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8.冰岛入睡了(求收藏!)

18.冰岛入睡了(求收藏!)

    ps:实在扛不住了,本不想插ps怕影响大家的阅读体验,但这成绩真的,太那啥了。求一下票求一下收藏,新的一周,弹壳想冲一下榜,请各位兄弟姐妹伸以援手。****

    在一片怜悯的目光中,陈松落荒而逃。

    老爷车开向小镇的西南方向,陆地在那里往海里进行了延伸,算是块迷你海角。

    陈松下车后先感觉到好几股海风从三面吹来,把他吹的赶紧抿了抿衣襟。

    布鲁斯很体贴的送上来一条毛巾:“陈先生,注意风大。”

    “谢谢。”

    “再给您一杯热牛奶,待会太阳落山温度会比较低。”

    “这是哪里来的?”

    “日落海同时出售热牛奶。啊,陈先生,你的眼睛怎么红了?其实这是我该做的,你不必这么感动。”

    “不是,我有沙眼,海边风大……”

    “稍等。”

    此时太阳还没有落下,迷你海角矗立着一座灯塔,当布鲁斯驾车离去,陈松无聊便抱着热牛奶观赏灯塔。

    这灯塔很有年代感,塔身是由石头盘踞而成,高度得有二十米,底部直径有五六米,巍峨岿然,满含沧桑气息。

    塔顶外表刷成白色,像是一座经过钢板加固,顶端是一座小房子,陈松努力看去,勉强看到一盏大灯那隐约的身影。

    老爷车开了回来,布鲁斯恭敬的递给他一副防风眼镜!

    “您在看这座灯塔?”布鲁斯又充当了导游角色,“这也是镇子的地标,它跟杜瑞斯教堂差不多一个年代,距今已经有一百八十年的历史。”

    陈松感觉自己看到了小镇诞生的见证。

    “建起之初,灯塔用的是麻油灯,上帝知道那灯光是多么晦暗,后来有人运来了金属炉盖、金属炉排和烧煤的一些设备,让灯光能够进入大海。”

    “直到一战前,灯塔使用了屈光灯,这时候它才对海里的轮船起到指引作用。到了二战时期,盟军登陆了冰岛,给灯塔做了升级,使用电光源的新光学灯具,并修建了汽笛,用有声的航标来辅助灯光,为雾中船舶示警……”

    听着他的讲解,陈松大为钦佩:“布鲁斯,如果你愿意做导游,你一定是一位王牌导游。”

    布鲁斯笑了起来:“我只是在小镇出生、在镇上长大,所以对镇子了解的比较清楚而已。”

    在万卷海浪溅起千堆雪中,太阳终于落到了海平面上。

    陈松见过许多落日,好歹他也活了二十几年,但他没见过今天这么倔强的落日。

    以前到了傍晚落日的时候,太阳在短短几分钟内会落入地平线下,可是今天它就在海面尽头徘徊,发出淡橘色的柔光坚定的照耀着海面。

    海水飘飘荡荡,衬托的太阳升升降降,陈松看的时间长了愣是忘记这会是日落还是日出!

    冰岛的天空太清澈了,云彩白的很纯粹,偶尔有白云掠过西方,夕阳光辉洒落上去,就跟橘色的水彩笔在白纸上瞄了一道似的,色彩分明。

    终于,圆盘似的太阳挣扎一番后还是消失,夜晚到来了。

    但夕阳光却没有完全消失,它们跟太阳一样倔强,太阳消失半边天空还是亮堂堂的,另半边天空朦朦胧胧,云彩高低起伏飘荡着,使得崭新的夜空充满层次感。

    陈松放下手机叹了口气准备用一句应景的诗词来赞叹这番美景,可绞尽脑汁没想到,只想到‘卧槽’‘牛笔’‘吊炸天’这几个词。

    说这些会显得自己没有文化,他想了一番后灵机一动,用忧伤的口吻说道:“太阳沉睡了,冰岛也跟着沉睡了。”

    布鲁斯才没在乎他说什么,老爷子将数码相机递给他,上面是一张刚拍的照片:有他,有海,有落日。

    这张照片就很有韵味了,陈松恨不得发到朋友圈去张扬一番。

    可惜他今天已经发过一条朋友圈,不能再发了,按照他的理解,每天发一条朋友圈是装比,发一堆朋友圈是沙比。

    不过他可以换头像,他一边换照片一边在心底偷乐:瞧我这小机灵鬼。

    就在此时一辆警车从路上开来并停在大众老爷车旁边,随后一条长腿从车门里伸出来,陈松装作不经意看过去,一位高挑的女警察走下了车。

    他对女警察的第一印象就是高挑,之前在酒吧的时候,一群一米九乃至两米的大汉用身高给他教做人了,此时出现一位姑娘,陈松悲哀的发现人家还是能给他上课!

