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0.第一大桶金

10.第一大桶金

    陈松将咖啡小口抿掉,然后把杯子递给正阳道:“哥,再来一杯,谢谢。”

    先前他说了自己带来的是国宝后,牛风以为他偷偷弄了头大熊猫,差点直接报警把他抓了,搞的他不得不花费唇舌做了一番辩解,到现在还口干舌燥。

    正阳嘴角抽了抽,道:“第五杯了!”

    陈松笑道:“没事,我喝咖啡多了不要紧。对了你们这里除了咖啡有没有别的?小吃啥的?喝饿了。”

    会议桌对面的牛风笑了,他说道:“面对我,你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

    陈松傲然的看向他,发自心底的说道:“牛总,这个星球上没有人能给我压力,或许在你眼里我很中二,但在我眼里,你们没有分量!”

    寿命区区百年,思维被科学禁锢,乐趣只能来自吃喝玩,牛风即使是全球风云企业家又如何?还不是区区凡人?

    而陈松呢?他怀里揣着两颗小灵丹、背靠整个九洲,乃是正儿八经的修仙者!

    正阳又倒了一杯咖啡,陈松抿了口后舒坦的在心底感叹:真香。

    这时房门被推开,阿发快步走进来,把一个盒子和两张纸恭敬的放在牛风面前。

    牛风快速看了一眼,猛的抬头问道:“保险员小兄弟,这化石是哪里来的?”

    陈松放下杯子笑道:“你调查过我了?”

    牛风用手指点了点一张纸道:“你的档案都浓缩在这张纸上了,你不是什么博物学家和冒险家,对吗?”

    陈松意味深长的笑道:“牛总,我不是,可世界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牛风摆手道:“收起你装神弄鬼这一套,小兄弟,我摆平的妖魔鬼怪比你知道的都多。”

    陈松惊喜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你也是除魔卫道的修士?那师兄你是什么派的?”

    牛风笑不出来了,阿发说道:“华山派剑宗。”

    顿时,牛风和正阳一起看向他:他沙比你也是沙比吗?

    收回记述了陈松身份信息的档案纸,牛风又把一张鉴定书往前推了推:“我不追问你的身份了,咱们开门见山,你从哪里找到的这化石?”

    “我说过,牛总,世界不是你知道的那么简单。”陈松又微微一笑。

    “化石是假的。”牛风冷冷的说道。

    陈松猛的站了起来:“这不可能……”

    “确实不可能,”牛风哈哈笑道,“你怎么不继续保持你的高人风范了?看来我一个没分量的人,说的话却怪有分量,看把你吓的。”

    陈松讪笑着坐下:“好吧,我在牛总面前还是太嫩了,既然鉴定证明化石是真品,那咱们谈谈价?”

    牛风失笑道:“你拿属于国家的宝藏跟我来谈价?”

    陈松说道:“牛总,咱们坦诚点,这国宝在我手里确实是有价无市,但到了你手里,你操作一下却可以让你名利双收,你明白它对你的意义是吧?”

    牛风没回答,而是玩味的看着他道:“失踪的化石一共五个,其他四个呢?”

    陈松说道:“你以后会见到的,现在咱们来谈这一个化石,我要价是这些。”

    他竖起一根食指。

    牛风点点头道:“一百万价钱不高。”

    陈松不悦道:“你这报价是在侮辱国宝你知道吗?我说的是一千万!”

    “可以。”

    首富的气魄震住了陈松,他意识到自己把价要低了,但此时不能变卦了,只能补充一句:“我说的是美金。”

    牛风道:“你没搞清楚情况,价钱不是问题,小兄弟,问题是我这边买下这颗化石,回头外面又出现四颗,那怎么办?”

    陈松摇头道:“我以人格保证不会出现这种事……”

    牛风笑道:“好,我信你。”

    干脆利索的回答让陈松很是诧异:“就这么信我?”

    牛风说道:“生意人必须得讲诚信,我的生意经就是宁可淘不到宝,决不能弃诚信,宝可不淘,信不能弃。”

    话锋一转,他又说道:“我会讲诚信,你必须也得讲诚信,否则你知道我的能量,你大概能猜到我的手段,是吧?”

    陈松郑重点头。

    “那就成交了。”

    一听这话,陈松急忙道:“等等,还有两个啊不,三个条件!”

    牛风往椅背上靠了靠,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得寸进尺呐,小兄弟。”

    “您先听听,对您来说很简单,”陈松道,“第一个条件,你不要追究帮我找你的那员工的责任,反而提携一下他,毕竟他帮了咱俩大忙;第二个条件,你帮我办理个北欧移民,或者介绍个关系也行;第三个条件,待会你送我出园区大门。”

    牛风皱起眉头道:“你要去北欧?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吗?”

