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让我炼了它(新书求包养啊啊啊)

3.让我炼了它(新书求包养啊啊啊)

    呼啸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噗啦噗啦的往山洞里吹,篝火噗啦噗啦往山洞顶冒。

    坐在篝火旁边,陈松屈膝用右拳拄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对自我进行了哲学家的每日例行三问: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并不孤单,人类史上的哲学大牛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孔子等等一起陪在他身边,山洞依然空荡荡,但似乎又熙熙攘攘……

    想到这里陈松忽然有点害怕了,这个世界对他充满未知,可能也充满恶意,既然有能挥手生火的人,那可能也有鬼。

    社会主义的阳光,怕是照不到这片山头上。

    陈松很擅长自我安慰,他起身去山洞口撒了泡尿,一泡憋了好久的童子尿。

    童子尿能辟邪,这是村里老人告诉他的。

    不过陈松不是很信这些话,因为村里老人还告诉他,好人有好报。

    陈松是个好人,之前那假和尚说自己在向贫困山区献爱心的活动中捐了一百块钱,陈松没有说他给贫困山区献的爱心累积已经超过一千块,如果加上每天捐步、蚂蚁森林等活动中的贡献,那就更多了。

    思绪扯远了,陈松把它又拉了回来。他想到之前的白光怕是带着自己穿越了,自己怕是来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这些疑惑依然没有得到解答,因为中年人放出火焰后又昏迷了过去。

    陈松觉得他身子骨有点虚,要是对方能帮他回到原属世界,他发誓会给对方弄点韭菜、羊鞭、枸杞、九十九味帝皇丸之类的补补。

    不知过了多久,洞口传进来的光线已经很暗了,他正苦着脸惆怅着呢,篝火对面的中年人四肢抽搐了几下。

    见此陈松意识到中年人即将醒来,便赶紧把自己倒腾了一番:两条长眉贴上,颔下白须挂上,得自青年假和尚手中的道具倒是不赖,让他改头换面。

    环境未知,人心险恶,他觉得还是把自己的真面目给掩饰一下比较好。

    捯饬好后,陈松上去扶起了中年人,中年人徐徐睁开眼睛,用虚弱的语气说道:“仙人,小人需要……”

    “不用多说,我知道你需要水。”陈松很体贴的把先前放在篝火旁热乎着的矿泉水塞进中年人嘴里,“喝点热水。”

    咕嘟咕嘟几大口水灌下去,中年人眼神中多了几抹光彩,陈松把矿泉水瓶挪开,他把话补全了:“驳是水,小人需要灵气!”

    这话把陈松给震住了,他问道:“你需要什么?你会不会说普通话?你能听懂我的话?”

    中年人从他怀里挣扎着爬起来,倒头就拜:“仙人在上,请受小人桐峦子一百,小人能听懂你滴话,小人需要你雌予灵气!”

    陈松勉强也能听懂他的话,便又问道:“先别着急,咱们先认识一下,那个,你是哪里人?你能听懂我的话?”

    先前两人初次开口交流的时候,根本是鸡同鸭讲,谁也听不懂谁的话,可突然之间两人就能正常交流了,这太反常了。

    中年人道:“一开似听不懂,小人就用了应声虫,然后听懂了。兹于哪里人,小人自小被丝父带上山门,如今是炼星宗门下二似八代弟子,道号桐峦子!”

    陈松迟疑的问道:“应声虫?炼星宗?你是炼星宗弟子?不是,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这口音有点怪啊。”

    “小人天僧大色头。”

    “天生大舌头是吧?”陈松恍然,他小时候曾经口吃过几年,所以对一些含糊词语的理解性颇强,“明白了,那你叫什么名字?是捅乱子还是铜卵子?”

    “桐峦子。”

    “明白,铜卵子。”

    桐峦子小心翼翼的问道:“辣么仙人能否雌予小人几道灵气?啊不,一道,一道灵气救星!”

    对方几次三番提到‘灵气’一词,联想到他先前手掌上冒出来的火焰,陈松隐约猜到了自己来到了个什么世界:仙侠世界!

    三昧真火!千里传音!撒豆成兵!五鬼搬运!艳鬼蛇姐狐仙猫娘兔妹,想想都让人兽血沸腾啊!

