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3.庄园里的管家

13.庄园里的管家

    流萤镇,上帝镶嵌在冰岛西南海岸线上的明珠。

    小镇位于海边,所处海岸线线条崎岖险峻,无尽的礁石森罗棋布,如狼牙般参差不齐。

    一座灯塔矗立在礁石之上,深蓝的海水冲刷上来,卷起千堆雪。

    相比波澜壮阔的海岸,旁边的流萤镇却以简洁清澈的精致美而著称。

    陈松往下俯瞰,此时天正晴,中午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播撒在下面,仿佛给五颜六色的房屋加了一道滤镜,看起来更是净美。

    在小镇正东方是一条大河,河水不急不缓的流入阿拉巴卡海湾,阳光照耀水面,有金色的光泽闪动着,像是漂着一面面镜子。

    布鲁斯的声音适时响起:“陈先生,这就是马尔卡河,流萤镇的母亲河,看见那些光了吗?那是浮冰,来自米达尔斯冰原的浮冰,晴天的时候非常美丽。”

    “确实美丽。”陈松赞同的点头。

    镇子的西北方向有一大片整齐平坦的空地,三蹦子就在那里进行了降落。

    随后他们换乘车子,布鲁斯的车停在这里,一辆大众老爷车。

    车子造型很古朴,圆润可爱,跟个夹心奶油面包似的。它的样式虽然古老,可保存很好,黑色烤漆闪闪发亮,翅片状的前格栅一尘不染,前脸的大灯雾灯和后面的尾灯崭新如故。

    陈松对车子没有研究,却也知道这是一台好车,他吹了声口哨道:“很棒的老爷车,看起来廉颇不老。”

    布鲁斯道:“这是我的老伙计,大众karmann,1972年版,在我年轻那会它可是所有小伙子梦寐以求的情人。”

    车子是2+2的跑车,布鲁斯启动后,发动机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愣是在机场玩了一个漂移。

    开着车,老爷子说道:“我们先回去吃饭,艾玛已经准备好了午餐,让我们吃饱喝足,然后如果您愿意,我带您去镇上转转。”

    汽车离开机场不远后拐进一条乡间小路,一条篱笆墙出现了,篱笆墙绵延了得有二三百米,然后是一座铁栅栏大门,老大众又是一个漂移,潇洒的开进了大门。

    进入大门,两侧各延展了一条宽阔平坦的石子路,正中是个南北走向的椭圆花园,延伸到东西两边全是绿油油的草坪,其中西边草坪中央有座红瓦白墙的楼房,大门正北还有一座相同颜色、雷同构造的更大楼房。

    这是一座庄园,有价无市又需要不菲养护费用的庄园。对牛风来说这是一根鸡肋,所以他做了个顺水人情送了陈松。

    庄园收拾的很干净,草坪刚刚修剪过,楼房也在不久前涂装过,一位衣着体面、打扮得体的老妇人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向陈松,用生硬的中文说道:“陈先僧,您号。”

    陈松热情的说道:“托佛夫人,您好,很荣幸认识您。”

    布鲁斯停好车后先去扶住了妻子,然后满怀歉意的说道:“艾玛身体有些不便,所以未能陪我一起去接您,请您见谅。”

    陈松关心的问道:“夫人是生病了吗?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

    “感谢您的关心,先生,她一直身体比较虚弱,而且她也上了年纪。”

    陈松说道:“那请夫人先去休息吧,这样我们就不该让她来准备午餐,而是应该在外面吃一顿。”

    布鲁斯道:“先生您第一次回家,艾玛怎么能不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呢?希望您能喜欢。”

    艾玛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好了,她向陈松道歉,在丈夫的搀扶下回到房间。

    午餐已经准备妥当,放在餐厅大木桌上。

    这张桌子得有四五米的长度,又长又宽,其中一头上放着个大圆顶菜罩,不锈钢质地,铺着白色餐巾,看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

    趁着布鲁斯没回来,陈松掏出手机给父母打电话,冰岛在时差上比国内慢八小时,此时国内接近晚上十点钟。

    陈松拨了两遍电话,才听到父亲懒洋洋的声音:“谁呀?咋这时候打电话?多讨人嫌。”

    “我是你儿子啊爸,你们睡觉了?”

    “啊,儿子,怎么半夜来电话?我跟你妈都睡起来一觉了。”

    “你们不是担心我吗?我我我没给你们报平安,你们能睡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

    陈松很失望:“爸你们不能这样,你们得关心我啊。”

    陈爸弱弱的说道:“儿子,我跟你妈一直很担心你,你平安到那个北极岛了吗?那里冷不冷?坐飞机累不累?要不,你早点睡觉?年轻人别熬夜……”

    “是冰岛!还有我这边是中午!”

    “那,早点睡个午觉?”

    太伤人了,陈松黯然神伤的报了个平安,然后问道:“我妈呢?这两天她没有过于担心我吧?”

    “她很担心你,吃不下饭,睡不着、睡不大着觉。”

    呼噜声透过手机都传到北欧了。

    陈松默默的挂掉电话,连接了庄园的wifi,然后微信上出现了好几条未读信息。

    老同学发来的、老同事发来的、老朋友发来的,就是没有老婆发来的。

    陈松拍拍脑袋,想什么呢,你哪有老婆?