    陈松身高接近一米八,这已经不矮了,可人家姑娘目视身高不比他矮。

    如此身高之下,女警察那双腿就很夸张了,修长的双腿圆润而笔直,警裤下隐隐有肌肉的线条,美而健康。

    再往上扫,峰峦叠嶂!

    陈松倒吸着海风又继续往上扫了扫,发现女警正在含笑看着他,肌肤细腻的鹅蛋脸上饱含喜色,一双翠绿色大眼睛水光晶莹,像初春细雨洗涤过的绿松石。

    我们认识?女警的眼神和表情让他有些纳闷,礼貌之下他就回了个微笑。

    见他微笑女警更高兴,直接对他快步走来张开双臂做拥抱的姿势。

    陈松心里顿时明白了,人家才不是冲自己笑更不是冲自己张开双臂,他想到了身后有个布鲁斯。

    果然等他回头,看到了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和张开的双臂……

    冰岛式见面礼,拥抱加亲吻脸颊,这一幕就在陈松面前上演。

    从近前看他忍不住想起了初中化学老师教授的一个知识点:世界上最完美的碳氢化合物是明眸善睐的年轻女郎。

    随后布鲁斯伸手指向他说道:“安娜,这是我的新任老板,松-陈,中国来的棒小伙。”

    接着他又介绍了女警察:“这是安吉丽娜-道瑞斯多蒂,镇上的女警官,未来的冰岛总警监。”

    听到这话安吉丽娜脸上的热情笑容变得有些羞涩起来:“别这么说,托佛叔叔,那不是我的理想。”

    “哦,你改了理想,是找一位出色的丈夫吗?”布鲁斯继续笑道。

    安吉丽娜耸肩摊手:“不,目前来说是认识这个棒小伙。”

    说完她对陈松伸出手:“你好,son?”

    这姑娘情商真高,陈松刚夸了她半句就听到了她的招呼,然后眼睛瞪大了。

    “是song不是son。”布鲁斯赶紧纠正。

    按照冰岛风俗,人们互相之间称呼名字而不提姓氏,这个国家拥有独特的姓氏风格,并不采用传统的家族姓氏的体系,采用的是父系和母系分立的一种姓氏模式。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的姓来自他父母的名字而非家族姓氏,对男性而言,其姓氏为其父母的名字加上后缀‘son(儿子)’组合而成,比如先前陈松遇到的哥布尔-安格尔松,他的父亲便叫做安格尔。

    而女子的名字则为父母的名字加上‘dottir(女儿)’的后缀,像安吉丽娜-道瑞斯多蒂应该是母亲叫做道瑞斯。

    按照西方称呼传统,陈松的名字是松-陈,很不巧,在英文里‘song’的发音跟‘son'近似……

    听了布鲁斯的解释,安吉丽娜的一张小白脸变成了红脸,她赶紧道歉:“对不起,陈先生,我还是称呼您为陈先生吧,这真的,上帝,希望您没有认为我在侮辱您。”

    陈松大方的笑道:“我想我需要一个英文名了,如果你有好的建议我很乐意听听。”

    安吉丽娜嘴角一挑,微笑道:“好的,等我以后有了好主意会去找你。至于现在,我还有公务在身。”

    说完她对陈松歉然一笑,又对布鲁斯说道:“好久不见,托佛叔叔,等我下班会去看望你和艾玛婶婶。”

    接着她迈动轻盈的脚步走向灯塔,打开门后过了不多会,一道强光如奥丁手中出鞘的利剑,劈开淡淡的夜幕刺向海洋远处。

    陈松明白了,安吉丽娜是来开灯塔的。

    开车离开海边,他们去了镇上最大的超市卡鲁南,这是冰岛实力最强的连锁超市之一,价格优惠、食品种类齐全、门店众多,但服务员很少,如果不是有布鲁斯陪同,陈松自己在里面玩不转。

    这次购物是实验性采购,他不做挑选,把能看到的水果蔬菜各取了个样品放入手推车中,很快网罗了一车子。

    布鲁斯很纳闷,陈松说道:“我们分开买,你去采购我们家用物资,我这边买的是私人用品。”

    听着他的话,看着手推车里的胡萝卜、香蕉、小茄子之类,布鲁斯欲言又止。

    大包小包提出来,老爷车的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不得不往后座里又塞了几个包。

    车子发动,老爷车的发动机声音明显有些走样。

    “买的有点多了哈。”

    “多倒是不多,我只是好奇,陈先生,你怎么还买了一个充气筏?”

    “咳咳,我单身一人么,又远在异地他乡,得给自己买个玩具打发无聊。”

    “哦,那你是准备用充气筏改造个充气娃娃?”

    “是去河里玩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