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7.信口丹
    韫椟蛛是九洲修士们标配灵虫,他们平时寻觅各类天材地宝就靠这小蜘蛛。

    此时这韫椟蛛处于休眠状态,要使用它很简单,给它输入一丝灵气即可,它是一次消耗品,找到范围内最有价值的宝物后会融入其中,很是神奇。

    陈松不会外放灵气,桐峦子说这个简单,他先前又炼制出了五粒丹药,这次却不是食足丹,而是小灵丹,就是灵气凝聚而成的丹药。

    食足丹的功效是让人吃饱喝足有精神,这会食物充沛,再把提取出来的灵气炼化为食足丹就有些浪费了。

    桐峦子将灵气凝聚为小灵丹,这是九洲最基础的丹药,算是个万金油。

    小灵丹可以唤醒韫椟蛛,只要捏碎后撒到它身上就行。

    二一添作五,五粒小灵丹被两人当场分了,陈松拿到四粒,桐峦子很有数的自愿拿了一粒并立马服下。

    得到小灵丹和韫椟蛛,他赶紧收了起来。

    小蜘蛛生了个锥子脸纤腰大长腿,陈松单身时间太久,竟感觉它这身材有些性感妖娆。

    五千块钱最后就换成了五粒小灵丹,他的心里很是不甘。

    这样被烧鸡压制住的怨气又萌生出来,铜人堂欺人太甚,他问桐峦子道:“大郎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法宝,可以给我去惩罚一个人?”

    “请问先生,您要惩罚什么人?”

    “一个骗子,骗了我们灵气!”

    一听这话,桐峦子顿时面目狰狞:“可惜弟子储备灵气不多,本领不够,否则一定要炼一枚灭神丹出来让他魂飞魄散!”

    陈松摆摆手道:“修道之人,何来如此重的杀气?不必灭他狗命,给他个教训即可。”

    桐峦子沉吟了几秒钟后问道:“那,要不弟子为先生炼一枚信口丹?骗子心底必然有许多见不得光之机密,信口丹会让他坦诚的说出来。”

    陈松一拍大腿道:“就来这个,炼制这丹药需要什么材料?”

    桐峦子笑道:“弟子的气海中积攒了一些灵气,可用灵气炼制出来,无需任何材料。”

    陈松想了想拿出一枚小灵丹递给他道:“你需要灵气多,那再给你一枚丹药。”

    桐峦子的眼泪顿时流淌出来:“先生大恩大德,大郎无以为报……”

    “千万别以身相许!”陈松赶紧截断他的话。

    炼制信口丹跟从食物中提取灵气炼食足丹姿势相同,纤细的灵气从他掌心冒出,汇聚一起后又开始凝聚为小丹丸。

    炼出新丹药后,疲惫的桐峦子守着篝火入睡,陈松离开山洞回到了出租屋中。

    今天连续折腾这么多事,他也困了,正好冬季天色黑的晚,他上床搂着棉被开睡。

    同样是睡觉,在床上盖着棉被肯定要比在山洞睡更舒服,回想着冰冷的山洞和呼啸的风雪,陈松感觉自己很幸福。

    果然,幸福都是比出来的。

    一觉醒来,天色漆黑,楼上的孩子正在蹦跳,楼下的狗正在嚎叫,隔壁那俩老爷们正在例行嗯嗯啊啊。

    这样,陈松又感觉自己不幸福了。

    在狭小的房间里,他再度立下了老大一个宏愿:韫椟蛛找到宝贝让他赚到钱后,他一定要买个大房子!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没人的那种!

    熬到天亮,他准备去找铜人堂那店长讨个公道。

    下楼后他先去早餐车买了个煎饼果子,这是他的例行早餐。

    自从住在这里他每天都吃这个,以至于吃出一个早餐车的至尊vip:虽然价钱一样,可加蛋的时候老板会给他加一枚最大个的,加烤肠的时候会给他加一根最新鲜的。

    想到山洞里还有个苦逼的桐峦子,陈松大方的说道:“林叔早上好,煎饼果子来两套。”

    林叔一边忙活一边问道:“哟哟,下狠心了?打开胃口了?放飞自我了?”

    “不是,给别人带的。”

    “那来个情侣套装?”

    “什么呀,男的。”

    “我懂。”

    煎饼果子火热出炉,两套连体装在一起,包装纸上有个包着红头巾的外国佬对旁边笑的很哲学的另一个外国佬伸出了友谊之手。

    看到这包装陈松懵了:“林叔这这这什么意思?”