    陈松摇摇头道:“我不是因为崇洋媚外才出国,否则我去找自由灯塔了。相信我,牛总,我出国是有不得已原因的,我身不由己!”

    他得去北欧开农场,桐峦子告诉过他,北欧出产的食材中含有的灵气最为浓郁,且秽气最少。

    牛风用手指点了点桌子,对正阳说道:“跟岳灵珊说一声,给数据平台事业部那边打个电话,照顾一下这个叫姜盛的伙伴。”

    说完他又说道:“条件改一下,我不送你出园区了,帮你移民去冰岛,并且还在当地送你一栋房子。”

    陈松震惊:“啊?”

    牛风笑道:“就这么决定?”

    陈松急忙抱拳:“牛总大气,牛总厉害,牛总威武。”

    一个送人出门的举动换成一套房子,有钱人的世界让修仙者都看不懂。

    难道是钱多人傻?

    这念头一闪而逝,陈松知道这不可能,以前所有对牛风持有类似看法的对手,他们的企业和资产现在都姓牛了。

    正阳打了电话回来,牛风对他说道:“你跟帝格尔松总监说一声,让他帮陈兄弟办理移民冰岛的事,然后把他押在我手里的房子送给陈兄弟。”

    “是。”

    之后有人送来午餐,快餐模式,但很丰盛:菜有蟹肉、虾仁、小羊肉和西蓝花,主食是一碗米饭。

    蟹肉很嫩,虾仁很嫩,小羊肉很嫩,让人生气的是西蓝花竟然也很嫩,有钱人的生活太美好了吧?

    他美滋滋的吃完了饭,一张银行卡给他送了过来。

    送来银行卡的是一名白人中年男子,跟他一样都是西装革履,他长得五大三粗、身材健硕,比正阳和阿发更像保镖。

    “您好,陈先生,我是拉格纳-帝格尔松,阿里发发海外事业部金融顾问。”壮汉跟陈松有力的握手,中文娴熟。

    看到帝格尔松到来,牛风推开盘子走人:“再见了,陈先生,很高兴跟你做成这单生意。”

    陈松翻看着手中的黑色卡片道:“牛总先别走,这什么银行的卡?怎么没见过?”

    “你见过银行的卡在冰岛没法用,现在资金外流管控严格,你也没法把国内的资产往外转移。这是冰岛国民银行的黑金卡,具体的问帝格尔松吧,他曾经是冰岛国民银行的副行长。”

    牛风对他挥挥手,潇洒出门。

    帝格尔松对银行业务着实熟悉,简洁明了的对他的疑问做了解答,然后问他要了联系方式、身份证复印件和护照复印件,说最快三天之内就能帮他办理完移民手续。

    陈松惊呆了:“这么快?”

    帝格尔松微笑道:“请相信阿里发发集团和我所拥有的能量。”

    留下资料,陈松离开,正阳亲自送他出门,也算是牛风给足了他面子。

    出门的时候他特意经过早上被拦下的保安室,并特意隔着窗户往里看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遇到了对的人。

    早上阻拦他的保安火速冲出来说道:“嘿哟小子,你是把我的警告当……”

    话说了一半,他看到了跟在陈松身后的正阳。

    作为牛风的司机兼第一保镖,正阳在阿里发发集团内部的认知度可不差于几位事业部老总。

    保安的心绪顿时凌乱了,他的手指在两人身上来回摇晃:“这这这……这是这是……”

    “这是牛总的贵宾。”正阳为陈松介绍道。

    保安倒吸一口凉气,陈松亮了亮背包上的人寿logo后说道:“你猜对了,我是个跑保险的,并且成功给牛总做了次推销。”

    早上两人之间算不上冲突,人家保安是恪尽职守而已,所以陈松不至于趁着正阳在旁边就狐假虎威。

    他调侃了保安一句,扬长而去。

    早上还能被自己任意驱逐的人,下午就成了自己高不可攀的老总宾客,这番对比令年轻帅气的保安大受震撼。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辉煌大气的岗亭中,默默的收拾起属于自己的东西。

    另一个稍微年长的保安问道:“你干嘛呢?”

    帅气保安说道:“王哥,我不想再做保安了,我不想一直这么浑浑噩噩混下去了,我要辞职去奋斗,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

    “你怎么奋斗?去哪里寻找机会?”

    “去高档住宅小区,去鸭店,去高端spa店,专门去找有同情心的富婆,争取小三上位,弯道超车!”

    年长保安苦笑一声:“你啊,毕竟嫩!你知不知道富婆是一种资源,稀缺资源?你以为富婆跟富翁一样多吗?”

    小保安一咬牙一跺脚:“那能找个富翁我也愿意干!不是,是愿意被干!”

    “真是个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