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0.WWOOFer
    冰岛多地热能,所以给温室供暖这不成问题,可地热这东西自古以来就在冰岛存在,温室种植业却是到了1924年才出现,到了六十年代才蓬勃发展,这是有原因的。

    温室种植的技术性很高,在环境控制方面得加装中央电脑,对温室内温度、湿度、二氧化碳浓度等环境因子进行自动化监测、记录和调控,以为植被生长提供适宜的环境条件。

    那中央电脑怎么控制环境?这需要湿帘风机降温、定开窗通风、侧翻窗通风、外遮阳、内遮阴、保温系统等来配合,根据需要还要增加移动苗床、移动喷灌、立体栽培、水肥系统、光伏系统、智控系统等配置……

    这也是建立一座温室那么昂贵的原因,一切都是全自动的,整个温室堪称是目前世界农业最高科技成果,这跟陈松理解中的家乡的大棚种植可不一样。

    “管理温室需要的人员不多,它自己是全自动的,但你肯定得需要至少一名机械师帮你维护这些机器。当然,我建议你自学相关知识,简单问题自己解决,复杂问题我们公司会安排工程师来帮你搞定。”

    听了荆伟的话,陈松纳闷的问道:“老哥,我听你意思,这搞个种植园不是挺简单的吗?全是自动化,我躺好让它自己上来动就行了,是吧?”

    “不是,前面是我得先给你打打气,难的在后头,我还没有说呢。”荆伟笑道,“温室种植业最难的是对蔬菜、水果的了解,生长习性、生活环境、疫病防治,这些才麻烦!”

    昨天布鲁斯是从宏观上跟他讨论了开设温室种植园的可行性,今天荆伟则从微观上为他介绍了将会面对的一个个问题。

    陈松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得硬起头皮搞个温室,这可是涉及到他的修仙大计。

    正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强国、千年修仙,他能不能把一辈子活成两辈子,可就看他把地种成什么样了。

    所以,他坚持不搞对象也得搞温室种植园。

    见他态度坚定,荆伟也高兴:“好,如果你下定决心,那就好好搞吧,这个行业确实很有前景。”

    他给陈松推荐了一种名为venlo型的全玻璃温室,技术引自农业大国荷兰,这一类型温室脊高较高,既能够满足温室内吊线栽培系统的需要,又能够增大缓冲空间,维持室内环境稳定。

    另外,荷兰温室技术发展早,比较成熟,它们尤其擅长单栋温室种植,面积普遍较大,能在增大缓冲能力的同时便于实现规模化、机械化管理。

    接下来就是议定合同,荆伟帮他跟总部进行联系,一番电话打下来,原本达到八百三十五万美金的总额降低到了七百九十二万。

    将最终价格报给他的时候,荆伟坦然的说道:“陈小哥,在报价方面公司肯定有利润空间,我也有提成费用。但我敢保证这是市场最低价,起码是我能给你的最低价,这点我绝无虚假。”

    “因为说的实际点,你年纪轻轻就能拿出近十亿克朗搞种植园,这代表我跟你成为朋友的好处远远多于我做成一单生意得到的提成,孰轻孰重,我很清楚。”

    话说到这份上,双方算是坦诚相待了,再坦诚点就得脱衣服光膀子,不过那不叫坦诚相待,那叫袒胸露乳。

    天色不早了,陈松一挥手道:“晚上我请客,带你去吃镇上最有特色的美食,然后咱们再来个国内应酬老规矩。”

    “ktv唱歌?”荆伟试探的问道。

    陈松笑道:“不是,是泡澡!不过你喜欢唱歌的话,那一起唱歌也行!”

    荆伟脸上露出惊喜:“不用不用,就去洗桑拿,话说这镇上玩的这么开吗?还有桑拿?这这这,幸福来的有点突然啊。”

    陈松看着他那受宠若惊的笑容,觉得他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不等他解释,布鲁斯凑上来微笑道:“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黑全麦地热面包也送到了,咱们现在开饭吗?”

    陈松问道:“艾玛准备的晚饭?”

    看到布鲁斯点头,他只好无奈的接受,老夫妻两人可真是够倔强的。

    他带着荆伟去了餐厅,看着空间巨大的房子,荆伟难掩羡慕之情:“这庄园是真棒。”

    陈松道:“你要是喜欢也可以来镇上买房,现在镇上空置房产可不少。”

    荆伟摇头:“那可不行,我得上班呢。在这镇上买房只能是度假用,但我还没有这个条件。”

    趁着布鲁斯上菜的空当,两人聊了聊各自的情况。

    得知陈松出自农村,荆伟问道:“您父亲是村支书吧?”

    陈松笑道:“农民,在家种地呢。”

    荆伟很吃惊:“我以为你父母是什么大商人或者干部领导,没想到咱们家庭出身是一样的!”

