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3.草皮房
    看到陌生人,莉莉丝蹦跳的更高了,小狗腰扭来扭去,看的陈松生怕它闪了腰。

    不过它要是真闪了腰,陈松这兽医就可以表演一把了。

    一条半大奶狗蹲在犬舍门口,留给他们一个垂头丧气的背影。

    冰岛牧羊犬的幼犬更像中华田园犬,嘴巴黝黑、毛色灰黑,四条腿短而粗壮,一身奶毛蓬松柔软。

    布鲁斯准备的很足,他从饭馆里带来了一块带肉的羊腿骨,靠近莉莉丝后就递给了它,莉莉丝很高兴的笑纳,叼着肉骨头钻进犬舍中。

    小奶狗晃晃悠悠的想凑上去分一口,莉莉丝毫不留情的给了它一记后蹬腿,把它给踹出了门口。

    “这狗真灵性啊,知道我们用骨头来换它崽子?”陈松惊讶。

    亚力克斯松嘴角抽动两下,道:“后踢腿是冰岛牧羊犬的看家本领之一,这可能是它们长期牧马学到的技能,莉莉丝在护食。”

    陈松蹲下对小狗招了招手,半大小狗瞪大水润的黑眼睛看着他,小步跑向他的怀里。

    克雷着急的说道:“别去,他是魔鬼!”

    陈松伸出小指给小狗,小狗试探的张开嘴咬了一下,眼睛看着陈松,见陈松始终面带微笑,便张开小嘴上去吮吸起来,眯着眼睛有滋有味,小尾巴在身后飞快的晃,跟屁股上拴着根速度棍似的。

    隔段距离看这小狗胖乎乎的,近看并非如此,它只是冬毛长了两层显得厚实,其实瘦骨嶙峋。

    亚力克斯松说道:“这条是六条小狗崽中最不受欢迎的一条,喝奶的时候它总是抢不过其他兄弟姐妹,所以比较瘦。”

    “回去你亲自喂它喝奶,马上就胖起来了。”布鲁斯很有经验的对陈松说道。

    陈松赶紧摆手:“别乱开玩笑,我一个老爷们哪有奶?”

    “我是让你买啊。”

    “哈哈,明白了。”

    亚力克斯松笑道:“那它就归你们了。”

    克雷叹了口气,像模像样的对陈松说道:“我把它交给你,答应我,以后好好对待它,否则我饶不了你!”

    陈松惊讶的问道:“这是你的骨血?”

    克雷毕竟是小孩,理解不了这句话,就顺着这话说道:“确实,它是我的孩子……”

    “一边去吧。”亚力克斯松笑着将他推开。

    抱着灰不溜秋的小瘦狗,三人去了趟超市,买了幼犬粮、磨牙棒、羊奶粉和狗盆,艾玛还买了个软软的狗窝垫,笑道:“这是我送它的礼物。”

    回去的路上布鲁斯一边开车一边问道:“陈先生,你有没有想过给这孩子起个名字?”

    陈松道:“差不多了,我准备给它起一个那种威武霸气的名字,如日中天!”

    “叫什么?”

    “我说了呀,日中天!”

    布鲁斯惊呆了,陈松大笑道:“开个玩笑,它的名字是道哥,怎么样?”

    “dog?狗?”

    “不,中文‘道哥’。”

    布鲁斯笑了:“很有趣的名字。”

    这次回到庄园,他可就不无聊了。

    他首先给小狗泡了些羊奶粉,如亚力克斯松所说,道哥在母狗面前不受宠,总是饿着肚子,品尝到羊奶后它便努力喝了起来。

    瘪瘪的肚皮逐渐鼓胀起来,小奶狗喝完一盆奶后还想喝,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拼命的舔狗盆。

    陈松挠了挠它的颈后皮道:“好了,小盆友,你已经喝饱了,不能再喝了。”

    小奶狗被他挠爽了,忍不住蹬了蹬小短腿,同时小嘴一张:“嘤嘤嘤。”

    等陈松放开手,它又跑到狗盆里找吃的,没有吃的它就把小脑袋扎在里面推着盆子四处跑,似乎这样就能找到羊奶似的。

    陈松无奈,只好用手指蘸了些奶粉给它舔。

    小狗依然保留着吸奶的天性,张开嘴含住指尖后并不用牙齿咬,就是很单纯的嘬了起来。

    麻麻痒痒,湿湿热热,水润柔软,陈松看向小狗,眼睛一亮!

    下午阳光明媚,他便抱着小狗拿着手机在阳台窗户后晒太阳。

    不多会小狗就趴在他膝盖上眯了起来,只见它身体翻转,小爪子耷拉在胸前,露出粉红的小肚皮来享受温暖。

    陈松把小狗照片打码后发到了朋友圈,并配上了文字:我的小宝贝,你这一生属于我了,我会对你负责。

    评论如约而至。

    姜盛:嫂子有多小?把照片发出来让俺们瞧瞧(色),记着兄弟我还单身哈(可怜)

    李沁:(抱抱)哇,好可爱的小狗狗,亲亲。

    大学同学张博涛:这也太踏马可爱了,快来给老子抱抱。

    大学同学李伦:中华田园犬的颜值真是出道即巅峰,这点跟松哥很像。

    大学同学周鹏飞回复李伦:呵,中华田园人!

