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9.见到真人了

9.见到真人了

    从正门去见首富大人的想法泡汤了,陈松无奈的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保安说道:“你别妄想回去乱折腾一通再回来糊弄我,警告你啊小子,你的脸刚才已经被拍照录入系统黑名单了,别再来自讨没趣。”

    陈松惊愕的问道:“这么先进?”

    保安笑了,然后骄傲的说道:“你以为!”

    陈松又问道:“那你们干嘛不用这技术给员工做人脸识别?扫脸入园就是了,还戴工牌干嘛?”

    保安继续笑:“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不属于园区的?”

    陈松反问道:“刚才是摄像头给你报警了?那你跟我唧唧歪歪那么多干嘛?戏弄我?”

    保安道:“想啥呢?想歪了不是?我们园区的安保人员都有极高素质,怎么会干这种事?刚才我那是向你展示我的推理能力,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在向你炫耀才华!”

    这二货,自己堂堂未来大仙霸竟然被个看大门的鄙视了?陈松哭笑不得,只好走人,经此一事他意识到自己得需要有人引荐才行了。

    思索一番,他隐约记起好像有同学在阿里发发上班,于是便把屏蔽多年的小学同学群、初中同学群、高中同学群、大学同学群等都给翻了出来,然后群发信息:(嘿哈)请问哪位同学在阿里发发的园区总部上班呀?

    信息发布后他等了几分钟,十来个群都是一样的死寂。

    陈松不气馁,他继续群发消息:(色)我女票的闺蜜想找个阿里发发的员工做对象,有意的私聊我哟。

    接着他去网上找了几张美女生活照发布出去。

    照片发布不足一分钟,一个名叫姜盛的人给他发来信息:在啊老哥?你对象的闺蜜,真不错呀。

    来人身份不言而喻,可陈松迅速的回忆了一下却记不起有叫姜盛的同学,于是就尴尬的问道:(流泪)你哪位?

    姜盛:我姜涛呀,高中同学,你不记得我了?

    对方自报名字,陈松便立马回忆起他来了。

    姜涛是他高中同学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人了,他为人比较木,比较呆,容易钻牛角尖,容易相信人,很多人笑话他脑袋差点事。但他成绩很好,因为他不管干什么事都特别专心,其中学习的时候又最是专心致志。

    回忆起相关信息,陈松便开始打字:(冷汗)涛哥是你?你怎么弄了个姜盛的名字?现在改名了?

    姜盛: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有空咱们再说这个,先说说你给你闺蜜征婚的事?

    陈松:(疑问)你在阿里总部园区上班?

    姜盛:那可不,要不我怎么能叫姜盛?

    陈松:(疑问)这跟你叫姜盛又有什么关系?

    姜盛:这是我在阿里的花名啊,你不知道吗?阿里新员工入职要起一个花名,在企业内部只用花名,不用本名。

    听他一说,陈松想起这么回事:(害羞)对,是这样,不过我记得这花名得是金庸作品中出现的人名吧?金庸哪本书有人叫姜盛?

    姜盛:书里没有,他的书里出现过有名有姓的人物总共1472个,阿里多少人?八万多!哪分的过来?我这个名字是南宋末年一位陪戎校尉所属,郭靖不是领过兵吗?那他算是郭靖的手下了,所以他的名字也算是跟金庸作品能沾边。

    陈松:(好奇)陪戎校尉是什么官?

    姜盛:一个小官职,从九品的武散官。

    姜盛:咱们不是谈姑娘的吗?

    陈松:(尴尬)对对,这事得从长计议,你中午有空没?有空一起吃个饭聊聊这事。

    微信突然安静了下来,陈松耐心等待,然后又把没发在群里的几张生活照给他发了过去。

    姜盛:中午我怕是没空外出,下班后不知道得加班到几点,松哥,我很为难啊。

    陈松:中午我在你们园区门口等你,这样时间够吗?

    姜盛:狗狗狗。

    “姜盛”撤回一条消息

    姜盛:够够够。

    中午下班,园区里猛的涌出来好些人,跟一超大犬舍出现了超多脱缰的野狗似的。

    姜涛是陈松的高中同学,尽管已经有多年未见,可两人打了个照面后还是认出了彼此。

    先是激动握手然后热情寒暄,最后姜涛拉着他往附近饭店走:“松哥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走走走,兄弟请你小吃一顿。”

    “好。”

    “你跟我客气什么,这是我……哦,好。”

    进了饭店姜涛把菜谱递给陈松,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

    陈松是实在人,点了道炒土豆丝:“我就爱吃土豆。”

    姜涛道:“别客气,你随便点。”

    陈松道:“我不是客气,我吃素好些年了,吃不了肉。”

    姜涛恍然,又给他点了个鲍汁茄子,陈松看了眼价格,88,还是会员价:“别点这个,太贵了,太贵了。”

    “吃个饭能有几个钱?兄弟现在虽然没混成什么大人物,可年薪也有个四五十万,所以吃饭上你别给我省!”

