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穿过光门

2.穿过光门

    穿过院子,陈松郁郁不乐的走出庙门,他明白偏殿里的那位大师跟街头巷尾那帮带墨镜的神棍一样不靠谱,但终究是求得了一串转运珠,这让他心里踏实一些。

    人死鸟朝天,不死鸟朝前,未来爱咋样就咋样吧,反正自己是条咸鱼,即使霉运加身把自己翻个个儿那也是咸鱼,这样自己还怕什么?

    他一边在心里瞎琢磨着一边慢步走,在他走下台阶后有个孩子正蹒跚学步,歪歪扭扭的从旁边走到了他跟前。

    就在这时候,很突兀,一个棒球大小的球形闪电就那么飘飘荡荡的出现了!

    这不是陈松第一次看到球形闪电,他在草原工作的时候遇到过,所以迄今还记得关于球形闪电的相关知识:

    这是一种未知的强空气离子球,它携带巨大能量,包裹相对稳定。当有导体破坏它的平衡时,它会和周围的空气中和,并释放出巨大能量……

    有那么一瞬间,陈松懵了:自己刚刚戴上的是转运珠还是噩运珠?以前顶多是被猫抓狗啃狼咬人骂,这次怎么换成被雷轰炸了?完了,咸鱼要变死咸鱼了!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随即他就想到赶紧逃命。

    但碰到球形闪电不能急着跑,陈松知道它有感受气流变动而改变运动轨迹的特性,知道这小小的球有一颗追逐自由追逐风得大大的心,所以遇到球形闪电最好是慢慢躲开。

    自己躲避的同时,他弯下腰想把那孩子一起救走。

    可计划不如变化快,球形闪电似乎感受到了他弯腰而带起的气流变化,猛的加速向他们撞来。

    更糟糕的是,他身边的幼童以为这是个小皮球,竟然懵懂的伸出手去想碰触一下。

    陈松惊呆了,他下意识伸出大手握住幼童的小手想拉回来,就在此时球形闪电撞击上来,正好撞在他的右手手背上……

    一时间白光大闪,陈松心里一沉,老母牛拿小牛寻开心,玩犊子了!

    求生本能控制了他的大脑,他顾不上去看发生了什么、也无法去想自己会遭遇什么,单纯的抱起那孩子就往侧面逃跑!

    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一声老太太的哀嚎:“人贩子!人贩子抢人了!抓人贩子啊!”

    这隐于群山之中的寺庙可是古刹,远近闻名,信徒如织。

    听到抓人贩子的呼声,哗啦一下子聚集上来十几号人:

    “狗日的人贩子吃一记人民的铁拳!”

    “大家让开我的脚臭让我踩他一脚!”

    “别报警嫩死他!然后搞给山下的医学院做大体老师!”

    拳打脚踢眼看从四面八方而来,特别是迎面而来的那个大汉,他的拳头最大、气势最凶、杀气最重!

    陈松后背‘唰’的一下子就冒出两层汗,一层是白毛汗,另一层也是白毛汗!

    他知道现在形势混乱解释是徒劳的,便急中生智第一时间冲向大汉将孩子塞进他怀中并改口喊道:“看你相貌堂堂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是人贩子!”

    杀气腾腾的眼神立马汇聚在了大汉身上,大汉惊恐的叫道:“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男人女人少年青年壮年老人蜂拥而至,陈松趁乱挤出人群气势汹汹的杀进庙宇,想找老僧讨个说法。

    陈松直冲偏殿,结果偏殿中没人,只有墙角开了一道门,见此他便心里一动快步走了过去。

    门后是一间小密室,一个光头青年正在快活的唱歌:“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一下你就回来……阿、阿弥陀佛!你怎么回来了?”

    光头青年偶然一回身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陈松,赶紧停下身双手合十唱了个喏。

    看着青年那张红光满面的脸,看着他那抖擞的精神,再看看密室桌子上放的一套白胡须和两条长长的白眉毛,陈松咬牙切齿的问道:“原来鹤发童颜是这么来的?”

    青年和尚倒是光棍,发现陈松侦破自己骗局后立马推开密室小窗窜了出去。

    看着和尚那矫健如狗的身姿,陈松目瞪口呆:这货跑的真够快,练过百米跨栏的吗?

    他三步并作两步追到窗前叫道:“喂,你傻啊,跑得了和尚跑的了庙吗?”

