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倒霉人生

1.倒霉人生

    “大师您给仔细瞧瞧,我是不是被扫把星、倒霉鬼什么的给缠上了?真的,从小我就倒霉,一直到现在,运气不佳!二十几年了!”

    陈松虔诚的跪在蒲团上看向面前盘腿而坐的白眉老僧,满脸希冀。

    老僧已经须眉皆白,可是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坐在那软绵绵的蒲团上,腰板挺的跟竖起来的面板一样,这副派头让陈松迅速理解了小时候学过的一个成语,那便是鹤发童颜。

    尽管老僧没有头发,头顶光溜溜的跟童子尿卤蛋一样。

    听到陈松的哀声,老僧缓缓睁开双目,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道:“解签二十,算命五十,改命一百!”

    他这么一说,陈松顿时把因他宝相而生出的敬畏之心抛到了九霄云外,起身拔腿就走:“呸,骗子!”

    “回来回来,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老僧回过神来后长笑一声,“先前所言不过是老衲与你所开的小小玩笑,老衲看你精神压抑、满腹悲情,故而想逗你一逗。且与老衲面前坐下,把你心中所惑慢慢道来。”

    老和尚的话并没有信服力,但陈松现在急于倾泻,便顺势坐在蒲团上说道:“我心中没有疑惑,只有绝望,因为我太倒霉了。”

    “说说看。”

    陈松开始数了起来:“我从小就走霉运,刚记事那会正好过年,村里大哥哥们喜欢在一起用鞭炮炸牛屎。我害怕鞭炮就躲在树后,听到炮仗响过后才敢探出头来,结果一块牛粪飞过来糊在我脸上!”

    “显然这牛粪飞翔的速度不及声音传播速度。”老僧分析道。

    陈松一愣,又说道:“上小学那会我学了个典故,说是唐伯虎去给一个老太太祝寿,开口第一句是‘你家老母不是人’,当时所有人想揍他,但他接了句‘九天仙女下凡尘’,一举震慑全场。后来我奶奶过大寿,我就想露一手……”

    “然后你说完第一句你家里人没给你时间说第二句?”老僧笑了,然后评价:“这不是倒霉,这是作死。”

    陈松惆怅的摇头:“他们给我时间了,只是我小时候口吃。”

    老僧一怔。

    陈松继续说:“到了中学我平时成绩很好,但到了考试发挥就不行,原因跟我后桌有关。我找老师去调座位,老师不但不给我调还批评我,后来让我后座知道这事他还打了我一顿……”

    “阿弥陀佛。”老僧脸色一沉,两条几乎垂到腮上的白色长眉抖了几抖,“这是校园霸凌啊,你把事情说清楚,把你后桌名字告与老衲,回头老衲向佛祖告他一状!”

    “事情很简单,当时年幼不懂事,受名人名言影响了,不是有句名人名言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女人’吗?可我那会背后坐着的是个男人,所以我感觉自己的运势受到……”

    “神尼玛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女人,”老和尚忍不住打断他的话,“敢问施主你是不是隔壁道观那老贼道找来消遣老衲的?”

    陈松急忙摆手道:“没有,绝对没有,我都说了那会是学生,还很傻很单纯嘛。我还是继续说吧,反正这种事特别多,数不胜数,我再说个距今比较近的。”

    “我大学学的是兽医,毕业后去了内蒙草原做野生动物保育工作,期间我救了一头受伤的狼崽,等它痊愈后我把它放归草原。后来有一天我巡视草原时竟然又碰上了它,当时我们四目相视认出了彼此,随即就向对方跑去,不过当我张开手臂要拥抱它的时候,我发现我认错了……”

    说到这里,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陈松起身要脱裤子展示腿上的伤疤。

    老和尚不明所以,看他对着自己解开腰带后脸色顿时变了:“你干什么?光天化日的,佛祖就在你身边啊,你要对老衲做什么?你个丧天良的啊!”

