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4.药到病除(求票票啦)

34.药到病除(求票票啦)

    为了保证说法的严谨性,陈松叮嘱亚力克斯松让克雷每天晚上同一时间来庄园喝一碗草药,也就是薄荷水。

    克雷还挺期盼的,他说喝了草药后身体感觉很舒服。

    陈松知道这是净体丹的作用,等克雷第二次再来喝就不是那个味了。

    克雷很奇怪,问道:“大小伙子,这药的味道怎么变了?”

    陈松摆摆手说道:“别问,问就是个心理原因。”

    照例,克雷喝完薄荷水后跟道哥一起玩。

    好死不死,道哥把布鲁斯给它买的飞碟叼了出来,想要跟少年一起玩飞碟。

    牧羊犬似乎都天生会叼飞碟,陈松没有训练过它,小小的道哥第一次看到他扔出飞碟就知道追上去跳起来叼在嘴里给他送回来。

    但飞碟是塑料制品。

    克雷笑嘻嘻的拿到飞碟,陈松不确定净体丹是否起效,赶紧指着他说道:“别碰那玩意儿!”

    不管净体丹是否起效,他都不能让克雷在自己手里接触过敏原,因为他负不起出事的责任。

    奈何他说的晚了,克雷一把伸手抓住了飞碟,然后他的脸色一变,瘦削的身躯晃了晃,咣当一下跪在地上,同时瞪大眼睛、扩大瞳孔抽搐起来。

    陈松心里一沉,他赶紧叫道:“布鲁斯!亚力克斯松!该死的,快来,快打电话给医院!”

    他上去一把搂住克雷准备往外跑,结果少年如游鱼般在他怀里转了半圈从他手臂里逃了出去,爬起来对他做鬼脸:“哈哈,生活需要时不时来点惊喜,你惊喜吗?”

    看着一切如常的少年,陈松懵了:“你你你,你吓唬我?”

    克雷耸耸肩道:“黑夜漫漫,你又独身一人、单枪匹马,我给你制造点惊喜。”

    “这是惊喜?”陈松给他一个危险的眼神。

    克雷感觉氛围不对,赶紧举起手道:“我认输,你别生气,我告诉你一个关于道哥的秘密行不行?”

    陈松怀疑的看着他道:“道哥有什么秘密?”

    克雷嘻嘻一笑,道:“你看过道哥怎么撒尿吗?”

    陈松想了想,他没注意这点。

    克雷学小狗拉屎的样子蹲在地上,笑道:“道哥是这样撒尿的。”

    “然后呢?”

    克雷叫道:“然后道哥是公狗呀。”

    陈松猛的反应过来,他纳闷道:“道哥真是这样撒尿?跟小母狗一样?”

    克雷点头道:“对,真的是这样,这是因为莉莉丝那一窝狗中,只有它是小公狗,其他狗都这样撒尿,它从小也跟着这么撒尿。”

    陈松摆手道:“不对不对,这是天性,道哥不用学……”

    “你说的没问题,问题是道哥要翘起腿撒尿得找个参照物,这可怜的孩子在犬舍里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就往自己姐妹身上尿,然后被狂咬了几次,最后它就不敢这么干了。”

    陈松拍拍他肩膀道:“好吧,那你来纠正一下道哥的撒尿姿势,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克雷:“我我我?”

    恰好亚力克斯松和布鲁斯闻声而来,克雷便跑向老爹道:“爸爸,我发现我现在已经不害怕塑料了,我接触塑料后不会再哮喘了!”

    亚力克斯松惊喜的盯着他问道:“什么?这是真的吗?”

    克雷重重点头道:“是真的,爸爸,大小伙子给我吃的药很管用。”

    客厅里面有塑料托盘,他想过去拿,陈松一把拉住他,然后拿出一把塑料小铲子给他道:“用这个试试。”

    克雷拿到塑料小铲子放到鼻子前使劲吸了口气,接着小脸皱巴了起来:“狗屎,好臭!”

    “不准说脏话。”牧师时刻注意着儿子的教养。

    克雷叫道:“我是说这铲子上有狗屎,它真的很臭。”

    “它是给道哥铲屎用的,当然很臭。”陈松摊开手笑,“我不知道你会上去吸它一口……”

    克雷翻着白眼想跟他斗嘴,牧师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绿色的眼睛里瞬间变得水汪汪:“感谢上帝,感谢上帝!天哪,你真的不再对塑料过敏了?感谢上帝!”

    使劲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亚力克斯松又回身抱住了陈松:“感谢你,伙计!感谢上帝把你送到我们身边!万能的主、无所不在的主、仁慈的主,感谢他送来福音的使者!我爱你,陈,我必须向你道歉,为我之前怀疑过你们的中药而道歉!”

    陈松拍拍他肩膀笑道:“上帝自有安排,不必如此激动,既然这药剂有用,那就得继续服用,得坚持下去,给他再巩固巩固!”

    “对!”