    “老子的庙才不在这里,傻了吧你!”空气中传来一声嚣张的大笑。

    偏殿位于寺庙角落,窗户外面就是荒山野岭,青年和尚确实有着狗一样的矫健,已经跑的不见踪影。

    陈松悻悻的回到桌前,桌子上除了假胡须假眉毛还有个大饭盒,里面是热气腾腾的各种青菜和一份香喷喷的米饭。

    他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准备去找寺里主持讨要个说法,就在他右手拿起饭盒的时候,眼睛突然看到手背上出现了个伤疤:网球横截面大小的伤疤。

    毫无疑问,这伤疤跟刚才的球形闪电有关,于是他便将饭盒交到左手里,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想看看伤疤情况,同时他又情不自禁的想道,自己待会该去哪里举报这假和尚?

    这想法一出现,随着他举起右手,一道白色光幕猛的出现并笼罩他的全身,与此同时他感觉眼睛被强光刺的一阵生疼,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

    入目一片,皆是雪白!

    雪,大雪,地上落满积雪,天空正在飘雪!

    他瞪大眼睛看向四周,寺庙不见了,他出现在一座雪山上,到处都是白雪的荒山上!

    环境就此突然的改变了,陈松懵了,他着急的转圈,然后感觉一脚低一脚高、脚下地面硬中带软,跟踩在雪地的感觉不一样。

    这样他下意识低头,愕然看见脚底下趴着一个人,自己刚才是踩在人家身上了……

    内心恐慌,他赶忙将饭盒扔在雪地上将脚下那人从积雪里给拔了出来:“哼哧哼哧、嘿咻嘿咻!”

    这人是个中年男人,身穿一件单薄且破残的白色长袍,脸色铁青、嘴唇灰白,已经冻得昏迷过去。

    救人要紧,陈松赶紧将他背了起来去寻找避寒之地。

    雪山上有不少洞穴,洁白的积雪对照下,黑乎乎的洞穴更是显眼,陈松顾不上挑三拣四,背着这人就近找了个洞口钻了进去。

    想想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他随后又钻出去把扔在雪地里的斋饭给捡了回去。

    外面冰天雪地,山洞风刀霜剑。

    温度依然很低,陈松估计这人情况不会好转,他得让这人取暖,于是把羽绒服脱下来准备给他穿上。

    一阵寒风吹进来,带着白毛雪,陈松打了个哆嗦又赶紧把羽绒服穿上了……

    山上有枯树,积雪下枯枝树皮之类不算潮湿,还能点燃。

    冒着寒风和大雪,他踮着脚跑出去,哆嗦着找了些枯枝树皮,又一抖一抖的回到山洞里。

    千辛万苦的带着柴火回来,他突然又愣住了:“自己不抽烟,没火啊!”

    看看那硬的跟冻豆腐似的中年人,陈松跺跺脚,只好拿出了祖传的手艺:钻木取火!

    他找了根尖头木棍,对着木块就钻了起来,可钻了好一会木棍尖头都磨没了,却一点火星也没见着!

    “真他么的,我单身二十多年的腕力还不够?”陈松又跺了跺脚,倒不是生气,而是冻脚。

    钻木取火这条路走不通了,他开动学过《中学物理》、《大学物理》的脑筋开始想办法,然后真想到了好办法:摩擦生热!

    先前他从外面捡了一块树皮,就用树皮粗糙一面包裹住树枝,可了劲的转动树皮摩擦起来。

    正当他干的热火朝天,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

    静悄悄的山洞里突然响起这么个声音,陈松吓得一哆嗦,不过等他反应过来后顿时大喜过望:“先生您醒了?”

    中年人确实睁眼醒了过来,不过他情况依然糟糕,脸上挂着一团死气。

    面对他的询问,中年人虚弱的用手臂撑地想起身,见此陈松便凑过去将扶了起来。

    在此期间,中年人又开口说了几句话。问题来了:陈松一句听不懂!

    中年人也发现了这问题,他伸手在怀里掏了掏,然后不知道掏出个什么东西握在手中,又把另一个冷冰冰的小东西塞进了陈松手里,然后他再度开口:“恩人你在干撒?你撸则根木头管子做嘛?”

    陈松张开手看去,结果手里什么也没有,但他突然之间就能听懂中年人说的话了。

    中年人继续问道:“您则是在做嘛?”

    无暇思索这个古怪的变化,他举起手里的树皮道:“我在生火呀。”

    看着出现在身边的干树皮,中年人勉强抬起手晃了晃,一团红色的火焰出现在他手掌上……

    陈松: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