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9.老乡见老乡

29.老乡见老乡

    阴阳峰上藏着的那四个猿人头盖骨化石是他的底气,陈松跟布鲁斯聊了一晚上,最终下定决心大量投资建一个大型玻璃连栋温室。

    布鲁斯比较谨慎,说道:“陈先生,或许我们还需要专业人士的建议,你看要不要我联系一位农业的行家来聊聊?”

    老爷子考虑事情终归全面。

    陈松摇头,他要开温室种植园的事得尽量低调,越少人知道越好,因为他这个温室肯定会有很多反常的地方!

    “您确定?”布鲁斯问道。

    陈松拍出帝格尔松帮他办理的黑卡,意气风发的说道:“不过是八百万美元而已,小意思!”

    话是这个理,可说到最后他却要哽咽了。

    这是八百万,美刀!

    把这玩意花出去,真跟一把美工刀在他心里划拉似的!

    布鲁斯没看穿他的逞强,这一刻便钦佩的说一句:“原来我的新主人是土豪!”

    陈松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于是他赶紧对布鲁斯挥手,让他先行离开,免得看到自己失态。

    面朝夜幕下的落地窗,他从玻璃倒影上看到了自己。

    这一刻他真希望有个二三十岁的瓜子脸富婆在自己身边,能用水汪汪的媚眼看穿他隐藏在坚强下的脆弱,可以给他一个36d的胸膛依靠,并温柔的告诉他:钱不是事,随便盘!

    揣着银行卡回到卧室,他的手机响起了一声提示音,屏幕上出现一条微信消息。

    于是他打开微信,发现有个好友验证信息,名字叫‘祖国是你后盾’,验证信息处却写着:我是你爹。

    陈松正情绪低落,这时看见这种侮辱人的信息后心态就崩了,平时他最恨的就是这些网络暴民,现实中生活不顺利就到网上躲在屏幕后面骂人挑事。

    毫不犹豫,他选了‘拒绝’又给回了几个字:草,留下名字和地址老子带枪去搞你!

    他阴沉着脸放下手机,过了一会验证信息又发了过来,这次上面打的字是:陈大仁,鱼山镇陈家沟子105号。

    陈松倒吸一口凉气,这真是他爹啊!

    他想起昨天给陆大鹏发过信息让他去教导自己父母使用微信,今天事多,他把这茬子给忘了!

    急忙通过申请后,他又赶紧开了视频邀请,准备向老爷子解释并道歉。

    视频很快接通,他满脸堆笑、热情洋溢的叫道:“爸爸,我的好爸爸……”

    一张同样堆满笑容的大脸盘子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粗眉毛、大眼睛、大鼻头、大嘴巴,这张脸的主题就是一个字:糙!

    这是陆大鹏,他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铁杆好兄弟。

    对于他的称呼,陆大鹏表现的很是受宠若惊:“别别别,松哥你咋这么客气?再客气也不敢乱叫啊,差辈分呢!”

    陈松大怒:“嫩娘,你想让我回去给你奔丧对不对……”

    陆大鹏的话说完后就把手机屏幕转了个方向,然后陈松看到了一张面色黝黑、满是皱纹的老脸。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他老子陈大仁。

    陈大仁皱着眉头问道:“你知道咱家的坟地在哪里吗?”

    陈松尴尬的笑道:“不是,爸,误会,刚才我那是骂大鹏呢。他坑了我,这小子今晚老坑我,刚才你们给我发好友申请,他也不用自己的号给我说一声,所以才造成了误会。”

    陈大仁说道:“别骂,你得谢谢大鹏,他陪我和你妈买了新手机,还教我们用这个东西,嘿嘿,这种视频通话不用花钱?”

    陈松:“对,不花钱。”

    陈大仁:“你个熊孩子,那你以前不教我和你妈用这个?每年白白浪费那么些电话费。”

    陈松无语凝噎:“是我没教?”

    “你教了吗?”陈大仁瞪眼。

    陈松微笑:“是我没教!”

    陈母声音响起:“别瞎叨叨了,好不容易跟孩子说个话,你叨叨些没用的干嘛?松松,你出国了还好吧?外国人给你委屈没有?”

    陈松:“妈,我一切都很好。哎妈,你在哪里?爸你转转摄像头,我看不到我妈。”

    陈大仁转过手机屏幕,没好气的说道:“行行行,你先跟你妈说,说我瞎叨叨,我倒是看看你俩能说什么正儿八经的话。”

    陈母的面容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看到陈松后,陈母的眼睛红了:“我当然有正儿八经的事,松松,你去了国外一切习惯吗?有没有水土不服?”

    陈松刚要说话,陈大仁插嘴道:“对,忘了这事了,你妈怕你在国外水土不服,装了一尿素袋子的土准备给你邮过去。”

    陆大鹏的笑声响了起来,跟杀猪似的。

    陈松无奈道:“没有,我一切都好,别担心我,我不光能照顾好自己,还养了一个小狗,可以一起照顾好它。”

    说着,他把道哥给抱了起来,让小可爱跟父母照了个面。

    陈母问道:“你啥时候养的狗?你去国外出差怎么还养狗?”

