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2.欢迎到家

12.欢迎到家

    冰岛,冰与火之地。

    如名字显示那样,冰岛是一个岛国,位于大西洋和北冰洋的交汇处,处于北温带,面积十点三万平方公里,跟国内的江苏或者浙江面积类似。人口方面它是三十多万,别说跟中国比,就是跟欧洲各国比它的人口密度也是很小的。

    陈松所在航班抵达的雷克雅未克人口密度相对较高,总数是十一万,占了全国三分之一还要多,它附近还有个卫星镇很大,人口是五万,合计起来这就是全国二分之一多的人口了。

    回忆着关于雷克雅未克的介绍,他在机场人员引领下通过了海关检查,然后又有机场服务人员带他去了vip候机室。

    “女士,我不是应该离开机场吗?”陈松用绊绊磕磕的英语问道。

    冰岛的官方语言是冰岛语,但因为二战时期美军曾在岛上长期驻扎并大搞建设,故而多数冰岛人也能说一口不错的美式英语。

    还有就是冰岛跟英国不对付,为了便于吵架,冰岛人对英语就更上心了。

    空乘礼貌的微笑道:“先生,有人在等候您。”

    陈松拍了拍额头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帝格尔松跟他说过会有人来机场接他,这是一名老人,名叫布鲁斯-托佛,一位精神矍铄的白人老先生。

    牛风送了他一座房子,这房子前任主人就是帝格尔松,现在里面并非没人,布鲁斯-托佛夫妻居住在里面,负责收拾打理房子。

    之前帝格尔松也跟他谈过两位老人,他们算是管家,如果陈松不想跟他们一起住,可以将两人解雇。

    到了vip候机室,果然有一位体格魁梧的老先生在等候着。

    老先生须发皆白,脸上一圈白须修剪的短促整洁,这样配上他那红润的面色和锋利的眼神,让他看起来很有派头。

    两人打了个照面,老先生立马用不错的普通话说道:“陈松先生,很荣幸见到您,您一路辛苦了。”

    陈松大惊,他先跟老先生握手,然后问道:“您还会中文?”

    老先生微笑道:“会一点,从七年前帝格尔松先生的资产被贵国商人收购后,我就在学习中文了。”

    说到这里,他略苦涩一笑:“年纪大了,记忆力衰减,精力衰退,学的并不算好。”

    陈松使劲握着他的手道:“真是谦虚了,你说的很好。”

    他心里很是惊喜,来之前他最惆怅的就是自己这蹩脚英文没法跟当地人交流,还一度想过请个翻译,没想到老先生未雨绸缪,已经学了中文。

    这一刻他颇为感叹,什么叫专业?这就是专业!帝格尔松资产被牛风收购,管家立马开始学中文,觉悟真是高!放在国内,绝对是老党员!

    布鲁斯想帮他背包,陈松客气的拒绝了:“只是几件衣服,托佛先生,您无需如此客气。”

    “恭敬不如从命,先生。”布鲁斯卖弄了一下中文,“您也无需称我为托佛先生,我的朋友都叫我布鲁斯,我想您这么称呼我就好。”

    陈松不是什么拘谨的人,布鲁斯懂中文,又在冰岛生活了一辈子,这样他打算继续聘用这对夫妻为管家,帮自己度过初来冰岛的尴尬期。

    另外布鲁斯办事很细心,随即给他递来一杯热饮,他啜了一口竟然是热豆浆,老爷子也是费心了,让他很满意。

    接到他后,两人离开机场。

    路上陈松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来之前我以为冰岛很冷,原来这里并不冷。”

    布鲁斯笑道:“这个季节的平均温度在零下,算是不暖和,不过到了夏季就舒服了,冰岛平均气温是十度,白天时间很长,很适合室外运动。”

    陈松点点头看向天空,遗憾道:“可惜今天阴天,天气不佳,否则先前飞机降落的时候,我还真想俯瞰一下冰岛,它一定很美。”

    布鲁斯道:“送您一句本地俚语,如果您不喜欢这一刻的天气,那再等五分钟。”

    几分钟后,天色越发晦暗,并有雪花飘落。

    陈松一脸懵逼的看向老爷子,老爷子镇定的说道:“现在,您是不是有点喜欢刚才那一刻的天气了?”

    两人没有离开,继续等了一会后天色又好转了,隐隐有阳光露出犄角。

    陈松大乐:“这边天气真是变化莫测。”

    布鲁斯笑着说道:“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

    陈松没听懂:“什么?”

    布鲁斯说道:“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这是我新学到的中文网络用语,表示大笑,不是吗?”

    陈松:“23333?”

