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6.去北欧开农场(求收藏)

6.去北欧开农场(求收藏)

    ps:有推荐票的话,还请给弹壳投一下哈,拜托了,么么哒。****

    桐峦子收拾东西的本事了不得,烤鸡炸肉炸丸子馒头油条手抓饼,鸡蛋炒西红柿、辣椒炒火腿、香菇炒肉,西红柿、菜花、黄瓜、菠萝、哈密瓜等等,各种菜肴和食材分别归类,按照大小排排坐。

    另外还有一些小包装的蔬菜水果被他额外放了出来,其中就有蓝莓。

    陈松拿起一盒蓝莓打开吃了两个,桐峦子脸色一变想说什么,最后没敢开口。

    等他收拾完,陈松把蓝莓盒递给他道:“吃个蓝莓,九洲有这东西吗?”

    桐峦子勉强一笑:“木得有,小人先不吃,等小人把它炼化再说。”

    陈松津津有味的吃着蓝莓道:“不着急嘛,虽然直接吃无法吸收其中灵气,可尝尝味道也是好的,反正我这次带来的食材多,能练出来的灵丹也多。”

    桐峦子迟疑了一下道:“多,吗?”

    陈松失笑道:“你个会炼仙丹的还问我?”

    桐峦子道:“不多。”

    陈松指向汇聚一团的食物和食材道:“怎么不多?这不都是?”

    “这些都不是,它们木得灵气。”

    这话劲大,陈松下巴一闪咬到舌头了,他呸了一口吐出来的是血水,见此桐峦子顿时大惊:“帅哥小心,这果子有毒,竟然让你口喷鲜血!”

    “没有灵气?!”陈松面色震惊。

    桐峦子急的跺脚:“小人的解毒丹已经消耗殆尽,憾之憾之,奈何奈何!”

    陈松也着急:“怎么可能没有灵气?”

    桐峦子道:“先莫要管这些,先解毒呀!”

    陈松不耐摆手道:“我没中毒,只是咬着舌头了,啊呸。你说这些食材没有灵气?怎么可能?”

    桐峦子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有灵气,而是含量极低,它们含有的秽气太多,不值得花费灵力来炼取灵气。”

    陈松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桐峦子告诉他,天地间有灵气亦有秽气,任何物种生于天地间,要生存既会吸取灵气也会吸取秽气,要从其中凝练出灵气,得先消耗灵力用法术炼化掉秽气。

    他所带来的绝大多数食材和食物中就是含有秽气太多而灵气太少,压根不值当消耗灵气所凝结成的灵力去炼化,这样得不偿失。

    咕咚一下子,陈松坐倒在地,面色惨淡。

    桐峦子赶紧安慰他道:“倒也并非所有滴东西都不能炼取灵丹,帅哥你且看你手里这果子,它就富含灵气而秽气极少。还有这些,这用琉璃软纸包起来的果子和蔬菜便都有炼化之价值。”

    九洲没有保鲜膜和塑料盒,他看保鲜膜透明且柔软,就叫做琉璃软纸。

    陈松看了看被自己几乎吃空的蓝莓盒,上面贴着标签纸,价格是五十五元,产地是加拿大。

    他又看向其他包装盒上的标签,价格无一都很高,两根胡萝卜就要六十块,难怪当时他结账的时候花费了一千几百块。

    标签上的产地无一不是外国,有丹麦、有加拿大、有新西兰、有挪威……

    这他么灵气也玩崇洋媚外?!

    看着标签产地陈松气的想骂娘。

    不过等他挨个看完,他心里隐约有了些想法,他没搞明白灵气怎么回事,可秽气是什么他大概知道了——就是污染嘛。

    联想第一次提取灵气所用的斋饭,寺庙在山里有菜园和农田,都是用山泉水浇灌,和尚们纯手工生产,必然污染少。

    而他买的多数食物和食材来自黑心商贩,那污染就要重许多了:鸡鸭猪牛是吃激素长大的,是吃药物防疫的;蔬菜水果靠化肥尿素催长的,靠农药来防虫的……

    相比之下,这些外国进口来的有机蔬菜和水果污染轻一些,毕竟是严查到产地的有机产品,再说丹麦挪威所属的北欧和新西兰等国是出了名的空气洁净污染轻。

    至于人参与何首乌,他肯定是让铜人堂给糊弄了,这两样东西如果真是野生货那就是在深山老林长成,吸日月精华、夺天地造化,那样应该富含灵气才对。

    “狗日的骗子。”他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桐峦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帅哥莫生气,这些食物虽然不能提炼灵气为丹药,可它们依然可以吃。现在天地大变、万物俱灭,有吃滴能填饱肚皮,何尝不是幸事?”

    说到这里,他面露悲悯之色:“灵气枯竭,生灵涂炭,我从九一城一路走来见多了没吃没喝滴流民,草木无存、卖儿鬻女,据传天任神州已有灾民易子而食!”

    “这么惨?”

    “惨不忍睹!”

