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2.冰岛牧羊犬

22.冰岛牧羊犬

    陈松只想开个小玩笑,然后他后悔了。

    胖老头是饭馆老板,也是个非常较真的人,在接下来五分钟里,他给陈松好好科普了一下配料单和配方之间的区别……

    还是艾玛解救了他:“比利,有人等着你送上面包去呢,瞧,多少人在排队等着。”

    胖老头叹了口气:“唉,这该死的生活,它可真是为难我,为什么我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麻烦?做面包、卖面包,没有一刻空闲。该死的,上帝为什么还不来拯救我?”

    陈松说道:“先生,这就是生活的真谛,我们活着不就是为了享乐的吗?而付出和奉献才能让人真正感到快乐。瞧,您有一座生意兴隆的餐厅,您有健康的身体,还有这么多朋友,您应该感到知足,到了您这年纪必须得想的开。”

    胖老头诧异的看着他笑道:“哈,小伙计,你的心态真不错。”

    陈松摇摇头道:“最近才想通的,以前我也不行,总喜欢抱怨,怨天尤人、自怨自艾,总是想不开。”

    “那你最近怎么突然想开了?”

    陈松沉默了一下,回答道:“我捡了个古董,然后卖了一千万美元。哦,就是十二亿克朗。”

    胖老头脸上的笑容凝滞了。

    “吃饭吃饭,比利你先去招待客人。”布鲁斯赶紧招呼。

    艾玛将面包掰开,陈松拿了一块咬在嘴里感觉无比松软,它带着浓浓的麦香和淡淡的奶香,另外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便问道:“这股独特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地热的味道。”布鲁斯回答道。

    地热烤面包内外松软如一,陈松吃的大为过瘾,他觉得不用菜肴,光是吃面包就很享受了。

    艾玛让他尝尝熏羊肉,盘子中的羊肉色泽棕红,像是简单腌制过的火腿,旁边搭配有土豆泥和绿豌豆,并浇着酱汁。

    陈松吃了一口羊肉,颇有嚼头,膻味之中还有肉香味和另外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

    “这又是什么味道?”他期待的问道。

    布鲁斯迟疑的说道:“可能、可能是羊粪的味道?这道熏羊肉是冰岛传统的圣诞美食,用桦树的干枝叶和干羊粪熏制而成。”

    陈松脸色就白了:“这是黑暗料理吗?”

    布鲁斯笑道:“不,这不算黑暗料理,以后你才会接触到真正的黑暗料理。”

    午餐价格不高,总共是一万两千克朗,显然冰岛乡村地区的消费水平比城市里要低上一些。

    吃过午饭,布鲁斯问他有什么打算。

    陈松想了想问道:“我们庄园那么大,是不是该养个狗之类的?让它来看家护院。”

    布鲁斯笑道:“流萤镇的治安很好,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没有发生刑事案件了,如果你是为了担心治安,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以前全镇的人都知道,我们二号庄园虽然很大,其实里面没有值钱的东西,只有两个老家伙。”

    陈松说道:“现在多了一个我,而在外面的人看来,我是中国人,中国人就是土豪,跟以前可不一样,再说我们中国不是有句诗说的好吗?有狗堪养直须养,莫待无狗空悲伤。”

    “有吗?”

    “您好,有的。”

    布鲁斯从善如流,道:“那么您喜欢什么狗?”

    “哈士奇怎么样?”陈松兴奋的问道。

    布鲁斯笑道:“我有一个老伙计,有次他家里有贼上门偷走了所有电器,为此他养了一只哈士奇来看门。后来他家里又有贼上门,不光丢了新买的电器,还丢了一条狗。”

    这太真实了,陈松咂咂嘴,其实真要看家护院应该选中华田园犬,可惜在冰岛绝对找不到这种狗。

    经过商讨,最后将收养犬种定为了冰岛牧羊犬,这是考虑到以后陈松可能会开牧场,冰岛牧羊犬确实会牧牛牧羊。

    “那么,该去哪里买一只呢?”陈松问道。

    布鲁斯说道:“用不着买,陈先生,我记得教堂的莉莉丝在四个月前生了一窝狗崽,让我们去瞧瞧。”

    饭馆和教堂正好在两个方向,车子开到小镇东边后看到了杜瑞斯教堂的踪影。

    这是一座双生教堂,就是两座教堂如联排别墅般矗立在一起,一座教堂屋顶是红砖,另一座教堂的屋顶是白瓦。在它们前方有小广场,四周则是绿草地,几棵粗壮的松树和柏树遥遥呼应,即使在冬季依然保持常绿。

    对北欧不熟悉的人会把冰岛和格陵兰岛混淆,以为冰岛是一座结满冰、落满雪的岛屿,其实冰岛位于北温带,气候相对同纬度地区来说很舒服,冰雪不算多,岛上绿植覆盖率很高,更像是一座绿岛。

