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96.鹤来兮
    陈松沿着冰湖走了一会,找到一块突出于湖中的坚地,然后指挥哥布尔把福特大皮卡开了过来。

    随后,他倚在福特大皮卡的车头上小口小口的抿起了冰饮。

    抬头看是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平视看有微波荡漾,鸟飞鱼跃;这一刻的情景,他觉得会永远记在心里。

    但仅仅记在心里还不够,他不动声色的看了哥布尔一眼:“你在旁边发什么呆?快去借相机给我拍个照!”

    好几天没在朋友圈装逼了,他的双手已经蠢蠢欲动、急不可待。

    弗朗西提从车上卸下来一艘小船,然后在湖边铺上防护用塑料纸,他们合力将小船推下水,兄弟两个划着船去找冰块了。

    道哥在湖边到处乱跑,忽然之间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在它的叫声中,两只鸟展翼飞上了天空,其中一只盘旋两下后便俯冲而下,用极快的速度从道哥头顶掠了过去并重新拉升飞起。

    与此同时,另一只在空中盘旋的鸟儿接着飞了下来,同样如鱼雷出击般高速的从道哥头顶掠飞过去。

    就这样,两只鸟轮流着俯冲飞向道哥,把道哥一步步往外驱赶。

    陈松纳闷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哥布尔盯着两只鸟看了一会,道:“这是长尾贼鸥,一定是道哥发现了它们的巢穴,为了保护它们的卵,它们就驱逐道哥。”

    陈松走了过去,道哥看他到来顿时变得彪悍无比,好像瞬间虎魄附体,它威严的炸起了颈后毛,昂头挺胸发出咆哮声:“汪汪汪!”

    “行了吧你。”陈松鄙夷的不行。

    果然,他在湖边一处石碓中发现了个简陋的鸟窝,就是一层小树枝中夹杂着一些干草叶,简直是鸟巢中的烂尾楼。

    跟哥布尔说的不一样,鸟窝里没有鸟卵,而是有一窝小鸟,六七个白色的小鸟。

    陈松诧异的问道:“这就是长尾贼鸥?”

    哥布尔点头说道:“一点没错,这就是长尾贼鸥的幼鸟。”

    “可它们长得也太不像了吧?雌鸟跟老王生的吗?”陈松抬头看着通体暗褐色羽毛的长尾贼鸥说道。

    哥布尔咧嘴笑道:“我不会认错的,因为我小时候经常抓这些鸟玩,这就是长尾贼鸥的幼鸟。”

    小鸟们已经长齐毛了,就是还不能飞。

    一群小家伙们待在一起还挺凶,面对入侵者一点不怕,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陈松拖走了道哥,他怕长尾贼鸥夫妇误会,然后不管这一窝鸟了。

    不多会,科瑞和弗朗西提拖着一块大浮冰回来了,这是要干活了。

    冰块靠近湖边后,哥布尔提着电锯开始切割冰块。

    这些由积雪凝压而成的冰块要比普通冰块更加坚硬,当然也更为澄净,价值更大。

    科瑞向陈松介绍道:“这些冰块年代久远,如果它们是从冰川底部而来,那得有几十万年的年龄。”

    陈松惊诧道:“是吗?大开眼界呀。”

    科瑞笑道:“但我估计它们的年龄只有几万年,如果是几十万年的底层冰,那电锯将会非常吃力。”

    冰块被分解开来,陈松戴上手套开始往小推车上搬运。

    因为这些冰块要给人食用,故而一点不能污染,以后要接受食品安检部门检查的。

    他们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罗冰心偶然一扭头,忽然捂着嘴叫道:“哇塞,这是什么鸟?鹤吗?”

    陈松站起来向后看去,看到不远处站着四只大鸟,它们站在地上有大半个人高,通体的羽色是灰色点缀有褐色,身形跟一些鹤类完全一样,脖颈纤长,麻杆般纤细的双腿也很纤长,它们那巨大的双翼优雅的并拢在身体两侧,跟人似的聚集在一起好奇的盯着他们看。

    正在搬运冰块的科瑞眼睛一亮,道:“这是沙丘鹤,咱们运气不错,竟然碰到了沙丘鹤,在冰岛很少能见到它们,或许这个鸟群是从格陵兰岛飞来的吧,格陵兰岛是它们的地盘。”

    沙丘鹤的胆子很大,看到几人没有管它们,有一只沙丘鹤就迈着步子靠近了汽车。

    陈松这时候看到,这大鸟的走路姿势很有意思,就像是《神偷奶爸》的主角沙鲁,它们身躯缩在一团就像人伛偻的身躯,再加上一样的麻杆大长腿,真是神似。

    突然之间,一只沙丘鹤拔腿就跑,这点又跟鸵鸟很像,跑的很快。

    那沙丘鹤奔跑几大步后猛的伸出脑袋往地里啄了一下,然后一只胖老鼠出现在它的嘴里。

    陈松很诧异:“鹤类还吃老鼠?它们不是吃草籽什么的吗?”

    “吃草籽?”科瑞耸了耸肩,“我不清楚,我知道沙丘鹤喜欢啄老鼠吃。”

    一块冰块分解完成,科瑞兄弟又划着船去找新的冰块。

    陈松没什么事,就坐在车上修仙。

    一阵狗叫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睛看去,先没看到道哥,而是看到两个白头戴红帽的脑袋:两只沙丘鹤走到他身边在好奇的看着他。

    道哥以为沙丘鹤要攻击他,很勇敢的赶来救驾,其救驾方式就是在旁边蹦蹦跳跳的嚎叫。

    沙丘鹤没有攻击性,它们只是有着鸟类中少见的好奇心,两只沙丘鹤近距离观察着他,眼皮一眨一眨,黑色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凶性。

    陈松试探的伸出手去,一只沙丘鹤顿时把脑袋搭在了他的手心里。

    这可把他给乐坏了,赶紧往左右使眼色:快点拍照啊!

    逐渐的,另外两只沙丘鹤也凑到了他跟前,舞动着长脖子围着他四处观看。

    陈松哪见过这样的场景?可是把他乐坏了。

    罗冰心看到这一幕后赶紧兴冲冲的跑过来,她也想跟沙丘鹤亲密接触一下。

    结果等她靠近了,四只沙丘鹤不约而同的张开翅膀腾空而起:“呼啦啦!”“呼啦啦!”

    全飞走了……

    罗冰心沮丧坏了,她可怜兮兮的问陈松道:“它们是怎么回事?难道胖女孩不光不会得到人的喜欢,连鸟都不喜欢吗?”

    陈松坚定的摇头道:“当然不是。”

    他说的是心底话,罗冰心性格挺招人喜欢的。

    罗冰心怅然的说道:“你这是安慰我,大多数人不喜欢胖女孩。”

    陈松说道:“大多数而已,就算百分之九十的人不喜欢胖女孩,那全球有七十亿人,这样依然有七亿人喜欢呢!”

    这话起效了,罗冰心嘿嘿笑了起来:“陈哥谢谢你的安慰,不过你这么一说我有点膨胀了,原来我们胖女孩这么有潜在市场。”

    陈松急忙摆手道:“你不能再膨胀了,再膨胀的话你的潜在市场就没这么大了。”