    陈松眨眨眼:“哦,这次是出长差,被单位给外派了。我们这行就这样,得养狗做伙伴,而且这是冰岛牧羊犬,长大以后特别懂事、特别可爱,在国外姑娘们都喜欢,说不准它能给我带来一桩姻缘,帮我勾搭个媳妇。”

    陈母又问道:“那你能不能直接养个大狗?”

    一家三口正聊着,院子里响起一个声音:“家里有人不?陈大仁在家没有?镇上有活,给政府贴瓷砖,一平二十五……”

    陈爸走出屋门道:“在呢在呢,什么时候干活?我这会在跟我去国外工作的儿子那个视频,我儿子去了冰岛,北欧的冰岛。”

    “呀,冰岛呀?那地方我知道,在北极,老冷了,还有北极熊呢,让他多穿衣服,小心感冒。”

    “可不咋地,冷啊,老早就黑了,你看咱们这边天还大亮,他那边已经黑了。唉,要不是单位器重他,非让他出国去学习,那我真不愿意让他去那么老远的地方……”

    陈松听不下去了:“爸你们先忙,咱们回头再聊。”

    “行,去工作吧,平时多注意点啊,扬我国威。”

    翻着白眼挂断电话,陈松带着道哥上了床。

    道哥很老实的趴在床上,毛茸茸的小脸、粉嫩嫩的小舌头、黑漆漆的小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

    陈松想亲亲它,然后抱起它的时候摸到被褥热乎乎、湿漉漉……

    “尼玛!你在床上撒尿?!”

    道哥惊恐的往后缩了缩脑袋,吓得一时控制不住,又尿出来一汪暖流……

    陈松黑着脸把它放到地上,他没有训斥小狗,因为没用,狗子太小,不会憋屎憋尿,更不懂为什么会挨训。

    时间在冰岛过的很快,因为有阳光的时间太短,一天也就五六个小时,往往是没感觉干什么,天色就黑了。

    布鲁斯帮他联系了一家名为‘绿色北欧’的农业公司,这是一家跨国企业,实力强大、业务覆盖面广,不光涉及农产品生产与交易,还涉及农用物资的生产、农业技术人才的培训。

    接到交易咨询后,绿色北欧当天安排了一名业务员来到镇上跟陈松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要为他答疑解惑,也要帮他为温室做初期选址。

    另外得知他是一名华人,绿色北欧很贴心的安排了一名华人业务员,名字叫做荆伟,跟陈松一样也是新移民。

    毕竟是价值达八百多万美元的大型业务,绿色北欧很是上心,荆伟开着车从雷克雅未克一路奔波赶了过来。

    看到一辆suv开进庄园,道哥发出奶凶奶凶的吼叫:“汪汪汪。”

    陈松去接荆伟,道哥一路咆哮,于是他便吹了声口哨想命令它安静。

    结果道哥还没有接受过训练,他白吹口哨,道哥毫无反应!

    倒是等车上人下来后,它吓得急忙跑远,跑出好几米后才敢再叫唤。

    见此荆伟便偷偷笑了,他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身材微胖,大约一米七上下的身高,戴着金丝眼镜,打扮的西装革履、皮鞋铮亮、领带笔挺。

    看到他后陈松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他想到了当初干保险时候的同事。

    两人互相握手做了个寒暄,荆伟说话痛快,直接进入主题:“陈小哥,听你的意思是建一座5000平的大温室是吧?你是打算搞蔬菜水果种植?”

    “对。”

    “那你以前是接触过这个种植业吗?别怪我多嘴,这个行业是利润大、前景大,可是投资也大、风险也大。”荆伟坦诚的说道,“实话实说,我希望能做成这笔生意,但冰岛华人不多,我更希望能跟你成为好友,生意伙伴是一时的,朋友才是一世的。”

    陈松笑道:“那请荆大哥给说道说道,咱们老乡之间确实得互帮互助。”

    荆伟苦笑道:“说到老乡,唉,在国内的时候我对老乡的概念起码得具体到同一县城,到了冰岛后放宽了,只要都是东亚人就算老乡。”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歪楼了歪楼了,那我把冰岛的温室种植业情况给你说说,帮你参谋参谋。”

    关于农业相关知识,陈松了解已经很多了,荆伟特意给他介绍地热温室种植业的概况。

    这个行业在冰岛出现于1924年,因为岛上地热能源丰富,故而发展迅猛,到了六十年代种植面积便达到了12万平方米,到了九十年代这个数字飙升,扩大到了上百万平方米。

    温室生产能力强,现在相关农作物的年产值达到了四万吨到五万吨,可以供应国内80%的常规需求。

    冰岛极度缺少粮食、蔬菜和水果,这样只要温室能正常产出,那肯定能赚钱,而要顺利运转一座温室,那就比较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