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5.行驶在环岛公路上

35.行驶在环岛公路上

    站在阴阳峰上,陈松目视正南沉声问道:“六九城距离此地有多远距离?”

    桐峦子拱手道:“大约四百息。”

    陈松沉默了一下:“息?这是什么计量单位?米你知道吗?”

    “资道,辣米小米栗米黍米粟米等等。”

    陈松又沉默了一下:“不是这些米,唉,算了,那‘里’你知道吗?”

    “哪里?”

    “里,一里地两里地的里。”

    “是,弟子知道则个,乃似凡夫俗子所用的度量衡。但请问先生似哪州的里?天冲神州一里八百步,天芮神州一里似一千步。还有丈,一丈为两步……”

    “就按天冲神州的来,咱们这边不就是天冲神州的地盘么?”陈松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八百步差不多五百米,于是又问道,“那你告诉我一息是多少里?”

    桐峦子犹豫了:“则个则个,似则样的,弟子对俗世则块研究不多,所以……”

    “那一息是怎么回事?”

    桐峦子解释道:“一息似指金丹大能练气一个大周天的时间。”

    陈松笑了:“你们修仙练道不讲科学吗?甚至都没有统一标准?拿一息的时间来举例,要是有金丹大能气短怎么办?”

    桐峦子迷茫的说道:“气短?金丹大能一息死一样的时间,因为他们一息就似金丹在体内绕大周天循环一圈。”

    陈松问道:“那这个一息他们大概能飞多久?有多少步,你琢磨一下,给我个大概的数字。”

    桐峦子想了想说道:“大概的话,那似一百步。”

    陈松又算了一下,一步大约半米,一息就是五十米的距离,这样虎浮群山跟六九城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二十公里,不算远。

    这样他纳闷了:“九洲没有环境污染,空气可见度很高,我站的这么高,怎么也没有看到六九城的踪影?是它太小还是咱们这山太矮?”

    “似先生看错方向了,六九城在虎浮群山的东北方。”

    “对啊,这不是东北方?”

    “则是南方。”

    掉向了,陈松讪笑,他换了个山头遥望远处,果然看到了一片城池的隐约踪迹。

    “出发!”

    这次再离开阴阳峰就用不着趴在桐峦子背上了,陈松给皮筏子充上气,然后两人划着桨载着一个大包袱慢悠悠的在湖上泛舟开来。

    包袱里面装的全是吃的,是陈松第一次带来的没有灵气的食物,桐峦子说六九城里肯定缺粮,这些食物能用来换东西。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大雪之后要下山更难,山路上可没有把手,陈松走的那叫一个费劲。

    桐峦子走的也费劲,他最后忍不住了,一叉手说道:“先生请慢走,弟子资道先生不愿意伏于弟子背上,那弟子先行一步,去前面探探路!”

    说完,他背起包袱御风而行,嗖嗖嗖下山了。

    陈松懵了,他呆呆的看着桐峦子那消失的背影,忍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没忍住:“桐峦子,你不讲义气,我日里妈!”

    等他一路磨蹭着下了阴阳峰,这就耗费了半小时,等他再磨蹭着下了虎浮山到达山脚,这就耗费半天时间了。

    下山后摆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荒野,雪白的荒野,浩瀚无边、一望无际!

    陈松迈腿走进雪地中,大雪一下子没到了大腿根,冻得蛋疼。

    “这雪太大了。”他感叹道。

    桐峦子跟着叹了口气,道:“灵气消陨、天气大变,整个天冲神州一年里不是大旱就是大雨雪。不过其他地方积雪应该没有这么多,虎浮群山的气候尤为古怪,过去日子里降雪多,想必熬过这段路后会好走一些。”

    陈松伸手在眉头上搭了个凉棚往前看去,结果穷尽目力他也没发现雪地的尽头,这样他便说道:“咱们先找个山洞休息一番,我得回仙境找个法宝,咱们这样要走到六九城也太费劲了。”

    桐峦子进入山洞后,他便打开光门回到庄园。

    安睡一夜,第二天天亮后他找到布鲁斯说道:“老布,镇上有没有卖雪橇车的地方?我想买一台雪橇车。”

    布鲁斯犹豫道:“这刚过了圣诞节,镇上恐怕没有雪橇车出售,或者我帮你问问谁家有圣诞节时候留下的雪橇车?”

    陈松比划道:“不是那种麋小鹿拉的雪橇车,而是那种可以开着在雪地里飞奔的,哦,应该叫雪地摩托!”