    一阵寒风吹进来,他打了几个哆嗦后赶紧做提肛运动来克制自己并御寒。

    可能是他那白眉白须的扮相镇住了桐峦子,桐峦子将他称作‘仙人’,并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像舔狗面对女神: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倾我所能、尽我所有。

    他没有猜错,自己穿越了,离开了地球,现在他所处的世界叫做‘九洲’。

    具体一点,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天冲神州虎浮群山,这里曾经灵兽如云、仙宝似海,每日都有无尽灵气弥漫外泄,更有上百的仙门宗派、几万修仙人士常驻于此。

    九洲的历史辉煌而灿烂,最早的修仙典籍距今足有十万年之久,提起修仙那就离不开灵气,就像能源是陈松所属世界的文明基础一样,九洲的文明来自于灵气。

    先前中年人所用的应声虫就是这个文明的产物,一种小灵虫,使用后可以令人快速掌握一门语言。

    源源不断的灵气供养了九洲的修仙人士,他们利用灵气来锻体炼魂,飞天遁地、呼风唤雨,凝练金丹、成全大道,寿命动辄几百上千年。

    只是这些修仙人士仅有少数,另外还有大量无法修仙的普通人,这些人跟华夏历史上封建王朝中的老百姓一样,早出晚归,忙于生计。

    但一切都在二十年前变了。

    二十年前九洲的灵气开始减少,每况愈下,到了五年前后灵气已经很枯竭了,修仙文明迅速崩塌,如今整个世界如今一片混乱,一片凄惨。

    说到这里的时候桐峦子流下了眼泪,要不是陈松阻拦他都要以头抢地了。

    安抚下激动的桐峦子,陈松关切的问道:“那现在还能修仙吗?”

    桐峦子悲怆的说道:“木有灵气修个卵子哟!”

    陈松心里一凉:“那不能修仙的话,人能活多久呀?”

    桐峦子凄凉的说道:“朝生暮死,生不如死。”

    这下子陈松全身都凉了:“这么严重?有点夸张吧?”

    桐峦子绝望的说道:“一点都不夸张撒,你看到了,小人以前吸风饮露、寒暑不侵,如今饿了七天被冷风一吹又被仙人踩了一脚就差点死球了。”

    说到这点陈松有点尴尬,他先前落点古怪,竟然是踩在了这倒霉孩子的身上,而且自己踩上去之前他还撑着口气没有昏迷,是自己落下的时候一脚把他那口气给跺出去了。

    好在桐峦子不在意这点,他一脸希冀的看向陈松道:“不过只要有仙人出现就行,仙人你是不是天道派来解救苍生滴?天不亡我也,天不弃九洲矣!”

    陈松苦笑摇头,老哥你想多了,天道恐怕把你们放弃了。老子压根不是仙人而是个卖保险的,怎么能解救你们整个九洲?

    当然,他倒是愿意给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上个保险,可据他所知公司根本没有灵气保险业务,而且就公司老总那尿性,要是业务市场崩溃成这样,肯定是带小姨子跑路而不是进行赔付!

    面对桐峦子的哀求,陈松坦然的说道:“抱歉,我其实不是仙人……”

    “你就是仙人,”桐峦子说道,“小人看见你‘嗖’一下冒出在小人肚皮上的,小人还看见你刚才是黑眉毛、没有胡须,然后这会白眉这么长,白胡须也这么长!”

    “现在这世道几乎木了灵气,移形换位、须眉瞬生的灵术早就无法施展了,仙人你还能施展,那肯定就是仙人。”

    “而且!”他面目肃穆做出狗仔要爆大料的架势,“小人在仙人身上感觉到了灵气!”

    这还真是个大料,陈松惊愕问道:“你在我身上感觉到了灵气?”

    桐峦子吞了口口水看向他身边的饭盒,道:“对滴,不光仙人身上有灵气,这饭盒里面也有灵气!”

    陈松打开饭盒道:“里面只有白米饭和一些炒蔬菜啊,哪有什么灵气?”

    饭盒一开,桐峦子‘咣当’一下子跪下了:“求仙人开恩,让小人炼了这灵气为丹,小人实在扛不住了哇!只要让小人食了灵丹,以后小人就是你的人了!”

    “不不不,我不要你的人。”

    “仙人啊。”桐峦子五体投地抱住了他的腿。

    “别急,你可以随便炼化什么,我就是不想要你这个人而已。说句实话,我希望将来属于我的那个人,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