    “我给你看看我大腿外侧留下的伤疤,要不然你不信我说的话。”

    “我信我信,阿弥陀佛,先把裤子提上——哟,这小白腿,啧啧。”

    陈松一边系腰带一边说道:“那天算我运气好,车上还有个同事,是他放枪吓走了那狼,否则现在来找你的就是我的一缕孤魂了。”

    老和尚扭头看看空洞洞、黑乎乎的偏殿,又想到外面冷冷清清的荒山,便不悦的说道:“荒郊野岭莫言鬼,再说社会主义国家哪有什么孤魂野鬼?”

    陈松叹道:“我倒是觉得有鬼,我就是被倒霉鬼给缠上了。大师,还不止如此呢,我被狼咬到后不是得打狂犬疫苗吗?你猜怎么着?后来我发现那疫苗过期了!”

    听到这里,老和尚倒吸一口凉气:“你还真是倒霉。”

    陈松可怜兮兮的看向他问道:“大师,那您有解决之策吗?”

    老和尚正色道:“您好,有的。你在本寺剃度出家吧,六根清净,霉运尽除。”

    陈松摇头:“那不行,我还有工作和家庭呢。”

    老和尚不屑道:“痴儿无知,你差点因工作而丢掉性命,怎能依然迷恋于它?”

    “我换工作了。”

    “换什么工作了。”

    “你听说过中国人寿吗?要不要买一份保险?我可以给你提供专业的建议,买一份保险就是买一份平安啊。”

    “阿弥陀佛,贫僧和这庙宇都是佛祖罩着的,能有什么不平安的?”

    “不买算了,那再见吧。”陈松再度起身拔腿就走。

    老和尚招招手道:“回来回来,别急着走,你来拜佛不是想转运吗?怎么推销起保险来了?”

    “对对,”陈松讪笑,“职业洗脑,习惯成自然了。”

    老和尚沉吟一会,从手腕上摘下一串佛珠,然后一脸肉痛的说道:“这是我花了一甲子岁月开过光的转运珠,唉,今天我把它托付与你,由它来为你转运吧。”

    陈松恭敬的弯腰,伸出双手接走佛珠鞠躬三下:“多谢大师。”

    他恭敬的鞠躬,恭敬的戴上手串,恭敬的转身走人。

    老和尚一下子站了起来:“回来回来,别急着走……”

    陈松看看手表道:“天色不早了,该吃午饭了,我要是不走还得麻烦大师一顿斋饭,那多不好意思?”

    不知道偏殿连着厨房还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嗅到饭菜的香味了。

    真香!

    “谁要管你吃饭?”老和尚没好气的说道,“我是说你急着走干嘛?还没给钱呢!”

    陈松举起手腕问道:“这转运珠还得要钱?”

    老和尚郑重其事的唱了个喏:“阿弥陀佛,不是我问你要钱,而是你得向佛祖敬献功德……”

    不等他把话说完,陈松放下手串转身就走,这次谁叫他他也不回头了。

    真倒霉,自己好不容易抽时间来拜个佛,结果又碰上了个假和尚,陈松腹诽不已。

    偏殿外面是中庭大院,一座古铜香炉在互通互通的冒烟,里面密密麻麻插着的全是香烛,香烛燃烧的烟雾汇聚在一起如同黑龙,腾空而起。

    看着眼前一幕人为而成却暗合天道的壮观场面,陈松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偏殿。

    罢了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也不能白来庙里一趟不是?他把兜里仅剩的五块零钱拿出来,准备当做功德敬献给佛祖,去换那一串转运珠。

    可等他拿出钱后,老僧眼珠子瞪大了:“五、五块钱?善了个哉啊,前段时间给贫困山区献爱心,老衲还给出去一百块,你给佛祖献功德,就五块钱?”

    陈松哼道:“怎么,嫌少吗?佛祖还在乎钱多钱少?”

    老僧赶紧起身对着佛祖金身鞠躬,然后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休要妄言,佛祖自然不在乎这些阿堵物,可你得表现出诚意来啊,你没有诚意还想让佛祖保佑,这不是让佛祖难办吗?”

    陈松说道:“我身上就这些钱了,这还是我回市里的车费呢,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别走别走,现金没有了,那支付宝和微信?”

    陈松掏出手机,老僧满脸堆笑。

    “你看看,支付宝余额是零,微信余额也是零。”

    “你是真惨!五块就五块吧,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佛祖慈悲为怀,算他可怜你个倒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