    感慨一番,桐峦子去提取灵气炼丹了。

    陈松抱着一只烧鸡边啃边生铜人堂的闷气,烧鸡味道真不错,美味入嘴闷气逐渐就没了……

    过了一会,桐峦子那小心翼翼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帅哥,想什么呢?”

    ‘帅哥’的称呼着实有些恶趣味,陈松道:“算了,桐峦子,你以后还是叫我先生吧,别叫我帅哥了。”

    桐峦子诚惶诚恐的问道:“可是小人哪里做滴不好?”

    陈松道:“不,是你做的很好,咱们关系更密切了,所以你可以更亲密的称呼我了,而这个更亲密的称呼便是先生。”

    “可是,先生不是师者之意么?”

    “是,咋滴?我不配做你的老师?”

    “配配配。”桐峦子急的喷出了口水。

    陈松道:“你刚才问我在想什么,我在想怎么获得灵气。”

    桐峦子立马抬起脸兴奋的看向他。

    陈松说道:“据我所知——对了,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桐峦子理所当然的说道:“先生是仙人,必然是从仙界而来。”

    陈松盯着他:修仙会把人修傻吗?

    桐峦子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慢慢就低下了头:“仙界,一定有仙界,先生也一定是仙人!只要弟子寻得灵气勤修,终有一日必能飞升至仙界!”

    陈松明白了,九洲剧变让桐峦子绝望多年,如今他的出现让桐峦子重新有了目标和信念,他已经给自己洗脑了,逼迫自己相信他是来自仙界,这样他才有勇气活下去。

    这么想着,陈松便说道:“如果你所说属实,相对你们这末日,我那里确实是仙界。但仙界现在灵气也不充沛,暂时来看,只有一些深山之中长出来的果蔬才蕴含有灵气,而人们居住之地秽气弥漫,灵气稀缺,培育出来的果蔬没什么灵气,只有秽气。”

    桐峦子点头道:“弟子了解先生滴愁苦了。”

    陈松愕然,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哪里愁苦,你怎么就了解了?

    桐峦子自顾自说道:“是不是深山之中凶兽蛰伏、遍布危机?先生不太方便去获取饱含灵气的果蔬?”

    “唉,可惜弟子是丹师一脉,如果弟子是符箓师一脉,那可以为您炼取聚灵符,聚灵符可引四海八方之灵气聚于一地组聚灵阵,这样先生自己开个种植园,便不需去冒险矣!”

    陈松惊奇:“还有这骚操作?咱们找个符箓师不就行了?”

    桐峦子拱手道:“先生所言甚是,只是大雪连绵山被封住了,待到风雪停歇,让弟子去给先生找一位符箓师。据弟子所知,弟子相熟的一位符箓师道友便住于山下城里,说来缘分,那道友还与弟子同名呢。”

    “也叫桐峦子?”

    “非也非也,桐峦子乃是小人道号,弟子名为大郎。”

    “大郎?”

    “弟子在。”

    陈松笑了笑道:“那也好,就这么办,到时候我回老家继承我老子的几亩地,弄个聚灵阵菜地!”

    桐峦子问道:“弟子不知道仙界何样,不过聚灵阵并非是在任何地界都能列成,越是灵气充沛之地越是易于列阵。弟子敢问先生,您老家可是出产那种被琉璃软纸包裹的蔬果之地?”

    陈松摇摇头道:“不是,应该是出产这些没有灵气的蔬果之地。”

    桐峦子脸上顿时露出犹豫之色:“请恕弟子贪心之罪,先生您能去出产这琉璃软纸包裹的蔬果之地去列阵么?”

    陈松继续摇头:“那得去北欧了,在北欧办农场那要花费的钱可就多了,我没那么多钱啊。对了,你们这里仙门倒闭、宗派破产,里面的金银都是怎么处理的?”

    桐峦子纳闷:“金银?宗门为何有金银?”

    陈松道:“修仙得道,财侣法地,金银不就是财富吗?”

    桐峦子继续纳闷:“金银与铜铁无异,为何可以认作财富?”

    陈松惊讶道:“不是吧?在九洲的百姓之间,金银不是货币吗?”

    桐峦子笑道:“自然不是,货币乃是灵石所制成的灵铢。可惜,灵气枯竭,灵石变为顽石,市井生意崩塌,人们只能以物易物。”

    陈松顿时颓然:“唉,还想弄点金银去发财来着。”

    桐峦子问道:“先生在仙界可是缺少财物?”

    陈松叹道:“老缺了,你知道鬼吗?在仙界我就是个鬼,穷鬼!”

    桐峦子沉吟一声道:“弟子倒是有样灵物或许能助先生一臂之力,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仙界位列九洲之上,弟子这灵物可能在仙界比比皆是。”

    “什么?”

    桐峦子伸手从破烂白长褂里摸索一番摸出了一只小蜘蛛样昆虫:“韫椟蛛,此虫性喜珍宝,它能感受到方圆千丈境内最是珍贵的宝物,并领您去寻觅于它。”

    陈松仔细看去,韫椟蛛的身体只有他小指肚大小,但长了八条长腿,这真是胸以下全是腿了,站起后跟踩着高跷似的,小纤腰一扭,老有风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