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5.漫漫修仙路

15.漫漫修仙路

    遥望着缥缈烟波中的亭台楼阁,陈松感觉自己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但是,湖边没船,怎么去湖中岛接收这些亭台楼阁?

    桐峦子默默的将他背了起来,陈松心里发虚:“这个姿势不好吧?”

    听了这话桐峦子很尊敬的问道:“要不我抱着你?”

    “公主抱啊?不行。”

    “那就扛着你?”

    “抢亲吗?更不行!”

    “那你坐弟子脖子上吧。”

    “骑大马啊?算了,还是背着我吧!”

    桐峦子御风而行,脚底下跟踩着冲浪板似的,跳到湖面上便开始劈风斩浪!

    踏水无痕!凌空虚渡!一往无前!

    湖中岛名为太极道场,岛上是一座小山,山上山下都有精美楼阁。

    这会天寒地冻,陈松也顾不上参观了,随便选了一间房子先带着桐峦子钻进去避寒。

    登山和过湖的时候接连消耗灵气,使得桐峦子状态不佳。

    陈松手中还有一粒小灵丹,他要送给桐峦子,但桐峦子抵死不收,说自己歇息一下吃点东西便好。

    于是陈松关门闭窗,拆了一张木床升起篝火,热了一份炸肉给桐峦子食用。

    桐峦子脸色酡红、神态疲惫,他双手抱膝坐在篝火前问道:“先生,您一粒小灵丹也未吃,可是嫌弟子所炼灵丹不够纯净?”

    陈松摇头道:“你多心了,我没有修过什么道术、法术、灵术,所以吃了小灵丹也没什么用。”

    说到这里他又问道:“在九洲是怎么修仙练道的?我吃一枚小灵丹就行了吗?”

    桐峦子严肃的说道:“并非如此,若先生未曾修道,辣灵丹不能滥吃,您起码得先筑基,如此才冷不被灵气所伤,并完好利用灵气,不做浪费。”

    他接着告诉陈松,筑基一般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修炼功法,引天地灵气入体,净体筑基;第二条路则是由修士协助,以灵气入体引导筑基。

    以九洲如今灵气枯竭的状况,第一条路走不通了,要走就得走第二条路。

    讲解的时候,桐峦子看出他对修道的兴趣,便放下炸肉想给他筑基。

    陈松知道他状态不好,想把这事往后推一推,桐峦子却说道:“能给先生筑基乃是弟子的荣幸,先生请服下小灵丹,将双手递与我。”

    在桐峦子指导下他吃掉小灵丹,然后主动握住了桐峦子的手。

    桐峦子:“不是手拉手,是你把手掌竖起来,我们掌心相贴!”

    陈松讪笑,小灵丹入嘴,一股暖呼呼的气流顺着他喉咙流入腹中,它像是拥有生命的小蛇,进入他的身体后就开始乱窜。

    随即两股暖流从桐峦子掌心进入他的手掌,顺着手臂灌入了他的身体中,并直接作用于先前入体的暖流上,引导着在他的身体里进行有序运转,贯通四肢百骸。

    一个循环后桐峦子收回双手,大喘粗气:“呼呼,弟子已经引导先生气种完层一记小周天,接下来请先生双手贴在胸前揉搓一二……”

    陈松用双手捂着胸口揉了起来,并问道:“用不用脱了衣服揉?”

    桐峦子目瞪口呆:“你摸自己奶干什么?我索的似双手掌心互相揉搓,让气种贯穿双桥!”

    “那你说清楚点啊!”

    桐峦子无力的说道:“总兹,弟子已经教导先生御气兹术。以后当您汲取到灵气,记得运用御气术将之凝练于体内,最终炼为金丹,那样就算是修道有所小成。”

    与他疲惫形成对比的是陈松全身轻松,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感觉中都变得清晰起来。

    继他在浴室中学会操纵魔法棒后,人生又对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他顾不上感受筑基后的变化,先安抚桐峦子道:“这个不着急,你现在需要休息,吃完饭后在篝火旁睡上一觉。等你睡醒我就会带来许多含有灵气的食物,让你炼化为丹。”

    桐峦子也已经很疲惫了,便拱手道:“谨遵先生令。”

    陈松回到庄园,一离开光幕就感觉到空气中蕴含有灵气,但极为稀少,他能感觉皮肤有些许温热,这是淡淡的灵气附着在体表。

    但他无法吸收这些灵气,他还不会驱动体内气种。

    另外他无暇关注这事,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九洲那边桐峦子已经快灵气枯竭驾崩了。

    陈松换了衣服准备去镇上大肆采购,他出去找了一下却没找到布鲁斯。

    庄园太大,房子也大,上下有五层,除了一楼是大厅、客厅和餐厅外,其他四层楼各有十几个房间,简直就是个小城堡。

    拥有这样一座大房子真是幸福的烦恼,他忍不住想起前几天在出租屋里立下的大宏愿,说有钱了就要买个上下左右前后都没人的那种房子。

    如今愿望已成,他在地球有庄园,在九洲甚至有一整座山头。

    这成就可是相当大,叉腰不足以发泄他的骄傲,于是他掏出手机跑到庄园门口拍了几十张照片,从中选择最满意的一张后进入朋友圈开始例行装比。

    还好他尚存理智,尽量保持低调:【图片】曾经梦想有一套上下左右、前门后院都无人居住的房子,加油,陈松,梦想很近!