    虽然没有老婆发来消息,可有美女联系他,高中女神李沁发了好几条消息:

    ‘飞机中转降落了吧?现在是在香港是吗?我查过你这趟航班,好像一共要飞34个小时,注意休息。’

    ‘现在到伦敦了吧?如果有时间可以去约克镇看看,在那里喝下午茶很有味道。’

    ‘否已经安全降落冰岛?怎么一直没有回信息?’

    ……

    陈松怀疑的看着屏幕,这是他记忆中的高冷女神?女大十八变,越变越热情?

    他抱着手机饶有兴趣的回复道:(抱拳)刚刚回家,路上没有看手机,抱歉。

    李沁很快回信了:(敲打)你现在是在哪里呀?

    李沁:回家?你家不是在鱼山镇陈家沟子吗?(好奇)

    陈松:在冰岛弄了一套房子,这次回来长住一段时间。

    这时候布鲁斯回来了,他便拍了张餐桌照片发过去又回复道:抱歉,我先吃饭了哈,回头聊。

    布鲁斯换了一身衣服,由修身风衣换成了黑马甲、黑长裤和锃亮的黑皮鞋,马甲里面是一件板正的雪白衬衫,当他笔挺的走来时,陈松一瞬间有种在看《唐顿庄园》的感觉。

    走到餐桌前,布鲁斯帮他打开了不锈钢菜罩,微笑道:“陈先生,请您用餐。”

    陈松感觉自己突然青年得痔,他坐立不安的说道:“布鲁斯,用不着这样客气,你坐你坐。”

    布鲁斯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阴影:“陈先生,请允许我帮您了解好庄园和镇子后再递交辞职报告行吗?”

    陈松惊呆了:“什么意思?不是,嗨,我对你非常满意,没有让你辞职的想法啊。”

    布鲁斯又微笑起来:“那陈先生请您用餐。”

    陈松明白他的意思了,叹道:“布鲁斯,说实话吧,我不是什么贵族大少爷,我就是一个叼丝,你用不着这样服务我。”

    布鲁斯迟疑的问道:“叼丝是?这是什么家族吗?”

    “杀马特家族。”

    “原来如此。”布鲁斯不明觉厉,肃然起敬。

    陈松拍了拍额头:“跟你开玩笑呢,可能你不懂这个词的意思,那我换个说法,我就是一普通百姓,咱们平等相处即可。”

    布鲁斯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陈先生,在人格上我们确实是平等的。但我是您的管家,您有您的工作,我有我的工作,而现在我就是在工作,所以您无需有什么压力。”

    陈松见他是榆木疙瘩怎么说也没用,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布鲁斯打开菜罩,帮他准备好餐叉,又站在他身后问道:“陈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我向您推荐维京啤酒,它的味道比较干涩,度数不是很高,喝起来感觉非常清爽,需要试试吗?”

    陈松说道:“好,听你的。”

    菜罩里面不止一个盘子,其中最大盘子里是一只通红的龙虾,布鲁斯为他端来一杯啤酒后,很自然的拿走龙虾拆解起来并同时进行讲解:

    “您知道的,陈先生,冰岛四面环海,北方有北极圈,南方受墨西哥暖流影响,所以渔业非常发达,其中出产的龙虾极有特色,它个头大肉质嫩,请您品尝。”

    但他首先吃的不是龙虾,而是一小碗鱼子酱。

    鱼籽个头大、色泽红,如同一粒粒小珍珠。

    布鲁斯给他介绍说这是餐前冷盘,等他吃完后又给他端来一小碗汤:

    “这是蔬菜羊汤,冰岛的传统菜式,做法十分简单,把羊肉切成小块,用骨头和水煮,加入大米、土豆、萝卜、胡萝卜和洋葱等,请您尝尝是否合口味。”

    陈松喝了一口后,汤汁不同于国内的羊汤,颇为粘稠,里面可能加了奶油,倒是不膻,而是有些甘甜。

    见他点头,布鲁斯微笑道:“冰岛每一位主人都会烹调这道汤,每一家都有祖先留下来经后代不断改良的做法,用中文来说,这叫……”

    “祖传手艺?啊不,祖传秘方。”

    “是的,陈先生。”布鲁斯微微鞠躬撤走小碗,又把盛着几片鱼肉和一小碗酱汁的盘子送到他跟前,“请您品尝副菜,金枪鱼沙拉。本来艾玛想为您安排冰岛特色的鲸鱼肉,但我知道华人对捕食鲸鱼较为抗拒,故而换成了金枪鱼肉来替换。”

    “另外,如果您想吃点面包,那我为您推荐流萤镇镇的特色黑裸麦地热面包,配上黄油味道非常美妙。”

    陈松嘴巴里塞了一堆东西:“够了够了,其实我饭量不太大——把大龙虾给我拿过来,我得干了它。”

    他以为吃过大龙虾就是结束,结果等他吃完,布鲁斯又送上来一个小篮子,里面有布丁、冰淇淋、巧克力和水果。

    陈松脸色变了,他琢磨着自己回头得去问问桐峦子有没有减肥丹,这么吃下去没有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