    他把这串数字的含义解释一下,这次两人真的笑了起来。

    大笑一通,布鲁斯继续前面的话题:“是的,冰岛天气变化很快,还有就是您的飞机降落之时属于黎明,所以才光线不佳。”

    说着他补充了一句:“现在是一月中旬,日出时间是上午十一点,日落大致是下午四点。”

    陈松拍拍额头:“把这事忘了。”

    聊到时间,布鲁斯又问道:“陈先生,您现在状态怎么样?一路飞过来是否比较疲惫?如果您感到疲惫,我们先在雷克雅未克休息一番,如果您对您的房产比较好奇,那可以直接去流萤镇。”

    帝格尔松的房产多,牛风送与陈松的房子位于小镇流萤镇,这小镇位置在雷克雅未克的东南方,相距大约一百四十公里。

    前两天陈松研究冰岛房产后才知道,牛风送他房子并不是出于大方,而是摆脱了一个负资产。

    相对本地人收入,冰岛房价不高,最贵的雷克雅未克市中心一平米是五千美元,但当地人均gdp是七万美元,且房子没有公摊,折算一下是可以被当地人接受的。

    城市郊区房价更低,而流萤镇这种没什么人的小镇,那房子几乎是没有价值的,有价无市,没人会去那种小地方买房。

    帝格尔松之所以会在流萤镇买下那房子,是因为十多年前冰岛全国搞金融业,经济病态爆炸,作为银行高管他钱多烧的难受,四处购买房产来炒房,结果炒着炒着,把自己炒熟了。

    后来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冰岛银行业和政府纷纷破产,帝格尔松算是个人才,被牛风看中给招入了麾下,准备用他来薅冰岛的羊毛。

    牛风帮他处理了资产麻烦,他在冰岛的资产转入了牛风手中,后者作为全球顶级富豪,压根没把这些没价值的资产放在眼里,所以才会随手赠与陈松。

    听了布鲁斯的话,陈松问道:“咱们怎么去流萤镇?”

    “汽车和飞机皆可,但您先前未能俯瞰冰岛景色,所以我提议坐飞机。”

    一听又是坐飞机,陈松就来劲了:“我不累,咱们不在雷克雅未克停留了,我就是从大城市来的,城市没意思,我去上个洗手间,咱们回家!”

    他依稀又看到了巧笑嫣然的小空姐,这次是金发碧眼白皮肤的冰岛妹子。

    布鲁斯带他在机场外找了个公用洗手间,有些破旧,显然年头不短了。

    正好一个航班降落,厕所里面人多,陈松好不容易找了个坑位,可是一看门还坏了,里面的插销崩掉了。

    他没有选择,只好将就。

    偏偏冰岛厕所修的空间大,为了方便,厕所门不像国内那样往里推,而是往外拉,这样他只好一边蹲坑一边用手拉住厕所门。

    他正在咬牙奋战,门上传来一阵拉力,同时有人叽里呱啦在外面喊了一声。

    陈松估计这是冰岛语,他不懂冰岛语,便琢磨用英语怎么回答里面有人:here?someone-here?it's-here?

    结果外面的人暴脾气,门上忽然出现一股大力,陈松下意识拉近了门把手,但厕所地面光滑,他就这么被连门带人一起被拖出去了……

    外面是个跟健美先生似的冰岛大汉,看到这一幕傻眼了,转身走人。

    陈松也待不下去了,他阴沉着脸走出去洗了个手,然后去找布鲁斯。

    布鲁斯正在跟旁边的人说笑,陈松勉强笑道:“你们在聊什么?”

    看他出来,布鲁斯跟那人告别,然后说道:“刚才厕所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有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趴在厕所门上,然后有个大块头强拉厕所门,把他给拖了出来。”

    陈松脸色都青了:“我没趴在厕所门上,就是蹲在地上用手拉着门把手!”

    布鲁斯:o((⊙﹏⊙))o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恰好一辆出租车经过,布鲁斯挥手唤下。

    上车后陈松才反应过来:“咱们不是坐飞机回去吗?怎么离开机场了?”

    布鲁斯说道:“严格来说咱们坐的是旋翼飞行器,您不是想观光赏景吗?它比传统飞机更合适。”

    出租车开了不一会停下了,一排飞行器出现在陈松面前。

    这东西有点像是直升机,椭圆形机舱,上面和后面各有个螺旋桨,下面有三个轮子,陈松仔细看去,觉得它更像是装了螺旋桨的三蹦子!

    三蹦子只有一个驾驶员,一笑门牙都没了的干巴老头。

    布鲁斯笑问道:“惊喜不?”

    陈松胆颤心惊的说道:“这次坐飞机,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旋翼飞行器跟直升机不是一回事,它还真是个飞行三蹦子,这货起飞竟然不是靠螺旋桨启动直飞,而是靠发动机助力往前跑,跟三蹦子一个架势。

    不过它的飞行速度很快,且可以在空中走直线,故而极为节省时间。

    另一个就是它的视野很好,因为它飞的不高,陈松可以完美俯瞰大地景色。

    冰岛多河多湖,随着太阳升起,先是壮丽的海岸线进入他的眼帘,凶猛的海浪拍打礁石,塑造出了瑰丽雄奇的海岸线。

    随后,一条大河浩浩荡荡流入海洋,阳光照耀在水面上,如万千金鳞跳动。

    跨过澎湃的大河又有五彩斑斓的苔原出现,一条条沟壑如盘蛇一般延展,时不时有安静祥和的小村镇散布在上,房屋星罗棋布,中午炊烟袅袅,自有一股宁静气质。

    又是一条大河出现了,又有一座小镇冒出来,布鲁斯大声道:“那是马尔卡河,看到了吗?河边的这座镇子就是流萤镇,欢迎回家,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