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0.吃药了(大家元宵节快乐)

20.吃药了(大家元宵节快乐)

    布鲁斯解释道:“突发情况,有一名小病人要被送过来,是镇上一个孩子的哮喘发作了。”

    医生和护士匆忙准备起来,几分钟后一辆suv飞快开进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后,有个中年人抱着个瘦弱孩子跑进急诊室。

    等候已久的护士接走孩子,医生拿出个小喷壶塞进孩子的嘴里让他吸了起来:“克雷,使劲呼吸,使用腹式呼吸,使劲呼吸!”

    小孩金发白肤,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情况看起来很糟糕。

    小喷壶一塞进他的嘴巴里,他突然打了个喷嚏,接着咳嗽起来,咳嗽很是激烈,像是要把肺咳出来,嘴角很快出现了白沫。

    陈松看的暗暗心惊,低声道:“这孩子的哮喘有些严重。”

    布鲁斯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医生接着对护士说道:“艾薇儿,准备使用支气管解痉剂和α皮质激素……”

    一个女人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语含哭腔:“艾利,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清晨是哮喘最容易发作的时候,我不该在克雷一起床后让他玩玩具,是我的错!”

    中年人搂住女人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道:“没关系,梅尼,没关系的,艾利会搞定一切的,克雷没事的。”

    医生不说话,绷着脸一顿快手快脚的操作。

    护士问道:“是否需要联系国立大学医院的急诊科?”

    一听这话,孩子的母亲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拥抱着悲伤的妻子,沉稳的丈夫问道:“现在驱车去雷克雅未克还来得及吗?”

    “肯定来不及,”护士艾薇儿摇头,“得使用医疗直升机来接人。”

    丈夫艰难的说道:“我猜直升机使用费用一定很高,对吗?”

    妻子拉住他的手臂说道:“如果必须要送使用医疗直升机,那我们不去国立大学医院。我昨天看新闻,那医院为了解决床位紧缺的问题竟然将车库改造成了急诊病房,上帝,瞧瞧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把洗手间改造成产房?”

    “他们不能这么做,”艾薇儿解释道,“因为他们把多余的洗手间改造成手术室了。”

    陈松大为钦佩:“物尽其用!”

    埃迪里克松医生忙碌一番后将孩子抱到了一张小床上,他示意护士将小床推走,然后走过来对夫妻两人说道:“亚历克斯,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得搬家去雷克雅未克,克雷的问题正在逐渐变得严重,只有雷克雅未克的医疗机构才能应付他的问题。”

    中年人沮丧的说道:“搬家没那么容易,艾利,你知道金融危机时候我做过什么,如果我搬去雷克雅未克,我没法再去侍奉上帝。”

    这些谈话涉及个人隐私了,冰岛人对这方面特别看重,布鲁斯拉着陈松去找艾薇儿护士。

    艾薇儿护士好说话,布鲁斯跟她说了需要一点抗生素后,她纠结一番后说道:“好吧,你跟我来登记拿药,千万别滥用,这是为你们负责。”

    病房里就剩下陈松和克雷两人,少年经过抢救后状态好转多了,手上挂着点滴好奇的打量着陈松。

    陈松耸耸肩道:“嗨,小伙子,你好。”

    少年咧开嘴笑了:“嗨,叔叔,你好,我是克雷……”

    一听这话,陈松做了个阻止的手势道:“别,吃面包的时候先别说话,容易被噎住。”

    少年茫然道:“吃面包?哪有面包?”

    陈松又耸耸肩道:“那么,哪有叔叔?你叫我叔叔不是把我叫老了?叫哥哥!”

    少年迟疑了一下,道:“可我要是叫你哥哥,那不是显得我老吗?”

    看见陈松握紧了拳头,少年便笑道:“好吧,我叫你大小伙子,大小伙子你是来镇上玩的游客吗?”

    陈松回答道:“不是,我刚搬来镇上,昨天搬来的。”

    少年怜悯的看着他道:“那你可真够倒霉的,我向上帝祈祷,祝你以后有好运。”

    说着,他用另一只手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陈松很纳闷:“我哪里倒霉了?”

    少年说道:“我一两个月才会来一次医院,已经很倒霉了,而你来镇上第二天就进了医院,这不是很倒霉吗?”

    陈松失笑道:“其实我……好吧。”

    少年认真的说道:“那我天亮后会去教堂做礼拜,我一定会向上帝祈祷,愿他保佑你,赐给你好运气。”

    陈松摆手道:“谢谢,但不必这么麻烦。”

    “不麻烦,我爸是牧师,上帝是自己人。”

    布鲁斯从外面探出头来:“嘿,陈先生,可以撤了。”

    陈松知道他拿到了抗生素,就跟少年告别离开了病房。

    庄园里备有感冒药,连同抗生素他一起带到了阴阳峰,然后端了一碗水走向桐峦子:“大郎,该起来吃药了。”

    桐峦子撑着身体勉强坐起来,虚弱的说道:“真是有劳先生了,就是先生的语调好像不太对劲。”

    “你听错了。”

    吃下药后,桐峦子闭了闭眼睛然后问陈松道:“先生,怎么弟子还是感觉身体不适?”

    陈松笑道:“你以为吃的是仙丹呢?药到病除?”

    “不就是应该这样吗?”桐峦子擦了把虚汗道,“来,把蔬果拿来,先生你且扶我起来试试能否炼出净体丹。”

    他盘腿坐好,几包蔬果浮在他的双手之间,灵气如丝线般被提取了出来,最终凝聚成一粒丹药。

    桐峦子将丹药吃了下去,立竿见影,他脸上的疲惫、虚弱和难受顿时消失不见,睁开眼睛后,眼神神采奕奕!

    陈松的嘴巴张大的能塞进一条热狗:“真是仙丹啊?!”

    桐峦子笑道:“先生谬赞,弟子炼出滴不过是净体丹,哪是什么仙丹?”

    状态恢复,他马不停蹄的开始从陈松带来的果蔬中提取灵气,一连炼制出来二十多粒小灵丹。

    陈松分给他五粒小灵丹,桐峦子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然后将丹药一起服了下去。

    五粒小灵丹入体,他的破烂长袍上红光闪烁,有几道红点由红线连接了起来,神秘如字符。

    红光虽然一闪而逝,陈松却知道自己没有看花眼,他指着长袍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鬼?”

    桐峦子掀起袍子道:“这不是鬼,这是弟子所在炼星宗的镇门之宝,一件法袍。若是弟子灵气充足,它可有着千般变化、万般妙用哩。”

    “是吗?”陈松脸上露出怀疑表情。

    桐峦子觉得自己的镇宗之宝受到侮辱:“似真的,先生。”

    “那它既然有着千般变化,那你让它变成这个女人的样子来看看。”陈松把手机递给他,屏幕上是志玲姐姐在飞媚眼。

    桐峦子一愣:“你赢了。”

    但他不甘示弱,又说道:“若是一身修为仍在,我倒是可以变化为这女人的样子。”

    陈松看看他唏嘘的胡渣子,只好说道:“别,有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