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2.神射手
    陈松硬生生把轮胎翻了过去,轮胎落地一次,众人的心就抖一次。

    等到轮胎到了终点,有人止不住的搓眼睛:“我一定在做梦,这绝对是做梦,我的圣母玛利亚,这不科学!”

    “我帮清醒一下?”旁边的人客气问道。

    “来。”

    一记大巴掌抽了上去!

    陈松抽空看到这一幕暗暗抽了抽嘴角,冰岛的老少爷们真够莽的。

    这样他迅速成为了俱乐部里的明星,被人团团围住,有些女人对他抛媚眼、打招呼,其中有个别热情奔放的还上来用胸口蹭他,他一点不享受,因为还有男人也这么干。

    在他的求助声中,哥布尔上来分开人群跟拖咸鱼似的把他给拖了出去,布鲁斯带路,他们去了射箭室。

    路上哥布尔一直在喋喋不休:“这不可能啊,你怎么能搬动那么重的轮胎?重力和摩擦力呢?牛顿构筑的经典力学哪去了?这不应该啊,你怎么能比我还快?我从五岁就开始健身到现在足足十五年了啊……”

    听到这话,陈松变得比他还震惊:“你今年二十?”

    “是啊。”

    陈松仰头看着他那一张饱经风霜老脸和面板似的身躯:“这他么是二十岁?”

    “确实二十岁。”布鲁斯给了中肯评价,“家族基因好。”

    进射箭室需要会员身份,陈松出示了刚出锅的会员卡后走入其中,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排排弓箭。

    这里面型号齐全,单体弓、加强弓、复合弓,牛角弓、反曲弓、复合弓,短弓长弓等等,还有一些手弩,长短皆有,材质有硬木有复合材料有金属也有新型塑料,琳琅满目,让陈松大开眼界。

    射箭室的教练名叫哈佛-博班松,一名肌肉发达的中年人,他跟陈松握手,陈松一下子看到了他的手背上有两个圆形疤痕。

    发现他注意自己的伤疤,哈佛笑道:“别担心,这不是射箭时候导致的,而是有一次我在磨箭头,有个姑娘弯腰时候漏点了,我多看了两眼走神了,不小心把箭头给戳进手里了。”

    陈松光听他说都觉得疼:“那怎么是两个伤疤?我们中国有句俚语,叫做不能掉进同一个粪坑两次。”

    “当时我老婆在旁边,她给我补了一箭。”

    这个显然是他心头的痛,哈佛随即改了话题:“你想玩射箭?有过经验吗?”

    陈松点头:“玩过,小时候玩过。”

    “从小就玩?”哈佛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情,“你擅长使用的是什么弓?滑轮弓?复合弓?”

    陈松估计他误会了,便解释道:“小时候玩过,就是那种用弓箭射气球得奖品的游戏。”

    正在喝水的哥布尔忍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

    哈佛也笑了,他拿了一把牛角弓递给他:“如果你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那就从这个入手吧,三十磅的牛角弓,它对新人最友好。”

    哥布尔大大咧咧的摆手道:“算了吧,哈佛,你收起这些娘们玩意儿,给陈上五十磅的家伙!”

    哈佛笑道:“别心急,伙计们,弓箭的杀伤力、射程与拉力有直接关系,这点没错,但并非是越大的拉力就越好,特别是对新人而言……”

    “你说的我都懂,不过刚才我和陈比过力气,该死的,我输了!你明白我的话吗?你给他三十磅的弓箭就是让他玩吗?”哥布尔打断他的话说道。

    哈佛下意识的说道:“这不可能!”

    陈松接过三十磅的弓试了试,这玩意儿拉力确实太小,他带好护指后一使劲,那牛角弓险些断掉!

    在弓猎方面哈佛是行家,陈松一上手他就看出门道来了,下意识的挑了挑眉头道:“哇哦,你的力气可真大。”

    哥布尔纳闷道:“对啊,你的力气不正常,陈,你是吃激素长大的吗?或者拿兴奋剂当零食吃?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说着他竟然兴奋起来:“该死的,我得得到你的食谱,我听说过来着,你们中国人对吃很有研究。”

    陈松接过一把反曲弓道:“我的食谱很简单,就是猪饲料,拆开饲料袋子往嘴里塞就行,二话别说就是个吞!”