    我有一只大鸟:(流泪)你又多了个小宝贝儿。

    曹阿满:认识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呵呵骗你的,我还是更喜欢大奶纸的女人。

    前同事孙瑜回复曹阿满:可爱在奶纸面前一文不值。

    一系列回复看的陈松一愣一愣。

    看到他在窗户后晒太阳,布鲁斯彬彬有礼的问道:“陈先生,您喜欢晒太阳吗?”

    陈松说道:“对,冬季晒晒太阳有助于养生,在故乡的时候我一般还会配一杯枸杞水。”

    布鲁斯笑道:“这里没有枸杞,但有阳光房,或许我们可以收拾一下,将庄园的阳光房重新利用起来。”

    反正这会闲着,陈松高兴的说道:“好啊。”

    两人去了庄园后院,隔着温泉不远的草地上冒出一个小土坡,小土坡上长满青草,但奇怪的是向阳面却有一面大玻璃,如同落地窗。

    “这就是庄园的阳光房。”布鲁斯介绍道。

    陈松道:“你不说我以为这是一座坟!”

    布鲁斯笑道:“这是草皮房,冰岛最初的房屋,已经有上千年的建筑历史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这种建筑风格给出过高度评价。”

    他告诉陈松,公元9世纪第一批维京人漂洋过海来到冰岛时发现这里虽然有广阔的空间、充沛的淡水和大量的树木,可是资源缺乏,冬季气候严酷。

    为了抵御冬天的低温,他们设想出了草皮房这种建筑,半掩体在地下,这样地热能就成了天然的地暖。同时在房顶铺上厚厚的泥土,洒上草种自然会长出草皮,既能固定水土,又能在夏季隔热、冬季保暖。

    从诞生之初到20世纪,草皮房一直占据着冰岛建筑史上的半壁江山,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岛上还有超过10万间草皮房屋,后来随着技术发展、全球资源整顿,人们才开始从草皮房里搬到木屋和钢筋水泥楼房中。

    但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环保且健康的草皮房又开始受到欢迎,庄园里几乎都会备一间草皮房,用作阳光房、冥想室、书房之类。

    这座草皮房已经空置十多年了,它从建起后就没怎么用过。

    布鲁斯开门的时候说道:“陈先生,里面可能比较脏,平时我和艾玛没有收拾他,请您谅解。”

    陈松说道:“我很理解……”

    门一打开,两道灰白踪影嗖嗖的窜了出来。

    “老鼠,小心!”布鲁斯下意识的说道。

    陈松冷静的说道:“道哥,上!”

    道哥撒丫子就跑,不过是往反方向跑,吓得尾巴夹在屁股里面跟没了似的……

    灰白身影窜出去后开始减速,陈松发现这不是老鼠,而是两只兔子!

    兔子的踪影迅速消失,布鲁斯遗憾的说道:“我应该带着猎枪来的,这样晚上我们就有兔肉餐可以吃了,艾玛做的兔肉饭味道真不错。”

    陈松说道:“我买了虾,晚上给你们做油焖大虾。”

    布鲁斯走进阳光房说道:“先来瞧瞧,或许里面还有兔子呢?”

    陈松道:“你先进去,我得把道哥找回来。”

    阳光房面积挺大的,足有上百平方米,从外面看只是个低矮的小土丘,但里面空间不小,它在地下有一米深度,合计地上两米高度,总计就有三米高了。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里面非常暖和,温度得接近三十度,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潮湿,即使多年未用依然干燥。

    就是墙角有好几个洞穴,老爷子拿着手电想去看看,陈松拦住了他,把道哥塞进去说道:“专业工作得靠专业人员,道哥,上!”

    道哥趴在洞口一动不动,只会扭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陈松问道:“进去看看,不明白我想要你干嘛吗?”

    道哥:我明白,你想要我死!

    几个洞穴都是兔子洞,周围不少兔子屎,老爷子用木头掏了一会掏出一些干草,他摇摇头道:“兔子洞很深,得把它们堵死。”

    “不要下毒,要下套,毒死就不能吃了。”陈松摆手道。

    老爷子失笑道:“我说的是堵死洞穴,当然不能给兔子下毒,在冰岛的动物保护法中,毒杀野生动物是违法的。”

    庄园里有水泥和砂石,布鲁斯是多面手,他说收拾个草皮房不在话下。

    陈松觉得让老爷子来干粗活不合适,这得自己干,后来布鲁斯说道:“这样吧,我让哥布尔来帮忙,而且你不是想要开农场吗?如果你要开农场那得需要帮手,正好今天可以看看哥布尔的水平能否让你满意。”

    这主意不错,布鲁斯打了个电话后壮汉哥布尔就开着一辆车赶了过来。

    一身牛仔服的哥布尔越发显得强壮彪悍,他下车后对陈松挑了挑眉头道:“嗨,伙计,你不找我我还想找你呢,待会我带你去绯红俱乐部怎么样?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等陈松回答,他又暴躁的踢了车轮一脚:“该死的,我的英语恰好不是强项,你不会说冰岛语真是太操蛋了。”

    男人在某些方面总是有着不需言语的默契,陈松对他暧昧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带我去个有意思的地方玩,是吗?”

    哥布尔打了个响指对他挑了挑眉:“一点没错,我敢发誓,你只要跟着我进去转一圈,然后你就走不脱了。”

    “为什么走不脱?是被人给围住了吗?”老爷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陈松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道:“这还用说?”

    老爷子说道:“我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绯红俱乐部是gay吧,如果你在里面被围住,那就得满身大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