    陈松又去熬了一锅子的薄荷水,然后不怀好意的对少年招招手:“过来全给我喝了,别着急,你可以慢慢喝。”

    克雷惶恐的问道:“全喝了?”

    “是呀,这么多棒棒的草药,是不是很惊喜?”

    亚力克斯松拍着儿子的肩膀说道:“这个惊喜真的太大了,上吧,我的宝贝儿,全喝掉它们!”

    “上帝救我!”

    趁着克雷喝薄荷水的时候,陈松搭亚力克斯松的车去了一趟卡鲁南超市再度进行大采购,亚力克斯松也要买许多东西:“陈,你帮了我家大忙,这个周末我办个party吧,对你的欢迎party,你会来对吗?”

    陈松笑道:“当然。”

    超市里面的物品玲琅满目,其中海鲜区人格外多,今天有新鲜的鲸鱼肉出售,他跟着亚力克斯松去看了看,桌子上有一大块的鲸鱼肉,鲜血淋漓,色泽通红,陈松看的直摇头。

    一些顾客看的也直摇头,冰岛虽然有捕猎鲸鱼和食用鲸鱼肉的传统,但那是以前了。现在鲸鱼肉主要消费给游客,根据统计82%的冰岛人从不吃鲸鱼肉,而经常吃鲸鱼肉的冰岛人则只有3%。

    他随便买了点北极虾和帝王蟹后就去了果蔬区,照例是一番大采购,大包小包买了许多东西。

    结账后他左等右等没等到亚力克斯松,这样他就猜测会不会是亚力克斯松把自己给忘了,自己开车先走了,于是他想打电话让布鲁斯来接自己。

    偏偏他出门走得急,忘记拿手机了。

    这样他只好去找了体态丰腴的收银员:“嗨,美女,你好,我们见过几次,你知道我不是骗子是吧?”

    收银员耸耸肩:“如果你找我借钱,那你就是。”

    陈松摆手笑道:“不不不,我不找你借钱。”

    收银员也笑了,很风情的给他抛了个媚眼:“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骗子,你用的是国民银行的黑金卡,用黑金卡的怎么会是骗子呢?”

    陈松不明白黑金卡和骗子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但他不想多问,直接说道:“那你能借我手机一用吗?我手机忘拿了,得给朋友打个电话。”

    收银员笑了,她挺了挺纤腰,将衬衣撑得饱满欲裂:“先生,这是老套路了,你想给自己打电话吧?”

    陈松:⊙▽⊙

    收银员:“目的是得到我的手机号,然后约我去酒吧?”

    陈松:╮⊙▃⊙╭

    收银员继续妩媚的笑道:“最后,当我喝的差不多时你趁机跟我约会,约会的时候再干点坏事,是吧?”

    陈松赶紧摆手:“不是!绝对不是!”

    收银员收起笑脸:“那不借!再见!”

    这时候亚力克斯松终于姗姗来迟,看到大堆袋子后他震惊的问道:“你也要开party吗?”

    陈松含糊的解释道:“我胃口特别大,而且喜欢吃水果。”

    亚力克斯松带他离开,他不断回头看那收银员,然后心里犹豫:是不是自己刚才又错过了什么?

    等父子离开后,陈松带着买来的果蔬和肉食去了阴阳峰。

    桐峦子正在练拳,跟打太极似的,动作慢悠悠、姿势软绵绵。

    看见陈松出现,桐峦子急忙收手而立:“先生,您来啦。”

    “我来了,”陈松把带来的东西递给他:“你去炼丹吧。”

    等桐峦子进入房间开始炼丹,他便又回了庄园一趟,把从布鲁斯手里借来的温彻斯特m1887和买到的两把弓箭一起带了过来。

    最近他闲得无聊,决定去六九城转一圈看看情况。

    炼丹结束,桐峦子将珍珠般的小灵丹递给他,一共二十颗,陈松看了有些奇怪:“这次怎么少了?”

    桐峦子急忙解释道:“先生明鉴,弟子阔不敢贪污,似您则次带来的果蔬含有的灵气不像以前辣么丰沛,所以炼出的小灵丹就少了。”

    陈松一怔:“灵气不是那么充沛?怎么会呢?”

    桐峦子举起手开始发誓:“天道可鉴,弟子桐峦子……”

    “我信你,我是在纳闷这是怎么回事!”陈松皱起眉头。

    这件事后面得好好查查,当前要做的则是去六九城探险。

    加上之前两次炼制的小灵丹,如今陈松身上所拥有的丹药数量达到了五十枚。

    他大方的拿出一半给了桐峦子,让他全数炼化吸收,为即将到来的冒险做好准备。

    等到桐峦子吸收了其中灵气,他们便要踏雪上路了。

    ps:抱歉今天更新晚了,刚才沉迷码字,忘记了时间。主要是平时蛋嫂会提醒弹壳更新,结果她这两天不舒服,没提醒弹壳,然后就更新迟了。唉,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喊一声吧,大家若还有推荐票,给弹壳投一下,现在成绩全靠诸位赏脸来撑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