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4.星空霓虹

24.星空霓虹

    陈松不得不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告诉哥布尔自己喜欢的是女人。

    哥布尔问道:“你喜欢女人?那你多久没有搞过女人了?”

    陈松干笑道:“你是不是想问问我年龄有多大?”

    哥布尔挠了挠后脑勺:“你还说你喜欢女人,看,提到这些你就会转移话题。”

    陈松不得不又先去找了布鲁斯,指着自己脑袋低声问道:“这老哥是不是这里差点事?”

    布鲁斯笑道:“不,他很正常,只是思维比较简单,逻辑比较简单。简单来说,他是个简单的人。”

    陈松只好不玩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还是个处,我没有谈过女朋友,也没有约过泡。你忘了吗,这些我当时在酒吧都说过了。”

    哥布尔仰天大笑:“哈哈,这个玩笑有点意思。”

    “没开玩笑,对上帝发誓,一切是真的!”

    哥布尔愣愣的看着他,然后又仰天大笑:“哈哈,笑死我了,你这么大竟然还是只童子鸡?”

    “别笑了,哥布尔,给陈先生留点面子。”布鲁斯皱眉道,“你可以往别的方面想一下,不要以为所有男人都像你一样。”

    哥布尔拍了拍脑袋道:“明白了,他羊痿?”

    布鲁斯乐了:“别乱说,我的意思是陈先生不像你一样是个欲望狂,他善于管理自己的欲望,他把干净的身体留给未来的妻子。”

    “但他未来的妻子未必会给他留一个干净的身体呀。”

    陈松心里一哆嗦:“别诅咒我啊。”

    “好小伙配好姑娘,上帝已经为陈先生留下了一位完美的姑娘在等待他认识。”布鲁斯郑重的说道。

    小镇居民是虔诚的教徒,既然事情牵扯到上帝了,哥布尔便不再乱说。

    陈松却忍不住乱想,他问布鲁斯道:“上帝给我准备的那个姑娘在哪里?我找她好久了!”

    布鲁斯:“我去干活,你们聊。”

    陈松也准备去干活,哥布尔却一把揽住了他:“过来,伙计,显然之前我对你有点误解,那么既然你的取向跟我一样,以后我罩着你了,你准备迎接大把姑娘的蹂躏吧!”

    “准备二十几年了!”

    哥布尔咧嘴笑,他对陈松说道:“看来我们是一路货色,对于泡妞你有什么经验?”

    陈松摊开手:“这可难住我了。”

    “没关系,我来传授你经验,”哥布尔挠了挠裤裆,“我的泡妞经验很丰富,已经有二十年了,根据我的经验,你要泡妞,不能流于表面,别被一些表象的事迷惑!”

    陈松虚心的问道:“这有点难以理解,能不能介绍的再透彻一些?”

    哥布尔笑道:“直白的说吧,姑娘有丑有漂亮,大家都喜欢漂亮姑娘,但唯独我发现恰好是长得丑的姑娘放得开、玩的爽。”

    陈松点点头:“对,我们中国有句谚语叫做‘歪瓜裂枣才好吃’。不过我这个人保守,不喜欢放的开的妹子,那些漂亮又矜持的,一般怎么泡?”

    哥布尔劝说道:“漂亮姑娘有什么好的?”

    “但我就是喜欢。”

    哥布尔皱眉说道:“漂亮的需要花钱投资才能约上,你看我像是有钱的样子吗?”

    “嗨,那你岂不是也没有经验?”

    哥布尔脸红了:“哈,吃面包和吃牛排都能吃饱,何必那么挑呢?”

    陈松说道:“算了吧伙计,咱们还是先干活,回头我提供资金,咱们一起去酒吧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泡漂亮妹子。你这总是弄些歪瓜裂枣也不行,我们家乡有句谚语,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哥布尔好面子,还在争辩:“这不一样,丑姑娘不光好玩,还大方,有时她们会请你吃饭喝酒,甚至还会给你钱!”

    陈松惊呆了:你他么是被嫖了吧?

    哥布尔人高马大、手长脚长,那一身肌肉跟穿了铠甲似的,放在鸭店就是头牌的料,简直是鸭群里的给力冲鸭。

    除此之外他还耐力十足,这从随后干活的时候看出来了,他简直是一台人形拖拉机,陈松觉得把他带回家里农田去耕地,比牛还好使。

    三下五除二,他就把草皮房给打扫的干干净净,擦两米半高的落地窗时压根用不着踩凳子,他轻轻一跳就能够得着顶上。

    草皮房里面收拾一空,布鲁斯找了些躺椅、桌子之类的简单家具,哥布尔哼哧哼哧全给扛了进来。

    “你怎么把洗衣机也给搬进来了?我说的是冰柜,要把一台冰柜搬进来。”

    布鲁斯又哼哧哼哧把洗衣机给搬走了,回头独自搬进来一台冰柜。

    陈松看的连连点头,这老哥是个干活的好手。

    最后剩下一点工作,布鲁斯说他指挥哥布尔来完成,让陈松去休息。

    陈松不太好意思,他想了想就去准备晚饭,这肯定得留人家吃饭了。

    中午那会在超市买狗粮的时候,他看到一些红虾不错,就选最贵的买了一堆回来,晚上他准备来几道中国菜,给托佛夫妻和哥布尔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

    红虾出售柜台有吃法介绍,可惜是冰岛文,他看不懂。

    不过清蒸红虾肯定是没错的,他便蒸上了一些。

    道哥看见他在洗虾便上心了,很努力的用前腿扒拉着橱柜门站起来,梗着脖子、吊着眼睛竭尽全力的往锅子里看。

    陈松斜睨它一眼:“干活时候找不到你,吃饭的时候你恨不得钻锅里,怎么着,你就是传说中的肉狗?”