    这把反曲弓是50磅,力量感强了一些。

    哈佛给他讲解道:“在此之上还有更强的弓,六十磅、七十五磅、九十磅、一百二十磅等等,不过你要入目最好就用这把弓箭。”

    陈松指着一面墙上挂着的滑轮弓道:“那些呢?我感觉它们不错。”

    滑轮弓又叫复合弓,是科技化的产物,它使用的材料、制作的工艺、最终形态等等因素合起来导致它非常有魅力,就跟科幻片里的未来武器似的。

    哈佛摇头:“它们确实不错,技术更容易掌握,上手快,射准程度要高。但它的使用要求比较多,而且不便于新手锤炼基本功,这点还是要看反曲弓,再说你真正开始玩就知道了,反曲弓魅力最大,否则奥运会比赛也不会用反曲弓了。”

    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复合弓价格高。

    哥布尔帮哈佛做了解释:“对,你应该用反曲弓来训练,它比较安全,在你姿势不标准和技术不熟练的时候不会出大事故,顶多是抽打到手臂。复合弓不一样,我曾经见过一个大胸的姑娘玩这玩意儿,结果她没用好,弓箭抽在了她的胸口!”

    陈松关心的问道:“把衣服抽碎了吗?”

    “不是,”旁边一个男子插嘴说道,“这件事我知道,那姑娘的胸口碎了,露出了里面的硅胶。女人真他么的丧心病狂,什么玩意儿都敢往身体里塞!”

    哥布尔连连点头,回忆起来依然是满脸惊骇。

    又有人凑了上来:“女人在这方面确实很疯狂,你们知道以色列的那件事吗?有个女人在一场娱乐节目中玩蛇,那蛇突然摆脱控制咬了她胸口一下,结果死亡发生了!”

    “这是毒蛇?那姑娘真倒霉。”

    “死的是那条蛇,死于硅胶中毒。”

    “呜,细特!”几个人纷纷咧嘴。

    陈松哭笑不得,他发现冰岛人很喜欢开小差,聊天的时候动不动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哈佛把陈松带到一个训练场中,教他一些基本的开弓知识后,便急匆匆回去继续参加疯狂女人话题了。

    弓箭是各种运动中比较有魅力,特别是对男人来说,男人擅射,当陈松拉开弓弦射出利箭的刹那——他什么感觉也没有,速度太快了!

    但当利箭射中靶子的时候就比较有成就感了,成就感带来快感,陈松一支接一支的射了起来。

    聊天中途,哈佛走过来一趟,他往靶子上一看吓一跳:“哇哦,靶心全中?!”

    陈松耸耸肩道:“这很容易不是吗?找到靶心,眼睛、肩头和它三点一线,然后松开手,喏,就这样……”

    “嗖!”

    弓箭在他手里纹丝不动,射出的利箭精准无比,穿过短短十米距离射中了靶心。

    哈佛诧异的看着他道:“你的手可真稳。”

    “因为我的心狠。”陈松再度拔出一支箭来,开弓拉弦,箭出如流星,再度射中靶心。

    见他随随便便就能命中靶心,哈佛拿了一把强拉力的复合弓给他:“来,伙计,带你玩更有意思的。”

    旁边的场地可以打移动靶,靶子随机进行移动,其中移动速度可以调整,这样玩起来就更有乐趣了。

    这样玩起来自然也更有难度,陈松前面几支箭都脱靶了。

    他随后找到了窍门,打这种靶子得进行提前预判,拿捏时间是关键。

    筑基给他带来的好处不光是身体素质猛增,还有眼力更出众、肌肉稳定度更强、神经反应也更灵敏,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导致他可以迅速成为运动强手。

    旁边有其他人在射箭,看到他轻而易举的一次次射中靶子,就有人好奇的来看。

    很快有一名棕发姑娘含羞带怯的上来跟他聊了起来,姑娘显然对他很有好感,脸上那甜甜的笑容跟酒一样让男人陶醉。

    可惜她只会说冰岛语,陈松一句听不懂,只能尴尬的赔笑。

    他光笑不说话让姑娘误会了,姑娘撇撇嘴离开,后面再没有姑娘来找他……

    更操蛋的是,陈松偶然一扭头,看到了哥布尔在目瞪口呆的看向自己。

    两人目光相对,哥布尔赶紧扭头,然后不自在的拿了件外套穿上。

    陈松不悦道:“你那什么眼神?”

    哥布尔说道:“你还说你喜欢女人?刚才有女人送上门了啊,她说她很欣赏你射箭时候的姿态,就跟一座山似的,岿然、冷静。”

    陈松委屈的说道:“但我不懂冰岛语呀,一句也不懂!”

    哥布尔恍然:“噢,你这可怜的混蛋,为什么我总是撞不上这种好事?为什么我没有你这样的好运?”

    陈松叹道:“可能好运对你过敏,也可能好运没那么倒霉会撞上你。”

    这样倒是没人干扰他,他连续试用了十几把弓箭,最后离开的时候买了两把,一把是强力反曲弓,一把是漂亮的复合弓。

    两把弓箭总共花费他二十一万克朗,折算下来一万多块钱,也不算很贵,这其中还包括四十支猎箭,精钢箭头,可以用来狩猎。

    不过冰岛克朗动辄大数额,花费起来着实过瘾。

    ps:诸位大佬,如果大家手里还有推荐票,麻烦帮弹壳投一下,新书就靠大家包养了,弹壳在这里跟大家么么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