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8.镇国之宝

8.镇国之宝

    思前想后,陈松去了港城。

    他上网查过店长父子的信息,刘栋是个小角色,他的父亲刘宝珍则算是个名人。

    如刘栋所说,刘宝珍确实是钱塘大学历史系一位教授,他所带的专业为考古学,是省内著名的古董文物研究专家。

    另外陈松还在一则晚报信息中看到了他的身影,就在上月刘宝珍曾想租赁下港城一座菜市场并进行重装修,而菜市场一旦要装修就得停止营业,这遭到了周边住户和市场小贩们的抵制,双方产生冲突从而登上报纸。

    联想刘栋的话,结合刘宝珍的身份和这条新闻,陈松有理由相信刘栋所言是真实的:刘宝珍发现菜市场底下埋着宝贝。

    至于宝贝具体信息他还不知道,但不外乎文物古董。

    如果刘宝珍的研究无误,那韫椟蛛就可以派上大用场了。

    港城隔着钱塘不算很远,五百多公里的路程,高铁两个半小时直达,陈松把电脑便宜处理换了车票钱,然后直奔港城。

    如其名字显示一般,这是座海港城市,相比钱塘规模小许多,但空气清新、生活节奏轻缓,很是宜居。

    陈松出火车站的时候是傍晚时分,他先去了海边,温和的夕阳即将落入海下,橘色的余晖洒在水面上、洒在人身上、撒在屋顶上,动人心弦。

    心有所感,他拍了几张落日余晖图和海鸟归巢图发到朋友圈,然后陆大鹏第一时间给他点赞并评论:逆光也清晰,松哥拍的美。

    第二时间他的主管进行了评论:(疑问)(惊讶)那里有客户?

    第三时间他的主管做了个补评:私聊我,给我发定位,把今天的客户走访报告马上发过来,你要是敢私自出去玩,那你死定了(发怒)(菜刀)。

    看到评论陈松拍了拍额头,发朋友圈忘记屏蔽领导和同事了,然后他迅速打开通讯录,将主管给拉黑删掉了。

    他在海边看了日落,看了月出,待到了夜幕降临,看到了万家灯火。

    这一刻,他有些萧瑟。

    一直萧瑟到午夜他才乘坐末班公交车去了南丰菜市场,半开放的市场已经歇业,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人。

    走进市场,陈松谨慎的绕着又转了一圈,确定再也无人后他拿出了那大长腿的韫椟蛛,在它头上捏碎一粒小灵丹。

    酣睡的韫椟蛛猛的醒了,它在陈松手掌上转了转,随即跳到地上快速攀爬起来。

    陈松不怕会跟丢它,小蜘蛛的腹部喷出一条银白色细线,一直连到了陈松捏碎小灵丹的指头上。

    菜市场面积不大,韫椟蛛在一处散发着腥臭味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钻进了土地中。

    见此陈松在手掌心吐了口唾沫掀起衣服准备拉开腰带,随即他反应过来,习惯成自然,找错家伙什了。

    他赶紧放下衣服从背包里拿出事前准备好的小铁铲,循着银色的蛛丝挖了起来。

    所幸市场地面没有硬化,他一番努力后挖出了个土坑。

    一直挖下去一米多深,铁锨碰到了一块木板。

    陈松大喜,地里面埋着一个木箱!

    费了番力气把洞口扩大,他最终将木箱给搬了出来。

    韫椟蛛消失在了木箱中,显然宝贝就在里面!

    木箱质地坚硬,用来锁住箱子的铁锁却已经被地下潮气给腐蚀坏了。

    陈松美滋滋的打开箱子探头一看,五个骷颅头摆放在一起正对着他呲牙咧嘴:来了,老弟?

    “沃日!”

    大冷的冬夜里,一个青年满怀希望的玩着开宝箱游戏,满怀希望的等待着暴富,结果突然看到了骷颅头,还是五个!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陈松呆若木鸡,颤巍巍的握着手机不知道该拨打120还是119抑或是110,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没经验。

    手电光照在骷颅头上,他呆滞的看了一会,忽然觉得它们有点眼熟:

    面骨特别是吻部往外突出,两道眉骨高高隆起,鼻梁扁平,眼眶深而宽阔……

    “北京人头盖骨!”陈松猛的想起了初中历史课的那张有名照片,这些骷颅头是北京人头盖骨!

    人生的大起大落又来了,他激动的狠狠挥拳凿在心口上,防止自己心脏跳动过快、泵血过猛而导致脑溢血猝死。

    北京人头盖骨啊,这是什么?国宝!还不是一般的国宝,而是镇国之宝!

    他冲到木箱前仔细打量五个骷颅头,然后上网搜索了北京人头盖骨的照片,越比对他越激动:没错了,自己找到了国宝!