    “明白了。”老爷子笑了,“如果你要买这个,那咱们得去塞尔福斯,这周围只有塞尔福斯才有雪地摩托出售。”

    塞尔福斯是冰岛南部地区最大的城镇,人口较多,各种设施也齐全,之前陈松想买枪,老爷子就准备带他去塞尔福斯。

    直线距离来说两地隔着不远,也就七十公里左右,老爷子痛快的开上车带着他奔赴向塞尔福斯。

    陈松路上琢磨,这次去塞尔福斯要不直接买一台汽车吧,以后他搞农业反正得需要车子,而且他在国内考出了驾照,根据冰岛交通法规,他的驾照在冰岛同样可以使用,只要去做个翻译件就行。

    大众老爷车性能依旧优良,离开小镇上了著名的冰岛一号公路后老爷子一脚油门踩到底,车速直奔一百五!

    沉稳的开着车子,老爷子打开了电台,顿时一阵悠扬的乡村乐响了起来。

    流萤镇就在海边,他们所走的公路也是沿海而建,这样一派海洋公路风情就出现在了陈松眼前。

    海边浪花翻滚,往南眺望就是浩瀚的北大西洋,中午的阳光洒落在海面上,像是给起伏的波浪披上金纱,风情无限。

    等到老爷子车速降低后,陈松降下了车窗,将手臂搭在车窗上随着音乐节奏而摇晃起了身躯。

    冰岛南部海边有常绿草地,车子贴着绿地开过,青草特有的淡香味掺杂着海洋的腥气涌进陈松鼻子。

    时不时的他们会经过一个牧场,羊群在牧场草地里慢慢的移动着,全身雪白,给人的观感绝不是常年关在羊圈里的饲料羊能比。

    就在他们快要接近塞尔福斯的时候,北方的熔岩荒原上突然冒起一道得有五六米高的巨大水柱,水柱直冲苍穹,带起磅礴的热气,可把陈松吓了一跳!

    布鲁斯一脸的见怪不怪:“间歇泉,这在冰岛并不罕见。其实您的庄园也有一座间歇泉,不过已经有好些年头没见它喷过了,可能是地热能衰减导致地下热气压力降低的缘故。”

    陈松回头看向那座地热喷泉,后面有一台车停了下来,几个人下车跑向喷泉,他们应该是游客了。

    跨过肖尔索河大桥,塞尔福斯的轮廓就出现了。

    老爷车又开了十几分钟,他们正式进入这座南方小城。

    相比流萤镇,塞尔福斯可要繁华多了,此时正是午后时分,很多车子在街道上行驶着,路边的汽车旅馆和饭馆都在开放着,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两人还没有吃午饭,布鲁斯说道:“陈先生,您对午餐有什么要求吗?”

    陈松笑道:“你推荐就好。”

    布鲁斯说道:“那我们就去第一家房屋尝尝吧,它们家的传统冰岛菜还是做的挺不错的,环境也不错。”

    这个饭馆的名字很有意思,它本身是个噱头,饭馆所用的房屋确实是塞尔福斯建起的第一座房子,是在1890年由来修桥的建筑工人所建起。

    小饭馆坐落在河畔,经过精心修复和保养后它充满了古朴而优雅的氛围,里面有一支迷你乐队在表演乡村乐,还摆放着一些老式建筑用品、挂着一些老照片,单看部署不像饭馆,倒是像小城的建筑纪念馆。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后,服务员拿来一本菜单,老爷子指了指陈松,服务员就把菜单递给了他,但他一看是冰岛文,顿时就为难了。

    他想让老爷子来点菜,老爷子劝说道:“你得学习冰岛语和冰岛文,陈先生,因为您现在生活的地方叫冰岛,而从菜单开始学习是个不错的起点,因为大家都热爱美食。”

    既然老爷子这么说了,他就随便点了两样,然后将菜单递给布鲁斯。

    点完菜后陈松开始等待,结果菜迟迟没上,倒是迷你乐队的姑娘在不断对着他笑,还给了他一个飞吻。

    陈松难忍内心的兴奋,自己也太有魅力了吧?看来冰岛的姑娘们对充满东方风情的小伙子很有好感啊。

    不过饭馆上菜速度很慢,他忍不住对老爷子吐槽起来,老爷子一愣,道:“陈先生,现在不能上菜,因为你点的音乐还没有演奏完呀。”

    陈松更愣:“我我点的什么?音乐?”

    “是啊,你不是点了两首音乐吗?刚才乐队的主唱也向您致意了呀。”

    陈松默默的喝起了柠檬水。

    两首音乐演奏完,服务生迅速的上菜了。

    老爷子点了当地很有特色的煎炸海鲜,其中煎鱼是放在平底锅中,端上来的时候还嗞嗞作响,可以搭配黄油土豆沙拉来吃。

    另外还有小拼盘、汉堡、龙虾汤,非常丰盛,味道也很棒。

    上完菜后,服务员特意来推荐:“先生,请问您是否要尝尝本店的鲸鱼料理?”

    陈松摆手:“我是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

    “很抱歉,打扰了。”服务员痛快离开。

    ps:最后还是不能免俗,再求一波推荐票,请大家包养弹壳,弹壳人胖火力壮,挺会暖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