    陈松笑道:“我手里的钱和这座庄园都是卖掉祖传的一件文物后换来的,办了温室以后,手里也就没什么钱了。”

    荆伟伸出大拇指道:“你厉害,陈小哥,你真是我的哥,这手笔够大的。”

    “你为什么来冰岛发展?”陈松问。

    荆伟叹了口气:“我考上大学报志愿的时候想读英语,但分数不够高。当时学校刚开设了冰岛语这个小语种,收分低,然后我就报了这个专业,准备上大学后再伺机转专业。”

    陈松点头,这是很多大学生的惯用手段。

    荆伟继续说道:“结果我上了大学一看,我们辅导员是个大美女,见谁都会甜甜的笑。这样我哪还会去换专业?当时我们小语种学院不知道多少人想转到我们班里呢。”

    “原来如此。”陈松笑了。

    荆伟说道:“不止如此,大一看了一年的美女辅导员,到了大二辅导员忽然留在了大一,我们辅导员换成了个光头老爷们。”

    说到这里他无奈的摊开手:“后来我从大二读到大四,发现当年的美女辅导员总是教大一,这才知道自己中了学校的陷阱!”

    “小狐狸们终究斗不过蒲松龄。”

    “谁说不是?”一边说荆伟一边笑了起来,“陈小哥,你大学念的是什么?”

    陈松说道:“动物医学,其实就是兽医。我来冰岛本想搞牧场,但地盘不够,就打算先搞温室种植盘点钱,以后再搞养殖业。”

    到了这里他又说道:“其实在大学报专业方面,咱们经历有点像。”

    荆伟问道:“你起初也不想报这专业吗?”

    陈松说道:“对,听过一句话吗?二十一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我当时想报生物科学没报上,就报了个相关的动物医学。”

    荆伟刚要安慰他,陈松庆幸的拍了拍胸膛:“幸好,我没报上生物科学。”

    “生物学不是不错吗?”

    “不错,好找工作,我们学院生物学专业的学生就业率百分之百,毕业后有四分之一去卖保险,四分之一去卖房子,剩下的从事了工地、外卖、快递等不同行业。别说,这些单位都愿意要学生物的学生,说是好糊弄而且吃苦耐劳……”

    荆伟摊开手:让我说什么好?

    布鲁斯将不锈钢菜罩送上,一人面前一个,打开后里面是餐前凉菜、黑麦面包和一杯啤酒。

    荆伟往前倾身道谢,然后掏出手机拍了个照片。

    拍过照后他讪笑道:“我一表妹申请下了北欧的wwoofer,准备过年后来冰岛,我先给她做点功课,发点照片什么的。”

    陈松问道:“我佛尔是什么?”

    他就在出国前看直播,听温文儒雅的孙哥说过‘我佛了’。

    对于这个问题,荆伟有些吃惊:“wwoofer,农场义工,你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见陈松点头,他便讲解起来:“wwoofer就是来自wwoof组织的工作者,这是五十年前在英国成立的一个组织,当时的用意是为让都市人体验农村生活而推出一种‘以工换食宿’的工作假期。现在组织壮大,串连全球的有机农场主人与游客。依据wwoof的准则,游客可以到参与wwoof计划的农场打工,每天工作4到6小时,没有薪水,但农场提供食宿。”

    陈松明白了:“还有这样的组织?”

    荆伟说道:“对呀,冰岛的农场牧场几乎都会接收wwoofer来处理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你也可以参加这个组织,这样可以降低温室运作的人工费用。”

    他又补充了一句:“wwoofer里面超多美女,各国佳丽。”

    站在旁边的布鲁斯倾身道:“陈先生,温室开建后我会申请加入wwoof。”

    荆伟补充的那句话跟布鲁斯的话恰好是同时进行,陈松顿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反正荆伟是理解错了,他感叹道:“有个管家真好,连泡妞都不用自己动手。”

    更好的在后面,吃过冷菜后还有热汤,金黄的奶油芝士汤喝了让人肚子暖暖的,在这种寒夜里感觉非常舒服。

    接下来是副菜、主菜依次登场,荆伟全拍了照片,他称赞道:“陈小哥你的厨师太厉害了,这菜做的比我在米其林餐厅见过的还要棒!”

    说完他狼吞虎咽,然后期盼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节目。

    陈松看出他的期盼,就抹抹嘴带他走向后院:“跟我来。”

    然后荆伟看到了冒着热气的温泉,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要不咱们还是去唱歌吧?”

    “也行,随意。”陈松带他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拿出两个话筒递给他一个,“怎么着老哥,咱俩来个连麦?”

    ps:大佬们手里有推荐票的,请帮忙投一下,明天就是新的一周,希望咱们可以在榜单上冲一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