    情绪越激动,心脏跳的越快,他感觉全身上下都在‘砰砰’的跳动,见此大感不妙,赶紧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他脑海里出现两个斗争的小人:

    一个说:“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或许这是赝品呢?”

    另一个说:“兴奋吧,欢呼吧,这北京人头盖骨不可能是赝品,这是韫椟蛛找到的啊,可以不相信科学,但不能不相信法术!”

    第一个又说:“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既然它们是北京人头盖骨,那应该只是头盖骨而已,怎么会是整个骷颅头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陈松愣了:对,不管是他记忆里还是先前在网上查资料,查到的国宝名字都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而不是北京人颅骨化石。

    他又赶紧网上查了查,查清了关于这化石的原委。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发掘出来的化石确实是北京猿人头盖骨,但出土后被中美学者共同创建的“中国地质调查所新生代研究室”进行了修复,复原为颅骨来进行保存。

    再后来,狗日的小鬼子发动了侵略战争,为了保护化石不被掠夺,1941年年底常凯申政府和美帝协商,化石由美国领事馆安排,由美帝海军陆战队带出中国,暂存美国。

    别看大片里的海军陆战队神勇无敌,现实中他们没有编剧和导演护体,撤退途中被小鬼子给盘了,整支队伍和化石一起不见了。

    根据资料记载,价值连城的化石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陈松所在的这片土地,港城!

    这些资料进一步证明了化石的真实性,脑海中的第二个小人高兴坏了:“发达了发达了,要发达了!这化石可是价值连城啊!”

    第一个小人冷笑:“价值连城?对啊,它价值连城,可你怎么把它换成钱?!”

    这个念头的出现让陈松通体冰寒:一点没错,自己手握国宝,然后呢?

    化石的身份太炸天了,按《进化学》来说他们之间也有些血缘关系,可有什么用?这是明明白白的国家财产!

    陈松可以想象,头盖骨化石一旦见光就是五百块钱加一面锦旗。

    九洲世界的珍稀灵虫最后换五百块钱?光是想想这结果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本来他以为会在市场地下找到什么字画古董,到时候他赶回老家跟爹娘统一口径说是祖传的,倒手随便卖给一个富豪就能换成人民币。

    结果他找到了猿人头盖骨化石,这样他卖给哪个富豪?谁会傻乎乎的接盘?

    刘宝珍父子估计想把它们走私出去处理,那确实能换大价钱,可陈松不能这么干,一是法律不允许,二是他的素质不允许,三是他的渠道也不允许……

    这样问题来了,化石不管在谁手里,只要是国内,那见光后就是五百块钱和一面锦旗,所以没人会花大钱买下它,除非那人不喜欢钱而是喜欢锦旗……

    想到这里,他眼睛一亮:还真有这样的人!

    细想一番后,陈松有了主意,他先把坑填上、把化石藏到虎浮群山的洞穴中,然后买了张回程车票。

    回到小窝后他好好休息了一天,养足精气神后他又好好把自己好好捯饬了一通,带上一枚化石坐车去了著名的淘宝城,准备去面见首富大人。

    淘宝城是一座园区,它的占地面积庞大,建筑众多,容纳了十二万人,是著名的阿里发发集团总部。

    与其他世界知名企业的总部相比,淘宝城外观低调,如同校园,陈松背着包走进园区的时候感觉自己依稀回到了青葱时代,依稀是在走入校园。

    然后他被保安拦住了。

    “先生您好,本园区不对外开放。”年轻帅气的保安客气而坚定的说道。

    陈松晃了一下胸口挂的工作牌后微笑道:“我也是这里的员工。”

    “你可拉倒吧,忽悠谁呢?”保安笑了起来。

    “不信你看我的工牌。”陈松自信的说道。

    这工牌是跟他合租一哥们留下的,那小哥当时就在园区工作,工牌是货真价实的。

    保安却看也不看:“行了兄弟,演啥呢?忽悠我有意思吗?你自己往周围看看,你觉得你是属于这里的吗?”

    陈松脸色拉了下来:“狗眼看人低了不是?”

    保安说道:“咋滴,你要打我脸?”

    陈松强作冷静并冷笑一声,保安不耐道:“没时间跟你扯犊子,你往周围看看,自己跟这里员工哪不一样心里没点数?”

    “这里的员工哪个不是晚上加班到凌晨黎明再起床赶班车的?谁精神头跟你这么旺盛?这里的员工除了我们保安,谁打扮的跟你这么利索?你看你西装革履的,还背着个包,跑保险的还是卖房子的?”

    陈松环视四周竟然无言以对。

    保安继续说道:“卖房子的都在街头守株待兔,没有扫楼搞上门推销的,你既然想混进园区搞推销,那肯定是个卖保险的,对不对?”

    陈松再度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