    “男的情侣套装呀。”林叔对他挤挤眼,“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肛性需求。”

    陈松无力解释,他只能快步离开,同时在心里腹诽:老林不能准确揣摩顾客圣意,那就得付出代价,这个早餐车从此之后失去了一位至尊vip客户!

    他到了超市旁边的铜人堂时,正好人模狗样的店长来上班。

    这会超市还没有开门,一群等着抢头茬菜的老头老太太聚集在铜人堂附近等待着。

    看到人多,陈松决定先给他一个机会:“老板,昨天我在你这里买了根人参办了个会员,有印象吗?”

    店长很热情的笑道:“有有有,你买了最便宜一根人参嘛,怎么了?”

    陈松冷笑道:“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店里出售的人参是野生参,是吧?”

    店长道:“当然了,你看这还有鉴定书呢。”

    陈松道:“鉴定书是假的吧?你昨天卖我的人参是毫无价值的人工养殖速生参,你骗了我!”

    店长依然一脸微笑:“小兄弟开玩笑呀?我向来诚信经营、童叟无欺,你别血口喷人,否则我不客气了。”

    他给了陈松一个威胁性十足的眼神,随即走向几个老太太亲切的笑道:“阿姨,看蛋白粉呀?”

    既然对方一心求死,那陈松只好送他一程。

    他从后面走过去,左手掐住店长肩膀右手把准备好的信口丹给塞了进去。

    店长大惊,急忙愤怒的推开他:“你给我,咳咳,你塞我嘴里什么?”

    灵丹入口如泥牛入海,瞬间无影无踪。

    陈松问道:“老板,你们店里的产品保真吗?”

    “当然,”店长下意识的说道,“不保!”

    旁边的老头老太太们大惊,纷纷盯着他看。

    店长毫无所觉,仰起脸得意洋洋的笑道:“我们这店名都是假的,你还指望我们的货保真?我跟你说吧,你昨天买的那根野生参压根都不是人参,它是商陆根,十块钱能买好几斤,哈哈。”

    听到这话旁边的女店员大惊,她想上来阻拦店长,陈松上去把他给挡住了。

    一个老太太问道:“那我前天买的进口阿胶糕呢?”

    店长说道:“阿姨别怕,你那真是进口的。”

    老太太刚舒了口气,却听店长继续说道:“是从这门口进来的,哈哈,你也是傻,这外国哪有吃阿胶的?阿胶是什么?驴皮!这玩意儿还有外国进口的吗?能买这玩意儿你那脑子也告别营养了,所以吃什么都一样。”

    “你你你,你说的话你要负责!”

    “负责?对谁负责?我弄大肚子的姑娘就五六个,都没对她们负责能对你们些快入土的老棺材瓢子负责?告诉你们,你们早点死是好事,我这是帮国家减轻负担,所以别看我偷税漏税,可我也从别的方面为国家做贡献了。”

    女店员惊呆了:“店长你疯了?”

    店长斜睨她一眼道:“我没疯,注意你的说话方式,宋慧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你个肥猪,不看看自己什么体型还学人家穿黑丝?要不是我想玩你那个大学生妹妹,你以为我会忍着你?”

    陈松惊呆了,桐峦子给自己的这是信口丹?这他么是人性核弹头吧?

    他本来只想让店长承认卖自己假人参的事,没想到对方爆出这么多东西!

    这货,太坏了!

    女店员双眼顿时红了:“刘栋,你等着,你准备坐牢吧!我这就把你偷税漏税的证据交给工商局!”

    “报警报警。”老头老太太们嚷嚷起来。

    陈松赶紧走人,他担心警察会把自己跟这店长的失态联系起来。

    只要店长不傻,等他清醒后就会想起自己往他嘴里塞的东西。

    店长却不怕,更来劲了:“报警?我怕警察吗?哈,笑话,我谁都不怕,因为我马上要移民了,只要我爸找到藏在港城南丰菜市场里的宝贝,我家就是首富了,懂吗?”

    准备离开的陈松最后又听到了这么一席话,他猛的扎下脚步问道:“港城南丰菜市场?你说的是真的?”

    店长得意洋洋的说道:“一百个真,知道我爸是谁吗?钱塘大学历史系的刘宝珍!我爸厉害着呢,他一直在找一件国宝,地方已经确定了,等我家把菜市场租下来找出那东西,我们立马移民,立马就是首富!”

    “那国宝是什么?”陈松紧接着问道。

    老头老太太们发出愤怒的喊叫声,他位于人群外围,这一声提问并没有传到店长的耳朵里,他也就没得到答案。

    一辆警车紧急开来,陈松在心底叹了口气,最终离开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