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5.防身家伙

25.防身家伙

    庄园的餐厅位于建筑一角,两面都是巨大的玻璃墙,高度有六米之夸张,这样当他们吃饭的时候往外看,可以毫无保留的看到夜空中的极光。

    但除了陈松外,其他三人见怪不怪,毫无兴趣。

    “有什么好看的?八级和九级的极光还有点意思,这能有几级?三级?三级的东西除了电影,别的我都不喜欢。”哥布尔一边切牛排一边咕哝道。

    布鲁斯也说道:“陈先生,如果您喜欢欣赏极光,那我会注意一下天文报道,下次有高三级极光爆发的时候我会及时通知您。”

    高三级极光就是七级、八级和九级极光,最是绚丽多彩,简直能震撼人的灵魂!

    如果有人看了后不感觉震撼呢?那就是他没有灵魂。

    送哥布尔离开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陈松回到卧室后带着白天买的果蔬再回阴阳峰,交给桐峦子来炼丹。

    他这次安排桐峦子炼一枚净体丹,想带回去给克雷用一下,人家父子送了他一条小狗,他得礼尚往来。

    而且他对克雷这小子印象不错,这样一个孩子饱受疾病折磨着实让人不忍。

    桐峦子炼丹,他没事干就去收拾宗门的房间。

    收拾了一间房后他便没兴趣了,打扫卫生也是看天赋的,在这方面陈松没有天赋。

    他想自己的天赋可能是修炼成仙。

    这次又炼制出十二颗小灵丹,陈松服下一枚后将灵气给炼化入体,然后喜滋滋的说道:“其实咱们用不着自己种什么灵果灵蔬,像这样的东西我那边数不胜数。”

    桐峦子摇头道:“此言差矣,先生,则果蔬兹中灵气含量低微,仅能炼取小灵丹、净体丹、食足丹兹类的低级丹药,木有个卵用。再者您以后炼得金丹,那小灵丹就不能满足您修炼所需,那时候您修炼,一天得消耗上百颗小灵丹了。”

    陈松问道:“你不就是金丹高手吗?现在怎么不需要消耗那么多小灵丹?”

    桐峦子叹了口气道:“弟子天性愚钝,哪有那般本事?不过似一届小徒耳。”

    想想也是,金丹大能们每日需求的灵气那么多,以如今天地间的灵气稀缺度,哪里还能活命?早就已经金丹降解、神魂俱灭!

    两人若要修炼,那往后两人需要的灵气会越来越多,光靠超市里的果蔬所提供的灵气可不够,陈松还是得自己开农场搞种植。

    而且,如果仅仅靠采购也不行,买的多了容易被人怀疑。

    自己要开农场,那就得有聚灵符,他得种植出富含灵气的蔬果粮食才行。

    桐峦子说:“现在云消雪霁,咱们阔以趁着天色好赶紧下山去六九城揍一趟,拜访弟子老友,邀请他上山来共同修炼。”

    “什么城?”

    “六九城,莫非先生知晓这地方?”

    陈松呵呵笑:“我对六九这姿势倒是倾慕已久,六九城是第一次听说,是不是城里人很会玩?”

    桐峦子回以茫然表情:“先生说的每个字弟子都能听懂,可合计在一起弟子就不懂了。”

    陈松兴致勃勃的问道:“山下那城为什么叫六九城?”

    “因为它有六大城区、九大城门,故名六九城,怎么了?”

    “哦,那没什么。”陈松讪笑,自己有点恶趣味了。

    他对九州的城池倒是期盼,很想去开开眼界。

    但桐峦子说如今世道大乱,外界危险性很高,他觉得要是下山跟人接触最好还是多准备点武器。

    桐峦子水平差,会的道术少,所在的炼星宗又是个打辅助的门派,在战斗力方面他就是个青铜渣,自保都有问题,如果再带上陈松这个黑铁渣,那两人一旦遇到乱军、暴民之类就是去送人头了。

    要想保证安危,陈松还是得打地球那边的主意。

    北欧国家不禁枪,他准备搞几把枪来防身。

    在以前那个大能遍地走、高手不如狗的九洲修道世界中,地球上的轻兵器肯定不够看。但现在大能、高手们纷纷陨落,只剩下小猫三两只,跟古代中国情况差不多了,这时候轻兵器的威力就很强悍了。

    回到庄园后,陈松去问老爷子:“布鲁斯,能不能给我搞一批枪,比如ak-47、沙漠之鹰、巴雷特大炮?”

    “一批?大炮?”老爷子吓一跳,“先生您是要搞武装起义吗?”