    陈松的眼睛顿时瞪圆了:你他么年收入这么多,干嘛还打扮这么瘪三?你早点说老子吃个锤子的素啊!

    上了菜,话题开始切入主题。

    姜涛害羞的问道:“松哥,你对象她闺蜜……”

    “我对象她闺蜜只是庸脂俗粉,你现在这年薪她配不上你,哥们以后给你找个更好的,话说你在阿里发发上班,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牛风牛总?”

    这话题突变太快,姜涛目瞪口呆:“啥啥啥玩意儿?”

    “我有点急事需要跟牛总谈谈,你帮我引荐一下?”

    姜涛懵了:“你觉得一个在金庸那么多小说里连名字都没露过面的人,能跟风清扬搭上话?”

    “这跟风清扬又有什么关系?哦,牛总花名是风清扬?”

    “对啊!”

    “可你们不是在一个园区上班吗?”

    “那松哥你从小就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这样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咱们这一代的社会主义掌舵人?我也有点急事跟他谈谈,想让他关注一下当前的大龄青年婚育问题,这不光是急事,还是大事!”

    陈松叹了口气道:“也对,唉,是我冒昧了。”

    这条路看来也走不通。

    姜涛好奇的问道:“松哥,你找风清扬干啥?”

    陈松坦然说道:“我要卖给他一样东西,他绝对会感兴趣的东西。”

    是的,他打算把化石卖给这位首富。

    牛风贵为首富不缺钱,他甚至在一档节目里明确表示过,他不喜欢钱,从来没碰过钱——陈松信这话就有鬼了,全中国赚钱最积极的就是这位首富了。

    这话有装比成分,但他确实不缺钱,也不缺地位、不缺关注度,他缺的是能让万民交口称赞的作为。

    那么,如果他能为国家找回猿人头盖骨化石这件国宝,这可以让他赢得多大赞誉?

    如果说国内还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下化石这等国宝,那在陈松想来就是牛风了。

    看着他愁眉苦脸、魂不守舍,姜涛也很伤心:“松哥,给我介绍对象的事,是不是黄了?”

    姜涛为人实在,从点菜时候给他点了最贵一道素菜就知道,所以说起来陈松把人家忽悠出来实在不像话。

    于是他咬咬牙道:“涛哥你放心,你媳妇的事交给我,我一定给你找个让你们满意的媳妇,我发誓,即使我找不到媳妇,也得给你找到!”

    听了这话,姜涛感动了:“松哥你对我掏心窝子,那我也对你掏心窝子,如果你真要接近风清扬,我有个法子!”

    陈松眼睛顿时瞪大了。

    但说完后姜涛又犹豫了:“你找风清扬到底为了啥?说真的,松哥,这主意一个不好会让我丢饭碗的。”

    陈松赶忙保证道:“不会让你丢饭碗,我发誓,如果我操作得当,还会让你在你们公司里更上一步!”

    “这个我就不指望了,”姜涛叹了口气,“要使用这主意那就不能吃了,你赶紧跟我来。”

    随后他以客户的名义将陈松带进了园区,然后进入一栋楼后连续刷卡,最后进入了一处会客厅。

    进入会客厅,姜涛木木的指着一道电梯门道:“这个电梯通往楼顶桃花岛,哦,就是风清扬的办公室,所以这个电梯非常私密,全集团只有寥寥几人有权限使用。不用想,我肯定没有权限,所以咱们进不去,但风清扬要出来吃午饭会走这电梯门。”

    介绍完这番话,姜涛没给他道谢的机会,直接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陈松很心酸:自己可是欠下这哥们天大一人情了!

    现实没有给他很多感慨的时间,仅仅几分钟后,电梯门打开,三个人从里面说笑着走出来,其中处在c位的自然是这地盘的大哥大,牛风!

    双方打了个照面,一个身材强壮的汉子不动声色的挡住了牛风,另一个汉子则用目光锁定了陈松。

    陈松知道机不可失,立马道:“牛总,我有一样您父亲一定非常喜欢的东西!”

    知道了这个见面方式到两人真的见面,相隔时间太短了,他只来得及想到这样一句或许能第一时间吸引牛风的话。

    除了环球顶级企业家、慈善家的头衔外,牛风还有慈父孝子的光环。

    氛围稍微凝滞了一下,牛风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东西?”

    “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