    冰岛不缺树木,历史上这座岛屿的森林覆盖率还曾一度高达25%,后来维京人来到岛上,他们在头50年里砍伐掉了冰岛80%的原始森林,并让放养的牲畜们啃掉了还未长成的树苗,导致了某个时期冰岛少树的情况。

    二十世纪冰岛开始了北欧历史上最为伟大的护林造林工程,政府从西伯利亚、阿拉斯加、欧洲大陆等地引进了一百多个树种,重新建立起了一座座森林和自然公园。

    教堂旁边的松树和柏树长势高大,特别是柏树,它们的树冠茂盛、树身粗大,枝干上还用缆绳做出了秋千,此时就有几个孩子在树下玩闹。

    布鲁斯带着陈松先参观了两座教堂并给他讲解了一些宗教常识,小镇居民信奉基督新教,是路德宗的教徒,所以教堂里没有多少耶稣雕像,供奉的仅仅是个十字架。

    陈松入乡随俗,到了十字架下他问道:“布鲁斯,我不是教徒,那么如果我去做祈祷,上帝会保佑我吗?”

    “只要你虔诚就好。”布鲁斯笑道。

    陈松那可是够虔诚了,他过去后咣当一下子跪倒在地,双手交叉低头许愿:“仁慈的主啊,请你保佑我在镇上早日找到老婆。”

    布鲁斯说道:“路德宗不讲究形式主义,陈先生,您可以不用下跪。另外主保佑平安,不太管姻缘。”

    陈松点点头站起来重新祷告:“仁慈的主啊,请你保佑我在镇上早日找到一个能保佑我平安的老婆——嘿,女警察就挺好。”

    他想到了安吉丽娜那双笔直且颀长的美腿,要是换上黑丝……

    不能想了,陈松赶紧提肛来克制自己。

    一名牧师走了过来跟他打招呼:“您好,先生。”

    陈松打眼一看,这不是早上遇到过的那个大汉吗?他回忆了一下,记起这牧师的名字是亚力克斯松。

    少年克雷也在教堂里,他看到陈松后兴奋的跑来:“哈,大小伙子?”

    陈松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哈,小兔崽子。”

    布鲁斯跟亚力克斯松牧师在一起寒暄了几句,关心了一下克雷的病情。

    得知他们两人是为了牧羊犬而来,牧师笑道:“我不知道该说你们运气好还是不好,莉莉丝的孩子们已经被挑选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个小家伙。”

    听了这话,克雷着急了:“嘿,你们要带走莉莉丝最后的孩子吗?不,你们不能那样,那对莉莉丝太残忍了。”

    “孩子,你根本不懂什么叫残忍。”陈松对他说道,“假设一下,你现在手里只有一块饼干,莉莉丝生小狗之前你会给它对吗?”

    “对。”

    “现在呢?现在莉莉丝有了宝宝,你会给谁?”

    克雷眨眨眼,指着上帝说道:“那我会给他,然后祈祷他看在我这么虔诚的份上,再赐予我两块饼干。”

    陈松一愣:“嘿,这小机灵鬼。”

    教堂后面的草地一隅被围了起来,里面有个小房子,那就是莉莉丝的家。

    冰岛牧羊犬的外形竟然跟中华田园犬中的大黄差不多,通体黄白色狗毛,头部结实呈三角形,长了两个三角形耳朵,全身肌肉紧凑,机警而友好。

    美中不足的是,作为看门犬来说它们个头小了点,成年犬也就二三十斤的重量,相比随便吃吃就能长到八十斤的拉布拉多猪,它个头不够看。

    隔着犬舍还很远克雷吹了声口哨,莉莉丝立马欢快的蹦跳起来。

    克雷喊道:“快藏起你的宝宝,莉莉丝,有坏人要抓走你的宝宝。”

    布鲁斯笑道:“放轻松,我的孩子,莉莉丝不会和它的宝宝分隔很远,它们依然在一个镇上,依然可以在空气中嗅到彼此的气息。”

    克雷倔强的说道:“那我依然不想它们分离。”

    陈松问道:“你能跟狗待在一起吗?狗毛是很常见的过敏原吧?”

    克雷不屑的说道:“我对狗毛不过敏,我对塑料过敏!”

    陈松愕然:“还有对塑料过敏的?”

    亚力克斯松无奈的说道:“是的,虽然这很少,但确实存在。”

    克雷似乎不喜欢被人讨论自己的病情,他生气的说道:“对塑料过敏的人很多,还有对阳光过敏、对油烟过敏的人呢。艾利叔叔说世界上多数人都对某些东西过敏,只是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清楚自己对什么过敏。大小伙子,你对什么过敏?”

    陈松想了想说道:“我对什么过敏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什么对我过敏。”

    “什么?”

    “钱,钱从来不会主动靠近我,想必是对我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