    评价纷至沓来:

    堂哥:买房了吗(问号)毛坯房一交付你直接住进去了?我有个朋友曾经也这么干,他甚至没顾得上安门窗,后来就中风了,现在挺好,一天三餐都有人喂。

    姜盛:还得梦想有个小姐姐陪着住呀(害羞)

    恋家小胡:(勾引)我这边有套合适的房子,周围都没人,价格低。不过是一套凶宅,陈哥你能顶住吗?

    前同事曹阿满:这个世界,有白天,也有黑夜;有温情,也有冷漠;有善良,也有邪恶;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这次陆大鹏回复的倒是晚,但内容劲爆:(流泪)哥你去坟地买的房子吗?

    陈松看的气急败坏,挨个回复一句:这么晚还不睡,小心猝死!

    姜盛及时回复:还没有下班,(色)不能睡。

    恋家小胡:带客户看房子呢(强壮)那凶宅你敢兴趣吗?

    陈松回复恋家小胡:不敢。

    布鲁斯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他,便小步跑来问道:“陈先生,您是要出行吗?”

    陈松道:“去镇上转转,顺便找一家超市,咱们补充点物资。”

    布鲁斯立马把大众老爷车开了出来。

    庄园在镇子的边缘,往南开上几公里后是镇中心。

    镇子面积不大,规划整齐,一条条巷子阡陌交通,一座座房屋紧密依偎,就像是用刀子划开的豆腐块。

    布鲁斯介绍道:“这些建筑都是在当年盟军营地基础上翻新的,所以规划的比较合理,但缺失了一些传统美和历史气息。”

    陈松倒是没有感觉到,小镇的巷子里铺着花砖,房子都是颜色多彩的小木楼,有一条路的尽头甚至还矗立着一座大风车,充满北欧风情。

    因为邻近海边,镇子里多有鸥鸟,其中有一种大鸟吸引了陈松目光:它们个头有一米多,长着灰白羽毛,嘴巴红而长,腿长而红,爪小尾短,长满黑色羽毛的双翼展开,身姿潇洒。

    “这是鹤吗?”

    布鲁斯笑道:“不,是一种鹳鸟,在冰岛它被象征为好运。”

    鹳鸟们在木楼顶上筑巢,它们叼着鱼虾飞在小镇上空,给小镇增添了几分祥和与生机。

    小镇店铺很多,但招牌都是用冰岛文书写,陈松看不懂。

    还好有布鲁斯,老管家问道:“陈先生,您想继续兜风还是去酒吧喝一杯?或者去杜瑞斯大教堂瞧瞧?那是镇上最有名气的建筑。”

    陈松问道:“是杜蕾斯捐助的吗?”

    “是的。”

    陈松很纳闷:“杜蕾斯一个搞避孕的,它怎么会给镇上捐一座教堂?祈求上帝宽恕他们吞噬了万亿亿子孙后代的罪孽?”

    布鲁斯一愣,失笑道:“是杜瑞斯不是杜蕾斯,不过二者本质相近,杜蕾斯是搞避孕的,杜瑞斯是搞人命的,他曾经是维京海盗,在候尔马尔醒悟,用在海上掳掠的财富建起了教堂,然后有了这座镇子。”

    教堂在镇子最东边,邻近大河。

    陈松正在琢磨要不要去瞧瞧,这时候一座木楼里走出条身高两米、手臂跟他大腿差不多粗细的巨人。

    巨人出门后晃晃悠悠冲着老爷车走来,到了近前招手用冰岛语说了句什么。

    陈松不懂冰岛语,这样就不方便了。

    巨人倒是比较友好,他伸出大手挠了挠额头前的乱发用英语问陈松道:“嘿,游客?”

    布鲁斯知道陈松能听懂一些英语,便用缓慢的英语回复巨人道:“不,这是来自中国的陈先生,他买下了拉格纳-帝格尔松先生的庄园,是我的现任主人。”

    然后他又给陈松介绍道:“这是哥布尔-安格尔松,一个脾气火爆但很善良、很友好的大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