    要知道冰岛没有国防力量,自1869年后这个国家就不再设有常备军,国内靠特警、警察和海岸警卫队维护国家秩序,所以要是在岛上架起大炮,还真能颠覆政府。

    相对官方,冰岛的民间武装强大,私人枪械保有率不低,整个北欧在这方面都很厉害。

    小武器问题调查机构small-arms-survey曾经就全球国民持枪率问题做过统计,数据显示在这方面美国人位列前排,每一百个居民有以一百一十三条枪,全国民间枪械存有量比总人口都要多!

    同样名列前排的还有塞尔维亚、也门、瑞士,冰岛的排名也不低,大概在十五位左右。

    另外,作为世界人口大国的中国,国民持枪率极低,在全球排名倒数,充分显示出中国公民热爱和平、摒弃暴力的天性。

    看着老爷子吃惊的样子,陈松道:“冰岛不是鼓励公民持有自卫武装力量的吗?”

    “可是你要的不是一把枪啊。”老爷子说道。

    陈松恍然,他挺起胸膛道:“你可能知道,我们中国是不允许私人持枪的,但男人天生喜欢枪,我就是一名枪械爱好者,更有着收藏枪械的梦想,所以来了冰岛有了条件,我想完成这个梦想。”

    老爷子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如果你想要收藏枪械,这没有问题,但不能带枪械特别是不属于你或者未曾在警察机构登记在册的枪械出现在公共场所,否则后果很严重!”

    陈松说道:“明白。”

    老爷子又说道:“镇上没有枪店,如果你要买枪那就得去塞尔福斯,距离不算远,可短时间内你没法买到枪。”

    买枪可不是买菜,冰岛对公民持枪问题虽然相对友好,但管控依然严格,这也是这国家治安比较良好的原因之一。

    这方面老爷子是专家,他给陈松介绍,要在冰岛买枪需要三大证件,第一是居民身份证件比如驾照,第二是居民长居证件比如年缴税账单或者公共事业服务卡,第三则是狩猎证。

    陈松刚来冰岛,政府不可能直接允许他买枪,这种情况下他就得等待一段时间,先做准备工作。

    首先他要办理狩猎证,冰岛的野兽不多,主要是野兔、北极狐、野羊和驯鹿等等,这些都是允许狩猎的,甚至狩猎北极狐是这个国家历史最悠久的有偿狩猎活动,人们猎到北极狐后可以去跟政府换钱。

    办理狩猎证比较简单,只要有居民身份证件并接受当地警察背景资料审查即可,第二天中午老爷子就带他去了镇上的警察局。

    小镇总共是一千人口,警察有十二名,警察局规模很小,就是一栋古旧的小楼,楼门口挂着冰岛国旗和警徽,有两个警察正倚在门口享受着阳光喝咖啡。

    布鲁斯下车后去上厕所,陈松就自己在周围溜达了一下。

    就在他打量警察局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跟一个警察对视了,这让他感觉有些尴尬,好像是偷窥人家被察觉一样,便赶紧转移目光,装作无所谓的往旁边走去。

    那警察却放下咖啡杯向他走来,这是个大胡子白人,表情很是严肃,一边小心的走来一边用冰岛语向他吆喝。

    陈松心里一紧,赶紧很怂的举起手来,他不知道警察想干嘛,反正别让警察感觉到自己有危险性就最好了。

    偏偏这会突然有人在背后抓住了他肩膀,陈松正神经紧张,受到惊吓下意识的抓起那只手一弯腰一使劲——过肩摔!

    连环动作下意识完成,其实他没有很使劲,可背后这人似乎并不重,就那么被他给摔翻了!

    大胡子警察脸上明显露出恐惧,他伸手摁住腰带喊了起来,双手在腰带上摸了摸后没摸到东西,一时之间有些懵逼,便握起双拳摆了个拳击的架势并交叉步后退。

    战斗意图清晰:且战且退。

    陈松看到了被自己摔翻在地的是个警察,哪敢再去追击?

    他赶紧老老实实蹲在了地上喊道:“误会,是误会!你们警察抓人搞的偷偷摸摸干嘛?后面的人突然要摁倒我,我还以为是想搞我!”

    警察局门口蜂拥跑出好几个人,上去有人抓住他手臂来了个反剪将他脑袋压了下去。

    这时候又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放开他,放开他,这是托佛先生的新老板,我们搞错人了!”

    迅疾的脚步声响起,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此时正被压得低着头,便先看到一双光亮的女士皮鞋和两截修长的小腿,他逐渐抬头,丰腴健美的大腿、纤细的腰肢和两座峰峦逐渐进入视野,最后看到的是安吉丽娜的面容。

    听到同事的声音,押着他的警察将信将疑的放开手问道:“他的面孔怎么这么陌生?”

    “因为他刚来镇上。”安吉丽娜没好气的说道,并上来扶住了陈松,“嗨,伙计,还好吧?”

    陈松靠在她身上后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还好还好。”

    地上那警察呲着牙叫道:“我不好!上帝,我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