙找人请来的。

    张敬摇了摇头,说道:“师叔,你这可就看走眼了。大帅夫人身边的那位女子,可不是普通邪修,而是一位魔仆!大帅夫人肚子里怀的,正是一位魔婴!”

    “什么!”向来淡定冷静的九叔,闻言直接忍不住大惊失色的大喊了一声。

    “豆豉英,发生什么事了?”走在前面的王大龙被喊声吓了一跳,当即回过头问道。

    正在和米念英聊天的文才和秋生,也是凑了过来,问道:“师傅,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九叔缓了口气,勉强镇定下来,回应道。

    等众人回过身去,九叔才神色着急地看着张敬,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敬撇了撇嘴。

    看来九叔心里,他这位初恋情人莲妹,地位可是相当重啊。

    估计他自己遇到危险,都不会如此失态。

    张敬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九叔。

    九叔听后,一字眉深深的皱了起来,神色忧虑,嘴里不断低声道:“麻烦了,这下可麻烦了!”

    “必须要将这魔婴驱除出莲妹的体内!而且也不能伤了莲妹的身子,动了她的胎气!”

    “莲妹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这一辈子,估计就只能怀孕这一次了。要是这次流产,莲妹肯定会十分伤心,深受打击……”

    张敬听着九叔的嘀咕声,不由得心里感叹。

    倒是没看出来,九叔竟然是如此用情极深的人。

    即使她的莲妹没有和他一起,嫁给了王大龙,但他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怨恨。虽然他看王大龙十分不爽,但是并不影响他嘱咐莲妹过得快乐幸福。

    所以哪怕他的莲妹怀了王大龙的孩子,他在要确保对方的安危的同时,也要千方百计的想办法,保住对方肚子里的孩子!

    这绝对是真爱了。

    而且一般男人,估计也不会有这般的心胸。

    “这魔婴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找到了一个可以供自己成长的母体,恐怕不会轻易跑出来吧?”张敬问道。

    九叔眼睛微微眯了眯,沉声说道:“一般情况下,他绝对是不可能自己出来的。所以,我们必须得另想其他办法……”

    很快,九叔脑海中就有了一个对策。

    等众人一行回到大帅府后,九叔也亲自帮米琪莲把了一下脉。

    当然,把脉的时候王大龙也在旁边监督着,他怕豆豉英对他媳妇心怀不轨。

    “怎么样啊,豆豉英,我老婆和我儿子情况还好吧?”王大帅淡淡地问道。

    米琪莲白了自己老公一眼,劝说道:“大龙,你就别叫英哥豆豉英了,多难听。”

    王大龙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不想拂了老婆的意思,毕竟是孕妇,不能生气,于是再次问道:“林正英,情况到底怎么样。”

    九叔检查之后,心中的忧虑更加重了几分,知道张敬所说的一点也不假。

    莲妹的确被魔婴入体了!

    但是看了眼旁边的神色阴鸷的魔仆,他也不想告诉真实情况让这夫妻二人担忧,于是勉强笑着道:“没事,胎儿一切都很好。”

    王大龙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然后马上就把九叔从他老婆身边赶开,不让九叔挨着他老婆坐,一副护妻狂魔的样子,冷声道:“既然如此,那我这里就没你什么事了。明天早上吃晚饭,你就回去吧。”

    九叔闻言眉头一皱。

    他当然不能离去!

    甚至这几天,他都不敢离开大帅府半步。

    莲妹肚子里的魔婴快要出世了,就在这几天!他必须得时时盯着,防止意外发生。

    好在米琪莲帮九叔说了话,埋怨道:“大龙,英哥今天才救了你一命,你就算不感恩人家,但是也不能这么着急敢人走啊?英哥平时很少来平安县,就让他在府上都留几日,你好好招待他吧。”

    王大龙心中更不高兴了。

    但是他还是不想拂了怀孕老婆的面子,于是看向九叔,眼神透露出一股威胁的神色,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林正英,你想留下来吗?”

    这语气,几乎相当于直接说:林正英,你赶紧滚,不滚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要是平时。

    九叔也不稀罕在这大帅府多待,反正看了莲妹几眼也就心满意足,可以走了。

    但现在,他却像是没听懂王大龙话里的弦外之音一样,反而点头道:“好啊!我也正想在平安县城多逛逛呢,这几天就住在你府上吧。”

    王大帅顿时嘴角抽了抽。

    好你个豆豉英!还真要在我这里多住,我看你是图谋不轨!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定要把你收拾得明明白白!

    九叔却是懒得理会王大龙怎么想。

    在确认了莲妹的情况之后,他就赶紧回屋,开始写信了。

    对付魔婴,他哪怕修为高强,却和张敬一样,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小师妹蔗姑,却是专门管理灵婴的,想必会有办法。

    所以九叔准备写封信,请蔗姑过来帮忙!

    ~

    (六千多字章节奉上!继续求月票!

    麻烦大家检查一下自己兜里,说不定就有一张月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