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1.一起进步(求推荐票哈,正月十六快乐)

21.一起进步(求推荐票哈,正月十六快乐)

    话题变幻,回到修仙之道上。

    桐峦子说道:“先生之前已经筑基成功,弟子今日便教导先生运行气种之法,愿先生早日练得金丹,参透天命,铸就无上大道。”

    陈松被这话整的热血沸腾:“来吧!”

    运行气种的靠口诀,只要默念口诀,修士的心神就能跟体内灵气合二为一,进而引导灵气在体内运行。

    接下来陈松有事干了,跟着桐峦子一句一句的背诵口诀,这让他悲愤莫名:“老子大学都读完了,竟然还要背古文?这样干嘛毕业?”

    口诀真是晦涩难懂,偏偏发音还不是汉语,他只能一句一句的诵读再记住。还好他筑基后灵气洗脑记忆力大增,否则能被这东西折腾的神经衰弱。

    沸腾的热血就这么冷却下来,拔凉拔凉。

    接下来两天多时间他什么事没干,就是背诵口诀,最终总算记住。

    付出是值得的,他从九洲回到庄园,照例感觉到了贴附在身体四周的灵气,随着他默念口诀,蛰伏在丹田中的气种开始游走。

    灵气从下丹田起至会阴,走尾闾、命门、夹脊、大椎、玉枕、百会等穴道至上丹田,再从印堂、人中等穴位至中丹田,最后回下丹田完成一个循环。

    在它循环过程中,所经过之处如果有灵气,那便会吸收进去一起参与循环,如此来凝练灵力,铸就金丹。

    修炼的感觉很不错,灵气附着在外表有温热感,这可以抵御寒冷。

    满满的幸福感一下子来了,修炼让他沉迷,陈松有预感,他以后要做宅男了,健康向上的那种。

    天色大亮,他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爸惊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的祖宗啊!”

    陈松惊呆了:“我我我,爹,是我,是你儿子,你睡懵了吗?”

    他震惊的把手机拉远了盯着话筒看,虽然说他老子文化水平不高,可连辈分都能搞错这就有点夸张了。

    或者,自己修仙修出幻听来了?

    陈爸没好气的说道:“你当然是我儿子,我刚才是在感叹,你小子怎么回事?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我跟你妈给你打了一天了!”

    陈松道:“是不是你们没开通国际长途通话业务?”

    陈爸一愣:“噢,对,那你办了吗?”

    陈松笑道:“爸是不是真睡懵了?我要是没办国际通话业务能给你们打电话吗?行了,你有空去一趟镇上营业厅,让他教你开通这个业务,对了我妈呢?电话给她,我报个平安。”

    陈爸:“卧槽,你妈去派出所了,我得赶紧把她叫回来。”

    “我妈去派出所干嘛?”

    “这不是一直给你打不通电话么?你妈吓坏了,刚才她实在坐不住,就去派出所报警了!唉,可怜天下父母心!行了不说了,我先去找你妈,万一弄出个假报警就麻烦了,下沟的老耿上个月假报警被拘留了,现在成笑话了……”

    “先别扌……”

    “嘟嘟嘟。”忙音响起,陈松看着手机发呆,老爹对他还是那么不客气。

    他只好给陆大鹏发了个信息,让他去教老爹老妈学习用微信,这样即使不开国际通话业务,他们之间也可以联系。

    说来可怜,两位老人对手机的认知仅限于接打电话,其他的一概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

    如今他出国了,修仙了,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得带着父母一起进步,这样自己背口诀就让父母学着用手机吧。

    太阳出来后就是中午了,陈松提前跟布鲁斯说了一声,中午外出吃饭,顺便熟悉一下镇子的环境,这样艾玛就不必费力费时的准备饭菜了。

    今天天气不错,老太太跟着一起外出,她的年纪比布鲁斯要大上不少,已经老态龙钟。

    能看出老夫妻两人感情深厚,老太太走路艰辛,但没有用拐杖,丈夫就是她的拐杖。

    “陈先生,请问您对午餐有什么想法?”上车后布鲁斯问道。

    陈松说道:“让我们尊重女士的意见吧,夫人,您为我介绍一个餐馆怎么样?”

    艾玛温和的笑了笑,用英语慢慢说道:“那么我建议您去尝尝黑全麦地热面包,它很美味,再过去的半个世纪,它和我的丈夫一直是我的挚爱。”

    老爷车慢慢启动,悠然的开上小路。

    饭馆在镇子的西边,他们赶到的时候有二十多人在排队。

    对于一家建在仅仅有上千人的小镇上的乡村饭馆来说,这么多人排队足以证明它的魅力。

    陈松也准备去排队,结果看到他们后站在门口、穿着围裙的胖老头兴奋的招手,排队的人让开位置,三人顺畅的走了进去。

    “看来你们夫妇在镇上人缘很好。”陈松注意到了排队人不断跟老夫妻打招呼的情景。

    老爷子微微笑道:“与人为善而已。”

    饭馆面积不大,建筑风格老旧,窗户小、光线差,四周墙壁上贴满了风景照和人物照,色彩斑斓,很像是明信片。

    陈松坐下后仔细看,发现墙上贴的确实是明信片,而且每一张都有字迹,各种文字都有。

    艾玛笑眯眯的说道:“陈先生,我可以为您推荐一下这里的菜吗?”

    陈松点头道:“荣幸之至。”

    艾玛说道:“除了地热面包外,我向您特别推荐这里的海鲜浓汤和熏羊肉,如果你不怕油腻,那么可以试试烤鸭肉菜肴。”

    他们正在讨论着,胖老头拎上来一个古旧结实的木桶,木桶盖打开,麦香味和奶香味无法压抑的往外冲,接着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块黑色面包。

    陈松问道:“这就是黑全麦地热面包吗?”

    艾玛说道:“是的,这种面包不是用烤箱做出的,而是把调好的面粉糊放入特制的木桶中,再把木桶埋到温泉口附近的地下,通过暖烘烘的热砂烘烤24小时后取出而成。”

    她的话音落下,胖老头说道:“你得告诉他,烤这面包所用的黑麦是我们家自己种植的,而配方则是我们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它和这瓶饮料一样,都是保密的。”

    说着,胖老头指了指旁边餐桌上一个食客带来的可口可乐。

    陈松诧异道:“可乐的配方是保密的吗?”

    “当然。”

    听了这话他将可乐瓶子转了一圈,指着后面的配料单问道:“那这上面写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