    道哥对着他咧咧嘴,又专心致志的寻找起虾的身影。

    红虾易熟,陈松蒸了一会夹了一个出来尝了尝。

    都说冰岛海货丰富且鲜美,这红虾就不怎么样,虾肉紧巴巴的不好吃,他嚼了嚼吐在地上,道哥一个恶狗扑屎上去给吞了下去。

    这红虾蒸着不好吃,给狗吃太可惜,陈松不想浪费,索性做了个油焖虾。

    结果这一焖又咸了,味道更差了,而且含盐量太高不能喂狗,他只能扔掉。

    艾玛慢慢的扶着墙壁来到厨房,陈松看到后赶忙扶住她:“托佛夫人,您去休息吧,晚餐我来准备。”

    “我想还是我来准备比较好,”艾玛微笑道,“或许您不太擅长烹饪海鲜。”

    陈松挺起胸膛道:“我是厨艺小能手!”

    “那你干嘛把北极虾放入油锅给炸了?这个是即食海鲜。”

    陈松纳闷:“生吃?”

    老太太笑道:“北极虾在出水的时候便直接送入船载生产线中煮熟了,所以当你再度蒸煮或者油炸的时候会对它产生肉质破坏,反而不好吃。”

    陈松剥了一颗虾,剥出来的虾肉白白嫩嫩,塞进嘴里味道鲜美,且略带清甜。

    道哥仰着头期盼的盯着他的嘴巴,最终也未能迎来虾肉……

    天色将黑的时候,草皮房终于彻底收拾好了,哥布尔去冲了个热水澡,然后一下楼就看到了一大杯黑啤酒,顿时乐了:“哈,啤酒,男人的好朋友!”

    此时是冬天,啤酒却是冰镇过的,哥布尔拿到后就灌下去大半杯:“吨吨吨吨吨!”

    喝着啤酒,他躺到了沙发上,然后很自来熟的拿起遥控器找了个足球比赛看了起来,然后继续:“吨吨吨吨吨!再来一杯!”

    陈松拿了瓶常温啤酒坐在对面说道:“你还挺会享受生活。”

    哥布尔耸耸肩道:“当然,你知道的,伙计,我不是个好吃懒惰的人,但我认为向往美好生活是人之常情,对吧?”

    “一点没错。”

    “所以我真希望我的工作是可以舒服的躺在一个地方,然后天天有钱从天上落下来,让我吃喝享乐不愁。当然,你知道我是个虔诚的教徒,所以如果还能为上帝服务那就更好了,你知道哪里有这样的工作吗?”

    “巧了,我还真知道,我们中国寺庙许愿池里的王八了解一下?”

    不管淡水鳖还是海龟,对冰岛人来说都没有什么独特含义,哥布尔一听有这样的活,竟然真的翻身而起仔细了解了一番。

    得知是要做水龟后,他便摇头了:“我说的是保持人身,如果是变成动物的话,那我还是喜欢变成一只雄狮,嗷呜!”

    正趴在沙发下酣睡的道哥闭着眼睛爬起来就跑。

    这让哥布尔哈哈大笑,然后他饶有兴趣的问陈松道:“如果要变成动物,你愿意变成什么?”

    陈松连连摆手说他没想过,其实他是想过的,答案是野狗:广阔天地,随意闯荡;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再就是饿了可以翻垃圾桶,饥渴了可以随便去找母狗……

    到了五点半的时候,窗户上突然出现了莹莹一层绿光。

    陈松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看球的哥布尔和布鲁斯闻声看过去,然后不以为意的说道:“哦,极光。”

    一听夜空出现极光,陈松兴奋坏了,赶紧拔脚跑出去看了起来。

    茫茫黑夜之中,红绿霓虹漫天飘舞。

    冰岛全境都能看到极光,这是陈松早就知道的,但碰到极光需要运气,好多人在冬季来冰岛旅游十多天,却从没碰到极光。

    他的运气很好,来到岛上第二天就看到了极光。

    扭动的光带在夜空中摇曳生姿,就像九天玄女舞动的道道薄纱,错落有致的光带缓慢漂移,清澈的夜空仿佛分了层,给人以超强的视觉冲击。

    星光黯淡,极光争辉,陈松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靓丽的绿色光幕,心神陶醉。

    往南看去,灯塔里发出的灯光雪白炽烈,一如奥丁手中的神剑般刺破了苍穹,当极光飘荡过去的时候,仿佛是给这把光之剑缠上了护手绸缎。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时间在这安静的夜空面前依稀停顿了下来,只有空间才是唯一的。

    时光恒久远,一刹永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